第一二七章 ?千里大逃杀(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07
A+ A- 关灯 听书

次日一早,天还未亮,李昊叫上新招的护卫铁柱,翻墙离开了家。

没办法,大门口有他老娘派的丫鬟守着,他打不过。

出了城,一路紧赶慢赶到了左领军卫驻地,正赶上早饭时间,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诧异的看着李昊,不是说骑车把胳膊撞断了么?怎么这么几天就好了。

而且那个壮汉又是谁?长的好可怕。

李昊也没心思跟这些人扯J8蛋,直奔中军大营,找到正在值守的苏定方:“老苏,昨天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苏定方一头雾水:“啥事儿?”

“青衣帮。”李昊言简意赅的吐出三个字。

“哦,知道啊。”苏定方点点头:“咋了,你想干啥?”

李昊深吸一口气道:“定方兄,之前让我接掌翎府的时候英公答应过,整个翎府我说了算对吧?”

苏定方隐隐觉得李昊别有目的,联系他刚刚提到的青衣帮,立刻知道了他想干什么,急赤白脸的道:“李德謇,你警告你不要乱来,私自调动一府人马可是犯忌讳的,出了事就算你爹都扛不住。”

李昊摇摇头,伸出三根手指道:“定方兄,我知道分寸,所以我只要三十人,最强的三十人。”

苏定方闻言松了口气,想了想道:“非去不可?”

李昊斩钉截铁,毫不犹豫:“虽远必诛!就算他们逃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要拿他们的脑袋祭奠亡魂。”

“那……好吧。”苏定方考虑再三,重重一点头:“三十人,不能再多了。”

“放心。”

青衣帮的事情在长安闹的很大,苏定方知道消息一点都不为过,作为大唐军人,在自己的国都发生这样的事情,若是能心平气和的忍了才是咄咄怪事。

所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苏定方并不介意给李昊开个后门。

而李昊也不是没有准备,李二那里昨天就已经打过招呼,皇帝陛下亲口说的,将这件事交给他处理,否则他也不敢跑到这里来明目张胆的调兵。

不过话说回来,跑掉的那些倭人数量其实并不多,只有不到二十人,调动大军围剿他们先不说值不值,光是速度上就来不及。

所以,李昊只是从翎府调出来三十人,再加上他自己和铁柱以及非要跟着来的程处默,一支三十三人的小队带上五天的补给以最快的速度出发,向着洛阳的方向追了下去。

因为身材矮小,语言不通的原因,倭人根本无法隐藏自己的行踪,只要稍加打听就能知道他们离开的方向。

而且那些倭人虽然走的匆忙,但却并未分开,也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还是觉得自己在长安的保护伞能够替他们遮风挡雨。离开长安之后,这些人甚至还在渭南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才分成两批上路。

神田一太作为负责人,丝毫不见慌张,大摇大摆的走在官道上,时不时还会安慰一下身边同行的一个中年人:“你们不要太消沉,唐人的记性很差,要不了几个月就会忘了这件事情,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回去。”

中年人阴着脸,不满的道:“你们倒是无所谓,可是我呢,青衣帮十余年基业,就这样在我手里毁了。”

神田一太微微一笑:“怕什么,只要有钱,用不了多久就能再立起一个帮派,康君,你要有远见。”

姓康的中年人摇摇头:“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不要那么消沉,我们会一直支持你的。”神田一太说着,似乎又想到什么,对康姓中年人道:“对了,工部那边埋下的暗子不会暴露吧?”

“不会,那人是我本家侄子,除了我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人知道有这样一个人。”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暗子没有暴露,就不会影响到大局,我们……”神田一太话未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怎么回事?神田等人吓了一跳,扭头望向身后,手也按在腰间刀柄之上。

毕竟刚刚从长安逃出来,心还是有些虚的,待看到身后情况,十多个倭人更个全都傻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只见官道之上,三十余骑堵在路上,其中一个比所有人都高出一头的壮汉正擎着一把……那是弓么?

弓臂几乎有成人手臂粗细,弓弦黝黑粗如手指,略有些见识的都能看出来,这特么就是八牛弩。

好吧,铁柱手里拿的弓的确是从八牛弩上拆下来的,没办法,普通长弓根本吃不住他的巨力,一拉就断,无奈之下,走之前李昊只能让人从床弩上拆了一把弓下来。

只是李昊没想到铁柱弓竟然使的如之好,离着一百余步,竟然直接射穿了目标的脑袋。

“杀人啦!”官道上来来往往的旅人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终于反应过来,一声惊叫飞快的四散逃跑。

那些倭人也同时反应过来,一声喊,混在人群之中向着洛阳的方向发足狂奔。

程处默眼见好不容易追上的倭人要跑,一拍铁柱后背急叫道:“铁柱,快快快,继续射,射死这些狗杂碎。”

铁柱有些犹豫,扭头看向李昊,显然是怕有误伤。

李昊则是远远看着那些倭人逃走的方向,嘴角微微一挑,摆手道:“接着追,只要他们不跑散,就不必急着杀他们,老子要让他们尝尝上天无路,处地无门的滋味。”言罢,催动坐骑追了上去。

程处默先是一愣,接着便怪笑起来:“吼吼吼……,上天无路,处地无门,俺老程喜欢,小的们,还愣着干什么,追啊。”

纷乱的人群中,三十余骑鱼贯而行,追着前面逃走的倭人而去。

路过那被铁柱射中的家伙时,李昊侧头瞥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吓的跳。

好家伙,这一箭射的,中箭那家伙的脑袋跟被大狙打过一样,后面还好,前面直接看不成了,自额头往下,全部爆开,白的红的溅了一地。

怪不得那些倭人跟见了鬼一样跑的那么快,连反抗一下的勇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