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二章 ?流水线作业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41
A+ A- 关灯 听书

身处暴风眼中的李昊丝毫没有池鱼的觉悟,每天依旧乐呵呵的,该吃吃,该喝喝。

袁天罡看不惯,悄悄把长安的一些事情告诉了红拂。

原本他是打算让红拂出面劝劝这个不听话的儿子,毕竟这次的事情闹的有点大,稍不注意身刻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老袁觉得自己能有今天跟李昊脱不开关系,不忍心看他在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奈何红拂的神经不是一般的大条,听完之后直接劈头盖脸一句:“袁道长,既然你都说了那是谣言,还那么紧张干什么。”

袁天罡这个气啊,扯着胡子道:“李夫人!红拂女侠!贫道知道这是谣言,可别人不知道啊,万一传到皇帝陛下耳朵……。”

“你的意思是皇帝陛下不如你?”

“我……”袁天罡一哆嗦,惊的差点没有胡子扯下来。

好气哦!

我要是再管这破事儿,我袁字倒过来写。

等到袁天罡走了,红拂一改之前漫不经心的模样,招过左膀右臂两位侍女:“你们谁有时间抽空回去一趟,问问家里那个老东西,他这个爹是怎么当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连个消息都没有,是不是我们母子俩死在外面他才开心。”

两位侍女在李昊没有出生之前便跟着红拂,对这位当家主母的脾气知之甚详,闻言没有任何异常表现,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沉默中抱拳行礼,主动承担起回去‘问责’的重任。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与众人紧张的情绪不同,李昊此时该忙的全都忙完了,身边护卫被他派出去一大半,平均每水深井边都守着一人。

这倒不是守着水井怕人破坏,主要是为了监督前来取水的百姓把水烧开再带走。

大旱时节,鬼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流行病出现,基于安全考虑,李昊严令,所有岐山百姓不得饮用生水,并且从源头加以控制。

这要是放在平时,自然会有很多人对此表示不满,毕竟大旱之年,能有水喝就已经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

但李昊因为在初来岐山县的时候便大发神威,一言不合直接弄死了县令,这使得他在百姓心中有了颇高的威信,而在那些富户眼中,他也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正因如此,不喝生水的命令在岐山县没有任何阻碍的得到了推广,许多百姓甚至还自发的去捡拾柴火,在水井边搭建起无数锅灶负责烧水。

除开这些,李承乾派来的两百匠人也在休息了半日之后连夜开工,一时间全县所有铁匠铺全部被征用,‘乒乒乓乓’打造之声彻夜不停。

不得不说,岐州刺使阎飞白的确会做人,长安调来的两百匠人他竟一个都没留,甚至连州府都没去,直接便送到了岐山县,交到了李昊手中。

想必他也是知道,自己的面子根本没这么大,太子能一下子调来这么多匠人,估计全都是看在李昊的面子上。

岐山县原本的那些地方士绅、官员原本还想与李昊伸量伸量,看看这条长安来的强龙是否能够压下他们这些地头蛇。

但在看到阎飞白的表现之后,所有人都选择了龟缩。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李昊到底是长安来的公子哥,不可能在岐山县停留在久,与其跟他斗不如好好配合,早点把这祸害送走,这样大家都舒服。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李昊的命令得到了很好的执行,士绅们倾其所有支援匠人团队,生铁、木料、牛筋……,要人给人,要东西给东西。

经过两日两夜的赶工,两百人的匠人团打造出了十架大型抽水机,乐的岐州刺使阎飞白急匆匆带着负责人冯铁去向李昊报喜。

在打造抽水机的这段时间里,阎飞白一直待在岐州,一来是想在这位太子殿下的宠臣面前表现一下,二来也是想学习一下如何解决缺水的问题。

如今,抽水机打造好了,万事俱备,到了解决问题的时候了,老阎自然喜不自胜。

岐山县府军临时驻地,此时已经成了李昊的办公地点,阎飞白和铁柱赶到的时候,小李同志正在不务正业的逗弄一只看上去很好看的鸟,时不时还会往鸟笼里面撒些谷子,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对于李昊的不务正业,阎飞白权当做没有看到,带着冯铁先是与守在一旁的铁柱点头打了个招呼,便站到一旁静候。

片刻之后,李昊投食完毕,转头看向阎飞白:“阎使君面带喜色,若我猜的不错,应是抽水机已经打造完了吧?”

“正是。”阎飞白笑答:“经过小冯他们两天的努力,已经打造好了十台,世子您看咱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些抽水机投入使用了?”

按照阎飞白的想法,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少不得会露出得意炫耀之色。

结果没想到的是,李昊非但没有什么高兴的表示,反而皱眉头看向冯铁不悦道:“这么久了,才打造了十台抽水机?冯铁,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恩,恩公,小人,小人知错。”时隔两年,尽管小冯同志已经继承了老冯铁匠大半衣钵,在将作监也算小有名气,但对李昊的称呼依旧保持着老样子,甚至就算觉得李昊冤枉了自己,也不敢有丝毫反驳的意思。

阎飞白经过这几日与冯铁的接触,对这个憨厚的青年倒是有几分欣赏的意思,见他唯唯诺诺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大舒服,忍不住在边上劝道:“世子,这几日我一直都在打造现场,他们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好些个匠人甚至在打造过程中累的晕倒数次。”

李昊淡淡看了阎飞白一眼:“阎使君,术业有专攻,将作监的事情你不懂。”

我,我不懂?

阎飞白被怼的直翻白眼。

我不懂好歹我也在打造现场待了两天,你这个啥都懂的在干什么,逗鸟?!

这样的一个外行,自己竟然还会把解决问题的关键放到他的身上,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想的。

阎飞白飞中郁闷,顿时没了与李昊聊下去的欲望,如果不是想留下照顾一下可怜兮兮的小冯,早就忿而离开了。

李昊懒得去管阎飞白是如何想的,将他怼回去之后,继续对冯铁说道:“我问你,这次你带来的熟手有多少。”

冯铁知道所谓熟手是指能够独立完成打造抽水机的匠人,于是低个头委屈巴巴的说道:“三,三十人。”

李昊点点头,又继续问道:“一抬抽水机有多少零件。”

冯铁答道:“二十八个。”

“既然这样……,我问你,如果三十人每人制作一个模具,需要多少时间?”

“大概需要一个时辰。”冯铁想了想,认真答道。

李昊围着冯铁转了一圈,看上去像是在拼命压抑心底的怒火,半晌方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每人打造一个模具,然后将这些模具分配下去,让那些随行的匠人每人打造一份。你带来的人都是熟练工吧,就算没有独自打造抽水机的能力,独自打造一个零件的能力总有吧!

你们来了两百人,按照零件的个数分组那就是二十八人分成一组,再加上一个熟手作领队,就算二十九人,算一算至少可以分成六组吧?

再按你刚刚说的速度,最复杂的零部件一个时辰打造一个,这么长的时间其它人负责的零件应该也打造好了。

所以按照这个标准,每组一天至少可以打造十二台抽水机,六组那就是七十二台,两天就是一百四十四台。

老子不是那种刻薄之人,老子不要求你们两天时间不眠不休,老子可以给你们一天时间休息,两百人两天也应该给老子拿出七十二台抽水机吧?

可是你们呢,十台!不眠不休的忙了两天,就特么给老子弄出十台!亏你还有脸来找老子报功,如果我是你,早就自己找口井跳进去淹死了。”

冯铁黝黑的脸膛泛着紫光,羞臊的恨不能一头撞死在李昊面前。

阎飞白这会儿也不怄气了,目瞪狗呆的盯着李昊直发懵。

这些天他是全程驻扎在打造现场的,回忆一下打造的过程,发现如果真的按照李昊所说的办法来做,似乎,好像……,真的不需要这么累,而且打造出来的抽水机也绝对会比现在多上数倍。

可是,为什么如此简单的方法却没人想到呢,阎飞白清楚,那些匠人真的很努力,没有任何人偷懒,就算没有任务在身的匠人,这两天也都很忙碌。

思来想去,阎飞白觉得还是有必要跟李昊解释一下,毕竟那些匠人这两天的确很不容易,大不了以后再让他们按照正确的思路来赶工也就是了,这次……。

“世子,您消消气,您说的方法下官听懂了,等下回去先让匠人们休息一下,等他们休息好了就让他们按您说的去做。”

“老阎!”李昊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使君什么的敬称也不顾了,指着冯铁对阎飞白道:“你以为他们不懂什么叫流水线作业么?不,他们比你清楚的多,之所以不那样做,就是想要敝帚自珍,不想让自己的‘手艺’被别人学去。

混蛋,都是一群混蛋,一个抽水机而已,算得了什么手艺,老子明天就把抽水机图纸发的满世界都是,老子看他们还怎么敝帚自珍。

娘的,这都什么时候了,一个个还特么想着一些有的没的,欺负老子不敢弄死他们怎么着,积极的消极怠工,这些招式都是老子玩剩下的。

那个谁,冯铁,你回去告诉那帮子混蛋,能干的就干,不想干的滚,老子不希罕一群龌蹉小人,娘希匹的,跟老子玩儿心眼,老子弄不死他们。”

是这样么?真是这样么?

阎飞白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傻子。

亏自己还觉得两天打造十台抽水机多么了不起,合着自己被一群匠人给坑了,难怪这位长安来的祸害听说这件事情之后会暴跳如雷,敢情这事还真是自己错了。

想到这里,阎飞白看向冯铁的目光开始变的不善起来,纯朴的脸庞带上了一丝狡狯。

冯铁倒是没注意到这些,被李昊劈头盖脸一顿暴训,委屈的都快哭了,一个劲的解释:“恩公,小人真没有那样的想法,小人,小人……。”

“别解释,老子不听。”李昊打断冯铁,指着外面道:“现在,立刻,马上给老子滚回去让那帮混蛋照老子说的做,老子再给你们一天时间,明天这个时候如果见不到五十台抽水机,老子把你们全都挂在城门楼子上。滚蛋!”

冯铁屁滚尿流的跑了,回去给那些将作监出来的同僚传达李昊的意思。

这位可是一言不合连县令都敢杀的主儿,弄死几个匠人还不是跟玩儿一样。

望着冯铁离开,阎飞白尴尬的朝李昊拱拱手也想离开,这里他已经待不下去了,太丢人。

李昊却在此时将他拦了下来:“阎使君留步。”

“世子,可是还有什么吩咐?”老阎停下脚叔,讪讪问道。

“没什么,聊聊吧。”抬手让铁柱再搬一张椅子过来,李昊拉着阎飞白坐下,正色说道:“使君可是觉得被那些匠人耍了,心中愤懑?”

“下官……”阎飞白本想说没有,但想了想,最后还是点点头:“若不是世子为下官解惑,下官险些误了大事。”

“呵呵……”李昊却在这个时候笑了起来,摇头道:“使君错了,其实那些匠人并没有那个意思,我刚刚不过是给他们随便扣了一顶帽子而已。”

“啊?”阎飞白惊讶的抬头,有些不解。

李昊笑着解释道:“使君不知道,其实流水线作业法早在先秦的时候就有,不过后来随着时局动荡已被世人所遗忘。当然,读书人或许知道这些,不过因为阶层不同,读书人就算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也不会跟那些匠人说。而匠人……他们接触不到这个层面的东西,自然也就不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