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二章 郁闷的尉迟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11
A+ A- 关灯 听书

当然,如果铁柱只是高些、壮些,这并不能让阿史那社尔感到震惊。

关键是这货挤出人群时拖在身后的那柄巨大的……战刀。

Emm……如果八尺长短,两尺宽窄的铁板也可以称之为战刀的话,他的确是拖了一柄战刀。

铁柱的出现让原本就已经心慌意乱的突厥士兵眼角狂抽,只见这憨憨来到队伍的最前方二话不说,直接把手里门板巨剑抡圆就往人多的地方冲。

只此一下,突厥人就炸了,那大刀少说也有四、五百斤之重,抡起来之后不管是人还是战马,碰着就死,擦着就亡,一时间铁柱方圆两丈之内人马皆碎,血流成河。

这可比刚刚的席君买狠多了,死在席君买手里至少还能一下了帐,虽然也可以说是死无全尸,但至少在感觉到疼的时候人就已经死了。

可铁柱这憨货砍杀起来却不管那么多,不管是人是马,遇到了就往中段上砍,凡是被他砍中的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腰斩。

满地都是拖着肠子惨叫挣扎的伤员,活又活不成,死又死不了,老鸡霸吓人了。

望着铁柱造成的战果,六率的黑甲骑兵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着往前冲,疯了一样不断往火枪里装药,然再击发,进攻的效率一下提高了不止三成。

另一边的苏烈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尽管他以前就知道这个一直跟在李昊身后的壮汉有些本事,可怎么也没想到,这货发起狠来竟然如此彪悍。

原本之前在席君买被人缠住的时候他还有些担心李昊那边的进度,现在一看,真正需要担心的应该是自己才对,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从哪里搜罗来如许多奇人的。

这边的喊杀声很快再次吸引了阿史那社尔的注意力,原本就对颉利失望异常的社尔眼看着自己的手下被那黑大汉杀鸡似的杀死,大意之下被席君买一枪挑飞手中战斧,还没等回过神,银枪的枪尖已经点在喉尖。

“你败了。”

“是的,我败了。”社尔惨然一笑,束手待毙。

下一刻,席君买长枪微微一撤,横扫而出,直接将阿史那社尔扫落马下,回声高喝:“孩儿们,绑了。”

“诺!”驻足观战的亲卫立刻有两人下马上前,抽出绳子将阿史那社尔绑了个结实,再找来一匹空马,将其丢了上去。

整个过程心灰若死的社尔像是认命了一般,完没有有反抗。

见手下搞定了一切,席君买冷冷瞥了一眼因为主将被擒投鼠忌器的突厥士兵,淡淡丢下一句:“愿降着跟上。”言罢,直接追着前面的李昊而去。

尉迟敬德的速度不可畏不快,不惜马力的情况下,他距离李昊等人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五十里左右。

所以在他赶到李昊等人与大度设相遇的地方时,地上的血还没有干透,望着满地残尸,这位沙场老将在草草打量了战场之后不由暗暗咋舌。

“这帮小兔崽子,这是杀红眼了啊。”

“大将军,我们要不要继续追?”

“不追干什么,留下收尸么?”见战场上并没有多少自己人的尸体,尉迟敬德语气轻松不少:“派一团人留下接应后军,其余人继续前进。”

“诺!”

一团三百人就这样被留了下来,他们的任务是搜索战场,寻找被遗漏的自己人伤员或者尸体,等到后面李靖的大军过来汇合之后,为其引路。

当然,引路什么的只是次要任务,先锋军一路追杀,地上突厥人抛尸无数,只要跟着那些尸体就不用担心迷失方向。

尉迟敬德带兵继续前行,根据雪地上残留下来的痕迹可以看出来,己方的先锋军在那一战之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竟直追着突厥人而去。

身后副将看着看着脸色变的古怪起来,催马赶上尉迟敬德:“大将军,再往前不远应该是突厥人的大营了吧?”

“嗯。”尉迟敬德面色凝重点点头:“按照我们的行军速度,前面大概五到六十里便是突厥大营。”

“那我们要不要……。”副将顿了顿,没有把话说明白。

可尉迟敬德如何能不明白他的意思,这家伙显然是担心突厥人的反击,毕竟自己人经过数百里的奔袭,马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万一这个时候突厥人发起反击,后果不堪设想。

但老尉迟却有着自己的想法,淡淡看了副将一眼:“不必休息,继续加快速度。”

“大将军……。”

不等副将说完,尉迟敬德沉声对他喝道:“穆黎!”

见尉迟敬德不高兴了,副将连忙把头一低,不敢再言:“诺,大将军。”

过得片刻,全军速度再次有所提高,尉迟敬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对副将穆黎说道:“你能想到的先锋军未必想不到,可是他们却依旧追下去了,打的什么主意你不会想不到吧?”

“他们是要一鼓作气去袭击突厥大营?追在那些败兵的后面直接发起攻击?”在尉迟敬德的提醒下,副将穆黎终于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

此处距离突厥大营不足百里,那些败军若是逃回去,突厥大营必然有所反应,要么是全军戒备,要么是派出大军反击。

根据颉利的性格,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这样的情况下,停是不可能停的,先锋军若是停下结果只能是等着被突厥骑兵追在屁股后面跑,以他们六千人的兵力来看,结果只怕比尸横遍野好不了多少。

想通了先锋军面临的情况,再由己及人,穆黎立刻明白了为什么老大不停下的原因。

同时他也意识到,既然先锋军已经冲上去了,其结果应该只有两个,一是袭营成功,杀的突厥大败,二是惨败而回。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可现在自己一方一路上走的却是顺风顺水,前面没有半个败兵逃回来,也就是说那六千人很有可能已经……。

想通了一切,穆黎咬牙切齿的骂了句:“该死,这特么就是一帮亡命徒。”

尉迟敬德听的哈哈大笑:“哈哈哈……说的不错,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确是亡命徒的做法。”

穆黎无奈苦笑,想说些什么,目光却突然一滞。

只见前面不远处,数骑如飞而至,待距离近了,为首之人高呼道:“报,大将军,前方遇敌,人数数千。”

怕什么来什么,正担心先锋军袭营失利导致大败,就遇到了突厥数千骑兵,其中含义不问可知。

尉迟敬德笑容倏敛,来不及细问,远方地平线已经出现一条黑线。

是突厥骑兵。

穆黎此时已经顾不得再去想先锋军的情况了,回身高呼:“全军,列阵备战。”

精锐的大唐骑兵没有一丝慌乱,备战命令一出,前军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后面的骑兵则开始加速,不消片刻原本的纵队变成横队,雪亮的横刀在雪地中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大战在即,没有任何人发出一丝声音,有的只是眼中那份坚定与执着。

只是……猛跑了一阵之后穆黎隐隐觉察到一丝不对劲,这尼玛怎么跑了半天了,前面那条黑线还在那里呢。

双方可都是骑兵啊,按照正常情况,这么长时间连对面的汗毛孔都能看清楚了。

还没等他想明白,就听到身边主帅尉迟敬德嗷唠一嗓子:“突厥人在逃跑,全军突进!”

握了个大艹,怪不得天边那条黑线一直不远不近挂在那里,原来是突厥人见势不对调头跑了,

双方速度都差不多,故而才会出现怎么跑都无法接近的情况。

感觉到智商再一次被侮辱,穆黎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狠狠一鞭子抽在马背上:“全军突进,随吾杀敌!杀!”

“大唐,万胜!万胜!!”

一万大唐铁骑早在之前经过那一片血迹未干的战场时已经被激的热血沸腾,此时向了将令,立刻暴发出极大的热情,战马奔行的速度陡然提升。

数万只铁蹄翻飞,踏的地上积雪飞扬,杀气冲霄汉。

大度设只觉得自己倒霉透了,跟随颉利逃走之后,好不容易费了一番力气将五千左右的旧部招集到了身边,又借着断后的名义带着人离开了老头子的身边。

之前的战斗他算是看明白了,那两伙大唐的亡命徒的目标根本不是自己,跟在老头子身边纯粹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果然,在脱离了老头子之后,再也没有人来追杀他,那直引方向,追命似的响箭也再也没有响起过。

长出一口气的大度设顾不得休息,本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一原则,他带人顺着李昊等人来时的方向冲出大营,打算借着地上马蹄印的掩护走上一段,借此隐藏起自己的踪迹。

可惜的是,天不遂人愿,他万万没想到,另外一支大唐骑兵竟然来的如此之快,离开大营没多久便与对方走了个碰头。

情急之下大度设只能再次调头,向着大营的方向而去。

希望那里还有没被杀散的残军,能够替自己挡一挡身后的杀神。

“快,再快一些,不要惜马了,加快速度,一定不能让唐军追上来。”身后的喊杀声越来越近,大度设连回头都不敢,吆喝一声抽出腰间短匕首,狠狠在爱马的臀部划了一刀。

坐下战马疼的发出一声嘶鸣,陡然加快了速度,将身后的队伍甩开一大截。

大度设在亲眼见识了火枪的威力之后,又在席君买、铁柱两大杀神的追杀下逃了十余里,那恶梦般的一幕让他一闭上眼睛,就有种利刃加身的感觉。

不得不说,他是真的被吓坏了,以至于连最基本的判断力都失去了。

其实以刚刚的那种情况,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向着对面的骑兵冲过去,五千对一万,怎么也不至于全军覆没,只要冲过去了,尉迟敬德在大营与数千残兵之间必然不会选择追他。

奈何之前与李昊的那一战给大度设留下了极深的印像,一万五千骑兵对阵三千步军,连敌人的身边都没摸到不说,还损失了数千人马。

如今再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你让大度设如何敢继续再冲,一万五对三千都没冲过去,更别说五千对一万了。

所以,大度设调头跑了,身后那些突厥骑兵见主将都跑了,自然也就心无战意跟着跑。

再等到他火急火燎的脱离本阵,后面那些骑兵更加没了主心骨,连十个呼息都不用,迅速散掉了一小半。

今天这一仗可以说是尉迟敬德打的最莫名其妙的一仗,摆在面前的敌人多到数不清,可他却硬是连个目标的都找不到。

整个突厥大营全都乱了,到处都是逃跑的骑兵,人数多的数千,少的几百,弄的他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追吧,小几千人不值得一追,不追吧,突厥大营都炸了,颉利也跑的没有影子了,难道自己这一万人就留在这里守着一处空营?

不过好在颉利跑的十分仓促,大营中留下了大量的牲畜,清点之下发现,光战马就不下三万,牛以五万左右,羊不计其数,粗略估计在十万往上。

跟在尉迟敬德身边的穆黎听到下手汇报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发了!真特么发了!

一匹良马放在大唐价值不下二十贯,三万就是六十万贯。

牛一头价值在十贯左右,十万头牛那就是五十万贯。

再加上不计其数的羊,哦对,羊不怎么值钱,可你架不住数量多啊,一只几百文,十万只加在一起还好几万贯呢。

算清了帐目之后,穆黎脸上就剩下傻笑了:“呵呵,发财了,大将军,咱们发财了。”

“没出息。”看着属下那张傻笑的脸,尉迟敬德就一脸的不痛快,忍不住骂道:“发财跟你有什么关系,突厥大营是先锋破的,缴获算起来也是人家的,老夫还拉不下脸来跟几个后生小子抢战利品。”

穆黎挠挠头:“大将军,话不能这么说,好歹咱们也是一起的,李小公爷和苏将军打前锋,那咱们就是中军,没咱们,他们敢像亡命徒似的往前冲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