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四章 吐谷浑之行(中)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05
A+ A- 关灯 听书

尕海城是环绕青海湖的五座城池之一,位于青海湖以东,紧临尕海而建。

相传汉武帝之时北却匈奴,西逐诸羌,以至于大批羌人部落不断被迫迁徙,最后大量羌人部落在青海湖周围定居,也就造成了这一带的空前繁荣,尕海城便是在那个时候建立的。

但传说终是传说,做不得准,真说起来除了西海郡也就是海晏城乃是王莽时期由平宪所建之外,尕海到底是谁建的,没人说得清楚。

而且自王莽死后,中原对西域的统治力大幅下滑,此后几百年再也没人打到过青海湖一带,直到唐初段志玄率领大军追击屡次犯边的伏允,这才让中原铁骑有了再次踏足此地的机会。

不过,此时伏允还算老实,杨广死后,他选择了蛰伏,并没有马上对凉州发起进攻,故而李二还没有正眼看他的打算,只是搂草打兔子似的,派了李昊等一众小年轻出来练练手,顺便掂量一下他的份量。

这一日,尕海城中一座华丽到极点的宫殿中,伏允斜倚在宽大的胡床上面,袒着胸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怀中下属献上来的美人时不时口对口喂来一口葡萄酿,那样子说不出的惬意。

在宫殿的一角,四五个胡人打扮的乐师正在卖力的表演,乐曲声中,房间中央七八个衣着暴露的舞女卖力扭动着妖娆的腰肢。

如果没有意外,这样的消遣会一直持续到日幕时分,那个时候,伏允就会去外面搭起篝火,招来属下一同享受晚宴,直到喝成烂醉,然后第二日再继续这样的生活。

别说伏允自己,就连那些乐师都觉得挺无聊的。

但生活总是充满了意外与惊喜,就在伏允以为自己会继续无聊下去的时候,宫殿外传来一个嘹亮的声音:“报,大王,有紧急军情。”

舞女是伏允的私产,没有他的允许,谁看谁长针眼,哪怕是他儿子也一样。

所以,前来报信的家伙只能站在外面卖力的喊,至于里面能不能听到,什么时候能听到,只能听天由命。

不过,好在这次丫喊的很及时,正赶上乐师们更换乐曲。

“终于有点事情做了。”伏允的大手在怀中美人胸前掠过,肆意的大笑着摆手让她们退下,然后大声道:“进来吧!”

脚步声响起,一个满身尘土,身着皮甲的士兵从面外快步进来,离着伏允老远便双漆跪倒:“大王,近日王子殿下打听到有一支大唐使团将要出使西域,人数达千人之多。”

“唐人出使西域?”伏允坐直了身体,露出感兴趣的表情:“那支使团到哪里了?”

“回大王,三日前已至大唐凉州。”

“凉州……,哼,这些唐人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伏允面色一沉,抓起桌上酒盏一口闷干,重重甩到铺着西域顶极地毯的地上面上,发出‘嘭’的一声。

凉州位于尕海城之北,从距离上讲,从长安出发,走凉州出关,远比走金城、吐谷浑要远上不少;从地域上讲,走凉州等于将吐谷浑完美的错过,也就是说,使团压根就没把吐谷浑当成西域诸国的一员,完美的把他给绕过去了。

这让心高气傲的伏允如何忍得,要知道,他可是连杨广都不怕的人物。

趴在地上的小兵把头伏的更低了,一声都不敢吭,生怕一句话说错了被伏允迁怒。

等了好半天,这才听到伏允阴沉的声音传来:“传令给伏顺,让他无论如何都给本王把那支大唐使团请来尕海城,本王想要亲自问问这位大唐使节,为何不来见我。”

“遵命。”小兵兵暗道一声小命保住了,屁颠屁颠的离开了伏允的王宫,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尕海城,向北而去。

……

伏顺大概二十多岁的年纪,是伏允的嫡子。

这些年伏允年纪越来越大,慢慢开始对他放权,使他有了带兵的权力。

但与他老子不同的是,伏顺对西边这位强大的邻居一直存有敬畏之心。

大唐太大了,听说如果想要走遍大唐每一座城市,就算骑着最快的马也要不眠不休的走上整整一年时间。

而且那个国家有着世界上最灿烂的文化,最先进的文明和最强大的军队。

强大的突厥就在不久之前已经被他们打败了,甚至就连突厥的可汗都被他们活捉到了长安。

有这样的邻居在身边,伏顺不知道是好是坏,他只能尽量让约束自己的部下不去要招惹她,丝绸之路上有数不尽的胡商在前仆后继,吐谷浑又不差大唐商人口袋里的那几个铜板,给他们一点面子又能如何。

只可惜,父王并不如此想,隋朝后期的软弱让老头子膨胀的有些过份,根本不把大唐这个强大的邻居放在眼里。

伏顺知道,老头子想做丝绸之路上的王,想要控制这条用黄金与骸骨铺满的商道。

他不知道如何去劝老头子放弃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只能默默祈祷那位强大的邻居不要把视线转到西域,不要注意到吐谷浑的些许不敬。

“王子殿下,王有命令下达。”

骑马矗立在草原上走神的伏顺回过神来,看向泥猴一样的亲卫:“父王是如何说的?”

亲卫正是去尕海城向伏允汇报的小兵,他很清楚自己这位小主人对唐人的态度,犹豫了一下沉声说道:“王的意思是……让我们把那支使团留下来,带去尕海城。”

伏顺的瞳孔微微一缩,亲卫的话虽然说的婉转,但他又如何听不明白,老头子的意思是让他把这支使团劫下来,押送到尕海。

摆摆手,伏顺颓然道:“你先下去吧,传令全军,集结。”

“是。”亲卫不敢与伏顺对视,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不敢去看那双失望的眼睛,行了一礼之后退了下去。

不多时,草原上传来了悠扬的号角声。

……

吐蕃,积石山营地。

回到吐蕃的松赞干布在大唐的支持下,迅速拉起了一直队伍,趁着那些反贼正在忙着争权夺利,一举拿下了半个吐蕃。

位于吐蕃西部的羊同部看出松赞干布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迅速派人前来投效,并打算将羊同的圣女献于松赞干布为妃。

王玄策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了积石山,见到了闻名已久的松赞干布。

松赞干布倒是没什么架子,第一时间接见了王玄策,刚一见面,这位吐蕃国主就乐了:“王司仪,一路受苦了吧。”

“让,让国主,见,见笑了。”王玄策喘的舌头都快要吐出来了,苦笑着拱拱手。

早在前来吐蕃之前,李昊就曾经对他说过,吐蕃地势高,空气稀薄,容易引发所谓的气疾,如果发现上不去,最好能在松州停留一段时间,适应一下高原气候。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不过王玄策生怕耽误了李昊的计划,在松州根本停都没停,一鼓作气直接爬登上了高原,这才有了眼下这样的局面。

松赞干布见王玄策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多少也有些过意不去,招来亲卫:“给王司仪看坐,让王司仪好好休息一下。”

坐椅很快便被抬了上来,王玄策顾不上面子,拱手谢过,老老实实的坐下,不敢稍动一下。

没办法,这气疾真是太厉害了,不是意志坚强就能挺住的。

等了好一会儿,松赞干布见王玄策的情况似乎好些了,这才开口问道:“王司仪,李侍读最近还好吧?我听说他参加了贵国的北伐,还是什么前军先锋。”

说到李昊的漠北之战,王玄策傲然答道:“多谢国主关心,吾师安好,漠北一战曾亲率六千骑兵大破颉利十万铁骑,战功第一。”

这么厉害?六千对十万,看不出来丫弱不禁风的样子,竟然能做出如此彪悍的事情。

想到曾经那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整天嘻嘻哈哈,喜欢趁人之危的家伙,松赞干布咧了咧嘴。

“王司仪,不知你这次前来我吐蕃所为何事?”松赞干布身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突然开口。

王玄策看了一眼那年轻人:“这位是……”

“噶尔·东赞。”青年傲然道。

王玄策目光一凝,想到了临行前李昊特地嘱咐自己要小心的一个人:“原来你就是噶尔·东赞,我听老师提起过你。”

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老师,终于引起了松赞干布的注意,打断王玄策与噶尔·东赞的对视道:“李待读是你的老师?”

“正是。”王玄策重重一点头,直抒胸臆道:“而且这次我来,是奉了家师之命,向贵国借兵来的。”

这个回答不仅松赞干布意外,他身边的一众吐蕃官员同样大感意外。

只听刚刚那个噶尔·东赞疑惑道:“王司仪,贵国拥兵不下百万,我国却最多只有十万骑兵,而且还有一大半都在战场上搏杀。这说起借兵,似乎也应该是我国向贵国借兵吧?”

王玄策对此早有准备,深吸一口气继续道:“非也,此事与国事无关,乃吾师的私事。”

“私事?”噶尔·东赞更想不通了:“你的意思是,你老师以私人的身份向我国借兵?你觉得这可能么?”

王玄策不软不硬的回道:“是否可能还要看贵国国主的意见,你说是么?”

“国主……”噶尔·东赞看向松赞干布,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东赞稍安勿躁。”松赞干布一抬手拦住噶尔·东赞,笑着对王玄策的道:“不知尊师想要借多少兵?目的为何?”

“骑兵两万,吐谷浑。”王玄策言简意赅。

倒不是他不想多说,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说多了上不来气儿。

“咳咳……”松赞干布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咳了老半天才用不可置信的语气道:“你是说李德謇让你来跟我借两万骑兵攻打吐谷浑?”

“正是。”王玄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对方直接拒绝。

要是那样的话,他之前准备的一切说词可就全都成了废话了。

但是很快,王玄策就发现自己的担心纯属多余,对面的吐蕃国主竟然就此沉默了下来,看样子好像是在认真考虑自己的要求。

就像噶尔·东赞说的,吐蕃眼下可是正在打仗,自己的兵力都捉襟见肘,按说怎么也不可能再分兵出来帮助别人。

可事实上,松赞干布却在认真考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莫非这货疯了不成。

噶尔·东赞这个时候也把嘴闭上了,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表面与松赞干布一般无二。

良久,松赞干布面色一松,开口问道:“尊师想借两万骑兵不是不可以考虑,但,这对我吐蕃有什么好处?尊师既然以私人的名义向我借兵,我想他手里应该没有多少可战之兵吧?”

“是的,吾师只有一千骑兵。”王玄策毫不避讳,直接承认。

他不是不能说谎,硬把李昊那边说成十万大军。

但行军打仗这种事情,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万一因为他的谎言引起松赞干布的误判,导致最后计划失败,这样的责任绝不是他能扛得起的。

“什么?一千骑兵?那跟一兵不发有什么区别。”噶尔·东赞还没等松赞干布开口,自己就炸了。

吐谷浑与吐蕃接壤,该国是个什么情况噶尔·东赞不是不清楚。

那可是拥兵不下十万的国家,真打起来战斗力并不见得比吐蕃骑兵弱。

眼下,吐蕃正在为复国做打算,大批骑兵都在境内作战,若是再惹了吐谷浑陷入两线作战,那跟作死有什么区别。

王玄策也觉得李昊的要求有些过份,不过为了完成任务,他还是硬着头皮道:“吾师说了,这次如果贵国答应帮忙,可以免除之前的欠款,而且我这次来之前,带来了两万柄横刀。”

“那也不……”

“噶尔。”松赞干布再次喝止了噶尔·东赞,笑容可掬道:“王司仪,如果仅仅是这样的条件,恕鄙国很难满足尊师的要求,毕竟我们眼下也在打仗,实在无力分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