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六章 ?咱们合作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47
A+ A- 关灯 听书

屁股决定脑袋,话糙理不糙。

不管李昊选择的那片山区代表了什么,但对于岐州刺使阎飞白来说,那就是一片没用的山,既不出产粮食,也不出产金钱。

但交给李昊就不同了,首先二十万贯的入帐有了,这就是政绩。

其次,不管李昊想在这片山区里做什么,那片山地都是属于岐州的,只要他能按标准缴纳税款,对于他这个刺使来说,同样也是政绩。

阎飞白并不傻,他很清楚一片没用的荒山与政策之间应该如何选择。

一番长谈之后,阎飞白乐呵呵的走了,如今的他可以说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河道清淤,官道翻修,这些工程做下来,年终考评一个上上怎么也跑不了。

舒坦啊,都说卫公世子是什么长安第一祸害,骗子,都是骗子,这位小爷明明就是财神爷好不好,老子将来若是能飞黄腾达一定是托了这位小爷的福。

……

三日之后,岐山县最大的酒楼——百味居。

李昊带着席君买和铁憨憨在店外施施然下了马车,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进店里。

店里伙计一见,立刻谄媚的迎了上来:“世子您来了!”

“呃……,你认得我?”李昊诧异问道。

伙计几乎把脸笑成包子:“世子一来岐山便替我岐山百姓除了一害,您的名声早就传遍岐山县的大街小巷了。”

李昊闻言大乐,拍拍伙计肩膀,一歪头:“呵呵,马屁拍的不错。柱子,看赏!”

‘啪’,没等伙计反应过来,一叶二两左右的银叶子便被铁柱拍进他的怀中。

百味居虽然是岐山县最大的酒楼,但因为岐山县本就不大,所以平日里就算式有人打赏小费最多也就是十文八文的小钱。

故小伙计虽然被铁柱拍的差点背过气去,但依旧笑的见牙不见眼,一个劲朝着李昊拱手:“谢世子,谢世子赏。”

李昊笑着摆摆手:“先别忙着谢,我来问你,今日可有一位来自长安的郑公子前来啊。”

“郑公子……”

没等小伙计把话说完,通往酒楼二层的楼梯处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世子安好,在下郑钱,添为郑延公子的贴身管家,在此恭候世子大驾。”

李昊循声望去,发现说话的是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人,鼻直口阔,一双浓眉很有特点,看着有点像……蜡笔小新。

点点头,笑着打招呼:“挣钱,你这名字有点意思,寓意不错。”

郑钱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误会了,嘴角抽了抽:“世子,在下姓郑,荥阳郑氏的郑。”

“呃……”好尴尬,李昊站在原地僵了片刻,讪讪道:“那个不知者不怪哈,郑管家别放在心上。”

“没事,不怪世子,以前也有人经常会误会。”郑钱满脸生无可怜的客气了一句,侧身让开楼梯口岔开话题道:“我家公子正在楼上恭候世子,请。”

“请!”跟在郑管家身后,李昊迈步走上二楼。

百味居二楼站着十来个护卫打扮的郑氏家将,一位白衣青年临窗而坐,面前桌上摆着几样糕点、水果,脸上尽是愁容。

见到李昊上来,立刻换上一副热情的笑脸,起身拱手道:“在下郑氏郑延,见过卫公世子。”

李昊今日来此本就目的不纯,自然不会给郑延甩脸子,当下热情回应道:“郑公子客气了,某在长安久闻郑氏公子大名,可惜一直无缘得见,今日一见,方知什么叫人中龙凤。”

诶?!

不是说李德謇这家伙很难打交道的么。

郑延原本早就做好了被李昊甩脸子的准备,结果见面之下发现传言似乎并不那么准确,长安第一祸害看上去笑的人畜无害,就跟邻家小老弟差不多。

略一愣神之后,郑延很快回过神来,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啊!世子珠玉在前,郑某一介混吃等死的纨绔,如何当得起人中龙凤。来来来,世子请入座,咱们坐下谈。”

“同坐,同坐!”背靠铁柱和席君买这两个万人敌,李昊视那十来个郑氏护卫如无物,与郑延打着哈哈坐到了主位上面,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那些正在对自己横眉冷对的家伙一眼。

郑延正时刻注意着李昊的动静,见状立刻知道这些护卫让他不满意了,当下对管家郑钱道:“四叔,让他们都到下面等着,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上来。”

“公子……”郑钱本想再说,但被郑延一瞪,立刻低下了头,对那十来个护卫摆了摆手。

片刻之后,护卫们走了个干净,整个二楼只剩下李昊、郑延及郑管家和铁柱、席君买五人。

李昊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郑氏护卫不满的离开,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

十来个人而已,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不少,自己要是真想弄死郑延,这些人加起来都不够铁柱一只手打的,更不要说自己这边还有个席君买。

“郑延,大家都是长安子弟,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咱们互相直呼名字如何。”待到所有人离开,李昊大咧咧说道。

郑延虽然觉得有些不大习惯,但也不愿在这种事情上与李昊较真,笑着应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李昊点点头,啧了一声:“好,既然我们已经有些共识了,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这次来岐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么直接的么?

郑延错愕的与管家对视一眼,良久才反应过来,苦笑说道:“德謇兄,如果我说这次来岐山的目的是想要解除误会,你信么?”

“信,为什么不信。”李昊摊开手道:“不瞒你说,郑克爽是岐山县令的事情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如果开始知道他是你们郑家的人,最多也就是打断他两条腿,绝不会伤了他的性命。”

睁眼说瞎话,信你我就是个锤子,郑克爽的尸首这会儿还在城门楼子上挂着呢,你要是真顾忌郑家,为啥不早点给放下来,让人入土为安。

郑延抿着嘴,点头道:“说来郑克爽也算是我的长辈,不过他是偏房,在族中也不怎么受重视,所以才养成了偏激的性子。”

李昊轻轻眯了眯眼睛,静静等着郑延把话说完。

果然,郑延很快将话锋一转:“不过,错了就是错了,我郑氏不是护短的家族,郑克爽目无国法,伙同妻舅搜刮民财,戮害百姓,确是死有余辜,在这件事情上,我代表郑氏对岐山县百姓正式道歉,同时也要谢谢德謇兄仗义援手之德。”

这就有点意思了,李昊不是没想过郑氏会低头,只是没想过郑氏会一点要求都不提,而且把姿态放的如此之低。

要知道,荥阳郑氏好歹也是传承了数百上千年的大家族,根本没有必要惧怕李昊这样的一个小年轻,也不会在乎李靖一品国公,新生权贵。

见李昊一直不说话,郑延也有些急了,清了清嗓子道:“德謇兄,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若有还请提出来,只要在我郑延能力范围之内,定不教兄台失望。”

“呵呵……,过了,过了!”李昊展颜一笑,摆摆手道:“真说起来世家与勋贵本是一衣带水的关系,而且我李家也是陇西李氏一员,追根溯源我们之间说不定还能攀上些许亲眷关系。所以之前的事情依我看就算了,回头我让人将郑克爽的尸身放下来,找地方小心安葬,相信过了这么长时间岐山百姓对他的恨意也淡了,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

尼玛,你还知道你是五姓七望的一员,我还以为你不知道的。

郑延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强笑着:“如此,那就多谢德謇了。”

德謇与德謇兄相比虽然少了一个字,但却在无形中间两人的关系拉近了许多,郑延说完之后似是想起了什么,面色一正道:“德謇,对于长安这段时间出现的谣言你怎么看?”

“什么谣言?”

“就是……,就是关于你的谣言。”郑延恨不能掐死面前这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家伙,硬着头皮说道:“德謇,不怕跟你说,这次的谣言真的跟我郑家一点关系的都没有,我可以用郑家千年以来的名誉来保证。”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昊倒还真不好再装糊涂了,叹了口气,真诚道:“郑延,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左右我都是长安第一祸害了,难道还怕再背一两个恶名?”

Emm,好像真的不用在乎哈。

郑延舔舔嘴唇,原本在他看来很重要的事情,对方竟然满不在乎,这让准备了好几天的他一时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老爷子让自己尽量不要跟这家伙起冲突,自己做到了;可老爷子让自己尽量交好这家伙,这好像是个难题啊。

从长安出来的时候郑延可是信心满满,自认只要到了岐山见到李昊,必然能够三言两语将其收服。

但现实却在关键时刻给了他当头一棒,李昊这家伙竟然油盐不进,表面上一副笑嘻嘻的样子,骨子里却透着傲气。

怎么办?难道我还要低声下气去求他?

郑延纠结的要命。

李昊等了半天不见郑延有反应,心里也有些憋得慌,啧了一声道:“郑延,我问你件事呗,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成不?”

“什么事?”郑延一愣。

李昊俯下身子,靠近郑延道:“你缺钱不。”

“当然缺。”郑延脱口而出,旋即反应过来:“德謇,你什么意思?”

难道这家伙想要拿钱收买我?那我要不要答应呢。

郑延又开始纠结。

见郑延的好奇心已经被吊起来,李昊微微一笑:“我这里有个赚钱的法子,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参一股。”

郑延好歹也是世家子弟,很快抛开不切实际的幻想,正色问道:“什么法子,需要投多少钱?收益如何?”

“不多,大概二十万贯左右,而且其中一半要换成粮食。”李昊手指轻扣桌面:“至于收益,眼下还不好说,但两年后,最低应该不会低于每年二十万贯。”

“每年二十万贯……”郑延觉得呼吸都停了一下,自动忽略了初期二十万投资的问题。

与赚钱相比,郑延更在乎的是后续的影响。

首先一点,如果真的合作,等于是直接完成了老爷子交待与李德謇交好的要求;其次,如果真的每年能有二十万贯收益,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争家主的巨大资本。

是的,就是争家主的巨大资本。

表面上看,他郑延是郑氏长房长孙,家主的合法继承人。

可事实上,某些东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他不拿出一定的实力,让家族中的老人看到他有继承家主的能力,在未来家主之位到底属于谁还真是个未知数。

看着郑延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李昊微微一笑,坦言道:“我前段时间将陈仓县周围的荒山全部买下来了,花了大概二十万贯左右。当然,正常来讲那些荒山就算什么都不长,也不会这么便宜,之所以能以如此低的价格拿下那片地,是因为我答应岐州府,给他们将官道全部翻修成水泥路。”

“为什么?那片山里到底有什么?”郑延敏锐的抓住了重点。

以他对李昊的了解,知道他绝对不会花钱买一座没用的荒山。

“水泥和石炭。”李昊此时已经跟阎飞白签好了契约,自然不怕将实情告诉郑延。

“嘶……”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让郑延狠狠的倒吸了口冷气:“真,真的?那荒山里有水泥?”

李昊很满意郑延的表现,重重一点头道:“不错。”

陈仓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陈仓。

当然,陈仓在后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宝鸡。

一个盛产煤、铁、石灰石的城市。

最开始进入岐州的时候,李昊便惦记上了那片几乎什么都不长的荒山,就算没有发生岐山县的事情,在回到安全之后他也会找机会再回来将这片大山纳入自己的名下。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如今机缘巧合,话赶话之下省了他再跑一趟,对他来说倒还真是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