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八章 小心眼的李二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51
A+ A- 关灯 听书

被人堵在被窝里的李二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这真是应了那句话:尴尬他妈给尴尬开门,尴尬到家了。

好在有长孙皇后这个贤内助,并不计较红拂的些许不敬,再次上前扶了她一把:“红拂姐姐说的哪里话,德謇那孩子可是说是陛下跟本宫看着长大的,别说他为大唐立过那么多功勋,就算没有,陛下也不会因为那一点点小事就罚他。”

和颜悦色的长孙皇后语气温和,看上去并不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况且以她的身份也没必要说谎,红拂不禁开始怀疑传言的正确性,顺势而起,呐呐道:“娘娘……”

长孙皇后微微一笑:“姐姐这么早进宫怕是还没用早膳吧,正好,宫里早膳都是现成的,咱们姐妹边用边聊,他们男人的事啊就让他们自己忙活去吧。”

望着贤惠的皇后将半疯的红拂拉走,躲在被子里的李二长长出了一口气,无奈摇了摇头。

寝宫门外,红拂多少也回过神来,忐忑问道:“娘娘,您说的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长孙皇后的笑容里带着亲近,与红拂相携而行半开玩笑道:“怎么,亲家母连我的话都不相信了,雪雁那孩子虽然是本宫的义女,可也算是半个女儿,本宫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连女婿都坏了吧。”

一声亲家母,叫的红拂瞬间踏实了,连连跟长孙皇后道歉,最后恨恨骂道:“德謇这小混蛋就个靠谱的时候,这次竟然又惹了这么大的麻烦,等他回来,妾身定不饶他。”

长孙皇后咯咯一阵娇笑:“咯咯咯……,好啦红拂姐姐,你啊就别口是心非啦,长安城谁不知道你把德謇那小子都快宠上天了。”

红拂被说的面颊发烫,偷眼往身后瞥了一眼,为难道:“这,娘娘,妾身一时不察,耽搁了陛下休息……。”

“没事的,陛下刚刚已经起来了。”长孙皇后轻笑道;“而且姐姐您还真就误会陛下,其实陛下将德謇送进大理寺是一种保护,并没有真拿他怎么样的意思。”

红拂连连点头:“嗯嗯,知道,知道。”

大清早的小插曲很快便过去了,除了有限几人,无人知道红拂曾经闹了一场。

李靖倒是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还特地为此去宫里请罪,但除了被李二骂个狗血淋头,汗毛都没掉一根。

这不禁又让林喜见识了一次李昊的能量,这家伙虽然被关进了大理寺,但圣眷却丝毫不减,当真可怕。

两日后,大理寺牢房,李昊正无聊的蹲在墙角数蚂蚁,身后突兀的传来一个声音:“怎么样,大牢里住着舒服不?”

“想知道你可以来试试。”李昊黑着脸扭过头,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身便装的李承乾。

李承乾倒是没有太子的架子,随意的往大牢栏杆一靠,撇撇嘴:“少得了便宜还要卖乖,这次要不是父皇把你送进来,指不定有多少人弹劾你卖国呢。”

尽管明知道李承乾说的是事实,但李昊依旧一副无懒的样子,撒泼打滚道:“我不管,你快点告诉我,啥时候我能出去。“

“短时间别想了。”李承乾早就习惯了李昊的无懒,不为所动,淡淡说道:“这次的事情有点大,两万横刀,十万长箭,还有数十门火炮。啧啧啧,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就算本宫都不敢一次出手这么多东西。”

“少来这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啥要卖这些东西。”

“我知道又能如何?你总不能让我在早朝的时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他们说:‘咱们有火枪啦,以后刀箭都没用啦,全都卖给别人让他们去打内战吧’。我要是敢这么说,用不了半个时辰就得来跟你做个邻居你信不信。”

“跟我做邻居不好么?”

“你说呢!”

算了,老子是文化人,没必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李昊翻了个白眼,岔开话题道:“拔灼和吐蕃人那边怎么样?没出什么妖蛾子吧?”

说到正事,李承乾总算是正常了许多,随手推开牢门走了进来,坐到房间中唯一的椅子上:“那道是没有,不过他们倒是在大理寺外面转了很长时间,估计是没死心,打算找你继续聊聊军购的事情。”

李昊的牢房说是牢房倒不如说是一个单间,日常生活该有的东西一样不缺。

床铺,桌椅,熏香,文房四宝……,这么说吧,除了不能出去,这里与正常人家的书房并没什么不同,甚至每天还有专人来给他倒马桶,送外卖,打扫卫生。

说他是在这里坐牢,还不如说是禁足更加贴近现实。

只要没死心就好,李昊点点头:“那你能安排他们进来么?陛下下手太快,我这里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布置好。”

李承乾想都没想:“安排他们进来问题不大,但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有什么事情要安排?”

“嗯……,是这样……”光线并不怎么好的牢房里面,李昊与李承乾一聊就是两个时辰,直到正午时分,某无良太子才心满意足的离开,只是临行前那猥琐的笑容让李昊脊背发寒,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事实也与他猜的差不多,李承乾的脚步声还没有消息,老头子已经黑着脸走了进来,手里拿着……藤条。

李昊:“……”。

逃是不可能逃的,牢房就那么大,门还被老头子堵上了,除非李昊有穿墙术,否则……。

“爹,您老怎么来了?“挤出一个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笑容,李昊慢慢后退,连躲在一边看热闹的李承乾都顾不上了。

“逆子,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爹?”藤条挥舞发出一阵让人心悸的‘咻咻’声,李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不是,爹,您这是说哪儿的话,在我眼里,您永远都是我爹。”李昊是真的快要哭了,强烈的求生欲让他努力做着最后的挣扎。

那该死的藤条就算放在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手中都是一鞭一条痕,在老头子手里拿着,还有自己的活路么。

但这次李靖却并没有像以前那样高拿轻放,怒哼一声:“少跟老夫打马虎眼,今天老夫若是不好好教你一翻做人的道理,下次你还不翻了天去。”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不是,别……爹。”李昊还想再解释两句,不想李靖已经提着凶器走了上来。

“啊……,娘,救命啊!哇啊……,轻点啊,爹。”

“嘶……”牢房外,李承乾望着里面被抽的上窜下跳的李昊,倒吸一口冷气:“难道这就是传中的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啧啧啧,真狠呐!”

是夜,卫国公府。

李靖回府的第一时间,红拂便迎了上来:“夫君,今天你去了大理寺没有,有没有看到德謇?”

“见到了。”李靖略显疲惫的在花厅找地方坐了:“夫人不必担心,那臭小子住的地方好着呢,一日三餐都不带重样的,牢房里啥都有,除了不能出来,跟在家待着没啥区别。”

“这样啊……,那就好。”红拂相信老头子不会在这件事上骗自己,一颗心算是彻底放下了。

只有李靖心中苦笑,自家这傻婆娘,把儿子坑了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她那天早上堵了李二的被窝,自己何至于跑去大理寺抽儿子一顿,让陛下出气。

不过话说回来,皇帝陛下的心眼儿也够小的,就这么点破事儿,至于么。

东宫,丽政殿御书房。

李二听着太子的汇报,时而皱眉,时而点头,在他面前的桌上,摆着一把长约四尺左右造型诡异的武器,以及七、八副被铁砂打穿的扎甲。

良久,李承乾终于把该说的全都说完了,静静站在一旁等着李二的吩咐。

古代就是这样,规矩贼多,长辈坐着,晚辈在没有得到许可的情况下就必须站着,而且还要站的心甘情愿。

像现代那样,长辈站着,晚辈躺着……,非被打死不可。

“你说中午的时候李靖去了大理寺,用藤条把李德謇那小子好一顿揍?”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李承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随口道:“啊?啊,对,儿臣亲眼所见。”

李二露出‘这还差不多’的满足笑容,继续道:“军售的事情你看着办吧,记住,不要一次性交付,另外,朕会委派唐俭配合你们。”

“诺!”李承乾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顾不得琢磨老头子笑容中的念意,连忙应下,旋即又问道:“父皇,这火枪……您看要不要继续打造?”

“这个嘛……”李二目光重新落在桌上的古怪兵器上,沉思片刻道:“此物威力倒是不小,可就是装填慢了些。”

“父皇,儿臣倒是不觉得如此。”想到上午李昊的交待,李承乾解释道:“这火枪装填虽慢但胜在威力十足,便于携带。至于装填慢,我们完全可以用三段或者四段式射击来弥补。”

“哦?什么是三段式射击?”李二目光微动,看向李承乾。

李承乾道:“就是让士卒们站成三排或者四排依次轮番射击,利用其他人射击的空档,射击过的军卒完成装填的工作,然后接替其它射击过的同僚。”

“嘶……”李二倒底是在战场上杀出来的马上皇帝,立刻便意识到分段式射击的好处,想了想道:“这样吧,从你的六率里面挑出三百人,按照你说的方式训练,若是可行……,争取在讨伐颉利之前推广至全军。”

“诺!”见李二答应,李承乾乐的眉开眼笑,屁颠屁颠的走了。

他这个太子当的不容易,事事需要小心不说,还要努力做出成绩。

可话说回来,想在权力范围不与老头子重叠的方面做出成绩又岂是那么容易的,远的不说,单说这权力范围重叠就是他要面对的最大障碍。

做的多了,容易被老头子误会,做的少了又会被老头子的光辉遮盖。

如果有可能,李承乾真的想吼一嗓子:我真是太难了。

自从李昊被关进大理寺,吐蕃的松赞干布和突厥的拔灼尽都惶惶不可终日,一方面担心大唐皇帝会不会迁怒于自己等人,另一方面又要担心李昊能否继续兑现之前的承诺。

每每想到那天在火炮试验场看到的一幕,这两伙儿人在心惊胆颤的同时又充满了羡慕,不得不感叹大唐人才济济,竟然能制出如此威力巨大的神兵利器。

那叫做火炮的东西,重达千斤,完全由生铁铸就,不说其开山裂石的威力,单说那铸造火炮的千斤生铁,这要是放到吐蕃或者突厥,足足可以打造出百多把战刀,武装出一支百人队。

可在大唐,竟如些轻易的拿来铸造火炮了,而且他们亲眼所见的就有数十,那些他们看不到的更不知道有多少。

败家么?的确败家!可问题是人家败得起。

羡不羡慕,羡慕!嫉不嫉妒,嫉妒!

可那又能如何,打是打不过的,这辈子都打不过的,远的不说,真打起来只要大唐弄上数百门火炮往两军阵前那么一摆,有多少人都能给你轰没喽。

不过好在大唐有一个败家子叫李德謇,这家伙为了钱,竟然轻易就答应了卖一批武器给自己。

这些武器虽然大部分还是以冷兵器为主,但胜在数量足够。

对于松赞干布和拔灼两方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反正眼下他们需要的是巩固自己在本国的地位,回去草原称王称霸。

至于大唐……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就算有了这么多的武器装备,依旧还是打不过。

面对如此强者,从心一些,并不算什么。

草原的规矩就是如此,臣服于强者本就是他们的贯例。

甚至松赞干布自那天参观回来,连国书都写好了,只等到东西到手,立刻回国大展拳脚,把自己失去的一切全都夺回来。

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李昊被关起来了,啥时候放出来……不知道。

于是,松赞干布和拔灼全都懵了,变着法的打听如何才能与李昊见上一面,哪怕只看上一眼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