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三章 ?逐出家门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51
A+ A- 关灯 听书

从芙蓉园离开的陈叔达觉得老脸都快要被丢光了,每每想李靖那一家子幸灾乐祸中带着厌恶的眼神,一股愤懑的情绪便充斥在这小老头的胸口。

想他堂堂前前朝的皇子,前朝的大佬,今朝的国公,啥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明明自己当初是就是出于公心才弹劾的李家小子,怎么搞来搞去却把自己搞成了嫉妒贤能的角色,这还上哪儿说理去?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再想想过几日还要在朝堂上主动上书请求陛下收回成命,重开收购蝗虫的项目,直叫陈叔达恨不能仰天长啸,吼一声天道不公,奸佞当道。

回到家里,王氏见自家相公出去一趟回来便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忍不住问起缘由,没想到这一问立刻又将陈叔达还未愈合的伤疤又揭开了一层:“问问问,有什么好问的。”

王氏被吼的一惊,赔上小心问道:“老爷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委屈?”陈叔达目光微微有些凝滞,似想起了什么,一拍桌子:“来人,去把赵文远那个小畜牲给老夫赶出府去,立刻,马上!”

“等等!”赵文远虽然文不成武不就,却偏生生了一副巧嘴,平日里把王氏这个丈母娘哄的是开心不已,此番见陈叔达拿他撒气,连忙喝止管家,想了想对陈叔达问道:“老爷,家丑不可外扬啊,不管文远那孩子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这样将他赶出去岂不是显得咱家没了担当,怕了别人。”

“你懂个屁!”气头上的陈叔达顾不得斯文,把桌子拍的‘啪啪’直响:“要不是那个孽畜,老夫何至于丢了这么大的脸,人家收个蝗虫跟他有什么干系,偏他喜欢多嘴,蛊惑老夫去弹劾人家,现在好了,报应来了,老夫要把自己吐出去的唾沫再舔回来,老夫活了这么大,何曾受过这般屈辱。”

陈叔达语焉不详,但暴怒的情绪做却不得假,王氏纵然蛮横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搅他的虎须,发现劝他不住之后,立刻带上丫鬟赶往女儿居住的小院。

赵文远自从从属关系调入远洋水师便一直托病在家,与陈老头儿的闺女每日里卿卿我我好不腻乎。

这日傍晚时分,正打算一起出去走走,不想刚收拾停当,管家已经带着数个家仆来到门前。

“管家来此,可是有事?”一个女婿半个儿,赵文远把这半个儿的身份发挥的淋漓尽致,拍拍妻子的肩膀示意她稍等,主动迎上管家问道。

不想,平日里逢人便带三分笑的管家这次竟然一反常态,板着脸冷冷说道:“老爷有令,让姑爷马上收拾东西,离开我陈家!”

离开我陈家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还要收拾东西?赵文远的笑容僵在脸上。

自从‘嫁’入陈家以来,他自认表现的很好,对上孝敬‘公婆’,对下对得起‘相公’,平日里处处小心,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

赵妻陈淑娴原本并未将管家来到当成一回事,相没想到其开口竟然是如此劲爆的消息,这间陈氏如何受得了,想到赵文远平日里的‘好’,当下拦在两人中间,呵斥道:“管家,你什么意思!”

“大小姐,这是老爷的吩咐,还请不要为难小人。”面对自家小姐,管家面瘫般回了一句,做为陈叔达身边的人,他很清楚自己的立身之本是什么。

陈淑娴也不是善茬,闻言冷笑:“管家,你好大的胆子,今日本小姐就站在这里,我看你敢动我家相公一根汗毛。”

小院的门口一下子陷入僵持,就在管家狠了狠心,准备下令赶人的时候,王氏带人赶来了过来:“好了,都消停一会儿,管家,你先回去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夫人,这……”管家一脸为难,毕竟是陈叔达交待下来的任务,没看到结果就回去让他没办法交待。

王氏却根本没有理他,带着人越来他直接进了院子。

一个小小的管家而已,或许陈淑娴奈何他不得,但王氏却完全不把他放在眼中。

”娘!”陈淑娴看到王氏,似看到了救星,刚刚的桀骜不驯转眼化为泫然欲泣,一下子扑到她的怀中,啜泣道:“娘,你一定要为女儿做主啊,赵郎自入我陈家以来任劳任怨,勤勤恳恳,不想爹爹竟然不会青红皂白就要赶他出府,娘……。”

“好了,娘都知道了。”王氏轻轻拍着女儿的肩膀安慰了一句,随后转头对尴尬的越文远说道:“文远啊,这次委屈你了。”

赵文远原本还抱着一星半点的希望,听了王氏的话之后,立刻如丧考妣。

‘委屈你了’四个字代表着的歉意,却也意味着他离开陈家无可挽回。

苦笑着摇摇头:“岳母大人不必如此,一切都是小婿的错,想来是小婿哪里做的不好,才会让岳父大人如此大动肝火吧。”

陈淑娴抬起头,泪眼婆娑道:“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真要赶赵郎离开?我不干,我要去找爹爹说个明白。”

王氏轻轻擦干女儿脸上的泪,安慰道:“听娘的话,现在你爹正在气头上,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找他,至于文远,就先委屈他在外面住上一段时间,等过几天你爹气消了,咱们娘俩再劝他回头也不迟。”

“是啊,淑娴,岳母大人说的在理。”赵文远也是个‘识大体’的,闻言立刻附和道:“我不过就是出去住几天,没什么的。等过段时间,岳父大人气消了,再把这中间的误会解释清楚,也就没事了。”

“真的?”陈淑娴反问道。

此女虽然刁蛮,却也知道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关键时刻不能呛火的道理。

“真的!”赵文远在回答的时候心都在滴血,想他入赘陈家这么多年,忍辱负重,曲意奉承,为了哄陈家人开心,把自己的人格都扭曲了,没想到最后换来的竟然是无情的驱逐。

他恨,恨陈家人,恨大唐所有的贵族,恨大唐所有的世家,若上天还能再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