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四章 路经渭州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24
A+ A- 关灯 听书

好不容易,等到老程发挥够了,骂骂咧咧收了鞭子。

李昊迎上去,陪笑道:“程叔,您来了!”

老程矜持的点点头:“你小子胆子不小,带这么几个人就敢去吐谷浑,不错,有我老程当年劫皇杠的风彩。”

李昊:“……”。

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这老货还有脸提当年劫皇杠的事,要不是因为秦二爷气量大够朋友,估计早都跟你绝交了吧。

伏允抓住机会上前来到老程面前施礼:“罪臣伏允,见过程大将军。”

程咬金看了伏允一眼,惋惜道:“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投向了,今后俺老程又少了一个对手。”

“呃……”伏允尴尬的瞥了李昊一眼,似在询问这话应该怎么接。

李昊把头转到一边,程咬金这人吧,你给他三分颜色他就能开染坊,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搭理他,所以老子才不掺和这事儿呢。

于是乎,伏允只能讪讪而笑,放低姿态道:“程大将军言过了,伏允怎敢与大将军为敌。”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李昊在吐谷浑敢嚣张那是因为背后有强大的实力支撑,伏允没有这样的实力,自然不敢在老程面前牛·逼,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伏顺更是俯首帖耳的站在老爹身后连个屁都不敢放,他是聪明人,知道怎么看盘下菜。

老程虽然看上去比李昊好说话,但其骨子里却透着对异族的冷漠,表面上嘻嘻哈哈,眼中却并没有一丝笑意,冰冷的目光中全都是对生命的漠视。

更何况兵是将胆,此时的老程大军在握,整个右武候卫数万大军就驻扎在那里,威慑力绝不是李昊身边五百多人能比的。

投降的过程不必细说,吐谷浑一行人随着老程入了军中立刻被人严密监视起来,虽每日吃喝不愁,却再也没了自由。

李昊则是在安顿好了吐谷浑伏允一行之后,跟着老程来到中军大帐。

进帐之后还没等开口,屁股就被踹了一脚,身后传来老程怒气冲冲的声音:“混蛋小子,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吐谷浑那么危险的地方也敢带人进去,你就不怕伏允恼羞成怒,直接把你们全给剁了喂狗。”

李昊被喷了满头满脸的唾沫湦子,努力把头向后仰着:“程叔,我们这不是没事儿么。”

“没事?!若是真出了事,还能来得及吗。”自李昊开始到李震、席君买结束,程咬金用手指挨着个点着:“等着吧,等回了长安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几个。”

别看老程刚刚在外面表现的大大咧咧,实际上在他带兵路过凉州,杨仁恭当面告诉他李昊等几个小子去了吐谷浑的时候,这位右武候卫大将军着实被吓了一跳。

在问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老程更是气的骂娘。

是,伏允在大唐面前的确算不上什么,想要灭他跟玩儿似的。

可人家伏允好歹是一国之主,再不济手底下也有十好几万兵马,你们几个毛头小子带着五、六百人就敢去人家的地盘上叫嚣着要人家的脑袋,这不是活够了么。

不过,好歹这些个小子里后还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没缺胳膊少腿,伏允父子也被带回来了,看上去似乎还很乖,老程悬在嗓子眼数十天的心终于放回原来的位置。

可每每想到自己数十天来担惊受怕的日子,老程就觉得心里不舒服,怎么也要把这口恶气出了。

于是,几个小年轻倒霉了,被程咬金指着鼻子骂了足足半个时辰,才算得脱大难,灰头土脸的被赶了出去,而李昊则被留了下来。

“说说吧,这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消了气的程咬金还算是好说话,李昊涎着脸凑上去,捶背揉肩十分狗腿的道:“程叔,这事儿说来的确是小侄的错,不该带着处默涉险。”

“滚犊子,老子说的不是这回事。”程咬金不耐烦的摆摆手:“处默既然入了军伍,便是生死由命,便是真的战死了,俺老程也不会怪谁。”

“是是是,程叔大度。”

我信你个锤子哦,站在老程身后的李昊翻了个白眼,岔开话题道:“其实,这次去吐谷浑小侄之前还是有些安排的,吐蕃和西域两边各准备了数万联军,吐谷浑眼下已经乱成一团,全国上下到处都在打仗,伏允也是因为这样才会主动过来投降的。”

“嗯?!你小子这路子可够野的啊。”程咬金愣了一下,失笑道:“吐蕃和西域都能联系上,能让他们为你出头,这本事可真不小。”

“哪里哪里。”

“那行,咱不说这事,只要你以后能收得了场,老子懒得管你。”程咬金大手一挥,继续说道:“陛下给你来信了,点名要你马上回京,你收拾一下吧。”

“啊?让我马上回京?出啥事儿了?”李昊被吓了一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联系吐蕃和西域诸国该不会触及李二的底线了吧。

细思极恐的说。

老程摇头:“不知道,听说是这段时间大旱,估计是陛下打算调你小子回去想想办法吧。”

原来是这样,李昊紧张的情绪微微一松。

还好,只要不是杀头就好。

不过话说回来,大旱这种事情我有什么办法?总不会是拉我去填河吧!

这次折腾出来的事情有点大,吐蕃、西域诸国合攻吐谷浑别的不说,至少占下的地盘是不会吐出来的,抢走的东西也不会再交出来。

从某些方面来说,李昊的这种行为等于资敌,大唐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却让周边各国得到了壮大。

想归想,该走的路还是要走。

与老程聊了大半缩,第二天一早李昊便将苏烈找来,将吐谷浑的一应后续事情全都丢给了他,让他看着处理。

中心思想只有一个,想占便宜可以,但吃相不能太难看,吐谷浑的地盘谁也不能动,占了的马上让出来。

另外,只要价格合适,大唐可以负责收购那些吐蕃和西域诸国不需要的东西,牛马羊全都要,甚至奴隶也要,但金银就算了,拿二十两银子换一个银盘子这种事情纯属没事找事。

这就已经很不错了,毕竟牛马对于西域诸国与吐蕃来说,多了没有任何用处,抢来换些必须品还是值得的。

玄奘大和尚并没有跟着李昊一起走,跟着大队人马回到凉州他便选择了继续西行。

李昊送了他一匹马,通关文牒也还给了他,至于钱财什么的李昊一文都没给。

毕竟财帛动人心,李昊不想害了独自上路的大和尚。

安排好了一切,在回到凉州的第三天清晨,李昊踏上了归程,带着席君买与铁柱两个马仔,迎着朝阳一路向东。

因为轻车从简的关系,李昊一行速度很快,数日功夫便已经穿过兰州入了渭州。

此时中原大地已经大旱数月,路边到处都是荒芜的田地,就算偶尔有些粮田已经播种,烈日下的作物也都是蔫蔫的无精打采。

中原的百姓都是好样的,就算面对这样的大旱,依旧劳作不息,或是挖井,或是挑着担子去尚未干涸的沟渠中担水。

但对于早已经干透的田地来说,挑来的水无异于杯水车薪,根本无法解决实际问题。

两桶水,百来斤,倒进地里几乎眨眼间就渗到地下,等到下一担水挑回来,刚刚浇过的地又变成了干枯一片。

在路过渭河边一片杂草丛生的河滩时,李昊的注意力被一伙人吸引,一带马缰:“吁!”

“怎么了,将军。”席君买等人不防,一下子冲出老远,回过头问道。

“去那边看看。”指着远处的人群,李昊一马当先下了大路。

席君买等人不敢怠慢,连忙跟上。

不多时,李昊一行连同百来人的护卫便赶到了那伙人的附近,但见得为首之人穿着县令的官服,身后是县衙所属的官员及十多个乡绅。

这些人被马蹄声惊动,停下手头的事情正自转身看来,待看清李昊的打扮之后,那县令立刻迎上来,大礼参拜道:“下官陇西县令端木建章,见过卫公世子。”

“哦?你认得我?”李昊诧异问道。

端木建章摇摇头:“下官虽不认得世子,不过我大唐上下,能在不足二十之龄便做到从三品高官的似乎只有卫公世子,故下官斗胆猜测应是世子当面。”

“呵呵,你倒是聪明人。”李昊失笑一声,指了指河滩边摆着的猪羊鸡鸭等物道:“你们这是干嘛呢?”

“祭,祭河神。”端木建章略有些尴尬的回头看了一眼摆了一半的各式贡品,对李昊说道:“这些日子旱的太厉害了,若是再这样下去,怕是今年将会收全无,下官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想出这样的主意。”

李昊也知道端木建章应该是被逼的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想到这种不靠谱的主意,从马上下来,围着那些猪羊转了一圈:“你确定这办法有用么?”

端木建章叹了口气:“下官……下官也不知道。”

铁柱是挨过饿的,知道饥饿的感觉,来到李昊身边,闷声说道:“少爷,要不你帮帮他们吧,若是今年真的颗粒无收,不知道会死多少人呢。”

“是啊将军,我知道您办法多,要不您给想个办法呗。”席君买也凑了上来,都是下苦的人,看不得这种场面。

四周县衙里的大小员官和周围的乡绅也都眼巴巴盯着李昊,希望他能点头。

刚刚县令可是说了,这位是卫公世子,只要他肯帮忙,多少粮食买不来?

而有了粮,自然也就不怕干旱了,大不了地不种了,来年再种。

李昊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端木建章身上:“端木府君,我有皇命在身,必须马上回京,时间上耽误不得。”

“这样啊……”刚刚升起的希望转眼破灭,端木建章失望的叹了口气:“既然如此……下官恭送世子。”

四周围在一起的百姓也都露出失望的表情,有些人竟发出低低的啜泣之声。

铁柱和席君买这个时候也露出犹豫和懊恼的神情,这两位马仔虽然憨,但却不傻,也知道自己刚刚是强人所难了。

毕竟这旱灾是连皇帝陛下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自家少爷就是再厉害,可他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解决干旱的问题。

李昊咂咂嘴,众人如丧考妣的样子让他有些哭笑不得,摇头道:“端木府君,我只是说我急着走,并没有说不帮你。”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是,下官知道世子的事情紧急,所以……”端木建章话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李昊说的是什么,猛的抬起头:“世,世子你答应帮我们?”

“对,我答应了,不过你最好能快点找几个木匠来,否则若是耽误的久了,就算我能解决你这里的麻烦,你这官也当到头了。”

“不,不用着,世子,我,我就是木匠。”

“我也是木匠。”

“世子,乡下人谁还不会点木匠活,需要怎么干您直接吩咐就成,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李昊的话一出口,立刻引得四方响应,原本失望之极的百姓全都涌了上来,惊的铁柱和席君买等护卫连忙将李昊护住,生怕他出了什么意外。

李昊微微一笑,将两人推开,都是大唐的百姓,他又不曾祸害过他们,所以并不担心有人对自己如何。

四周百姓这个时候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份,讪讪的闪到一边,在李昊周围让出一大片空地。

李昊也不含糊,紧走几步来到原本准备摆放供品的桌边,抬腿迈了上去,居高临下对仰头望来的百姓拱了拱手:“诸位乡亲,李某途经贵宝地,难得诸位看得起在下,今日便擅自做主,给列位安排些活计,以解陇西县缺水之患。同时,在下希望诸位在解决了贵宝地的问题之后,能将解决之法传播开去,让渭州更多的百姓也可以不再为缺水而发愁。”

“世子之言,我等谨记。”

“世子放心,若是那个敢藏私,俺们便让他在陇西县再无容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