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零章 我要回家(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36
A+ A- 关灯 听书

红拂的到来让李昊像离家的孩子一下找到了主心骨,胆子莫名其妙就大了起来。

这要是放在半天前,打死他都不会让人去长安找袁天罡要沥青,最多也就是自己想想办法。

但是现在没问题了,老娘来了。

虽然不能帮着出主意,但是……能打啊。

而且,他老娘还有一品诰命夫人的身份,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代表了李靖,这跟他一个小年轻可不一样。

同样一件事,发生在李昊身上与发生在红拂身上那完全是两个概念。

就好比这次弄死岐山县令吧,若是红拂动手,保管一点后续都没有,什么李二、什么郑氏,敢吱一声算我输。

望着老娘还亮着灯的营房,李昊感慨的摇了摇头。

果然是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呗,这下不用担心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了,谁敢惹自己,关门,放……呃,想想就行了,不能说,不能说。

次日一早,十余骑快马带上足够的干粮和水绝尘而去,席君买则是带人满岐州的乱窜,县城、府城,凡是遇到牛筋,价都不问,统统收走。

要钱?行啊,找阎刺使要去,老子收这些东西又不是替自己收的,跟老子要什么钱。

……

同一时间,长安附近有谣言出现:此次旱灾非是天灾而是人祸,因为老天爷看不得人间有肆意妄为、欺君罔上,视唐律如无物之人,故而降下灾祸。

谣言一出,数日功夫传遍整个关中,消息灵通一点的全都明白,这应该是郑氏一族出招了,害人也好,恶心人也罢,总之算是郑氏一族的反击。

东宫,李承乾原本就在为李昊的事情头疼,不知应不应该去劝劝老头子不要与那个混蛋一般见识,听到消息直气的是破口大骂:“这帮混蛋,畜牲,关中闹了这么大的旱灾,他们不想着如何安抚百姓,却还想着要内斗,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常公公从未见过李承乾如此大怒的样子,连忙上前劝阻:“殿下息怒,依小人看,这就是有人在转移注意力,故意恶心人的法子,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滚蛋,你懂个屁。”怒气冲冲的李承乾踹了常公公一脚:“这是恶心人么,这叫其心可诛,他郑家以为自己是谁,死了一个不忠不孝,不任不义之徒就对朝庭栋梁之巨下手,合着满朝文武全都要像他们学习就好了,他们世家之人是人,百姓就不是人了。”

常公公被踹了一个趔趄,委屈的眨着眼睛:“殿下,小人觉得这个时候您最好还是不要插手其中,要相信李侍读自己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

“你什么意思?”李承乾看向常公公,语气森然:“你的意思是让本宫弃好友与不顾?”

常公公连连摆手:“不不不,小人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小人觉得吧,如果殿下您插手其中,容易让陛下误会,所以……。”

“行了行了,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吧。”李承乾不耐烦的打断常公公:“走,跟本宫去见父皇,这次事情,必须有个说法。”

常公公见状郁闷的直摇头,自己明明就是为了殿下好,殿下怎么就不理解呢。

一路无话,李承乾气冲冲来到太极宫李二的御书房,遣人通报之后见到了因为旱灾整整瘦了一圈的老爹。

李二的脸上满是疲惫,盯着李承乾看了一会儿,沉声问道:“太子,见朕有何事?”

李承乾低头想了想,鼓起勇气道:“父皇,孩儿……想去岐州。”

“为何?”李二不动声色的问道。

外面现在什么样的消息都有,沸沸扬扬,李二懒得去猜自己这儿子到底是什么想法。

“父皇,儿臣与德謇亲如兄弟,想去帮帮他。”

“哦?”李二诧异的看了儿子一眼,平日里这小子在自己面前老实的跟鹌鹑差不多,这次竟然难得的硬气了一回,倒是让他有些意外:“看不出来,你与李德謇那小子关系倒是不错。”

李承乾不只应该如何回答,只能低着头继续苦求:“望父皇恩准。”

李二不置可否的以指轻扣桌面,从这一小动作上,可以看出他此时内心的纠结。

李德謇,算是一个人物,智力、胆识都不错。

可有一点,这小子太年轻了。

正所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谁能知道这小子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有多少人小的时候远超众人,可长大了之后却声名不显。

况且,李昊的很多行为在他看来都是属于急智,应付一些突发事件什么的还可以,但在某些决定国运的大事上面却少有作为。

思来想去,李二摇摇道:“你别去了,去了就是添乱。”

“父皇……”李承乾本想解释,可话说了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

老头子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难道不应该声色俱厉么?

以前可是不管啥情况,只要稍微不顺心,老头子就是非打即骂的。

难道有阴谋?

李承乾缩了缩脖子,偷眼打量自家老爹,随时做好逃走的准备。

没办法,这都是跟李昊学的。

嗯,就知道跟着他学不出一点好来。

李二见他那鬼鬼祟祟的样子既好气又好笑,瞪了他一眼道:“这次的事情,你不要跟着掺和,如果李德謇那小子需要你帮忙,你就在长安配合着帮他一下。至于岐州,你去了用处不大,还是老老实实在京里待着吧。”

“呃,儿臣……明白了。”

虽然没有达到目的,但老头子却难得的没有翻脸,这让李承乾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点头答应的同时,顺口问了句:“父皇,您觉着德謇这次能赢么?”

“赢不赢的无所谓,让那小子知道一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好。”李二难得认真一回,指了指一边的椅子让李承乾坐下,然后继续说道:“你的那个侍读啊,别看平时一副没头没脑的样子,实际上那小子心气高着呢,整个朝堂能得到他尊重之人屈指可数。”

“啊?!”李承乾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父皇,您是不是看错了。”

李二哼了一声:“哼,如果这都能看错,朕如何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太子,你还年轻,将来还要克继大统,你要记住,永远不要让私人感情主导了你的判断力。”

可能是觉得自己说的不够明白,李二又继续说道:“有些时候啊,下面想要闹,就让他们闹去,只要不影响大局,只要手段合理,朕绝不会插手其中。朕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放心,若是他们将来闹的太狠了,朕自然会出手,至于帮谁,那就要看谁的胜率高了。”

李承乾眨巴着眼睛,似懂非懂。

今天老头子的话说的有些多,感觉每一个字他都能理解其中的含意,但联合到一起……啥意思?

到底管还是不管?

而且老头子最后那句看谁的胜率高又是什么意思?到底要帮那一边?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

端着一肚子的疑问回了东宫,李承乾把自己闷在家里想了好几天,最终决定该怎么样怎么样,爱咋咋地,李德謇那小子要是来求自己,那自然是责无旁贷,若是不来求,那就……。

“殿下,外有岐州刺使阎飞白派来的使者求见。”

嗯?岐州刺使?不是李德謇么?

李承乾闷声道:“可问清那阎飞白的派人前来的目的?”

“回殿下,说是受了李侍读的指点,阎使君想要请殿下派遣两百会打靠抽水机的匠人去岐州支援。”常公公如实回答。

李昊:老子啥时候说两百了,明明是五十好吧。

李承乾差点被气笑了:“两百匠人,亏他李德謇也好意思说,本宫这里有多少匠人他不知道。”

说实话,当初李承乾负责给整个太极宫铺地瞬的时候手里的确有打造抽水机的匠人,不过人数嘛……最多只有二十。

如今过了年余,在这二十人的传帮带之下,倒是又培养了一些人,但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五十,两百,开什么玩笑。

最后,到底还是李德謇这三个字起了作用,李承乾大度的摆摆手:“算了,把人带进来吧,让本宫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来本宫这里要这么多人。”

“诺!”常公公应了一声,转身下去传令,不多时,一位灰头土脸的六品官外自然面走了进来:“臣……。”

‘吧唧’。

“哎呦!”来人不知是太过紧张还是怎么着,话未说完左脚绊右脚,对着李承乾就是一个五体头地。

要不怎么说傻人有傻福呢,来人这一摔,直接让李承乾把原本准备好的训斥之言忘到了爪洼国,‘吭哧’一声笑了出来,打趣道:“行了行了,本宫知道你的忠心,不过这种大礼以后还是算了,咱们不兴这个。”

来人脸涨的通红通红的,只恨不能有个地缝让自己爬进去,好半晌才讷讷言道:“臣岐州别驾蓝卫东,拜见太子殿下。”

“蓝卫东。”李承乾咂咂嘴,面色一正:“本宫问你,岐州刺使阎飞白派你前来所为何事?”

“回殿下,使君派下官来向借人的。”蓝卫东想了想,继续说道:“岐州大旱,数月无雨,幸得李待读路过岐州,向使君建议开凿深井,然后以抽水机取水。然我岐州并无打造抽水机的匠人,故使君派下官前来向殿下借……借两百匠人用用。”

“呵呵……”李承乾冷冷一笑:“两百人,岐州使刺好大的口气,蓝卫东,你可知道将作监一共有多少会打造抽水机的匠人?”

“不,不知。”蓝卫东摇摇头,心说我哪儿知道啊,反正我们岐州是一个没有。

“本宫可以告诉你,整个将作监能够打造抽水机的,一共只有四十七人。两百,亏你们说的出口。”

“啊?!”蓝卫东脑子一蒙,一共才四十七个人,这可怎么得了。

蓝卫东并不知道,所谓两百人不过是阎飞白狮子大开口的说法,正所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老阎同志也是怕只要五十人太子殿下万一再砍去一截,最后只送来十个人,那就完犊子了。

李承乾与蓝卫东本样,全都被阎飞白这一顿操作给弄懵了,只以为真是李昊的要求,左右为难的寻思了好长时间,最终下定决定,把人给他凑齐。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不就是两百人么,独立打造抽水机的匠人没有那么多,但能配合打造的还好不少呢,几个匠人而已,为了提早解决大旱的问题就算再多派些,估计老头子那边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阴差阳错之下,虽然觉得阎飞白的要求有些过份,但看在李昊的‘面子’上,李承乾还是拨出两百人交给了蓝卫东。

蓝卫东不知道惊惧于李昊的心狠手辣还是真的为岐州百姓负责,接手了两百人之后,连休息都顾不上,立刻催促众人上路,马不停蹄的往回赶。

……

转眼数日过去,原本冷清的岐山县在某一日的清晨陡然变的热闹起来。

一车又一车的物资接踵而来,人数高达两百的匠人团伙蜂拥而至。

什么叫实力,这就叫实力。

干旱数月,求援的奏疏写了无数,可结果是什么?石沉大海。

如今,太子侍读驻扎岐山县,三言两语间,要人给人,要物资给物资,纵使京畿地区依旧到处都是流言蛮语,但该有的支援却丝毫不减。

“为什么?因为老子有钱呗。”

“……”

“我给你讲,这年头儿,只要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

“……”

“什么?我到底想干什么?当然是想回家,对,没错,我想回家。”

岐山县驿馆,李昊叼着牙签走出大门,身后袁天罡怒气冲冲跑出来:“世子,眼下长安谣言四起,我劝你还是打消回去的念头……。”

“淡定,淡定些,着急解决不了问题。”李昊转回身,严肃的说道:“我不是傻子,郑家同样不是,他们应该知道这种小孩子的手段对付不了我,所以……安心在这边解决取水的问题吧,等到把这里的问题解决了,幕后黑手自然也就浮出水面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去会会那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