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九章 ?朕一听他的名字就烦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37
A+ A- 关灯 听书

“德謇,你到底是咋回事,好好的生意为啥要卖?没钱的话你吱一声,兄弟们凑凑怎么也能给你弄出三五万贯。”养心斋二楼,程处默拍着胸口,十分义气的保证着。

长孙冲亦不甘人下,豪气万丈的道:“就是,不就是钱么,要多少你说,十万贯之内天黑前给你送到府上。”

李昊不置不否的摇摇头,替二人将茶斟满:“钱的事不用你们操心,跟你们说句实话,之所以要卖这两份产业不是因为我缺钱。”

“不缺钱?”程处默挠挠头:“不缺钱你折腾个啥。”

‘梆’,一块包装简陋的贞观皂被李昊拍到桌上,答非所问道:“看看这是什么。”

“贞观皂呗,有啥好看的。”

“打开看看再说。”李昊抿了一口茶,淡淡说道。

看看?看看就看看。

长孙冲抓过桌上的香皂,撕开包装……。

“嗯?摸上去毛毛的,德謇,你家贞观皂抽条了?”

李昊没好气的鼓了鼓腮帮子,没好气的道:“你看看清楚,那是假货。”

初时长孙冲还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声音高了一个调子:“你是说有人抢你生意?这贞观皂不是你家产的?”

“对。”李昊无奈叹了口气:“所以这生意做不下去了,只能卖掉。”

程处默:“为什么要卖,我们可以把造假的人抓出来……。”

李昊摆手打断程处默:“没意义,抓了一个还会有另一个,抓不住完的,这东西既然能够在市面上流通,就说明配方已经泄露,已经没有办法补救了。”

“那……”程处默急的抓耳挠腮,却想不出什么办法。

长孙冲想了想,发现这个时候除了陪着李昊叹几口气之外,似乎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

……

距离养心斋不足百步的另一处酒楼,二楼某些包间,几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聚在一起推杯换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其中一人出去转了一圈,回来之后对其余人重重一点头,坐下之后严肃道:“几位,关于李家的事情,你们怎么看?”

“此事不好说。”靠窗的位置,一个身着青衫的人眯着眼睛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大唐有多少人巴不得进宫去给陛下修缮皇宫呢,单凭这一点未必就说明李家失势。”

“非也,依某看,应该是李家这段时间赚了太多昧良心的钱,陛下心存不满,故意用这样的方式来做出警告。”青衫人身边另一人胸有成竹,摇头晃脑的说道。

“说这些有什么用,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把入股的比例定一下,然后去找李家那个管家谈价钱。”几人中,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二十万的价格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就算李家没有失势,这个价格也说得过去。”

第二个开口的人有些不乐意了:“兄台,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万一李家真的失势了呢,也许我们花十万贯就可以把配方买下来。”

声音沙哑的人沉默了片刻:“如果你们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不好意思,我王家退出,你们自己玩吧。”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提醒你们,就算李家失势也不会倒的太快,十万贯买人家一本万利的配方,你们觉得是李家人傻还是你们傻?”

“十万贯已经不少了。”

“十万贯的确不少,但你们觉得如果李家以三万贯一份的价格单独卖出配方,觉得会有多少人来购买?”

众人沉默,沙哑的声音继续道:“动动你们的脑子想想,二十万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吧,如果没有经过缜密的计算,上面会一致同意这个价钱?”

良久。

“好吧,王兄赢了,那就按照二十万贯计算,我们几家每家三万贯,如何?”

“同意。”

“同意。”

“没意见。”

……

……

太极宫,安仁殿。

早已经恢复的气色的老李渊拍桌怒吼:“老二啊老二,你行啊你,好一手恩将仇报啊。你……,你,你让朕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父皇,您消消气,儿臣真没那个意思。”李二郁闷的跪在李渊面前,脑门子上全是汗。

“那你是什么意思,那孩子救过朕的命,也救过你的命,还有你媳妇的命也是人家救的,可你就这么对人家!修缮太极宫一个大子都不给,亏你也好意思说,我李家已经穷到这个份上了吗!”

李二很委屈。

我当初只说修东宫的好不好,修缮太极宫明明是那小子主动要求的。

可是已经在暴走边缘的老头子根本不听这样的解释,只是一个劲念叨什么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他总不能在这个时候跟老头子呛声,万一把老头子气出个好歹可咋整。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兄弟姐妹啥的咱有一大堆,弄死几个没啥,可爹毕竟只有一个,万一气死了那就是一辈子都洗不去的污点。

长孙皇后见老头子气的已经要不行了,连忙上前又是拍胸又是捶背,和声劝慰:“父皇,您真的误会二郎了,世民他并没有拿德謇那孩子怎么样的意思,修缮太极宫也是那孩子的一份孝心,让您老能在宫里住的舒服一些。”

李二随声附和:“是啊,父皇,儿臣并不是吝啬的君主,如何能干出这等苛责的事情,这一切都是那臭小子对您的一份孝心。”

李渊把手一挥:“朕不管那些,朕只知道这条命是那孩子给救回来的,修缮太极宫的钱你必须给那孩子,否则朕这一关你绝对过不了。”

李二苦笑连声答应,又劝了老头子好一阵才得以脱身。

站在安仁殿外,长长呼出一口气,此时此刻他只想仰天长啸,大骂一句:有钱了不起啊。

朕不是就是让那臭小子给宫里装几块玻璃么,至不至于搞出这么大动静,弄的朕跟以前那个隋炀帝差不多,真有这个必要?

大太监林喜见李二不喜,犹豫着上前询问:“陛下,要不要把李德謇叫进宫来问问?”

然后……,马屁拍马腿上了。

“滚一边去,别给朕提那臭小子,朕一听他的名字就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