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 稻种试种成功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22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在家里折腾的动静太大,院子外面的街道上,或粗或细的铁管堆积如山,院子里面夯实地面的声音震的整个坊市的在颤抖。

宇文士及今天下班比较晚,归来已经是月上柳稍,远远便听见坊中传来‘咚咚’的声音,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来到自家门口,发现儿子宇文谋正伙同几个平时玩的来的小伙伴蹲在自家门口看热闹。

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宇文士及面色微沉:“谋儿,你们几个在此做甚,怎地如此无礼。”

“父亲,您回来了!”宇文谋收起脸上的嬉笑,一本正经答道,身边几个平日里聊得来的小伙伴也站直了身体,老老实实问好:“宇文叔叔好。”

“嗯,好。”宇文士及敷衍着点点头,带着几人回到家中,待院门合上:“对面卫国公府是怎么回事,谁来跟老夫说说。”

“父亲,我知道。”宇文谋自告奋勇站出来:“对面李德謇那小子在拆家呢,院子已经被掀的不成样子,里面已经住不了人了,听说李靖那老货刚刚回来之后被气的够呛,已经出去另寻地方住了。”

“你那么高兴干什么,兴灾乐祸岂是君子所为。”恨其不争的瞪了儿子一眼,宇文士及挥手将几个少年赶走,又捻着胡子想了半天,怎么也想不通对面在折腾些什么。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看地上堆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管子,似乎是在重修排水设施,可这片的宅子都是新建的,没道理自家排水设施一点毛病没有,对面已经废了吧。

另外,听谋儿的意思,似乎李靖很生气,估计这一切又是对面那个臭小子在搞事情。

不知不觉叹了口气,不对付归不对付,但宇文士及还是挺同情李靖的,摊上这么个不让人省心的儿子,也不知道那老货祖上是不是埋错地方了。

……

……

李家被拆了的消息如台风过境,只一晚便传开了,次日早朝一传十,十传达直接传的尽人皆知。

等到李靖上朝的时候,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怪怪的,同情的有之,幸灾乐祸的有之,冷眼旁观的亦有之。

李靖面对种种怪异目光,面不改色心不跳,隐约还有些想笑的冲动。

一群看老子笑话的老混蛋,切等着,等老夫家里改造好了,有你们来求老子的一天。

李二显然也得到了消息,见到李靖先是吭哧吭哧笑了半天,接着十分关心的问道:“药师啊,家里安好否?”

李靖嘴角抽了抽,故作深沉道:“劳陛下费心,臣家中尚好。”

“嗯。”李二点点头,露出感同身受的表情:“药师要想开些,德謇这孩子本性不坏,喜欢惹祸也不是什么大事,谁年轻的时候还没干过几件荒唐事呢。”

“陛下说的是。”李靖躬身受教,至于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李二见他如此,只以为他是被那个败家儿子刺激到了,本着落井下石非君子所为的念头止住话头,清了清嗓子道:“诸臣工,朕今日有一喜事要宣布。”

朝堂为之一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高高在上的李二身上,目光中有所期待。

只听李二继续说道:“年初的时候,唐俭自林邑国取回的稻种经过试种目前已经取得成果,江南一地今年农税比往多了三成。“

李二所说的林邑国便是之前的占城国,五代时更名为林邑,因与大唐相隔太远,故在唐俭出使之前,国内一直以占城称之,直到唐俭回来之后才改成林邑。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弹丸小国爱叫啥叫啥,稻种试种成功才是关键,江南一地农税暴增三成的意义代表着粮食大丰收,同样也代表着大唐今后再无饥馑之忧。

听闻此消息的众臣纷纷向李二道喜:“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李二笑的脸一抽一抽的,眼下的大唐,要钱有钱,要粮有粮,比之一年前强了不知多少少倍,这一切说来都是拜某个喜欢折腾的小家伙所赐。

思及此处,这位帝国主义头子提议道:“诸臣工,可还记得当初遣使林邑是谁人提议?”

“这……”众臣面面相觑,最后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李靖的身上。

没记得错的话,好像是他儿子吧。

李靖得意啊,美啊,走出朝班,瞥了一眼几个呼吸之前还在看自己笑话的老货们一眼,一揖到地,诚恳道:“回陛下,正是犬子德謇。”

“嗯,药师教子有方,赏万金,锦千匹。另外,这次你家中怕是损失不小,念在那臭小子谏言有功的份上,这些损失朕替你补上。”心情大好的李二大手一挥,万把贯钱直接赏了下去。

“臣,谢陛下隆恩。”李靖躬身谢恩,还没等直起腰来,却听李二又继续说道:“李德謇此子,老成谋国,虽年龄尚幼,却心系天下,朕非有功不赏之君,着,升三原县子为三原县伯,食七百户,实封七百户。”

“哗……”随着封赏下来,众臣议论纷纷。

任谁也没想到李德謇那小屁孩竟然官升的如此之快,这才多久啊,爵位就又升了一级。

开国县伯啊,正四品上的爵位,而且食邑七百户还是实封,这尼玛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要知道,就算他老子李靖的食邑有三千户,可封实也就是一千二而已,可这小子的食邑却升满了。

再看看跟那小子同龄的家伙,能混个五、六、七、八品官就已经开心的不得了了,这尼玛人比人气死人不是。

老货们看向李靖的眼神都带着杀气,个个咬牙切齿。

不知是谁在下面嘀咕一句:“先赢不算赢,谁知道那小子以后会不会长歪喽,没见这几天已经开始拆家了。”

“就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李靖将这些都听在耳中,微微撇嘴,老子不跟你们一般见识,嫉妒死你们。

只是……晚上要怎么跟那个臭小子说这事儿呢,不知道那臭小子知道自己得了封赏会不会把尾巴翘上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