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八章 财帛动人心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50
A+ A- 关灯 听书

“哎,田老四,你说这会不会是一场骗局啊,每天二斤粮,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怎么可能,你没看到那告示上面有使君大人和府君的私印么。”

“嗯,我觉得也不像假的,毕竟这么多人呢,若是造起反来,谁能顶得住。”

“算了算了,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有心思打听这些不如去问问有没有什么活计给派给家里那些妇人,哪怕每天只给一斤粮也行啊。”

“对对对,快去问问。”

像这样的对话每天都在岐州府的各处发生,为了每天那几斤粮食,岐州百姓报名的踊跃性连各县县令都有些恐惧。

这简直太可怕了,无法想像如果不能兑现粮食,这些热情高涨的百姓会闹出多大的事。

阎飞白同样有着这样的担忧,但同时他也有着一份小欣喜。

整个岐州在册百姓人数只有九万多,那么多出来的百姓是从哪里来的?别说来自其它州府,就这么几天时间消息能不能传过去都是未知数,怎么可能一下子多出好几万人。

赶路不需要时间的么?就算赶路不需要时间,其它州府又不傻,怎么可能让如此多的百姓跑去别人的地盘,官当够了么。

所以,这多出来的百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定是以前因为战争产生的逃民。

往年里没有这么大的灾祸,这些人靠着打零工、剜野菜多少也能将就着过活,但如今正常百姓都活不下去了,他们自然也就没有打零工的地方,野菜什么的因为旱灾也比以前少了许多,生活大不易。

若不是有了这次的以工代赈,这些逃民还不知道会被饿死多少呢。

阎飞白在决定与李昊合作之前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因为这次合作一下子吸引出如此多的逃民,这次就算没有修路和清淤这两件事,单凭一下子招回如此多的逃民,一个上上的考评也跑不了了。

嗯,就是这样,稳了。

岐州的两项大工程稳重有序的进行着,郑延则带着艰巨的使命回到长安见了自家老头。

“父亲,母亲,孩儿回来了。”

“哎,回来就好,这次去岐州受苦了吧?”卢氏心疼的将刚刚儿子拉到一边,上上下下好一顿打量:“黑了,瘦了。”

郑延有些不好意思的躲过老娘慈爱的目光,来回的路上他都是躲在马车里的,在岐州那三天也都在客栈里休息,怎么可能会黑,这也太夸长了。

郑父倒是表现的很正常,一本正经的问道:“见到李德謇了?”

“见到了……。”郑延张了张嘴,目光忽然扫过房中几个侍女,话锋一转:“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先下去。”

“诺!”侍女们柔柔的应了一声,蹲身行礼退了出去。

郑父有些诧异的看了儿子一眼,并没有任何阻拦的打算,待所有人全都退走,这才沉声问道:“出事了?”

“呃……,算不得什么大事。”屋中没了外人,郑延一脸的矜持:“孩儿就是有些拿不准,所以想请父亲和母亲帮忙参详一下。”

知子莫如父,看着郑延一脸你快问我的表情,老郑心里就不舒服了,拿起桌上的茶盏抿了一口,权当没听到儿子在说什么。

吊老子胃口,老子偏不如你的意,爱说不说。

倒是一边的卢氏关心则乱,毕竟如果没有大事儿子不可能把侍女都赶出去。

当下推了郑父一把:“哎呀,老爷,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延儿,到底在岐州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李德謇欺负你了?”

“你急什么,他爱说不说。”郑父没想到夫人如此沉不住气,瞥了卢氏一眼,继续吸溜茶水。

郑延见母亲急了,倒也不敢再卖关子,咳了一声严肃道:“父亲,母亲,孩儿跟李德謇谈了一笔生意,以二十万贯的投次换他在岐州生意的两成股份。”

“噗……”郑父一口茶直接喷了出去:“咳,咳,你,你说多少钱?”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二十万贯啊。”

“你个逆子,老夫,老夫今日非打死你不可。”

“哐”,郑父将茶盏狠狠往桌上一放,起身举起巴掌就往郑延头上招呼:“你这孽畜,,二十万贯换两成股份,岐州那地方有什么,你是不是傻。你爷爷是让你去交好李德謇,不是让你去败家的!”

“老爷,老爷你干什么,延儿才刚刚回来,你莫把他打坏了。”卢氏从二十万贯这个数字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郑延已经被打的抱头鼠窜,惊的这位慈母连忙上去拉住自家老头,免得他一怒之下把儿子给打坏了。

郑延乐极生悲之下被打了好几下,委屈的不行,这要放在平时他早就一气之下跑出去花天酒地潇洒去了,但这次他却没有离开,只是委屈巴巴的站在门口,时不时偷眼打量一下怒气冲冲的老头子。

Emm……,为什么总觉得老头子是在挟私报复呢,好奇怪,难道是在嫉妒我的才华?

“好好好,我肯定不揍他,我好好跟他说行了吧。”郑父却看也不看儿子,支应了卢氏几句,重新将话题转回到二十万贯上面:“逆子,还不说说你这二十万贯花到什么地方去了,李德謇在岐州的生意又是什么,若有半句谎言,看老夫打断你的腿。”

又是打断腿,不知道是当爹的都有这个习惯,还是作者的童年有心理阴影了?!

郑延被揍了一顿之后果然老实了,一五一十的说道:“回父亲,李德謇在岐州跟阎飞白签了一份契约,哦,阎飞白就是那个岐州刺使。他花了大概二十万贯将陈仓周边数万亩林地全都买了下来,并且答应阎飞白这二十万贯一半以现银支付,另一半一粮食的形式支付。”

“又是二十万贯……”郑父皱了皱眉:“你既然答应以二十万贯入股,那就是说这二十贯由我郑氏来出了,可对?”

郑延点点头,向门口退了几步:“呃……,也可以这么理解。”

不过郑父这次却没有再冲上去冲儿子,只是哼了一声,便继续道:“那么他的生意呢,你没问问他的生意是什么?”

“问了,李德謇在岐州的生意包括水泥工坊、石炭矿、铁矿,好像还有什么焦炭工坊……。”

郑父:“……”

房间里在的气氛陡然间变的落针可闻,话说了一半的郑延莫名感到一阵不安,刚想转身就跑,老头子刚刚拿起来的茶盏就砸了过来:“畜牲!这么大的生意你就投了二十万贯!我郑氏缺钱嘛,缺钱嘛!才两成股分,你……老夫打折你的腿。”

我,我太难了!

这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嘛。

郑延再次开始抱头鼠窜,与之前不同的时,老娘卢氏非但没有阻拦再自家老头子,甚至还上动递上家法:“老爷,打,狠狠的打,哎呦,妾身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生了这么个傻儿子呦。”

噼里啪啦,叮铃咣啷……。

一刻钟后,郑延顶着一头包坐在桌边,可怜,弱小,又无助。

郑父满脸恨铁不成钢坐在另一边,一会儿竖掌如刀,一会儿紧握双拳,显然还没有过瘾。

“说吧,你跟李家那小子还有什么约定,一次都说出来,再有半点隐瞒,你自己看着办。”

郑延都快要哭了,心说我这还没说什么呢,就被揍了两顿了,若是再多说点,还不得被打死啊。

可是,在老头子的威胁下,不说又不行,最终只能硬着头皮说道:“父亲,其实孩儿不是真的傻了,如果有可能孩儿也想为家里多争取一些利益。可是,李德謇说了,给咱们两成股份已经很多了,余下的八成股他还打算分给皇室五成,另外再拿出一成分给几家勋贵。”

郑父点点头:“嗯,这么分配倒也合理,若是他敢吃独食,老夫还真不敢跟他合作。”

是呗,我也是这么想的。

郑延松了口气,小心的问道:“父亲,您次的生意是献给家族还是咱们自己拿了?”

“你的意思呢?!”郑父这话本身就存了考校的意思,想要看看郑延的格局如何。

毕竟郑延是长房嫡孙,未来的是要继承家主之位的,他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不仅仅关系到郑氏长房,还关系到家族的未来。

但郑延却不知道老头子想的是什么,低头想了想道:“孩儿决得应该献给族里。”

“为什么?由我们独占不好么?李德謇在岐州的生意若是做大了,两成股每年的分红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郑父继续问道。

郑延十分肯定的说道:“就是因为数目太大了,孩儿才决定献给族里。”

这件事情他在回来的路上想了很久,独吞的想法也不是没有过,但最终他还是决定把这笔意划归到家族。

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其一是因为这笔钱不是小数目,调动起来必然会被人注意到,哪怕长房的确有实力独立支付二十万贯。

其次是这么大的生意必然需要家族里的其他人来配合,若是不把钱分了,那些配合的人手未必会尽心尽力。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平息郑克爽之死带来的影响,哪怕郑克爽并不是郑氏嫡出,哪怕他的行为是自寻死路,但他毕竟是郑家人。

自己家里的人死了,长房不仅不替他出头,反而去跟仇家合作,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所以拿出一部分利益来安抚人心还是很有必要的。

最后就是郑延觉得李德謇此人很可怕,这不是说李昊生的三头六臂,杀人不眨眼,而是指他的算计和背景。

毕竟李昊身后站的是军神李靖,跟李承乾的关系又十分要好,否则也不可能因为他一句话,太子便从将作监调了两百匠人去了岐山县。

这样的实力跟背景,郑延觉得单凭自己完全不是对手,就算加上老头子也不行。

所以这钱必须分给家族,只有依靠家族的力量才不致于在将来吃了暗亏,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李昊有所顾忌,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将他们的钱一口吞掉。

当然,就算把生意挂在族里长房也不是一点好处拿不到,毕竟现在的族长就是郑延的爷爷,他作为长房长孙,又是这次生意的联络人,为自己这一脉多争取一些好处还是没问题的。

郑父见儿子的表现不似伪作,终于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隔桌拍拍他的肩膀:“不错,我儿长大了,知道为家族考虑了,很不错。”

“谢谢父亲夸奖,都是父亲……和母亲教育的好。”郑延话说了一半,看到老娘眼神不善,连忙把‘母亲’加了进去,这才让卢氏露出欣慰的笑容。

好紧张,好害怕,金钱果然是考验人性的试金石呢。

暗戳戳拍拍胸口,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郑延正襟危坐,等着老头子继续训话。

不过老头子似乎正在考虑问题,直等了大概有半个时辰,郑父才回过神来对儿子说道:“延儿,你刚刚从外面回来,旅途劳顿,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明日一早跟为父去见你爷爷,是时候召开一次家族会议了。”

“是,孩儿告退。”尽管郑延很想马上就去老爷子那里表功,但老头子的话却也不能不听,于是老老实实回了自己的院子。

待到儿子走了,郑父面色一正,扭身看向身边一直在捅咕自己的卢氏:“夫人,差不多行了。”

“什么叫差不多行了。”卢氏转身坐到之前郑延的位置上:“说吧,你是怎么打算的。”

郑父嘴角抽了抽,为难道:“夫人,不是为夫小气,若这生意是我谈下来的,说怎么也有岳丈的一份。可是,可是这次的生意是延儿谈的,我再怎么也要为他争到一份收益,你说对吧?除开延儿那份,咱们长房一系,我二弟,三弟,四妹怎么也要分点吧?

再有其它支脉同样也不能亏了他们,有些事情将来还需要他们配合,总不好亏了他们。

另个还有郑克爽,他这一支总要安抚一下吧,否则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