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四章 变废为宝(中)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44
A+ A- 关灯 听书

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庆典仪式的小李同学并未表现出任何不耐烦的情绪,虽然对这种所谓的仪式感有种发自内心的腻味,却依旧笑呵呵的与身边四、五个乡绅聊的热火朝天。

红拂并未参与到庆典仪式当中,换上普通百姓衣服的国公夫人此时正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热闹,看着李昊时不时摸摸鼻子的动作,她知道这小子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不过,红拂却不打算参与进去,未来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让儿子提前适应一下总是好的。是的,就是这样,红拂绝不承认这是在坑儿子。

过了大概一刻左右,袁天罡出现在人群正前方,崭新的道袍衬托下,老道士手持拂尘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

先是念了一段经文,接着燃香祷告,虽然近两年他一直奋斗在科学研究第一线,但主业却没有放下,依旧十分熟练,看得恶少李昊在边上频频叫好。

老东西,既然想要恶心老子,老就别怪老子无情:“跳的好,来人,看赏。”

看……看赏是什么鬼?

袁天罡愣了愣,下一秒,数不清的银元宝劈头盖脸向着老道砸了过去。

抱头鼠窜.gif

银弹雨过后,满地狼藉,袁天罡顶着满头大包黑着脸回到现场,仪式感什么的也不要了,直接吐出两个字:“抽水。”

抽水!

一声令下,小铁匠冯铁当仁不让,第一个冲到抽水机旁边,先是往抽水机里面注水两大桶清水,待清水将抽水机及连接抽水机的铁管全部灌满,便奋力摇动起两尺余长的摇把。

一下,两下,三下……,很快,抽水机的出水口冒出汩汩细流。

观围的乡绅脖子伸的老长,见有水出来,立刻喊道:“出,出水了!出水了!”

李昊远远瞥了一眼出水口,十分淡定的摇摇头:“大家不要急,再等等。”

还等,等什么,都这B样了,一群人面面相觑。

抽水机的神奇早在数日之前他们就听李昊说过,像什么十二个时辰不间断供水啦,不用每天趴在水井边提水啦,最要紧的是有多余的水可以用来灌溉。

可是,就眼下的情况来说,出水量似乎有些小,连供应全县饮水似乎都有些不够,怎么可能用来灌溉。

不过,既然贵人说等那就等呗,反正这么长时间都等了,也不差一时半刻。

鉴于李昊之前的野蛮行为,乡绅们理智的管住了自己的嘴,假模假式的围在一起等着后续的发展。

另一头,小伙子冯铁摇的更卖力了。

‘嘎吱嘎吱’,抽水机摇把被摇的跟风车一样。

渐渐的,出水口水流越来越大,由涓涓细流变成潺潺流水,再由潺潺流水变的滚滚洪流。

好吧,滚滚洪流的确夸张了些,但水的确比开始的时候出的多了,看上去好似一汪清泉般不断向外翻出一汨汨的清水。

在通讯基本靠吼的大唐,除了一些政策性的东西,奇技淫巧的传播速度很慢很慢,所以别看抽水机这东西在长安已经家喻户晓,但在距离长安数百里远的岐州,却根本无人知晓。

岐山县大大小小二十来个乡绅脖子都快抻断了,眼睛瞪的老大,口中不断发出类似呓语的惊叹声。

“好,好厉害。”

“世子就是世子,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打造出如此厉害的神物。”

“几位,你们说,世子这抽水机会不会卖给咱们?”

一说卖,乡绅们全都来了兴趣。

这次关中大旱,损失最大的就是他们这一类人,家里百十倾土地颗粒无收就也算了,还要养活一些穷亲戚以及投效过来的长工和佃户。

这要是放在往后几百年正在往资本主义过渡的大宋朝或者再往后的大明朝,或许算不上什么,毕竟那个时候大家伙已经很少靠地里长出来的那点东西过活。

可是放在农业为主体的大唐就不行了,乡绅也好,世家也罢,大家每年就靠地里长的那点东西过活呢,这要是旱上一年……,借用某明星的话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所以,当他们发现抽水机完全可以实现不间断供水的时候,这些乡绅们立刻来的兴趣,统统涌向李昊,七嘴八舌的问道:“世子,抽水机能卖么,小人愿以十两银子一台的价格购上十台。”

“十两银子?”李昊这会儿正叼着茶烟跟袁老道一块儿吞云吐雾呢,闻言扭头伸出一个巴掌:“看在这次大旱的份上,给你们成本价,五十两一台,每家限购五台。”

有人苦着脸道:“五台?世子,这也太少了,不够用啊。”

“产能有限,不能再多了。”李昊指了指远处那些百姓:“毕竟他们也要活着,总不能为了你们,让他们全都饿死吧。再说,整个关中都缺水,我不可能把所有产能全都放在你们身上。”

话说到这个份上,拒绝的意味已经很浓了,就算没有关中缺水的大帽子,五十两银子一台的价格也足以便乡绅们望而却步。

当然,这其中也有李昊背景太强的关系,乡绅们就算再不满意,也不敢表现出一星半点,毕竟这位小爷连郑家的人都说杀就杀,他们这些乡下土豹子就算有点实力,难道还能比过五姓七望的郑家?

望着乡绅们泱泱离去的背影,袁天罡狠狠抽了一口从李昊手中骗来的茶烟,吐出一团烟雾:“一群见利忘义不知好歹的东西,大唐有他们这群蛀虫,百姓的苦日子就没有结束的一天。”

李昊原本也对那些乡绅的表现有些不满,听到袁天罡的吐槽,不由乐了:“哎呦,老袁,看不出来,你还有这觉悟呢?”

“哼,我又不是莫得感情的石头。”袁天罡这会儿哪里还有刚刚道骨仙风的样子,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道:“这么多年混迹市井之间,早就把这些人看透了。”

说完这些,老袁想了想道:“要依着我,世子你刚刚就应该把抽水机敞开了卖,价格也提到一百两银子,这帮家伙,钱多的事,何必帮他们省钱。”

“我也想啊!”李昊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袁天罡的肩膀:“不过我怕把他们吓跑了,那样我可就没钱来给老百姓发工钱喽。”

“发工钱?世子,你又有什么坏主意了?”

李昊:“……”

“呃……”袁天罡被李昊盯的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贫道不是那个意思,贫道是说,您又有什么好想法了,能跟贫道说说不?”

李昊摇摇头:“老袁啊老袁,这也就是你,但凡换个人来,老子一拳过去……。”

“是是是,贫道知错,知错。”看着铁柱沙包大的拳头,袁天罡十分配合的连连拱手。

“呵呵……”李昊也觉得玩笑开的差不多了,再说下去怕是这老道会翻脸,于是笑呵呵上前搀住袁天罡,神秘说道:“其实不瞒你说,我还真有点想法。”

“哦?”

“昨天下午,我跟阎飞白那老货说了,打算在整个岐州府进行河道清淤,以工代赈。所以,抽水机这东西该卖还是要卖的,也不能卖的太贵,否则把那些乡绅都吓跑了,我们拿什么给出力的百姓发钱,发粮食。”

“那什么不多卖一些?”袁天罡不明白。

“因为需要清淤的不仅仅只有一个岐州,关中其它几个州难道就不需要清淤了?你总不能让我拿着岐州的钱去补贴别的州府吧,阎飞白那老货要是知道了还不跟我拼命?!”

拍拍袁天罡的肩膀,李昊感触颇深的道:“如今的大唐不比往年了,三季稻在江南便地开花,种的满世界都是,虽然不能年产三季,但是两季还是没问题的。所以大唐现在不缺粮了,就算有旱灾,只要给朝庭时间问题就不会太大。

而之所以陛下一下没有调集粮食过来,估计是想要利用这次旱灾达到什么目的,我无法回京的原因,很可能就是陛下想要利用我来搞事情,吸引某些人的注意。

所以,我很怕啊,我现在的状态就像瞎子过河,全靠摸,指不定哪一步走错了,下一步就是反劫不复。”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昊做了个怕怕的表情,又比了个砍头的手势。

袁天罡无语。

你真知道怕?郑家那死鬼到现在还在城门楼子上挂着呢,都快成风干肉了,你要是真怕倒是把人给放下来啊。

翻了个白眼,袁天罡根本没把李昊的话放在心上,这小子说话就没靠谱的时候。

“世子,既然局面如此,贫道便不跟着掺和了,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会一直留在岐州,若是有什么事情,直接派人来通知一声便好。”

李昊摆摆手:“成,忙你的去吧,这段时间爱干点啥干点啥,想吃点啥吃点啥。”

袁天罡:“……”

……

数十台抽水机投入使用之后,极大的缓解了岐山县百姓的饮水问题。

县城中‘叮叮当当’响了数个日夜的打铁声也停了下来。

匠人们不眠不休的工作的数个日夜早已经累的不行,一熬到抽水机投入使用便全都跑去困觉了,弄的岐山县驿馆呼噜声不绝于耳,隔着两堵墙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郑延便是在这样的一个夜里进入了岐山县城,随意找了一家客栈出巨资包下,整支队伍便算是在县城里落了脚。

管事郑钱说来也是郑家之人,不过与嫡长房的关系有些远,因在家中行四,所以被郑延称为四叔。

在客栈安顿好之后,这位郑四叔来到郑延的房间外,轻轻敲了敲门:“公子,睡了没有。”

“还没呢,四叔进来吧。”郑延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房门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书僮打开。

郑钱慈爱的在小书僮头上按了按,进入房间先进检查了一下门窗,发现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对郑延说道:“公子,刚刚小人去打听了一下,卫公世子眼下正在城中,不知公子明日是否要去见见。”

郑延想了想:“算了吧,这几天连日赶路,骨头都快要散架了,还是先休息几天养足了精神再说吧。”

郑钱点点头,他的身份说来只是下人,没有置喙嫡长房的权利。

“那公子早点休息吧,明日一早,小人再来。”

“哎,等等。”见郑钱要走,郑延又连忙将他叫住:“四叔,虽然我现在不好去见李德謇,但该有的礼数却不能缺,你有时间的话最好能派人去把我的名帖送过去,就说三日后在城中最好的酒楼,本公子请他赴宴。”

“诺!”郑钱应了一声,见郑延再也没有其它吩咐,这才转身退走。

……

“这是什么?”李昊一早起来,便发现桌上多了一份烫金名帖,拿在手中,可以闻到名贴上散发着淡淡的桂花味道:“郑延是谁?”

“郑家嫡长孙。”门外传来红拂的声音,接着房间的门被推开,李昊的便宜老娘带着满脸的恨铁不成钢数落到:“名动天下的五姓七望嫡系传人都不认识,亏你还算得上长安城的纨绔。”

“娘,哪有你这么说儿子的,我好歹也是堂堂开国候,怎么能是纨绔呢。”李昊打了个哈欠,老大不乐意的说道。

“亏你还有脸说自己是开国候。”红拂一指头戳到儿子额头上:“有睡到日上三竿才醒的开国候么,你爹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从来都是三更烛火五更鸡,否则哪有你今天。”

“三更烛火五更鸡,说的就好像您老人家亲眼看到了一样。”李昊低头咕哝了一句,将注意力放到了手中的名贴上面。

“你说什么?”

“没,没啥。”为了不被戳指头,李昊连忙否认道:“我就说以后我也要像爹爹那样,三更烛火五更鸡。”

“哼。”虽然明知道李昊说的不是这句,奈何刚刚却没有听清楚,红拂哼了一声岔开话题:“别看了,就是一份名帖而已,郑家那小子已经到了岐山县了,说是三天后请你去赴宴。”

说到赴宴,李昊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鸿门宴,条件反射脱口而出:“鸿门宴啊?”

红拂白了儿子一眼:“去去去,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喜欢打打杀杀的,郑家那小子可是郑氏嫡传,书香门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