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一章 我家将军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18
A+ A- 关灯 听书

就薛仁贵这视力,放到后世那绝对2.1往上,飞行员水准。

别人看天上那些大雁都是些小黑点,而在他看来,每只大雁都有斗大,三箭射出去,箭无虚发,尽数自大雁头部穿过。

围观的吃瓜群众这会儿全都变了脸色,一个个目瞪狗呆。

只有那些啥也不知道的大头兵,见到如此情景,发出一连串的欢呼,不断喊着箭神云云。

要知道,把大雁从天上射下来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是放在后世枪枝泛滥的时候,能把大雁打下来的也没几个。

毕竟大雁这东西是在天上飞的,轨迹多变不说,速度也比人在地上跑的速度快上许多,再加上在地球重力的影响下仰射出去的箭矢速度必然有所衰减,这就使得你不光要看清楚自己的目标,还要提前预判大雁的飞行轨迹,否则你就是拿把加特林,也照样打不下来什么东西。

周围那些吃瓜群众正是知道射下大雁的困难,所以才会变了颜色,看着薛仁贵的目光变的谨慎起来。

“可还有人不服?”

薛仁贵到底还是年轻,刚刚又被这帮子乱七八糟的番人挤兑的够呛,大发神威之后,目光扫过众番人道:“若有人不服,可以出来比试一下,我薛仁贵若是技不如人,统帅之位拱手相让。”

“不,不比了。”

“比什么啊,我们都是应了尊使的邀请来的,除了尊使当统帅,我们且末谁也不服。”

“我高昌坚决拥护薛尊使为大军统帅,谁若不服,就是跟我高昌为敌。”

鄙视你!鄙视他!

那些出兵千余的小国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只能用鄙视的小眼神酸溜溜的掠过那些在他们眼中高不可攀的存在。

高昌,龟兹,且末,于阗,惹不起啊,人家不光是在西域国力雄厚,关键还够不要脸,像这种除了尊使谁都不服的话,我们就说不出来,就算说了也是比较含蓄那种。

迎着薛仁贵的目光,众小国统兵将领,笑的喉咙里小舌头都快出来了,纷纷叫:“不如尊使就当大元帅吧,大元帅威武,大元帅必胜!”

来自于阗的大将军这会儿也不牛·逼了,望着由大唐护军提回来的三只被射穿了头颅的大雁,头盔里面全都是冷汗,心中不禁暗自后怕。

这要是刚刚比试的时候,对方直接用弓给自己来上三箭,自己就算再厉害,估计到这会儿尸首也都冷了。

看了看依旧骑在马上,手里握着长弓的薛仁贵,于阗大将军学着大唐礼节拱拱手:“于阗,愿归大元帅统辖。”

不归不行,谁知道这小年轻啥脾气,万一被他在脑袋上来一箭,那可就万事皆休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薛仁贵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事实上他刚刚真没有示威的意思,射下三只大雁只是想要发泄一下心中的郁结情绪。

怎么也没想到最后这发泄情绪的三箭竟然番人误会成了‘顺我者猖,逆我者亡’的意思,一个个争相投效,连面子都不顾了。

不过这样的结果其实说来也算不错,至少这些家伙老实了,自己也算是将恩主交待的任务完成了一大半。

……

薛仁贵大展神威的同时,吐谷浑境内伏允正在紧锣密鼓的张罗着迎着战争。

吐蕃大军已经完成了集结,正从积石山向吐谷浑南面边境压过来。

西边听说也有些动静,一些小国正在那边集结,估计就像那个唐朝来的混蛋所说的一样,准备在吐谷浑身上分一杯羹。

“还真是墙倒众人推啊,谁都想在老子身上扯下一块肉来。”坐在王宫大殿里,伏允抿了一口酒,目光中满是阴霾:“也罢,既然都想占老子便宜,那就来好了,只要老子不死,将来不管你们拿了老子多少,老子都让你们吐出来。”

“父王,咱们……真的就这么认了?”伏顺站在距离伏允不远的地方,有些不甘的说道。

“不认你有什么办法,杀了那小子还是把这几国的联军打回去?”伏允将手里的杯子重重放下,恨声说道:“可恶的唐朝小子,竟然如此歹毒,联合众多国家一起来我吐谷浑。对了,前些日子让孤让你们去找个和尚,你们找来没有?”

“找了一些,另外还找了一些唐朝的百姓,父王,真要把人交出去么,若是这样可真就坐实了咱们劫掠商道的事实了。”

伏允咬咬牙:“交,他要什么咱们就给他什么,只要他满意就好。”

此时的他一方面恨不能把李昊千刀万剐,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千方百计的满足李昊的一切要求,目的只有一个熬。

熬到吐蕃退兵,熬到西域诸国退兵。

全力摆出一副无害的样子,把自己的威胁降到最低,将吐谷浑装扮成委曲求全的弱者。

这种事情东面那个强大的邻国有很多人都干过,比如勾践,比如刘蝉。

只有这样才能保住自己一条老命,也只有保住了这条老命,未来才有机会报复。

伏允想的很好,真的很好,但现实却未必如他想的一样。

又陪着老头子聊了一会儿,听他发泄了一阵怨气,伏顺疲惫的离开了王宫,辗转之下在城中一处唐人开的酒楼找到了李昊。

看着心事重重的吐谷浑王子坐到自己身边,李昊转动着手中的茶杯,轻笑着问道:“怎么,在你爹那又受委屈了。”

伏顺猛的抬起头,激动的道:“李侍读,真的不能放过我吐谷浑么?”

“你想什么呢?都是出来混的,挨打要立正懂么!”李昊有些诧异的看了伏顺一眼,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到了现在还在抱着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老子费劲巴啦折腾出这么大动静,怎么可能因为你一句话就把整个计划停下来。

而且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李昊就算想停,谁又会听他的。

这就好像站在山坡的顶端往山下推车,在车刚刚动起来的时候或许你真的可以将他停下来,但当车子高速冲下山坡的时候,你除了跳上去跟着车子一起往下冲,不管是拉还是档,结果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吐蕃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西域诸国也都完成了集结,吐谷浑现在就像一只被饿狼围起来的孱弱小兔,所有国家都准备在吐谷浑的身上撕下一块肉。

这个时候李昊就算想保吐谷浑也不住了,更何况他现在并不想保。

“唉!”伏顺长叹一声,苦笑道:“是我失言了。我只是想到战争一起,将会有无数子民死于战火,我……。”

李昊面色一肃:“你的责任是在战后重建,吐谷浑还是吐谷浑,大唐不会看着吐谷浑彻底覆灭,但大唐也不会让一个强大的吐谷浑控制整条丝路。”

“那我父王呢?我父王去了长安还能回来么?”

“让他在长安养老不好么?你父王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才让吐谷浑有了今天,你确定真的想让他回来?然后再次掀起无边战火?”

伏顺必须承认李昊说的是对的,老头子的确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据他所知,老头子前段时间甚至还打过凉州的主意。

如果不是大唐在漠北大胜,打败了突厥人,估计这个时候他老子已经对凉州发起进攻了。

见伏顺不说话了,李昊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好好想想吧,你是吐谷浑未来的王,要为吐谷浑的未来考虑,吐谷浑的子民这次已经为你爹的行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你作为你爹的儿子,需要为这一切买单。”

说完这些,李昊带着一直站在一旁警惕注意着四周动静的铁柱离开了酒楼,至于伏顺能不能想通,他根本不在乎。

在他看来,伏顺能想通最好,想不通大不了让吐谷浑再换一个能想通的国主也就是了。

……

苏烈这段时间对李昊的佩服可以称得上五体投地。

作为一个敌人,一个想要或者说有能力马上覆灭吐谷浑的敌人,李昊能完好无损的自由出入伏允的行宫,能吃的好,喝的好,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换成他自己,苏烈觉得就算能够在敌人中间待着,那也会寝食难安。

可偏偏这位,却活的甚是潇洒,甚至比在长安的时候还要自在。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身边传来窃窃私语声,苏烈将注意力转了过去,发现是席君买正蹲在地上跟一个勉强算得上和尚的家伙聊天。

和尚是前天被送来的,正是此行他们需要寻找的人,玄奘。

刚被送来的时候,这大和尚看上去似乎只剩下一口气了,被四个勉强可以称之为人的家伙抬着,胡子头发一大把,满身都是伤疤,全身上下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李昊就是因为受不了这些人身上的味道才出去的,哪怕这些人将自己洗的已经快要脱掉一层皮也无法阻止他离开。

对于这些被吐谷浑人称之为汉奴的同胞,苏烈在见到他们之前就已经能够猜到他们的情况,毕竟是被吐谷浑人抓去的奴隶,肯定不会像大爷一样供着。

甚至说,他们能活到现在,就已经是一个奇迹。

别奇怪苏烈为什么会如此淡定,在古代这其实很正常,那些被大唐俘虏的奴隶所过的日子未必就比他们这些人好多少。

区别只是大唐眼下有能力来解救这些被吐谷浑抓走的人,而其它国家却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那些被大唐发配去修路或者清理河道的战俘也好,奴隶也罢,每天都不知道要死掉多少。

而那些死去的奴隶,往往也只是随意挖个坑一埋了事,根本不会有人记得在那片土地下面曾有一条鲜活的生命。

这就是古代,视人命为草芥的古代,没人会把生命当成一回事。

李昊不止一次的对这样的事情大发雷霆,甚至在看到那些被送回来的奴隶时,还曾经落过泪。

他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但苏烈却在不经意见看到了,只是他并没有说出来。

“和尚,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天竺,跟我们回去不好么,西域马上就要打仗了,你一个人又能走多远。”席君买并不知道苏烈正在看着自己,他只是有些想不通大和尚为什么会如此执着,为了去天竺连命都差点没了,竟然依旧初心不改,念念不忘继续西行。

“席将军,贫僧非是不想与大军回去,而是不能。”玄奘盘坐在地上,腰挺的很直,双眼没有任何焦点的望着远方:“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战争,还有不平,贫僧就要一直走下去。”

席君买理解不上去,想了半天才一知半解的道:“有意义么?打仗这种事情不是你能阻止的。”

“怎会没有意义?若是贫僧能取回真经,能将大乘佛法带回大唐,便有机会度化众生,若众生得以度化,人与人之间少了纷争,这世间自然也就再无战争。”

席君买还是听不懂大和尚在说什么,但他依旧觉得这和尚挺厉害的,跟自家将军一样的厉害,因为将军好像也说过同样志向,只是方式有些不同。

想着,随口说道:“和尚,你这话我好像听我家将军说过,我家将军也想阻止这世上的一切战争,不过他的方法跟你的不一样。”

“哦?愿闻其详。”听到世上还有人跟自己有同样的想法,玄奘的眼神有了焦点。

一边的苏烈却翻了个白眼,希望这大和尚不要被刺激到吧。

李昊的那套理论绝对是歪理,整个使团也就只有席君买和铁憨憨这两个家伙会相信。

席君买却不管那些,见和尚来了兴趣,也盘腿坐了下来,兴致勃勃道:“哎,我跟你说,我家将军上次跟我说了,想要这个世界上没有战争,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统一一下。

比如说突厥吧,颉利不老实,想打仗,我们就把突厥统一一下,变成我们大唐的国土,眼下突厥已经没了,漠北边境也就再也不用打仗了。”

玄奘目瞪口呆,他都已经做好洗耳恭听的准备了,结果边上这个憨憨给自己讲的竟然是这个,这不就是穷兵黩武么,当初的汉武帝那么牛的一个人物,都没完成这样伟大的梦想,那个所谓的‘我家将军’难道想要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