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零章 ?补习班的第一批学生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59
A+ A- 关灯 听书

笑吧,笑吧,早晚有你个憨憨哭的时候。

郁郁寡欢的王玄策并不看好这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同龄人,大魔王就是大魔王,不可能因为对面那家伙笑的像个傻子就放过他。

进入禅房将为数不多的东西收拾好,又跟主持方丈告了别,王玄策这才跟着薛仁贵离开了兴善寺,走向那个让他万分纠结的未来。

半路上,王玄策见薛仁贵憨憨的,故意套话道:“薛兄,小生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将来还望兄台日后多多照拂一二。”

对于读书人,薛仁贵还是满尊敬的,并未意识到王玄策是在套自己话,摆摆手答道:“王兄以后只管叫我仁贵便好,而且我也不是长安本地人,在小李将军手下当差也就是这三、五日的事情,真要说照拂一二也是王兄照拂薛某才对。”

果然是这样,王玄策暗暗点头,数日之前在养心斋外面见到薛仁贵的时候,他就觉得此人与大魔王关系并不怎么熟,现在看来,这家伙好像也跟自己差不多,都是‘被看好‘之人。

想着,王玄策佯怒道:“薛兄莫不是看不起小生,明明让小生称你仁贵,却又直呼小生王兄。”

“哎,我可没这意思,王……玄策兄误会了。”薛仁贵连忙回身解释,待看到王玄策隐含笑意的双眼时才幡然醒悟,挠挠头,不好意的笑了起来。

一个是身负大仇的穷书生,一个是家境贫寒的穷小子,王玄策与薛仁贵就这样站在长街之上相视而笑。直到若干年后,两人回想起这一幕,心中都会泛起同一个念头:那个二货,傻夫夫的,蠢透了。

再次上路,两人之间的关系明显融洽了许多,王玄策主动问道:“仁贵,这次世子去西域,你会跟着吧?”

薛仁贵点点头,满是羡慕的说道:“我就是去混点资历罢了,反倒是玄策你,独自负责吐蕃一路,让人好生羡慕。”

“Emm……”王玄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郁闷。

表面上他是肩负重担,实际上他就是个送快递的,一千护卫说白了也就是个运输队,负责把两万横刀送去松州,然后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

可是纵然事实如此,王玄策却也不能明说,毕竟涉及到了太子和世子的秘密,让太多人知道了不好,又或者……俺老王不要面子哒?!

故做轻松的笑笑,王玄策道:“仁贵何必妄自菲薄,你可是被世子看好的人,未来不可限量,又何必计较一时之得失。”

薛仁贵这会儿实际年龄才十八九、二十啷当岁,长相虽然老成了些,但性子却并不如十几年后那般稳重,见说乐的合不拢嘴,朝王玄策连连拱手:“那就借玄策你的吉言了。”

瞬间,王玄策更郁闷了。

一路无话,两人抓紧时间赶路,不多时行至东市,绕个圈子来到养心斋,还没进门就发现一布衣书生堵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向里面张望。

“这位兄台。”王玄策伸手戳了戳门口那位仁兄。

‘啪’,王玄策的手被打到一边,堵门那人满嘴酒气往里面歪了歪头:“别吵,看。”

看?看你个大头鬼!看热闹看到养心斋来了,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么!

与王玄策对视一眼,薛仁贵轻舒猿臂,扯住那书生的衣领往后一提,直接将那货从里面提溜出来,放到身后。

那书生大急,胳膊腿乱挥:“放手,快放手。”

“老实点,不然揍你啊。”薛仁贵眼一瞪,举起沙包大的拳头。

书生立刻露出‘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表情,愤怒的把头一扭……跑去一边的窗口,透过玻璃看热闹去了。

赶走了书生,薛仁贵和王玄策接替了他的信置,同时探进头去,透过博古架立刻便看到几个身穿道袍的老道士将李昊围在中间。

只见其中一人神情激动,挥舞着手臂,唾沫湦子乱飞:“德謇世子,你不能走啊,你去了西域技院这边怎么办,你不能为了一个和尚就不管千千万万百姓的死活了吧。”

李昊以手遮脸,待那道士闭嘴,这才将手放下:“我说袁老道,咱可不能得寸进尺啊,我不是已经给你们提供一些解决方案了么,你还想怎么着。”

袁老道自然就是袁天罡,但如果他不说,任谁看他现在的样子都不可能猜出他的身份。

只见他一身油腻,头发上有些地方还沾着黑乎乎的东西,脸上也是黑一块白一块,若不是身上那衣服还能隐约看出道袍的样子,只怕说他是乞丐都不会地有人怀疑。

袁天罡身边另一个老道士站出来,将老袁挤到一边:“世子,咱们说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你不能什么事都直接出成果,我们需要过程,过程知道吗!我们现在搞的是科学,科学需要过程,需要验证,不是直接得出结论。”

李昊眨眨眼睛,脑子有些懵。

大佬,你是道士啊,你一个道士跟我谈科学?有没有搞错?

如果你们都去搞科学了,谁来搞神学?你这弯转的也太大了吧。

揉着发涨的脑袋,李昊认命似的问道:“不是,那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能给我个痛快不?”

“验算过程,验算公式,只要你能拿出来任何一样,我们马上就走。”刚刚说话的老道毫不含糊,斩钉截铁道:“若是没有这些,世子你去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

李昊顿时无语,不禁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感到后悔。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早在两天前,他在一个十分偶然的情况下遇到了进宫向李二汇报情况的袁天罡,当时脑子也不知怎么想的,随口跟他提了一嘴热气球的事。

本想着也就是弄几块不怎么透气的布,再弄一个大一点的架子把布蒙上,下面挂上吊篮,弄一个能控制喷射火焰大小的炉子也就算弄成了。

可万万没想到,袁老道回去跟那些搞研究搞到神精错乱的同伙们一说,立刻在技术学院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老道们在对飞天表示出极大兴趣的同时,开始关注起飞天的原理,也就是为什么热气球能飞起来。

不得不说,李昊因为一时的冲动,给自己挖了一个好大的坑。

当然,这里说的冲动不是指热气球,而是指技术学院。

早在技术学院刚刚组建的时候,李昊为了能让研究工作进行下去,曾经给他们默写出了一些最基础的物理和化学公式,另外还有一些数学方面的东西。

凭着这些基础的东西,道士们上手很快,像什么硫酸、硝酸之类的化学品很快便成了人人都能提练出的东西。

也正是因为这样,道士们渐渐对科学这个东西产生了兴趣,对任何事物都开始追根究底。

这一次,李昊说要搞热气球。

老道士们立刻来了兴趣,搞热气球好啊,上天嘛,谁不想。

可为啥热气球能飞起来呢?哦,你说跟孔明灯是一个原理。

那好,孔明灯为啥能飞起来?哦,你说热空气比冷空气质量轻。

那啥是质量?啥又是体积?啥又是密度?哦,你说这是物理。

那物理又是个啥,具体说说呗。

李昊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我就是个当兵的,我特么哪知道物理具体是个啥。

你让我弄个炸弹我能弄出来,你让我算算弹道,风偏啥的也成。

你让我算浮力?

痛苦的摇摇头,李昊强打精神告饶道:“算了,老几位,我不弄热气球了行不行?咱以后再也不提这事儿了行不行?”

“不行!”四五个老道异口同声。

好不容易把兴趣勾起来了,你说不弄就不弄?

袁天罡分开众人,再次来到李昊面前:“世子,我们都知道,你是长安……不,大唐最聪明的人,这件事情你要是不帮我们,那可就没人能帮上我们了。”

不等李昊开口,一边又有人道:“如果不能进行精确的计算,我们如何能够确定热气球的承载能力?不能确定热气球的承载能力,人上去的话万一从天上掉下来怎么办?世子,你就发发慈悲,把公式告诉我们吧,也让我们能安心一些。”

求知欲这么强的么?

李昊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老子不会算热气球的升力,难道还不会忽悠?

“咳,诸位,诸位听我一言。”抬手止住七嘴八舌的老道,有了决定的李昊,语重心长的道:“诸位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也很了解诸位探索未知的渴望,其实不瞒你们说,计算热气球承载力的方式我的确知道,但……却并不打算告诉你们。”

“为什么!”道士们急了,一拥而上。

如果不是门口薛仁贵及时赶到,分开人群将李昊救出来,只怕丫已经被打成猪头了。

“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王玄策慢了一步,但最后还是挤进了人群,将李昊档在了身后,大义凛然的面对众老道:“几位道长,莫非是欺负世子年少不成?”

“不是,他,他这也太气人了,我们……”有年轻道士嚷道。

“你们应该听我把话说完。”李昊推开面前的王、薛二人,赞赏的看了他们一眼,对义愤填膺的道士们说道:“有没有人告诉你们,吃别人嚼过的馍不香?有没有人告诉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说的有点道理哈!

袁天罡等人暗自点头,就是觉得有点恶心。

李昊继续说道:“是,我眼下是知道你们想知道的东西,也可以直接将一切都告诉你们。孔圣人甚至说过,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但你们回过头想想,如果你们一直这样,与人们口中那些不劳而获的懒汉有什么区别?

当然,或许你们会想,当初是我将你们拉进技术学院的,现在就应该对你们负责,满足你们的一切需求。可我觉得这样对你们来说并不公平,是在扼杀你们的未来,让你们变成‘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废物。

好好想想吧,如果你们真的想在知识的海洋里傲游,想在未知的路上越走越远,那么我希望你们能抛弃以前的想法,自己去探索未知,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在前进的道路上越走越快。”

李昊的声音不大,听在几个老道士耳中却有一种振聋发聩的感觉。

袁天罡更是直接稽首为礼:“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世子,贫道受教了。”

“嗯。”李昊点点头,目光扫过几个略显失望,又恨不能马上投身科研大业的道士,一副我心甚慰的表情道:“既然你们都明白了,今日我便指点你们一下吧,能理解多少,全凭你们自己。”

袁天罡本以为今天也就这样了,正打算劝几个同来之人离开,见李昊突然改口,立刻大喜过望:“愿闻其详。”

“拿纸笔来。”

旁边立刻有老道递上一个不大的本子以及一支炭笔。

李昊随手接过,正打算开口,外面突然撞进一个书生:“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小生能不能旁听一下?”

随着那书生开口,屋中立刻酒气翻滚,李昊不由皱了皱眉头。

王玄策见那书生正是刚刚堵在门口打算看热闹那人,怒斥道:“你这书生,怎地如此无礼。”

对书生摘果子的行为,袁天罡也有些不大高兴,沉声问道:“你是何人?”

众目睽睽之下,书生变不改色,对着李昊行了一礼道:“小生马周,见过世子。”

马周?大唐未来的宰相就是这个鬼样子?该不是同名同姓吧?

李昊本打算让薛仁贵将这书生赶出去,但听到他的名字之后便改了主意,淡淡看了他一眼问道:“是博州助教马周马宾王?”

原本还是一副不羁浪子模样的马周瞬间一愣,脱口道:“世子竟然知我?”

李昊笑而不答,转头袁天罡道:“老袁,马周此人虽然放浪不羁,却也是好学之辈,不如给我个面子,让他留下一同听听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