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八章 棋高一招的李二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55
A+ A- 关灯 听书

逃离家门的李昊无处可去,灰溜溜夹着尾巴跑到了东市养心斋避难。

薛仁贵正坐在后宅厢房门口抱着心爱的方天画戟认真擦拭,那小表情,看着就跟抱了个小情人似的。

不理这个变态,打开正房来到书桌后面坐下,抽出一根炭笔,拿出一卷丝帛铺到桌上。

其实丝帛这东西用来写字效果并不怎么好,有些时候甚至还不如普通的宣纸,但架不住这东西逼·格高啊,故而从春秋时期到现在,一直是大户人家用来写字的首选之物。

若是有大户人家不备着这东西用来写字,那是会被人看不起的。

李昊倒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可考虑到老头子和老娘的面子,他只能勉为其难的从善如流,在养心斋存了大概……近百匹的丝帛备用。

嗯,这真的是为了老头子的脸面考虑,李昊本身还是很排斥这种腐败行为的。

窗口人影一闪,薛仁贵杵着方天画戟守在了门口,宽阔的后背挡住了半扇窗户。

无奈摇摇头,打开窗子,抬手将一个不大的小口袋丢给薛仁贵:“拿着,给你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薛仁贵已经大概熟悉了李昊的性子,嘿嘿一笑,毫不客气的当着他的面将小口袋打开,露出里面木质的牌牌:“这,这是……。”

“正六品昭武校尉,打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我大唐军伍中的一员。”拍拍惊疑不定的薛仁贵,李昊笑着说道:“薛校尉。”

握着手中略带余温的鱼符,薛仁贵的呼吸有些粗重。

正六品的昭武校尉虽然只是武散官,没有什么实权,也不能带兵,但对于家境贫寒的薛仁贵来说,却无异于一步登天,放在以前绝对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大唐尚武不假,重军功亦是真的。

可这都建立在你有背景,有人脉的情况之下。

没人举荐,没有后台,自己冒冒然去当兵,先不说人家收不收,就是真的收了,从一个大头兵熬到校尉需要多久?

虽然大唐与现代隔着一千四百年,可在军队编制上,共实相差并不多。

士兵就不说了,都一样;士兵之上是火长,相当于现代的班长;火长之上是队正,相当于排长;队正之上是旅帅,相当于连长;队正之上才是校尉,相当于营长。

从一个士兵努力做到营长有多难?没有十年八年你能熬上去?

放在现代可能十年八年没啥,大龄青年多了去了,二十好几,三十啷当岁没结婚的比比皆是。

可是在大唐呢?等老薛熬出头,小情人的儿子都快要找对像结婚了。

望着激动到浑身发抖的薛仁贵,李昊笑了,对着外面努努嘴:“去报喜吧,让你家那口子也高兴高兴,顺便也让你那势利眼的老丈人放心。”

紧握着鱼符的薛仁贵老脸瞬间就红了,急着想要解释:“公子,我跟雪彤其实……。”

“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亲手改变了老薛的人生轨迹,李昊的心情很不错,拿他打趣了一句,随后面色一正道:“另外,你现在可不是白身了,以后要叫我都督或者将军。”:

“诺,将军。”见李昊如此说了,薛仁贵重重一点头,抱着新鲜到手的鱼符屁颠屁颠的找小情人报喜去了,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就算他能翻出坊门,躲过巡街武候,万雪彤很可能也已经睡了。

不过管它呢,富贵不还乡便如锦衣夜行。

至于李昊这边,老薛的想法很简单,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只要不让老子去造返,了不起这条命就交给自己这位新东家好了。

目送薛仁贵离开,李昊再次回到桌前坐下。

六品散官对目前的他来说不算什么,打着李承乾的旗号,直接去吏部随随便便就能要来三五个,薛仁贵、王玄策二人的身份,更是早早就被他敲定了下来,只是那代表身份的鱼符一直没给他们罢了。

重新坐定,笨手笨脚的铁憨憨送上一壶刚刚泡好的浓茶,然后跑去一边坐着打盹去了。

提起炭笔,李昊首先在丝帛上写上了西域二字,接着便是一连串丝绸之路上必须经过的几个国家的名字,最后写下的是吐谷浑。

此去西域,阵容可以称得上华丽,但任务却也不轻。

仔细分析李二的目的,李昊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震慑西域,这倒是与他跟李承乾之前商量的结果不谋而合。

只不过他与李承乾想的只是吓唬一下吐谷浑,顺便警告一下西域各国;而李二则要直接的多,杀鸡儆猴,用吐谷浑国主伏允的人头来威胁整个西域。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直接,就是这么粗暴。

目的明确了,接下来就是过程,将写下七八个小国连到一起,李昊又画出一个硕大的箭头,由西向东直指吐谷浑。

曾经段志玄征讨吐谷浑的时候,便是因为不适应当地的气候,以至于追击伏允追到青海湖的时候不得不停下脚步,使其逃过一劫。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不想重蹈覆辙的李昊决定一劳永逸,断掉伏允的后路,让其无处逃窜。

画好这些之后,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靠谱,李昊又把目光停留在了吐蕃的位置上。

眼下吐蕃与大唐正处于密月期,这么好的盟友没理由不好好利用。

想着,又在丝帛上写下吐蕃二字,顺便画上一个由南向北的箭头。

目的明确,过程明确,接下来便是如何促使西域各国与吐蕃答应共同出兵。

红口白牙肯定是不行的,毕竟谁都不是傻子,没有好处的事情没人会干,就算是迫于武力威胁,这些小国答应出兵,也很有可能出工不出力。

到时候伏允跑了事小,自己丢人事大。

长出一口气,李昊推桌而起,站到窗口看向窗外的夜空,喃喃自语道:“我还是个孩子啊,为什么要承受这份生命不该承受的痛,唉……。”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溜走,次日一早,李昊被一阵阵诡异的笑声惊醒。

睁眼一看,守在角落里的铁柱变成了薛仁贵。

这货还是穿着昨天的那身衣服,坐在角落里抱着昨天才拿到手的鱼符一边发呆一边笑着,那模样说不出的诡异。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痛苦的闭上眼睛,以手抚额恨恨道:“薛礼薛仁贵,你再笑的这么猥琐,信不信老子马上把你那个鱼符收回来,让你回家继续打猎。”

“少……将军,你醒啦!”薛仁贵被李昊的声音惊动,连忙将鱼符贴身收好,起身道:“我去打热水。”

“算了,你还是消停一会儿吧,天还没大亮呢,我要再睡几个时辰。”李昊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昨天晚上他可是一直肝到天快亮才睡下,这会儿太阳还没出来呢,必须再睡一阵才行。

薛仁贵望着外面阴沉的天空咧了咧嘴,无奈道:“将军,这都快过午了,再睡几个时辰怕是天都黑了。而且……老公爷来了,已经在前面等您快一个时辰了。”

“啥?那你怎么不早说。”李昊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

他可没忘自己眼下还是‘待罪之身’,老头子是万万惹不得的,把他老人家晾在前面自己在后面睡大觉,若是一直睡着不知道也就算了,醒了再继续睡那绝对是要被打断腿的节奏。

“老公爷不让说。”对李靖,薛仁贵的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恭敬,哪怕此时他口中的老公爷听不到,那也是客气的要命。

对于他来说,李靖绝对是偶像级的人物,能见上一面便足慰平生,更不要说此时偶像就在前面,等下还能近距离接触。

李昊暗自翻了个白眼,对薛仁贵这种追星族显然不怎么感冒,撇撇嘴说道:“仁贵啊,你就不能长点志气么,老头子能做到的事情你将来未必就做不到。这人啊,眼睛要向前看,前人的功绩不是摆在那里让你羡慕的,如果你没有超越前人的欲望,不能超越前人,这个社会又如何能够进步。”

“这……”薛仁贵眨眨眼睛,有点上头:“我,我可以么?”

“当然,永远不要看轻自己,不努力拼博一下,你怎么会知道有些人是自己永远无法超越的。”

人的快乐果然是建立在别人痛苦的基础上的,一碗毒鸡汤给薛仁贵灌下去,李昊整个人舒服了许多,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开后宅,走向前厅。

至于呆立在原地的薛仁贵……,管他呢,谁让他笑的那么猥琐,还把老子给笑醒了,活该。

来到前面二楼,李昊发现老头子正负手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桌上的茶已经冷了,显然是老头子心里有事,没心情喝。

“爹,您来啦。”听到脚步声的李靖回过头,李昊连忙撑起笑脸打招呼。

李靖沉着脸:“过来,坐下。”

“哎。”试着向前走了两步,见老头子没有揍人的意思,李昊这才欠着半个屁股坐到椅子上,摆出随时都能逃走的姿势。

李靖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直接坐到对面的椅子上,声音平静的道:“你弄这么个补习班有什么特殊意义?”

李昊干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没啥特别意义,就是觉得想过过当先生的瘾。”

李靖没好气的说道:“当先生,你能教什么,教别人跟你一起学怎么造假?”

李昊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反驳道:“爹,您这话就不对了,正所谓人无完人,就算是当年的孔圣人,那不也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么。再说造假怎么了,邪人用正法,正法亦邪;正人用邪法,邪法亦正,只要用对了地方,比如说伪造敌国军令,误导敌军,谁能说这样的造假有错。”

对李昊的狡辩李靖很是不屑,但却没有多说什么,过去的事情已经不可挽回,再怎么解释都是无用。

“西域之行你有什么打算,伏允此人虽然无懒了些,但在吐谷浑亦可称为一代雄主,你可有应对他的办法?”

“爹,您都知道啦?”

李靖‘嗯’了一声,却并未说出消息的来源。

李昊咂咂嘴,在老头子的注视下缓缓说道:“孩儿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原则上只能拉一批,打一批,能拉拢的是西域诸国,被打的是吐谷浑,只要计划得当,弄死伏允问题不大。”

“什么?”李靖一下子站了起来:“弄死伏允?”

李昊突然意识到似乎自己说错话了,老头子知道的其实并没有那么多,但这个时候再想改口也已经晚了,索性只能苦笑实话实说道:“这是陛下的意思,漠北大捷之后,陛下打算震慑西域……,呃,或者说是打算将西域也控制在手中,伏允和吐谷浑便成了陛下眼中的控制西域的绊脚石。”

李靖好歹也是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人物,经过最初的震惊,很快冷静下来:“怪不得你和太子殿下伪造国书的事情会被陛下如此轻易的处置,原来是你们的想法与陛下不谋而合。”

“倒不能这么说,陛下那里最多算是将计就计,而我与太子应该是自投罗网。”

李昊说这些的时候脸上苦笑就没有断过,他发现自己还真是主动往李二枪口上撞的。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自己与李承乾折腾出来的国书事件,李二想要剿灭吐谷浑必然要派出大军,到时候肯定会被朝中一些言官以师出无名所阻。

但有了自己伪造国书一事就不一样了,抓住自己小辫子的李二可以放心的把任务秘密交待下来,而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绝不会有任何反抗,甚至还有可能暗自庆幸。

于是乎,李二的目的达到了,自己此去西域若是弄死了伏允便是少年人一时冲动,若是弄不死,吐谷浑也会有所动作,大唐也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出兵吐谷浑。

整个计划一环套一环,自然到李昊若不往深处想,绝对想不到这一切其实都是李二在背后一手推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