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一章 ‘不知道’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43
A+ A- 关灯 听书

玻璃、鱼胶、钢结构框架,三种在技术学院随处可见的物质构成了巨大的玻璃建筑,众人进入其中立刻让人感受到了夏日般的温暖。

袁天罡滔滔不绝的介绍着玻璃大棚的在农业生产方面的优势,李二等人兴致盎然的听着,谁都没有发现李昊此时已经出溜到了人群的末尾。

这就是一帮彻头彻尾的疯子,老子当初怎么就瞎了眼,非要把这帮人弄到一起,现在好了,连生物病毒都敢研究了,这尼玛是腚眼子拔火罐,作死啊!

可恶的袁天罡,这货胆子到底有多大,莫不是脖子以下,衣服里面全都是胆?

若是早知道他正在与孙思邈鼓捣天花病毒,老子宁可死在漠北,也特么不回长安。

重活这一世可没有像后世那样在身体里面打过无数疫苗,随便得个流感都可能会丢掉小命,别说跟一帮敢没有任何防护就去研究天花的狂人在一起混……老子还没活够好不好。

“德謇,李德謇,给朕滚过来。”李二霸气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将正在犹豫要不要逃入深山老林避难的李昊叫回了魂。

“陛下,您叫我。”屁颠屁颠凑到前面,露出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笑容。

“躲在后面干什么,莫不是又在憋什么坏。”李二的手里捏着半根黄瓜,腮帮子高高鼓起,跟正在进食的仓鼠差不多。

放在平时,李昊怎么也要恶意的揣测yy一下,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有这份心思,摇摇头道:“臣想事情有些走神,陛下勿怪。”

这小子什么毛病,莫不是漠北一战留下的后遗症?

唉,到底还是个十几岁的毛孩子,朕对他的要求似乎有些高了。

伟大的皇帝陛下难得良心发现一回,拍拍李昊的肩膀道:“小子,朕知道漠北一战让你一直心存愧疚,不过打仗嘛,哪有不死人的,你是朕看好的栋梁之材,眼光要放的长远些,知道么。”

李昊懒得解释,弯腰躬身:“诺,臣谨记。”

“嗯。”响鼓不用重锤,李二点点头,岔开话题道:“刚刚袁道长向朕建议带头使用那个什么‘痘种’,你觉得此事可行否。”

这我哪儿知道!李昊眼睛瞪的跟铜铃似的。

老子对天花的了解仅仅限于在牛身上培养牛痘,然后给人接种,但接种多少合适,是否会感染其它病毒,这些都是未知数,敢哪给你做保证。

坦白讲,李昊很佩服那些敢于探索未知的先驱,比如尝百草的神农,再比如想要给曹操开颅的华佗,又比如把自己绑在四十七枝火箭上,打算尝试飞天的万户。

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一类人存在,就算再过一万四千年,华夏大地依旧会是一片蛮荒之地,根本不会有什么五千年辉煌灿烂的文明。

但佩服是一回事,自己去做又是另一回事,李昊必须承认,自己就是个小富即安的胆小鬼,力所能及没有任何危险的时候推动一下历史进程还可以,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建议李二去做先驱,然后在试验失败之后人头落地这种事情……。

看了一眼正满眼期待的袁天罡,李昊苦笑道:“臣觉得此事还应该慎重考虑,最好经过大量临床试验,掌握了详细数据之后陛下再进行接种比较好。而且……。”

袁天罡急了:“世子,生物院已经进行了十多多例试验,无一失败。”

李昊依旧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那又如何,陛下身系天下安危,岂能随便陪你们一起疯。”

“但是如果陛下不牵这个头,‘种痘’之法便无法在大唐推广。”

“推广什么,在科学研究讲究的是严谨,十例试验或许全部成功了,但你能保证下一例不出问题么?好,就算你每一次试验都成功了,我只问你一个问题,生物院能够自己培养‘痘种’么?如果自己无法培养,所谓的‘种痘’之术与屠龙之术又有什么区别。”

这倒不是李昊在给袁天罡泼冷水,作为一个先知,他相信整个大唐没人比他更了解‘种痘’。

比如眼下孙思邈正在研究的‘种痘’,这最多只能称得上‘生痘’,接种的成功率只有八成,随意让他们给人接种危险性还是很大的。

正因如此,他才一再给袁天罡泼冷水,希望他能够与孙思邈好好沟通,别不拿人命当命。

长孙皇后本就不想让李二冒险,此时见李昊亦如此说,笑着劝道:“陛下,要不还是再考虑考虑吧,便是真要‘种痘’,也不急在一时不是。”

李二目光深邃:“朕怎么能不急,每年我大唐死于天花的百姓不可计数,若能早一天根治,实为我大唐之福啊。”

李昊啧了一声,看向袁天罡道:“老袁,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种过了?”

袁天罡固执的点点头:“正是因为种过,所以才会向陛下推荐此术。”

看来不露点真本事是不行了,李昊深吸一口气:“老袁呐,既然你一心要研究天花,我的建议是你去找一批母牛,最好是生有疱疹的母牛,将其疱疹弄破给人接种,那个才是眼下最安全的‘种痘‘之法,现在的’种痘‘还是先停一停吧。”

“你……。”袁天罡目光一凝,迟疑道:“世子难道早就知道‘种痘‘?”

从某种角度来说,袁天罡提出来的就是一个悖论,因为李昊是在一千四百年后知道‘种痘‘的,怎么算都不可能‘早’,但如果说‘晚’吧,李昊的确比自认第一批了解‘种痘’的袁天罡清楚的多。

望着一齐向自己看来的众人,李昊有些牙疼,摊开手道:“‘种痘’之法是一个峨眉山的道士研究出来的,我凑巧与其遇到,就顺便了解了一下。”

“那,那你怎么不早说。”袁天罡苦笑问道。

李昊理直气壮:“你又没问我。”

好吧,你赢了。

鉴于之前谈到‘种痘’的时候李昊并未表示过多的惊讶,李二、长孙、袁天罡等人并未怀疑他的话,甚至袁老道已经开始考虑‘牛痘’的事情。

李二满是好奇,围着李昊转了两圈,若有所思道:“你这小子还真是个宝藏,朕很好奇,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么?”

李昊煞有其事的想了想:“嗯,陛下您如果这么问的话,臣觉得臣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

“无耻之尤。”极不要脸的回答让李二笑骂了一句,摆摆手将他赶到一边,自顾自与长孙结伴去玻璃大棚深处‘探险’去了。

待到四下无人,长孙皇后遣散四周护卫,皱眉道:“陛下,李德謇此子似乎不简单呢。”

“朕早就知道。”李二望着眼前一片翠绿,笑着说道:“但只要他没有二心,朕便容得下他。”

“嗯。”还不到三十的长孙皇后露出小女儿之态,靠在李二身上:“妾身就喜欢陛下胸有沟壑,豪情万丈的样子。”

“你啊……,唉。”李二无奈的摇摇头。

十余年的朝夕相处,若说最了解长孙皇后的人,莫过于他。

表面上看,刚刚长孙皇后那句话像是在提醒他李昊有问题,可实际上,这位皇后娘娘是在试探他的口风,若事有不皆,免不了会替那臭小子说和几句。

这便是长孙皇后,母仪天下,知恩图报,有她在,只要李昊一日不造反,她便能保他一日无忧。

长孙皇后丝毫没有被李二看穿心思的窘迫,十多年的老夫老妻了,彼此间甚至不需要说话,往往一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更不要说她刚刚表现的如此明显。

不过,这种事情点到就好,没有必要往深里说,见李二明白了自己的心思,长孙皇后岔开话题,环顾四周道:“妾身观这玻璃房子很不错,不如在宫里也建上一座,平日里妾身也好有个营生,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嗯,自己建一座也好,省得到了冬日那臭小子又拿几个桃子跑来朕这里打秋风。”李二怨念满满的牢骚引得长孙皇后掩口轻笑。

另一边,被丢在原地的李昊无聊的蹲在地上画着圆圈,身边程音音鬼子进村一样,疯狂扫荡着一切能够看得上眼的果蔬。

黄瓜,好东西,来一大筐;昆仑紫瓜,哦,就是茄子,也不错,再来一大筐;菠凌菜、韭菜,合起来弄一筐;桃子、苹果、葡萄……没完没了的摘。

李昊的耳边仿佛听到了鬼子进村的配乐,不得已出声道:“音音啊,差不多行了,你多少给我留点。”

“留什么,小气鬼,你以为这些都是我要的啊。”程音音一边指挥着玻璃大棚里的园丁摘果子,一边回头说道:“我这是摘的两份,回头还要给雪雁姐送去一些呢。”

得,这还有什么可说的,摘吧。

李昊无语摇头,把思绪转到了王玄策的事情上。

之前与宁怀远聊起当年事情的时候,从其口中听到了王元良的名字。

那个曾经在登州作威作福,如今已经被安排到幽州做刺使的家伙不知道过的怎么样,在幽州是不是又重操旧业,继续盘剥乡里。

认真讲,如果不是宁怀远旧事重提,李昊甚至早已经把他给忘了,如今想起来,不由让他感慨人的际遇还真是复杂。

不过,今时不比往日,李昊就算知道了当年的事情碍于勋贵之间的默契也不好针对他再次下手,否则会给别人留下睚眦必报,不留余地的印象,这样不好,很不好。

李家的未来是在大唐长盛不衰,而不是鹤立鸡群,众人皆醉我独醒,修理王元良固然可以痛快一时,但却把路给走窄了。

可恶的贵族潜规则,做人真他娘不痛快。

正想着,身边突然多出一个人来,抬头发现是程音音正在看自己。

“怎么了?”李昊问道。

程音音撇嘴道:“陛下和皇后娘娘已经回去了,袁道长也走了,你还打算在这里藏到什么时候?”

会不会说话,我这是藏么!李昊翻了个白眼:“那你怎么不走。”

“东西太多,带不走。”程音音理直气壮。

我……尼玛……,我看到了什么?

顺着程音音的目光望去,李昊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各种果蔬,再看生物院试验园……好家伙,跟蝗虫过境似的。

“你都干了什么,斩草除根吗?”

程音音瘪瘪嘴,显然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谁让这家伙回来之后不向自己报平安的,我这样做只是在提醒他,本姑娘很生气。

轻哼一声,程音音主动上前挽起李昊的胳膊:“你当初可是答应我大哥要照顾我的,总不会为了一点点的果蔬发脾气吧。”

平板一样的萝莉挂在胳膊上,李昊瞬间对穷凶极恶有了新的领悟,低头看了她一眼:“快放手吧,你这样我真替你将来发愁。”

“你愁什么啊。”

“愁你嫁不出去呗,看看你,跟面叹息之墙似的,怎么会有……”

呼,痛快,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小丫头片子,跟老子斗,不把你说自闭,老子以后改名叫李日天。

好气哦!程音音面色阴沉。

敢说本姑娘是‘叹息之墙’,不知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么。

再说,本姑娘只是还没有开始发育,再过几年,再过几年……。

好吧,很可能再过几年依旧是这个样子。

小萝莉觉得很受伤,盯了一眼还在滔滔不绝的李昊,对着他的小腿就是一脚。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嗷……”李昊嘴上还没痛快完呢,小腿上传来的剧痛让他直接跳起三尺多高,耳边传来小萝莉愤愤不平的声音:“你敢再说一句试试。”

好男不跟女斗,好人不跟狗斗。

到底是程处默的妹妹,让她小孩吃粑粑好了。

死命揉着几乎快要断掉的小腿,李昊对着正在一边看热闹的‘闲杂人等’吼道:“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去多叫几辆车过来。”

“轰……”李昊一发飙,围观群众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