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一章 杀人不过头点地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48
A+ A- 关灯 听书

贞观二年的正月最热闹的事情莫过于芙蓉园的第二届泛大陆商品展销会。

之所以用‘泛大陆’这三个字,主要是因为去年那一届商品展销会带来的影响。

大批商人在那一届展销会上赚了个钵满盆满,在这些人有意无意的宣传下,贞观二年的展销会几乎不用宣传,便已经有大批商贾赶来参加。

而且这一届的展销会大唐本土的商人充其量只占了前来参加人数的五分之一,其余大部分都是来自西域、南疆、漠北以及辽东。

如此多的商人顿时让芙蓉园中画好的摊位限入捉襟见肘的窘态,狼多肉少啊,哪怕是每一个摊位的费用高达千贯,依旧在半日之内被哄抢一空,私底下听说甚至一个摊位的价格已经被炒到了三千贯不止。

李靖作为这次展销会的负责人忙的是焦头烂额,没办法,谁让展销会是他儿子第一个提出来的呢,现在李昊不在家,他这个当老子的自然要帮儿子护住碗里的食。

“李伯伯,您休息一会儿吧,这里侄女替您守着。”展销会公证处,李雪雁为坐班的李靖送上一盏清茶,轻声慢语劝他去休息一片刻。

李靖指了指面前已经排到门外的队伍,语气中带着自作孽不可活的味道:“雪雁啊,你看这个情况,我能走么。再说,你这半天也没闲着不是,还是早点回去吧,否则若是累坏了怕是有人要找老夫麻烦了。”

李雪雁俏脸霎时飞起两朵红云,轻轻抿了抿嘴唇,脑子里闪过一个人的影子。

不知道他现在还好么?百济那边正在打仗,他会不会受伤?也不知道那个新罗公主会不会把他照顾好。

“雪雁!雪雁?!”恍惚间似乎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回过神的李雪雁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入眼是李靖探询的目光。

“李伯伯,雪雁不累,不累。”窘迫不已的李雪雁顿时失了方寸,低下头飞快将李靖面前的帐册收拾一空,在目瞪口呆,满头雾水的老汉注视下,慌乱的抱到了另一张空桌上。

该不会被看出来了吧?坐下之后,李雪雁紧张的连头都不敢抬,只是用余光不断往李靖的方向瞟着,丝毫没有注到,另一个方向坐着的程音音正以不忿的目光盯着自己。

“好一个妖艳贱·货。”程音音盯着李雪雁,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总觉得自己有什么东西要被别人抢走一样。

倒是不过处过来凑热闹的红拂目光在这几人身上转来转去隐约看出了什么东西,脸上不自觉的带上神秘的微笑。

说实话,她对这两个女娃娃怎么看都觉得满意,要模样有模样,要家世有家世,关键还都是家中独女,将来儿子不管娶了哪一个,在女方家里都不会受什么委屈。

独苗嘛,不管到哪儿都吃香不是。

只可惜,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娶了一个就不能娶另一个,否则若是都娶了……。

好吧,红拂承认自己想的有点多,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还不能让人有点念想了?

想到儿子不在家,自家老头子又不擅长管理这些俗务的关键时刻,这两个女娃子能抛下自家产业来帮忙,红拂的一颗心又火热起来。

“李卫公可在?老夫陈叔达。”正琢磨着如何把两个女花似玉又善解人意的女娃骗来自己家的当口,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类似便秘的苍老声音。

陈叔达?这老货来干什么?红拂回过神,眉毛一挑就要出去赶人。

长安城里没有秘密,年前这老货弹劾李昊的事情虽然做的很是隐秘,但依旧被传开了,红拂火爆的性子如何能忍得了这样事情,没打上门去已经是李靖再三劝阻了,没想到这老不死的竟然还敢登门。

好在李靖的反应比较快,赶在红拂没有开口之前,先一步起身迎上去:“江国公?来来来,快请快请。”

“叨扰了。”陈叔达进了之后对李靖点了点头,又对红拂拱了拱手。

红拂冷着脸,没好气的说道:“你来干什么?莫不是我家德謇又惹事了?”

“这个……”陈叔达橘皮一样的老脸抽了抽,看向还在排队的众商人。

李靖会意挥手开始赶人:“你们先出去吧。”

堂堂国公自然不会在乎商贾们的想法,商贾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地位,屁都不敢放一个,眨眼间走了个干干净净,就连正在办业务的帐房先生也不例外。

待只余下目光不善盯着陈叔达的李雪雁、程音音两女时,红拂冷笑道:“她们两个不是外人,就不用走了吧!”

不是外人……,原本还同仇敌忾盯着陈叔达的两女瞬间把头低了下去,但却谁都没有反驳,也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

这样的一幕让陈叔达的老脸又抽了抽,懊恼的恨不能给自己两个嘴巴。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坊间早有传言说李道宗、程咬金两家都有与李靖攀亲的意思,偏生自己只当是谣言,根本没当回事,现在看来,还真是无风不起浪。

要知道,这可是两位国公和一位亲王的强大组合,就算面对长孙无忌这样的权臣都半点不虚,偏生自己看不清楚,直直一头撞了进去。

“江公,有事么?”李靖等了片刻,见陈叔达不开口,主动问道。

见李靖态度还算和善,刚想开口,一旁的李雪雁已经送了一盏清茶上来,又让小老头儿发出一阵讪笑:“雪雁丫头真懂事。”

“说吧,什么事?”红拂有些来耐烦,直截了当问道。

陈叔达张了张嘴,话未出口,心里又把赵文远那个不争气的女婿骂了个狗血淋头。

当初要不是这小子跟着掺和,自己何至于弹劾李家那臭小子,不就是被踢了一脚么,不就是肿了半年么,值什么。

“哦,是这样,卫公,去年你们李家不是在收蝗虫么,老夫就是来问问,今年你们还收不收?”

“什么?收蝗虫?姓陈的,没记错的话去年我家德謇就是因为收蝗虫被你弹劾的吧,怎么?今年还想再来一次?”红拂心如铁,嘴如刀,一点面子也没有陈叔达留。

刚刚坐回去的李雪雁也和程音音同时看向陈叔达,眼中满是迷惑、不解与愤怒。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老货怎么还没完没了呢,真看我家德謇好欺负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