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六章 老子就不出去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03
A+ A- 关灯 听书

羽绒服穿在身上有些毛刺刺的,这是不可避免的,毕竟麻布的衬子很难彻底隔绝羽毛的硬梗刺出来。李昊也不可能真的只取家禽的绒毛来做羽绒服,性价比太低,事倍功半完全不值得。

抛开这种不舒服,里面只穿一件亵衣,外面套着羽绒服的李勣竟然挑不出这衣服的半点毛病。

冷是一定会冷的,羽绒服又不是太空服,自然不可能完全隔绝温度,更何况手脚和头颈又都露在外面。

可这种冷却与之前的冷完全不同,最多也就是觉得微微有些发凉,只要稍微运动一下,身上立刻就会缓和起来,纵然身周寒风肆虐,也不会向以前那样飞快的带走身上的温度。

在帐篷外面来来回回走了两圈,李勣回到帐内,面色阴情不定。

成文乐还坐在原来的信置,耷拉着脑袋,一副认打认罚的样子。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真说起来倒也怪不得成文乐,毕竟在没有见到实物之前,就连李勣都想不到家禽的羽毛可以用来做衣服御寒。

而且成文乐在搞清楚一切之后也在第一时间通知北伐大军了,并不存在帮意陷害的想法。

李勣郁闷的坐回自己的位置,暗道这次少不得又要被某个小王八蛋敲竹杠了。

正想着如何说服大牢里那小子出来,帐篷的帘子一掀,有亲卫进来道:“报,大将军,前军先锋副将求见。”

李勣心中一动:“让他进来。”

前军先锋副将自然是纥干承基无疑,他在成为李承乾的护卫头子之前也是一员战场上的骁将,虽然跟李勣没法比,但也与苏定方相差不远。

跟着传令兵走进大帐之后,见到成文乐也在,纥干承基颇有些意外,略一点头,便朝向李勣道:“职下纥干承基见过英公。”

“起来吧。”李勣此时已经没了刚刚郁闷的表情,笑吟吟说道:“承基啊,许久没有带兵出来了吧,怎么样,还习惯否?”

“谢英公关心,职下还算习惯。”纥干承基客气了一句,便又闭口不言。

成文乐也是心思灵巧之人,当下反应过来应该是自己有些碍事了,于是起身道:“英公,文乐告退,先前所请,还望英公多加考虑。”

李勣也看出纥干承基似是有话要说,便也没有拦着成文乐,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待其离开,方才继续说道:“怎么,承基可是来为李德謇那小子求情来的?”

“呃……”纥干承基一滞,这话让他怎么说呢,凭心而论,他这次来找李勣还真不是为了李昊的事情来的,吱唔片刻,把心一横:“先锋官的事情,相信英公自有论断,职下不敢置喙。”

这特么就尴尬了,李勣原本以为纥干承基是来替李昊求情的,正琢磨着借他太子护卫头领的身份就坡下驴,把那小混蛋放了。

结果倒好,这货不是来求情的。

李勣这个气啊,不求情你来找我干啥啊,难道也是来告状的?

亏你还跟那臭小子在一起混了这么长时间,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想着,李勣随口问道:“那你来找本公做什么?”

纥干承基并不知道李勣想的是什么,此时他正为自己营中容然多出来的几十个人苦恼万分,当下说道:“回英公,就在不久之前突厥颉利可汗的心腹康苏密前来投降,并带来了前隋皇后萧氏。”

“什么?!”李勣猛的站了起来。

萧氏,那可是前隋的皇后,身份非同小可。

康苏密,颉利心腹大将,必然对突厥内部了解颇深,主动来投必然不会隐瞒突厥内部的情况。

这两人不管是谁,对于这次讨伐颉利都是至关重要的人物。

当下,李勣再也顾不上李昊的存在,正色道:“纥干承基,立刻命你部人马加强警戒,务秘保护好康苏密一行,若有半分差池,提头来见。”

纥干承基丝毫不意外李勣的反应,点头道:“英公,职下已经命人在营中加强了警戒,同时将前隋皇后萧氏与那康苏密分别保护。只是……职下还是有些不放心,想那颉利若是知道手下心腹重臣投敌,必派大军前来劫杀,我们这里区区三、五千人马,就算实力再强,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啊。”

李勣来回踱了几步,认真考虑了纥干承基的意见,良久才道:“这样吧,你先命十余人护着前隋皇后萧氏进入云州城,找一处地方安身。另外,再派人秘密押送康苏密与大总管汇合,顺便把这里发生的事情跟大总管汇报一下。”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概念被李勣发挥到了极致,康苏密对于北伐的重要性不言可预,不管他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只要把他送去中军,就算他有滔天的本事也翻不起多大浪花来。

至于前隋皇后萧氏,有了康苏密在外面吸引火力,这位空有尊贵身份的妇人安全倒也能够得到保障,远比与康苏密在一起安全的多。

纥干承基哪想过李勣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考虑了如此多的问题,对于他来说,只想把这两块烫手的山芋尽快交出去。

“职下这就去办。”

答应一声,纥干承基转身便走,刚到帐篷门口身后传来李勣的声音:“顺便把李德謇放出来的吧,让他带人负责前隋皇后的安全。”

“诺!”纥干承基半点都不意外李昊会这么快被放出来。

事实上,在李昊被带走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个官二代指定屁事都不会有,前军大营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北伐军在云州刺使面前演的一场现罢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如今,戏演完了,正好可以借着前隋皇后的事情把那个官二代给放出来。

明明是同样的一件事,却在不同的人眼中,变成好几种味道,李勣如果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估计会气的喷出一口老血。

……

云州大牢里最干净的一间牢房里面,李昊仰面躺在一堆新铺的稻草上面,嘴里叼着草杆,哼着谁也听不明白的调子,翘起的二郎腿时不时晃上一晃。

『……再也不能这样活,再也不能那样过,生活就得前思后想,想好了你再做……』

不知道是运道不济还是年景不好,李昊发现自己这一年似乎命犯大牢。

先是在长安被李二丢到大理寺关了七、八天,好不容易出来了,带兵来到云州,又被李勣送进了云州大牢。

这尼玛日子过的,好像是个人就能踩自己两脚,合着老子好说话是吧?

人活着就要不断总结,不断改变,若是一成不变,只能被时代所淘汰。

‘哗啦哗啦’,木门上的锁链被人扯动,纥干承基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大牢门口。

“德謇,走吧,咱们有任务了。”

“不去,老子现在是罪犯,任务就是坐牢。”翻个身,把脸对着墙壁,李昊对着外面吼道。

纥干承基:“……”

这戏演的,跟真的一样。

“德謇,我的小祖宗,咱别闹了成么,真出大事儿了。”纥干承基走进牢门,推了推李昊。

本以为李昊能顺势起来,结果没想到,这货死命一抖肩膀:“不去,别跟老子提什么大事,天塌下来有高个儿顶着,老子身子骨弱,胆子也小,禁不起折腾。”

“哎……,你这……”纥干承基突然发现李昊似乎并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生气了。

这尼玛叫什么事儿,一边是左领军卫大将军英国公李勣,一边是兵部尚书卫国公李靖的独子,自己夹在中间……。

阎王打架,小鬼遭殃。

就在纥干承基一脸为难,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背对着他的李昊说话了:“老纥,咱们一场同僚,我也不想为难你,不管谁让你来的你都可以回去告诉他,爱谁谁,这趟差老子不干了。”

不干了?!听着纥干承基的回禀,李勣觉得脑瓜子一抽一抽的疼。

但凡换个人,敢这么说,李勣一定让这人知道知道什么叫军令如山。

可李昊不行啊,这家伙的背景足够深不说,关键在这件事情上还不缺理。

作为先锋官,带着队部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就不说了,来到云州又费劲吧啦的解决了士卒御寒的大问题。

虽然说中间过程有些莽撞,但人家买东西又不是不给钱,自己听信了某些人的一面之辞,匆匆赶来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把这个没事都能折腾出三分事情的家伙给抓了,被讹上除了自认倒霉之外,倒也没什么好办法。

认命的李勣尽管恨的牙根痒痒,最后还是忍了下来,对着外面吼了声:“来人,去云州城定一桌最好的膳食,送去云州大牢。那个谁,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回前军去,把康苏密的事情安排好。”

纥干承基巴不得赶紧走,闻言立刻退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李勣的营地中。

李勣则是在纥干承基离开之后,带了十来个亲卫直奔云州大牢。

才刚一进去,就听到一个声音在吼:“滚,都给老子滚出去,那个谁,马上把牢门给老子锁上,再磨叽信不信老子回头杀你全家。”

“小公爷,您……您老就放过小的吧,小的也是上命难违。”

“滚犊子,上命难违,老子的命就好违了是吧,看不起老子!”

一听里面的声音,李勣就知道是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子在卖乖,有心转身就走,又跟这小子耗不起,于是只能努力做两个深呼吸,撑起一个笑脸,干咳着走进去:“德謇贤侄,何必跟一个狱卒置气,来来来,看叔父给你带什么来了。”

“哎呦,这不是李叔么?”李昊一副痞相的盘腿坐在干草堆上,先是看了看李勣,最后目光落在几个亲卫提着的食盒上面:“怎么,亲自来给小侄送断头饭来了?”

李勣差点没被噎的背过气去,干笑着打了个哈哈:“贤侄这是说的哪里话来,叔知道早些时候冤枉了你,这事儿是叔的不是,你别放在心上,别生叔的气。”

牢房里几个狱卒见风头不对,不敢多听,一个个麻溜跑了个干净,甚至就连李勣的亲卫也都悄悄退了出去,整间大牢只剩下了李勣与李昊两人。

可李昊是什么人,仗着老头子就离云州不远,哪里肯向李勣低头,当下把嘴一撇:“我哪儿敢生您的气啊,您是叔,您说什么都对!“

李勣如何听不出李昊话里的讽刺,可为了不让事态继续扩大,只能硬着头皮道:“既然贤侄不生气,那咱先出来成不成?”

“那可不成!不瞒李叔您说,我觉着这地儿不错,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每天还有人按时送饭,狱卒们说话还好听,我超喜欢这里。”

我尼玛……,李勣气的杀人的心都有了:“德謇,你别让叔难做成么?再过几天你爹就过来了,若是被他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让他怎么办。”

“该怎么办怎么办呗,十七律五十四斩对号入座,该砍头砍头,该流放流放,我不在乎。”

人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是退让,别人就以为你好欺负。

今天你退一步,他就进能进两步,明天你再退两步,他就能进三步。

李昊正是受够了这些,所以半点面子也没给李勣留。

反正自从当初刚刚穿越到现在,李勣就对自己没啥好态度,说骂就骂,说踹就踹,自己一忍再忍,换来的却是对方的变本加厉。

这次更是情由都不问,来了便将自己押入大牢。

就这还叔?仇人也不至于这样吧。

李勣见他执意不出来,也知道这小子是真被自己惹毛了,当下叹了口气:“德謇呐,叔知道这次没问缘由就把你押起来的确不对,你怪叔,叔能理解。这样吧,你暂时先在这里休息几天,等你爹来了,叔当着你爹的面给你道歉。”

李昊精的跟鬼似的,哪能听不出来李勣话你隐约的威胁之意。

以老头子的性格,如果李勣当着他的面给自己道歉,老头子就算明知自己受了委屈,估计也不会帮自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