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七章 眼界很重要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37
A+ A- 关灯 听书

中气十足的‘滚’字让李昊灰溜溜的回到了城下的工程队里。

偷空向上面看了一眼,刚刚还愁容满面的李二已经和杜如晦谈笑风生了。

到底是当皇帝的人,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治下好几万乞丐呢,换成自己非被打击到自闭不可,可人家李二硬是屁事没有。

摇摇头,抛开不切实际的幻想,将匆匆赶来跪舔的何老九踹到一边:“没眼色的东西,不知道少爷心情不好么。”

“是是是,是小人的错。”何老九拍拍屁股上的鞋印,满不在乎的继续凑上来:“少爷,小的跟您商量个事。”

“有屁就放。”目光投入乱成一团的工地,李昊开始怀念长孙冲、程处默和李震了,也不知道那三个家伙死了没有,要是他们在,怎么也至于自己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不是,是当了甲方当乙方。

你就那么想屁吃?

何老九夹紧了后括约肌,刚刚他他还真有那啥想要放。

“少爷,刚刚小人看到有一批粮食运来了。”跟在李昊身后,何老九小心的说道。

“对,是有一批粮食运过来,而且回头还会有更多,怎么了。”李昊停下脚步。

“那啥,小人的意思是……,能不能……少发点?”

李昊有些不高兴,脸一沉:“少发点?你的意思是让少爷我把吐出去的口水再舔回来?何老九,你帮主当腻味了是吧。”

“小人不敢。”何老九把头摇的飞快,努力不去想那美丽的画面,纠结着说道:“少爷,小人是怕这些没脸没皮的懒家伙拿了粮食之后跑路啊,二斤粮,足够他们吃好几天的,要是跑了咱们明天可就没有人干活了。”

“跑?”李昊乜眼看了何老九一会儿,直到把他看的浑身发毛,才不紧不慢的说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跑了,这不是还有你么。”

阴森森的目光把何老九吓的浑身一个哆嗦,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李昊话里的意思代表了什么,当下也不含糊:“少爷您放心,小人一定把他们看的死死的,绝不会走丢一人。”

拍拍何老九的肩膀,李昊对他勾了勾手指,待他凑过来:“何老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实话告诉你,这些粮食是陛下仁厚,不想看百姓受苦才发下来的,你要是敢在这里面做手脚,别怪少爷不留情面,让人摘了你的脑袋。”

“是,小人不敢。”

何老九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的想法李昊很清楚。

说什么怕手下人领了粮食逃走那都是屁话,中心思想其实还是克扣粮食。

这可是好几万人啊,每人每天不用多,扣下半斤粮,加在一起就不下一两万斤,将来人数多了,扣下来的粮食还会更多,等到工程结束,只怕怎么也能弄出十几万石。

按照眼下的粮价,十几万石粮食的价值只怕不下七八万贯之多,这么多钱就算放在当世五姓七望家主的面前,也值得他们动动心思,更不要说一个乞丐出身的何老九。

当然,这不是说何老九想要独吞这笔钱,以他的身份来说,再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干这种事情,之所以来找李昊来商量,主要还是想报答一下自己的恩主。

只是没想到,马屁没拍好,一下子拍到马蹄子上了。

看着诚惶诚恐的何老九,李昊微微一笑,御下之道在于恩威并施,一棒子削过去之后,又塞了一颗甜枣给他:“老何,你的心思少爷我明白,也承了你这份人情。不过呢,你既然跟着少爷我干,眼界就有必要再往上提一提,克扣老百姓手里的那一点点吊命粮的事情以后就不要干了,十万八万贯钱财你家少爷还不放在眼里,懂么!”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何老九连忙点头:“懂,少爷是干大事的人,不会在乎这些蝇头小利。”

“嗯,去忙吧。没事多在工地上走走,把那些出工不出力的家伙都挑出来赶走,朝庭虽不想克扣他们的口粮,却也容得不滥竽充数。”见何老九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李昊摆摆手将他打发出去干活儿。

工程开工的第一天,用工人数达到了三万四千人,消耗的粮食外加发放的粮食,总数加起来近千石。

御书房中,李二听着手下人的汇报,默不作声的点点头。

“这件事情李家小子做的不错,没有一丝一毫的克扣。”工程开工之后,杜如晦对用工人数多少做过调查,将汇报上来的数量与心中得出的结论相比较之后,得出以上结论。

李二摆摆手:“克明多虑了,李德謇这小子虽然顶了个长安第一祸害的名头,不过坑害百姓的事情朕觉得他还做不出来。”

“陛下慧眼如炬。”杜如晦恰到好处的送上马屁一记。

毕竟李昊是皇帝陛下钦定的赈灾执行者,他表现的好,代表了李二的慧眼识人。

李二被拍的心情大好,打了个哈哈,复又正色道:“克明啊,你觉得明日会有多少百姓前来?”

杜如晦想了想:“估计不会少,有了今日的例子,百姓应该能够看到朝庭的决心。”

“嗯,你觉得这么大场面,李德謇那小子那控制得了么?”

今天一天参加修路的人便有三万多,再加上明天周边闻讯赶来的百姓,估计修路的人数会增加到五万往上,等到消息扩散开,人数就算暴增到二、三十万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如此多的人如何统筹安排就算放在李二眼中都是个老大难问题,交到李昊这个不足二十的小年轻手里,皇帝陛下还真有些不放心。

“这个……老臣并不清楚。”杜如晦与李二有着同样的想法,对李昊能够控制好如此大的场面心中也不大有底。

这可是几十万人的工程,而且还是在长安城外,万一安排不好出了什么纰漏引起百姓不满,又或者有人在这里面煽动闹事,只怕会出大问题。

“且看看吧。”李二皱眉想了想,最后下定决心:“要不然……调左右武候卫的人沿途警戒,若是有人闹事,当场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