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章 我跟你说实话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20
A+ A- 关灯 听书

不得不说的是,突厥王子排场的确不小,单单一个迎接的仪式就搞来了近五千骑兵。

不知道是表示尊敬还是示威,反正在李昊看来,后者居多,否则的话那所谓的突厥王子至少也应该露上一面。

又往前走了大概有五里左右,越过一个不高的小土坡,一个由大片帐篷组成的营地出现在众人眼前,营地外,一个身穿突厥贵族服饰的青年带着几个亲信正站在大门口向他们这边望着。

远远看着那略有些熟悉的身影,李昊心中微微一动。

拔灼对于迎接大唐使节的差事原本并不怎么上心,尤其是这些人还是去找突利的。

但等他看到随队而来的李昊时,这样的想法立刻变了,丢下从刚刚从马车上下来,正满面堆笑的唐俭老头儿,直接来到李昊面前:“哈哈……,我的兄弟,没想到这次来的竟然是你,早知道的话,我必亲自迎你。”

好尴尬,望着错身而过的突厥王子,唐俭站在马车边上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千夫长勃尔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不得不提醒拔灼:“王子殿下,正使在那边呢。”

“知道知道,让他先等会儿。”拔灼不耐烦的摆摆手将勃尔赶到一边,拍打着李昊的肩膀说道:“我的兄弟,这次来了一定要多待一段时间,让我也好尽尽地主之谊。”

兄弟,你这是要往死胡同里扎啊。

感受着身边唐俭想要杀人的目光,李昊尴尬一笑道:“我说王子殿下,咱先办正事行么?等晚上咱们再好好聊。”

拔灼看了看被自己冷落在一旁的唐俭,点点头,转身来到他的面前拉着他道:“大唐天使,本王谨代表伟大的草原雄鹰颉利可汗欢迎您的驾临,来来来,请随本王入营。”

这也太敷衍了吧?该有的礼节在哪里?如果不是另有目的,老子转身就走了好不好。

唐俭忍了又忍,强颜欢笑,与‘二’王子拔灼把臂而行,口中还不得不客气道:“有劳王子殿下。”

不得不说,此时的大唐还远没有若干年后强大,半年前突厥兵临长安的影响力还在,否则的话唐俭绝对不会以这样的态度面对拔灼。

进了大营,来到拔灼的帐篷,双方分宾主落座。

唐俭生怕拔灼这个二货再把话题岔开,主动开口道:“拔灼王子,不知使团接下来的行程是如何安排的?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突利殿下?”

“这个嘛……”拔灼故作深沉的想了想:“本王会带你们先去牙帐觐见我父王,至于见突利,就看父汗以后的安排吧。”

“什么?这如何使得。”唐俭一下子变了脸色,大声道:“拔灼殿下,我等此来身负皇命,务必要先见突利小可汗不可。”

拔灼满不在乎的道:“见突利又有何难,先见了父汗之后,大不了让父汗将突利召至牙帐便可。”

“这……”

朔方那边战事将启,唐俭哪有时间在这里浪费,若是先见颉利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见到突利。

更不要说使团此行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后面仪仗之中带着的可不仅仅是绫罗绸缎,还有李二给突利的封赏,御赐的金帐王鼓那可都是以后可以拿出来与颉利分庭抗衡的东西,若是去了颉利的牙帐还怎么拿出来。

还想再说什么,却听身边李昊说道:“王子殿下,行程什么的咱们以后再说,我这次可是给你带了不少的礼物,难道你就不想先看看?”

“哦?还有我的礼物?德謇,你怎么不早说。”拔灼一听有礼物,眼前一亮。

“现在也不晚啊。“李昊说着,对身后的铁柱低声吩咐一句,很快,铁住便从外面提了一辆变速自行车和一台人力风扇回来。

“咦?自行车?”拔灼也不是不识货的人,见到李昊的礼物之后立刻叫出名字,同时露出失望的表情。

李昊撇撇嘴:“老兄,这可不是一般的自行车,这个叫变速自行车,新产品,就算在大唐也是稀罕物。还有那个人力风扇,只要用力摇动,立刻就可以让帐内变的凉爽,如果在前面摆上一盆冰,睡觉的时候简直不要太舒服。”

李昊一声老兄在唐俭看来实在有些无礼,拔灼的一众手下也是个个变色,一个性子急的已经把手按到了刀柄上面。

唯有拔灼不为所动,隐约间还有些开心,对自己那些手下一挥手,示意他们都退开,这才兴致勃勃的说道:“德謇,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试试嘛。”李昊拍着胸口保证道:“我李德謇以人格担保,试过之后,你一定会爱上它。”

“好,试试就试试,来人。”拔灼也不客气,直接命人将人力风扇摇了起来。

都说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看来臭味相投这话不真没说错。

唐俭无语的看着李昊与拔灼勾肩搭背坐在人力风扇前面,浑身上下涌起一股无力感。

正事儿还没谈完呢好么,有什么话你们两个家伙不能等到晚上再说,你们这样让老子这个使节很难做的好么。

就在唐俭坐在一边生闷气的时候,与拔灼勾肩搭背试验人力风扇的李昊悄悄说道:“拔灼兄,给个面子,先去突利那边转一圈如何。”

拔灼歪头看着李昊,若有所思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直要去突利那边?李德謇,如果你不把话说明白,我是绝不会带你们过去的。”

李昊似笑非笑道:“我说随便逛逛你信不?”

“你觉着呢?”

“我觉着你会信。”李昊信心十足的说道。

“为什么?”

“因为突利是你天然的盟友,而我们正是帮你找盟友去的。”李昊瞥一眼四周,忽然压低声音说道:“我听说突利前段时间与薛延陀人作战失利了,被你家老头子好一顿揍,有这事吧?”

拔灼果然闻言变色:“此事发生才不过半月,你是如何知晓的?”

李昊很想说是从历史书上看的,但估计说了拔灼也不会信,所以只能顾左右而言它:“你别管这些,我只问你有没有。”

拔灼道:“不错,确有此事。”

“那你觉得突利对你家老头子会不会怀恨在心?若是有机会,你觉得他会不会自己拉杆子起义与你家老头子做对?如果真打起来,你觉得谁最有机会出战?”

拔灼一下子紧张起来:“你什么意思?李德謇,你把话说清楚。”

做为突厥王子,拔灼二是二了点,可也不是傻子,李昊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如何能不明白这其中的猫腻。

李昊习惯性的眯了眯眼睛:“我的意思是让你掌握兵权,尽量掌握主动,让自己具备掀桌子的能力,至于其它……,老兄,我跟你说实话,你觉得若是大唐真想搅乱草原,你有能力阻拦么?”

拔灼沉默了。

李昊说的不错,如果大唐真想让草原乱起来,他一个没有太多权势的王子的确没有能力阻拦,甚至别说他,就连他老子都不一定有能力阻拦。

要知道,眼下的突厥已经不是一年前的突厥了,新年伊始,先是薛延陀反叛,接着是铁勒部落的阳奉阴违,突厥已经有了分裂的趋势。

阿史那部落虽然依旧是草原上的王者,但随着前段时间老头子将突利一顿胖揍,整个陈史那部也有了离心离德的味道。

这样的情况下,拔灼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跟着老头子一条路走到死,另外一条路就是在大乱之前掌握一支属于自己的力量用来自保。

犹豫良久,拔灼终于松口道:“好吧,我可以答应让你们先去见突利,但是,李德謇,我需要一个保证。”

“你想要什么保证?就算我跟你保证了,你就会相信么?”李昊说道。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拔灼苦笑:“不信。”

“就是嘛,所以先这样吧,我们先去见突利,然后再去见你家老头子。”李昊拍拍拔灼的肩膀:“老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是时候考虑一下退路了。而且,我想要提醒你,草原很大,不管是大唐还是你家老头子都没有能力全部控制在手里。”

是的,草原很大,颉利可汗名义上是草原的主人,可实际上他能统治的地盘不足整个草原的三成。

况且李昊刚刚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大唐早晚会对草原发起攻势,可大唐又无力控制整个草原,那么自己完全可以趁势而起,在未来代替自家老子。

草原上的人并没有大唐那么多讲究,能者上,弱者下,儿子把老子干掉上位的事情多到数不胜数,拔灼对于把自家老头子掀翻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不知不觉间,拔灼在心里构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先是利用突利的报复心使其谋反,然后自己再借镇压之机掌握大量兵马伺机而动。

若大唐来攻,自己便伺机而动,若唐军势大便弃暗投明,若唐军进攻无力,便将唐军击溃,然后再来一次大军压境,逼唐皇再定城下之盟。

想到这里,拔灼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暗暗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