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零章 世家的算计(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59
A+ A- 关灯 听书

这个世界上总不缺一些聪明人,在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岐州的时候,王家却把注意力放到了海上。

远洋水师牛啊,在东部沿海打下了偌大的名声,南至泉州,北至鞑靼海峡,西至倭国平城京,想做海上生意你不挂远洋水师发下来的战旗试试。

说句不好听的,这片海域,不挂远洋水师战旗,你连片小舢板都下不了海。

倭国、高句丽、百济、新罗,不止一次向大唐派出使团,抗议远洋水师的越界行为,可远洋水师这帮家伙表面上答应的好好的,实际行动上却没有受到半点影响,该干嘛干嘛,反正只要遇到不挂旗的,一概统统击沉,管你是商船还是战船。

最后时间长了,四国被逼的没办法,就连他们本国的战舰都不得不挂上远洋水师的旗帜才敢出海巡逻。

可问题是守着这样一支牛·逼的舰队,竟然没有一人从中看出商机,甚至在王家主动提出来的情况下,李靖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王家主,你的意思是?!”

“呵呵。”王氏族长微微一笑:“不瞒卫公说,最近族中有些年轻人想去海上看看,年轻人嘛,出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老夫很支持他们的想法。不过,海上终究不如地上安全啊,老夫虽然支持小辈去开开眼界,可也不想日后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是。”

到底是世家大族的族长,说话就是好听。

李靖听了半天才搞明白,感情这老货的意思是想要让远洋水师帮忙给王氏一族的船队护航。

这要是放在平时,李靖或许直接就答应了,反正远洋水师就在儿子名下,平时的工作也都是例行巡航,护卫一下本土的船队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现在是平时么?长安城关于李昊的谣言让李靖头大如斗,王家在这个时候提出让远洋水师为王家船队护航多少带上了一些趁火打劫的味道。

李靖在心生不满的同时,面色微微一沉:“王家主,德謇眼下还在岐州,远洋水师的事情本公不便插手。”

“这样啊,既然卫公不想帮忙,那就算了吧。”王氏族长笑容不改,语气轻松之极,好似半点没把李靖的拒绝放在心上,但相对的,却也是对李靖之前所说的谣言之事绝口不提,便如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甚至不仅仅是王氏一族,其它诸如崔氏、卢氏等几家也都在同时改了话题,继续说起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好似之前商量好的一样。

李靖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看出这些人想干什么,心中不禁生起一股怒意。

这特么就是摆明车马的威胁老子呗?如果老子不答应你们,你们就落井下石了呗?

而且,听听这帮混蛋聊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楚国费无忌;秦国的赵高;西汉的江充;北朝的鲍邈之……,个个都是奸佞之徒,不是陷害太子,就是陷害忠良,影射的味道丝毫不加掩饰。

特么老子的儿子是顽劣了一些,可也不是你们能诬陷的。

不过李靖的脾气的确是好,被人指着鼻子说‘你儿子就是个奸佞’,竟然没当场掀桌子,最后甚至还勉强应付着将饭吃完了。

只是,在将众人送走之后,李靖连家都没回,直接去了太极宫。

既然与那些世家的老家伙谈不拢,那就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只要李二不在乎那些流言蜚语,他李家就不用在乎。

来到太极宫的李靖很快得到了接见,在宽敞的御书房中,伟大的帝国主义头子李二陛下先是亲切友好的对卫国公表示了欢迎,接着正色说道:“药师,朕听说你中午在家中宴客,怎么这还未来傍晚便结束了?”

“回陛下,臣……”李靖顿了顿,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陛下,臣是为犬子的事情而来。”

“德謇?”李二微微一笑:“药师可是觉得朕会被坊间那些谣言所迷惑,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李靖摇摇头:“臣不敢,但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臣担心谣言一日甚过一日,终会对犬子产生不利的影响。”

“嗯,药师的担心不无道理啊。”李二拍拍书案上二尺多厚的奏疏,叹息道:“你看看吧,这些都是弹刻那小子的,朕已经留中了一部分,这才两天,又攒下这么多。”

李二才不会说谣言都是自己放出去的,也不会说这些奏疏有一大部分都是建议调粮赈灾的,反正借李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上来翻阅,里面写的什么还不是任由自己说了算。

当然,李二如此做也是有原因的,之前最大的敌人颉利已经被擒拿回京城,大唐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再无敌手,于是世家便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尤其是之前去世家求亲,结果被人接二连三拒绝之后,李二的心里就一直想把世家除之而后快。

皇帝怎么了,明君又怎么了,朕堂堂个国之主,朕富有四海,难道还搞不定这几匹‘害群之马’了?

世家?!

没有你们的允许,朕的圣旨甚至出不了皇宫。

开什么玩笑!

怪不得当年杨广一心想要铲除世家这颗‘毒瘤’,如今看来,杨广是对的,世家必须铲除,便是无法铲除,也要将他们的影响力降到最低。

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李二并不打算将一切告知李靖。

李昊其实说白了,就是李二手中的一把刀,一把用来抹平世家影响力的刀。

这次李二放出谣言,就是想要挑动世家的情绪,让他们将目标集中到李昊身上,最后自己站在幕后渔翁得利。

至于说李昊最终的结局会如何,说李二半点不关心是假的,再怎么说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还不至于恩将仇报。

所以就算李昊这把刀最后真的折了,他也会将其保下来,或许之后那小子会无缘于朝堂,但几世富贵却还是能保证的。

李靖看着那厚厚的一摞奏疏,肝都在颤,强打精神道:“陛下,您是了解犬子的,那臭小子虽然顽劣不堪,但要说他是国之大贼却是过了。”

“朕的臣子朕当然知道。”李二哼了一声,意有所指道:“哼,他们以为联合到一起朕就拿他们没有办法了,可以把他们的意志强加到朕的头上,却不知朕只是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

说到这时在,李二话锋一转:“药师啊,这件事情你可以放心,朕不会让朕的英雄流血又流泪,最终无论如何,朕都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多谢陛下!”有了李二的‘保证’,李靖的心终于算是放下了一些,同时也对皇帝陛下口中的‘他们’带上了恨意。

一群见利忘义的小人,想拿老子的儿子来威胁老子,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别怪老子心狠。

想着,李靖继续说道:“陛下,臣还有一件事情想要禀报。”

李二问道:“什么事?”

“关于远洋水师!王家、卢家等几家今天与臣聊天的时候,说他们打算让犬子出面派遣远洋水师为他们的商队保驾护航。”

“哦?”李二眉头一皱:“药师答应他们了?”

李靖义正辞严道:“没有,臣不是不明事理之人,犬子虽然负责远洋水师,但他也只是替陛下代管,如何能干那等公器私用之事。”

“不错,这件事情你做的很对。世家,他们的手未免伸的太长了些,关中大旱没见他们出多少力,捞好处却不甘人后。”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二原本就对世家成见颇深,这会儿听李靖说那些世家竟然要把手伸到自己的碗里,如何能不动怒。

这就好像主人家刚刚蒸好一锅大米饭,结果自己还没动筷子,邻居就拿着碗跑来蹲在锅边一样。

李二承认自己的确没有意识到远洋水师在外海开避处如此局面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但这并不等于他就允许世家到这里面来分一杯羹。

越想越气之下,伟大的皇帝陛下不禁又对世家的恨意加深了许多。

不过最终李二还是没有对李靖所说的事情做出任何指示,倒不是说他不想展开海上贸易,而是眼下这个时候确实不适合提出来。

毕竟关中大旱的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在这个时候玩远洋贸易,魏征等一干老货又要说三道四,所以……还是等某些人回来以后再说好了。

反正朕也不着急。

……

王家大宅,离开卫国公府之后的老家伙们再次聚首。

宴席摆开之后,看着中间身姿摇曳的胡姬舞步飞旋,众人举杯畅饮。

酒过三巡,茶过五味,将一众下人打发下去之后,王家家主首先开口:“诸位,今日在场的没有外人,关于近日京城中的谣言,诸位可否给我一个准话,到底是谁家先放出去的?”

众人面面相觑,都觉得十分冤枉。

这事儿说来跟他们半点关系都没有,最多就是当初听说郑克爽被李昊的跟班一拳殴死喝了顿小酒,可这跟谣言有什么关系。

若真说有人造谣,那也是郑家最有可能。

迎着其他人的目光,郑家主也觉得很是冤枉,沉着脸说道:“诸位都看我干什么,若是不相信,我以郑氏祖先的名义发誓,此事与我郑家绝与半点关系。”

以老祖宗的名义发誓,这已经是很重的誓言了,在坐的都是明白人,由己及人如果谣言是出自自己家中,这种毒誓是绝不敢发的,否则老祖宗棺材板都压不住。

“好了好了,既然老郑你说谣言不是出自郑家,那便不是出自郑家,我们相信你的为人,何必发誓呢。”王家主见气氛有些尴尬,主动打起圆场。

郑家主却不理这茬,哼了一声,瞪着眼睛扫过在场的众人,冷声道:“我知道,因为我郑氏族人的事情,大家都觉得我郑家才是谣言的最大嫌疑人,这话不假,换成我我也这么想。

不过,刚刚我也说了,此事与我郑氏一关,诸位想要看笑话也好,别有用心也罢,希望将来别被我郑氏查出来,否则……。”

否则什么郑家主没说,但他的意思却已经表达的很明白。

那就是谣言必然出自在场的几大家族,原因很简单,鹤蚌相争渔翁得利,谣言一出,不管郑氏与李家谁斗倒了谁,最后得利者都是在场的几家。

望着郑氏老头儿拂袖而去的背景,王家主的若有所思的眯起双眼,片刻之后举起手中酒盏,打着哈哈道:“老郑这家伙应该是喝多了,大家别放在心上,以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来来来,咱们继续喝酒。”

“饮胜!”

斛光交错间,众人又是一轮酒水下肚,卢氏族长拉开了话匣子:“老几位,不是我姓卢的多话啊,李家那小子的事情咱们还真需要好好考虑考虑,毕竟咱们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你们说是不是。”

博陵崔氏族长叹道:“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是要怎么办呢,李靖那家伙油盐不进,咬死了不松口,咱们总不能不管他的意见直接派出船队吧。要知道,李家那小子可是条疯狗,若不经过他点头,船队出去容易,想要回来可就难了。”

“怕什么,那小子的把柄不是还在我们手里攥着呢么,谣言说是谣言,可众口铄金之下就算是陛下想要保他都难吧?”

“不不不,不能在谣言上下功夫,此事本就不是我们做的,我们就没有必要掺和进去。”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们说怎么办。”

因为意见不统一,各持己见的众人说着说着火气就大了起来,如果不是顾忌身份,怕是能上演一出全武行。

最后,王家主看不下去了,敲着桌子道:“诸位,诸位,大家安静一下,听我一言。如果王某没记错的话,李德謇此子是被陛下惩罚不能回京的,而陛下之所以罚他不得回京,目的就是想要让他在外面负责解决旱灾一事。”

“那又如何?”

“呵呵……”王家主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诸位,你们猜猜看,如果此子没有解决旱灾,反而闹的民怨四起,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陛下会不会很失望?谣言是不是会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