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六章 ?吓死老子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49
A+ A- 关灯 听书

“你不是要把本宫堂姐的赐婚对像阉了么,本宫帮你点忙,就不用你亲自动手了,省得你下手不稳,留下什么隐患。”李承乾说话的时候脸上写满了‘欠凑’两个字。

不过李昊已经没心思调侃这些了,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的意思是……陛下给雪雁赐婚的对像是……我?”

李承乾鄙夷道:“不是你还有谁,难道你希望我堂姐嫁给别人。”

李昊眨巴着眼睛,一副吐槽不能的表情。

如果不是摄于李二的银威,他真的很想回去问问那位帝国主义头子,这么玩儿有意思么,你是皇帝啊,商纣王怎么死的,周幽王又是怎么死的,了解一下,ok?

李承乾见他不语,笑着说道:“你也别怪父皇故意瞒着你,之所以这样也是为了过几天在朝堂上给你一个惊喜。”

“好吧!”李昊除了认栽还能说什么,总不能真的拉杆子造反吧。

真要那么干不用别人,李靖就能亲自动手把他给砍了,来个大义灭亲。

反正儿子没了可以再生,家族要是没了……那就真完犊子了。

来到宜秋宫西池院,在池塘边坐下,李承乾吩咐人摆上吃食,这才正色对李昊说道:“德謇,昨天……拔灼来了。”

“他来干什么?”李昊眉毛一挑。

“要钱,要物,总之只要是能想到的东西,他都想要。”李承乾往嘴里丢了一颗蜜饯,酸的整张脸抽到了一起,半晌才继续说道:“这家伙已经被你搞的穷途末路了。”

“哎,可怜的。”李昊耸耸肩,有了李承乾的前车之鉴,他理智的跳过蜜饯,端过一盘葡萄试着咬了一口,满意的点点头:“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在草原上正缺一个代言人,不把他逼到绝路上,他怎么可能认命与我们合作。”

拔灼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固然有李昊的算计在内,但他当初真的只是想从这小子手中骗点钱出来,并没有太多别的想法。

奈何世事无常,谁也想不到拔灼竟然会如此倒霉,落到眼下狗憎人厌的地步。

“知道我喜欢你哪一点么?”李承乾突然冒出一句。

“哪一点?”李昊又往嘴里丢了一颗葡萄,示威似的用力嚼着。

李承乾扳着手指:“第一是不要脸;第二是羊毛可着一只薅。”

李昊差点咬到自己的笑头,没好气的拱拱手:“嗯,我就当这是太子殿下对臣的褒奖了!谢太子殿下赏识。”

沉默……。

片刻之后……。

“哈哈哈……”李承乾、李昊两人相对哈哈大笑。

笑罢,李承乾指着李昊点了点:“你啊,这大唐上下,怕是只有你拿着不要脸当有趣,你说你让本宫说你什么好。”

“那就什么都别说。”李昊满不在乎的摇摇头,指着桌上的葡萄说道:“等会儿这个给我装一些,回家孝敬一下我娘去。”

这种小事自然不用李承乾操心,吩咐一声自然有人去办,待提着一篮子葡萄的宫人回来,李昊站起身来:“明天吧,把拔灼和那个吐蕃干部叫到一起,我带他们去看看咱们的奶粉加工厂,让他们来个竞聘上岗。”

“行,本宫知道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看着你就烦。”李承乾不耐烦的摆摆手。

“呵呵。”

……

次日,估计是得到了赐婚的消息,柔情似水的雪雁郡主没有到庄子上来。

李昊对此略有些遗憾,原本还想着逗逗这丫头,现在看来没机会了。

在李昊的身边,拔灼面色阴晴不定,松赞干布与论科尔满头雾水。

“德謇兄,今日找某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拔灼的性子比较直,心里藏不住话,第一个开口询问李昊的目的。

李昊摇摇头,不急不缓道:“要事谈不上,就是最近搞出了一点小东西,想让两位贵客品评一下。”

“哦?不知是什么样的小东西?”松赞干布来了兴趣,与论科尔对视一眼,凑上来问道。

“两位不必着急,等下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李昊并没有直接告诉两人要看的东西是什么,只是带着他们穿过未来老丈人家的庄院,来到了后面一处不起眼的空地。

空地上,十几个庄客正坐在一起闲谈,见李昊带着人进来,立刻有些不知所措的站起来。

“别紧张,都是自己人。”李昊见状笑道:“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左手边这位是突厥的二王子拔灼殿下,右手边这两位一位是吐蕃松赞干布国主,另一位是论科尔亲王。”

都是大人物啊,尽管李昊让大家不要紧张,可庄汉们还是禁不住有些缩手缩脚。

别看他们是任城王府的庄客,但身上却依旧带着庄稼人的的质朴,没有半点宰相门房七品官的觉悟。

看到庄汉们目光中的敬畏,拔灼和松赞干布等人总算找回了一点自尊。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没办法,李昊这家伙就不是个正常人,从来不把他们放在眼中,不管什么时候脸上都带着那种高高在上的鄙夷,这让两位异族大佬很不适应。

李昊将众人的反应收入眼底,无奈叹了口气,这也就是在任城王的庄子,如果放在自家庄子上,别说来个王子,就算皇帝陛下来了,那些个工人也会面不改色心不跳。

想着摆摆手说道:“好了,既然大家已经认识了,那就开工吧,都好好表现一下,让我们的朋友见识一下你们的本事。”

“诺!”庄客们如获大赦,纷纷动了起来,烧火的烧火,加料的加料。

借着等侍的功夫,管家老钱已经命人送来了桌椅吃食以及老大一壶‘牛’奶,微笑着站在自家未来姑爷的身后。

作为庄子上的管家,老钱的地位虽然不如长安城中王府的管家,但也差不了多少,该知道的消息自然早就已经知道了。

对这位很快就要被赐婚的未来准姑爷,那叫一个恭敬。

拔灼对于李昊这种反客为主的行为并不在乎,盯着那些忙碌的庄客看了一会儿,发现什么都看不懂之后,便直接问道:“德謇兄,他们到底在忙些什么?刚刚他们倒进那间房子里的应该是奶吧?”

“二王子好眼力,正是牛奶。“

自从那次宴会拔灼发难之后,李昊就一直以二王子相称,再也没了之前的热络。

虽然自己的确是坑了这家伙,但认错是不可能认错的,一辈子都不可能认错的,毕竟主动权在老子手上,必须让这家伙知道谁才是他的恩主。

拔灼对此也有些腻味,从本心来讲,他现在恨不能直接掐死李昊,可现实却让他不得不拉下脸来做舔狗,否则很可能小命不保。

松赞干布倒是无所谓,他与李昊是合作关系,并不存在任何谁看不起谁的问题,看着那些忙碌中的庄汉,与论科尔低声讨论着房子里面到底有什么,顺便拿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

别看松赞干布是吐蕃国主,但在生活习惯方面却于突厥没有什么区别,奶制品一直都是他的日常饮品。

但这次似乎出了点意外,‘牛’奶方一入口松赞干布脸色就是一变,‘噗’的一口吐掉,大叫道:“这奶不对,有毒!”

饮品有毒?这还得了?在场的不管是吐蕃护卫还是突厥护卫,齐刷刷上前将自家主子护了起来,对着李昊怒目而视。

拔灼更是勃然变色:“德謇兄,难道你就不想解释一下么。”

李昊面不改色心不跳,赞许的看了拔灼一眼,给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这家伙就算在知道饮品有‘有毒’的情况下,依旧没改变对自己的称呼,可见记性不错。

“几位,不要紧张。”众目睽睽之下,李昊拿起装着‘牛’奶的大壶,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满满一杯,然后仰头一饮而尽,放下杯子笑着说道:“味道还不错。”

“你……”松赞干布脸色铁青,看着李昊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李昊却在此时摆摆手:“国主,稍安勿躁。不瞒你说,这奶的确与正常的牛奶不大一样,不过却不是你想的那样。”言罢,指了指正在忙碌的庄汉道:“看到他们了没有?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么?”

对于李昊卖关子吊味口的行为,松赞干布等人恨的是咬牙切齿,但为了面子,却依旧要忍:“正要请教?”

“呵呵……”李昊笑而不答,对他们招了招手:“坐,坐下说。”

忍,必须忍,为了未来怎么也要忍下去。

松赞干布和拔灼费了老大力气才忍住拔刀捅死面前这家伙的冲动,磨磨蹭蹭的坐回原来的位置。

见他们都坐好了,李昊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国主,二王子,我想知道你们两国每年大量的牛奶和羊奶都去了何去?”

松赞干布恨恨说道:“当然是能制成奶品的制成奶品,再多的话,只能倒掉。怎么,难道李侍读对这些没用的垃圾有想法?”

牛奶、羊奶对于草原部族来说,就像水对于大唐一般,多到数都数不清,喝不完的只能倒掉。

但说它是垃圾就有些过了,松赞干布这话说的等于是在骂人。

可没想到的是,李昊竟然认真的点了点头:“不错,如果国主不反对的话,我打算跟贵国做一笔生意,不管贵国有多少牛奶、羊奶,只要价钱合适,有多少我要多少。”

“什么?你,你说真的?”松赞干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刚刚‘牛’奶有毒的事情都忘了。

作为一国之主,他很清楚这代表了什么。

或许在李昊看来这只是一桩生意,但对于他来说却是政绩,只要他回去对吐蕃各部说自己可以出钱收购他们的牛奶和羊奶,就算那些贵族不倒向自己,他们的族人也会倒戈相向。

毕竟谁跟钱也没有仇,尤其是用跟水一样的东西可以换来钱财改变自己的生活,这样的条件没人可以拒绝。

拔灼的反应却有点奇怪,目光在李昊与松赞干布两人脸上扫来扫去,总觉得这又是一个大坑。

吃亏长教训,这位突厥二王子已经被李昊坑怕了,哪怕是明知这件事情对自己有说不完的好处,但依旧要考虑再三,生怕中了李昊的仙人跳。

看到拔灼如此表现,李昊不禁生出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感觉,欣慰的笑着对他说道:“二王子不必担心,我这次绝对没有坑你的意思。”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拔灼明确表达了对李昊的不信任。

对此,李昊也很无奈,叹了口气道:“二王子,你可以想想,如果你回去告诉自己的族人,只要支持你,就可以用那些没用到可以随时倒掉的牛奶、羊奶换取自己需要的生活必须品,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我想应该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条件,毕竟支持你可以得到好处,支持别人却只有付出没有收获。”

拔灼依旧摇头:“德謇兄,实话说,我……不相信你有这么好心。毕竟你我都知道,不管是牛奶还是羊奶都不能久存,你大肆收购这东西,总不会是钱多到没地方花,买回来倒掉吧。”

松赞干布亦在同时说道:“是啊,李侍读,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何要收购如此多的牛奶和羊奶?哦,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些好奇。”

本着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原则,李昊叹了口气,又给自己倒一杯‘牛’奶:“你们知道为什么这‘奶’与正常牛奶味道不一样么?因为这是经过加工之后冲调出来的。你们以为那些庄汉在忙些什么?他们是在将牛奶烘干成奶粉,而奶粉经过冲调之后,便是我正在喝的东西。”

啥玩意?奶粉?把牛奶烘干?

拜托说点人话行不,怎么说了半天我一句都听不懂呢。

松赞干布满头黑线,深吸一口气:“李侍读,你到底是啥意思?能详细说说么。”

“没什么可以详细说的啊,就是我现在掌握了一门新技术,可以把牛奶、羊奶哄干,制成奶粉,这样保质期可以延长到三个月,然后我就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把奶粉卖到大唐每一个角落,就是这么简单。

不过,我也可以明确跟你们说,技术我不会卖的,而且就算卖给你们也没用,毕竟你也知道奶粉的味道与牛奶是不一样的,所以就算我把技术给你们,你们生产出来的奶粉也卖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