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给面子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18
A+ A- 关灯 听书

“怎么跟你爹说话呢。”听李昊越说越下道,红拂又在他头上戳了一指头,顺便给他打了个眼色。

李昊抬眼一瞧,果然,老头子那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李靖一头黑线,没好气的道:“没人说三道四,倒是你,这么逆天的本事你跟谁学的。”

“没跟谁啊,书中自有黄金屋嘛,没事儿多看看书,多动动脑子,不就是潜行追踪么,只要用心就没有想不明白的。”

又是看书,李靖深吸一口气。

家里所有的书都快要被他翻遍了,也没见哪本里面有记载香皂、自行车、煤炉子的制作之法的,现在又多了潜行追踪,难道老子跟这小子看的不是同一本?

“胡说八道,家里的书老子都翻遍了,哪里有写这些东西。”越想越气的李靖忍不住再次问道。

“话本小说啊!爹,您不知道,那话本小说里的东西可真是神了,说是人能踏雪无痕,还能上天入地,我就琢磨着吧,这别人能干的事咱也行啊,所以我就想方设法的去试……。”

李昊小嘴叭叭的一顿吹,听的老头子头顶阴云密布。

话本小说不过就是一些无聊之人编出来的无聊故事罢了,正常人谁看那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万一是真的呢?一样米还养出百样人呢,同一本书看的人不同或许学到的东西也不同吧。

做为一个正常人,李靖就算脑洞再大,也想不到穿越这种事。

被盘问了半个晚上,李昊直把自己说成了一个能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的神仙人物,穿林海,跨雪原,将那些倭人戏弄于股掌之间,直到最后一个被追到穷途末路的倭人自己一头撞死在树上,才带着人回来。

这不是扯呢么!不想说就不说呗。

李靖耐着性子听完儿子吹的牛逼,挥挥赶李昊去睡觉,末了说道:“你做好准备,这些天陛下可能会召见你。”

“哦。”李昊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十多天的追杀,说的话加在一起都不如今天一晚上说的多,好累。

……

……

次日晌午,李昊伸了个懒腰,一副大梦谁先觉的样子。

洗漱,穿衣,用膳,等来到皇城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中天。

林老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反正李昊见到他的时候,发现这家伙鼻涕老长老长的,看上去似乎并不比来时路边看到的乞丐形象好多少。

“怎么来的这么早?走吧,跟我进去。”打过招呼,李昊带着林老板就往皇城里面走。

林老板能说什么,别看李昊年龄不大,但身份摆在那里,别说在外面冻了一个上午,就算冻一天也得忍着不是。

尤其是看到那些此前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下的皇城禁军对李昊点头哈腰的时候,林老板更觉得自己这一上午没白挨冻。

进了朱雀门,远远便可看到气势恢宏的太极宫,宽达数丈的路两侧是鸿胪寺、太常寺、宗正寺、太仆寺等衙门。

再往前,便是三省六部中的六部官衙,一队队金甲禁军穿行其间,威武雄壮,一座座面貌狰狞的石头狮子瞪着硕大的眼珠子盯着前方,好不吓人。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林老板的脑袋几乎已经在垂到胸口,活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看都不看向四周看上一眼,直到领先他一个身位的李昊停下脚步,说声到了,才敢偷偷向四周描上一眼。

兵部,大门两侧各站着十余金甲禁军,手持金瓜,见到李昊立刻有人迎上来:“公子可是要找公爷?”

李昊摇摇头:“库部刘侍郎在不,我找他办点事儿。”

“在,下官带您进去。”那禁军笑着在前面引路。

自家顶头上司的公子,只要他不在兵部杀人放火,爱干啥干啥呗,反正出了事有他老子顶着,引路的禁军也不傻,把李昊带到库部便告辞离开,问都没问他来此的目的。

林老板跟在后面看的都傻了,一路上时不时看平日里他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的官员对李昊点头示意,只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库部为兵部四个分部之一,类似于后世的后勤,负责人刘侍郎是一个年近五旬的半大老头,山羊胡,瘦不拉几的。

见到李昊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哎呦,德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要办?”

“没啥大事,就是想给我那翎府定一百套作训服。”李昊说着,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指着林老板说道:“林东家想要接下这桩生意,我就带他过来了,寻思着能不能先把契约签了,时间紧,任务重,要是等过了年赶上休沐,怕是会耽误事。”

刘侍郎眨眨小眼睛:“德謇,你说这事儿容易,叔马上就能给你办了。不过,那作训服到底是个啥,你总得跟叔说道说道吧。”

“不是啥了不得的东西,就是普通的衣服,只不过料子耐磨了一些。这段时间我不是在练兵么,我看下手那帮小子一个个宽袍大袖的干啥都不利索,就打算给他们换一身。”李昊笑着解释道。

一听只是普通衣服,刘侍郎顿时放下心来,打着哈哈道:“既然这样就没问题了,德謇你放心,此事叔给你办的妥妥的。”

说完,将目光转向林老板:“林东家,签订契约需要的东西你都带来了吧?”

此时他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是遇到贵人了,连忙弯腰上前:“带来了。”

刘侍郎连问都没问具体细节,直接一摆手:“那好,你跟他去一边拟写契约吧,弄完了回来找本官签押就行。”

一百套衣服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别说他刘侍郎还在李靖手下,就算不在李靖手下,也不会为这么一点小事得罪李德謇这丧心病狂的家伙。

长安这地界别看是天子脚下,但消息传播的快着呢,李昊为了几个女人,追杀二十多个倭人上千里的事情早已经传便了长安,所以除非涉及原则的问题,否则没人喜欢与这么一个睚眦必报,不顾后果的家伙结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