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五章 长安百态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18
A+ A- 关灯 听书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众人不靠谱的吐槽,以李二的性格,若真有私生子,大不了直接认下也就是了,谁又敢说什么。

长孙无忌站在客观的立场上劝道:“陛下,战场之上,情况瞬息万变,很多时候便是人就在身边也很难照顾得到,更何况卫公、鄂公当时身在数百里之外,根本来不及驰援。”

李二发过无名火,也知道舅兄的是实话,长叹一声:“罢了,此事是朕过于急躁了!可德謇毕竟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要承担原本不应该他承担的重担,朕心甚愧啊。”

皇帝陛下这话是啥意思?没参与北伐的老家伙们只觉得无比腻味。

什么孩子,什么不该承担的重担,这说的是谁?

长孙无忌哭笑不得岔开话题,对那信使说道:“可有前方战报送来。”

“呃,有!”信使从懵逼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份厚厚的战报,递了上去。

长孙无忌探手接过,验了上面的火漆,随手交给从上面走下来的林喜,再由林喜重新回到李二身边,打开之后放到他的案头。

李二随手翻了翻,待看到李昊昏迷的原因后,面色变的古怪起来,良久方才呵了一声:“呵,原来是这样,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性情中人。”

李二在短短一刻钟内态度数次转变,看的殿上众老货心惊胆颤,差点以为皇帝陛下得了精分之症,只等到战报再次传下来,弄清了前后因果才集体长出一口气。

敢情那小子是自己作的,不是真的在战场上受了伤,之前只是信使不明内情的猜测罢了。

陈叔达眼珠一转,再次第一时间出来表态:“陛下,既然太子侍读不适合战场情势,依老臣来看不如先将他调回长安,一来方便调养,二来也能让太子侍读沐浴皇恩。”

“嗯,此言大善。”几个平时与陈叔达交好的老货同时附和。

唯独魏征、长孙无忌等有数几人若有所思,嘴角带出一丝嘲讽。

大家都是明白人,什么方便调养,沐浴皇恩,这些不过都是借口罢了,中心思想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得不到的,其它人也别想得到。

李德謇才多大啊,十六、七,官职都混到从三品了,要爵位有爵位,要帝宠有帝宠,反观其它长安子弟,好一些的能混个荫补的小爵位,差一些的直接就是一个闲散的七品小官。

两年多以前大家还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甚至李昊在年轻一代中还排在末尾,可现在……自家娃连人家背影都看不到了。

嫉不嫉妒!羡不羡慕!

只可惜,陈老头儿的聪明用错了地方,此时李昊大势已成,便是调回长安也不是他家那崽儿能比得上的,这也是魏征等人嘲讽他们的原因。

魏征等人都明白的事情,李二自然不会不明白。

但李二会在乎么?显然不会。

作为华夏大的上最大的包租公,大唐帝国的皇帝陛下,这片大陆上最有权势的人,想要给人升官还不简单?

那小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哦对,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

与皇宫中众人心情大起大落相比,长安城中的百姓则幸福的多。

红翎信使飞马入城,将漠北大捷的消息喊的满世界都是,懵懂的百姓在第一时间沸腾了,许多人第一时间买来爆竹,在自家门前噼里啪啦放了起来。

更多的百姓欢呼着奔走相告,将大捷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向整遍整个长安。

大唐所有人都记得两年半以前渭水边的那份耻辱,如今,颉利为当初的狂妄付出了应有的代价,长安百姓可以在祭祖的时候告慰祖先,当年的仇,报了。

任城王府后宅,雪雁郡主正在对着绣谱练习着,但走线的位置却大多都偏离了原先的位置。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自从北伐大军离开长安的那天开始,美丽的郡主便时常会陷入走神的状态,这次也不例外。

也不知道那个木头现在在什么地方,应该快要打仗了吧。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哎呀!”走神的代价便是纤纤素手再次被针刺破,十指连心的疼痛让李雪雁回过神来。

真是的,那家伙也真是个木头,竟然连封信都不知道送回来,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有多担心么。

将冒出丝丝血迹的手指放进檀口轻轻吮吸着,李雪雁的目光中满是幽怨。

噔噔噔……,

一连串凌乱的脚步声传来,被派出去购买胭脂的梅香风一样撞进房间,叽叽喳喳叫道:“郡主,郡主,漠北大捷,咱们赢啦,赢啦。”

这么快?李雪雁一愣,立刻问道:“消息可属实?”

梅香眨眨眼睛:“应该属实吧,我听说红翎信使都进皇宫了。”

听说红翎信使已经进宫,李雪雁再不怀疑消息的真实性,毕竟没人敢在这种事情上跟皇帝陛下开玩笑。

沉默片刻,李雪雁忐忑问道:“那……有没有他的消息?”

梅香脑中不由自主闪过一副年轻的面孔,但她清楚,那人不是她能惦记的,有些失落的轻轻摇头:“外面还没有具体的消息,眼下只知道是大捷。不过,郡主如果真想知道世子的消息,婢子觉得可以去卫国公府打听一下。”

是了,消息是从漠北传回来的,以卫公的成熟稳重,没理由不夹带私货。

那也就是说,眼下除了皇宫,卫国公府应该是最了解这次大捷消息的地方。

李雪雁眼前一亮,将手里还未绣完的鸳鸯放在一边,起身道:“准备一下,我们去卫国公府拜访卫国夫人。”

……

卫国公府,随着长年跟随李靖的亲卫风尘仆仆的反回家中之后,整座府邸气氛陡然变的肃杀起来。

花厅中,红拂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坐在主位,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再说一次,吾儿到底怎么了!”

别人或许不知道自家这位夫人是什么样的角色,但亲卫长年跟随李靖,曾数次亲眼见识过家主夫人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的狠辣,此时见夫人发怒,吓的头都不敢抬,小心回道:“夫人,少爷因为先锋军战损过大,忧思成疾,重伤昏迷。”

“李靖呢,他在干什么,他这个爹是怎么当的!”

亲卫嘴角抽了抽,有心替李靖辩解几句,可终是没敢开口。

其实红拂又何尝不知道事情发生的时候丈夫与儿子相隔不下数百里,就算有神仙之能也是鞭长莫及。

更何况李昊的事情纯粹就是他自己想不开,就算李靖跟在他身边,也没啥大用。

可明白归明白,能不能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就像星期天的早上,父亲带着熊孩子屁颠屁颠去游乐园玩,结果回来的时候父亲说熊孩子看大老虎的时候被吓到了一样。

当母亲的心疼熊孩子,在没有弄死老虎的条件下,只能迁怒带着熊孩子去玩的父亲,至于那当爹的冤不冤……,谁会在乎。

李雪雁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卫国公府的,乘兴而来的郡主在听到李昊昏迷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身体摇摇欲坠,若不是红拂眼急手快,一把将她扶住,只怕当场就会跌倒。

望着怀中泫然欲泣,惶惶不安的人儿,原本怒火中烧的红拂没来由心中一软:“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来人,备车入宫。”

“诺!”

家主、少家主都不在家,自然没人劝得了几乎要暴走的红拂,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宽大的马车驶出卫国公府,直奔太极宫而去。

红拂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找皇后,不管是用什么办法,也要把自己儿子从战场上调回长安,哪怕因此得罪了李二也在所不惜。

至于功名利禄,这些东西哪有儿子的安全重要。

雪雁郡主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她从来就没在乎过李昊是否能够位极人臣,那些在其他女子看来无比荣耀的东西她根本不在乎,只要那个呆木头能够平安,就算是个普通人也很不错。

就这样,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两个女人一拍即合,入宫直奔丽政殿长孙皇后处哭诉去了。

……

就在红拂与李雪雁紧张到不行的时候,长安城的某几个家族正在弹冠相庆,共同庆祝长安第一祸害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昏迷不醒好啊,最好能永远不醒,没了这个日常给人添堵的家伙,大家今后就可以省心了。

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此乃人生百态,是非对错,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出发点不同,自然对善恶的标准也就不同。

李昊不是铜钱,做不到人人喜欢,被人嫉妒也在情理之中。

而且不仅仅是他,就算历史上那些鼎鼎大名的人物,又有哪个不是褒贬不一。

莫得争议就莫的灵魂,莫的争议就莫的存在的必要,人活着其实也就那么回事,真要成了所有人口中的好人,估计李昊的小命也就快要活到头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