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三章 都是戏精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7:05
A+ A- 关灯 听书

“小子,你今天吃了熊心豹子胆是吧,敢跟老夫如此说话。”程咬金终于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拍案而起。

生气了,真的生气了。

眼瞅着局面开始向着失控的方向发展,阎飞白觉得自己必须站出来表个态,不能让李昊一个小年轻顶在前面。

“卢公,卢公息怒,一切都是下官的错,小公爷也是心忧岐州百姓,并没有冒犯您的意思。”

老程扭过头,像一头发怒的雄狮:“有你什么事,姓阎的,老夫今日给你面子才让你进营,再敢多言信不信马上把你叉出去。”

WOC,入戏太深了吧!

李昊坐在一边咳的嗓子都快出血了,见老程依旧怒气冲冲的与阎飞白对视,只能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唉,程叔,你变了,不再是当年的你了,曾经的屠龙勇士也终于变成了恶龙。”

这都什么玩意儿?什么屠龙勇士,什么恶龙,跟我有关系么?

程咬金满头雾水的看向李昊,阎飞白穷搜记忆也没找到对应的典故,于是同样报以迷惑的神情。

李昊这才反应过来,关于屠龙勇士的梗是特么一千四百年后传出来的,大唐这会儿……龙好像是神兽来着,谁敢屠?

不过,说出去的话便如泼出去的水,收是肯定收不回来了,李昊急中生智,仰天长叹:“苍天啊,当年那个为天下百姓,反对暴君,揭竿而起的程叔去了哪里!没想到啊没想到,曾经的无敌勇士,如今竟变成了他当初无比痛恨的人,悲哀,悲哀啊!”

阎飞白被李昊悲天悯人神情所感,书生气也上来了,大步上前:“卢公,还望看在岐州十余万百姓的份上,救我岐州一救,飞白在这里求您了。”

言罢,双膝一弯,‘吧唧’一声跪倒在地。

在阎飞白看不到的角度,程咬金目光游弋看向李昊,其中含意十分明显,你小子的锅,你自己解决。

李昊两眼圆瞪示意老程:明明是你刚刚演的太过,就算要解决也是你来解决。

僵持片刻,程咬金终于不敌李昊的厚颜无耻。

嗯……,主要是阎飞白拜的是他,不是李昊,想甩锅也不那么容易。

“唉,罢了,罢了。阎使君起来吧,俺老程答应你们也就是了。”

“卢公答应了?”阎飞白猛的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惊喜。

本以为这次弄不好会被叉出去,结果没想到老程竟然真的答应了,好意外的说。

程咬金主动上前将阎飞白扶起来:“不答应还能怎么办,你没听那小子已经把老子比成杨广了么。这小王八蛋,明摆着是把老夫架在火上烤,亏老夫之前还那么疼他。”

李昊对老程的话不置可否,权当没有听到。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疼我,开什么玩笑,你这老货还知道疼人?就算真知道疼人只怕也是心疼你家闺女,跟老子没有半毛钱关系。

阎飞白同样也没把老程的吐槽放在心上,在得知老程答应帮忙之后他的一颗心喜的都快要炸了,只想马上回去安排人手配合右武候卫挖井的事宜,哪里还顾得上其它。

要知道,井这东西可不是随便挖的,挖错了地方下面满地石头,你就是人再多也只能望坑兴叹,所以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回去找专业人员过来,实地考察才能决定在什么位置挖井。

便是这样,老阎急匆匆的走了,等到走出大营才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东西在营地里面。

嗯……,好像是个人,不过算了,不想了,还是挖井重要,人就放在右武卫大营好了,反正也丢不了。

巴巴的看着阎飞白离开,李昊立刻就被老程薅着脖子拉到了一边:“说,你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让老夫陪你演戏,又把老夫的右武候卫留在岐州,别告诉我你真的是为了岐州百姓,俺老程不傻。”

“那您看看,我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说您傻啊。”李昊重新坐回老程身边,再没了之前正气凛然,笑嘻嘻的说道:“这次把您老留下,其实小侄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真的想替岐州百姓做点实事,二是想让您老帮我撑撑场子。”

老程撇撇嘴,对李昊的话表示强烈的不屑:“撑场子?你好歹也是堂堂开国县候,在岐州那是说一不二的存在,需要老夫帮你撑场子?”

李昊必须承认,老程这话没有丝毫的夸张成份,若是没有意外,他的确能在岐州说一不二。

但问题是意外总是无处不在,根据老头子送回来的消息,他可以肯定长安那边五姓七望有几个家族正在算计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必须小心再小心,不敢有丝毫大间。

毕竟长安关于他的谣言已经发酵了近半个月,若是他再被人抓住什么其它把柄……。

好吧,李昊虽然并不在乎这些,可还是不想让那几大世家太过得意,所以岐州这边暂时他必须留下帮自己撑场面的人,老程便是最好的人选。

避开那些不必要的算计,李昊抓起放在一边的茶壶,对嘴给自己灌了一大口,舒服的哈了口气说道:“程叔,明天我会安排一些百姓过来劳军,您放心,不会送什么贵重的东西过来,就是一些水而已。不过,这些水可是百姓从自己嘴里省下来的,右武卫候喝了之后要是拍拍屁股就走,总有些不恰当吧,你说对吧?”

老程点点头:“对,所以老夫便有了正当理由上书陛下,解释大军缓行的原因。不过……,俺老程这么帮你,有什么好处呢?你总不会一句谢谢,几句马屁就把老夫打发了吧?”

李昊理所当然道:“不然呢?程叔,您可是我未来的岳丈,总不能看小婿在岐州受了委屈吧?”

呸,表脸,不,表脸之极。

这会儿想起我这个老丈人了,有好处的时候咋不见你想起我呢。

程咬金把手一挥:“滚蛋,我家音音不嫁人,就算将来要嫁也不嫁你这种人。”

“唉?!程叔,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李昊插科打诨想把话题引到一边,奈何老程根本不上当,一把掌抽在他后脖子上:“快点给老子说实话,否则信不信老子抽你。”

抬起差点杵到桌面上的脑袋,李昊眨巴着眼睛,明明你已经抽了好不好。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咱是文明人,不眼野蛮人一般见识,李昊幽幽叹了口气:“不瞒程叔你说,其实小侄我……吧啦吧啦……噼里啪啦……。”

半个时辰后,程咬金满眼螺旋纹:“等,等会儿,你的意思是,你花了二十万贯把陈仓买下来了?”

李昊失口否认:“不,是半个陈仓,不是一整个,而且钱也不是我出的,是郑家出的,我就是幕后黑手。”

“俺不管那些,俺就是想知道为何没有俺闺女那一份?你可是音音的未婚夫,不给她分一点这合适么,亏老子还那么看重你。”

李昊:“……”

不是说程音音要单身一辈子么?这么快就改了?

亏你这老XX灯还有脸说我不要脸,依我看,真正不要脸的是你才对。

老程被李昊瞅的浑身不自在,瞪珠子一瞪:“你瞅啥。”

“瞅你咋地!”李昊在心里小声BB了一句,撑起笑脸道:“没,没瞅啥。程叔,其实说起来音音那一份我可是早就给完了,这边陈仓的产业……说实话,我打算重新分一分,好歹你们肉吃也得给别人留占汤喝不是。”

程咬金面色一变:“放屁,老子什么时候吃肉了。”

李昊也有些不乐意了,咂咂嘴道:“程叔,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海外那么大的生意,您可不能吃干抹净不认帐。”

海外?海外什么生意?老程努力想了想,最终摇摇头:“你小子别在那信口开口,俺老程家可没有什么海外的生意。”

“怎么可能没有,我离开百济的时候可是把整支远洋水师都交给处默和长孙冲、李震他们了,这不就是留给你们三家生意么?程叔,你别告诉我到现在为止程家还没有船队去做海上贸易。”

李昊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之情,亏老程总亏得自己聪明。

现在一看,全都是小聪明,骨子里还是个满脑子肌肉的二百五,竟然连如此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出来。

老程一脸懵逼,呆呆看着李昊,有些反应不过来。

海上贸易是留给我家的?这么说来,自己好错过了好几个亿的样子。

不说什么走私军械、钢铁,就算做正当生意,运送一些丝绸,瓷器,香料什么的去海外,好像也能赚的钵满盆满。

毕竟海上贸易那可是一家独大,整个远洋水师就控制在程家、长孙家和李家手中,其它人就算想要插手其中,也必须担心无处不在的‘海盗’。

想通了其中的关窍,老程难得的有些脸红,忽然拍桌大骂:“程处默这个孽畜,如此重要的事情竟然不告诉老夫,等回了长安老子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恼羞成怒加甩锅,这丝毫不出李昊的意料,毕竟换成他也会这么说。

不远处刚刚安排好先锋军的程处默突然没来由的打了两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嘀咕道:“谁又骂我了。”

……

不管怎么说,老程这边总算是安抚住了。

只是在第二天一早,程处默因为刷牙时多漱了一次口,被他老子一顿暴揍,理由是浪费水资源。

李昊对老程的迁怒行为视而不见,毕竟军营外面还有好几大千的百姓需要人手来接待,他做为岐州与大军之间的临时沟通人员,这个时候必须到场。

而与此同时,马周也坐着马车赶到了陈仓,受到了陈仓县令热情的接待。

这位可是财神爷派来的使者,负责陈仓周围山林地带的交接事宜,并且在交接之后,这位将是陈仓县最大的地主。

毕竟陈仓县百分之六十的地都挂在他的名下,不客气点能行么,以后陈仓县的政绩全都指望着他们呢。

所以马周与陈仓县令的交接过程十分顺利,地契是早就准备好的,只要签字画押就成,酒席也是准备好的,不过马周却没有参加。

原因很简单,不想出这个风头,毕竟外面的百姓连喝口水都难,他怎么好意思在这里吃席,若是被恩师知道了,还不被打断腿啊。

……

右武候卫那边动作很快,几乎是天一亮程咬金就把人手派出去了,五十人一组,由旅帅带队,土拨鼠一样逮着一个地方就开始挖。

三天一千口深井,就算右武卫候人多势众,这也是个不小的任务。

不过与地方府军不同的是,右武候卫有神器在手,根本不用担心挖不动这种情况发生。

什么神器?火药呗。

遇到石头挖不动,直接上火药;遇到土层太硬挖不动,继续上火药。

整个岐州,大军所到之处,炮声不断。

大军过后,数不清的深井密密麻麻分布在全境各个角落。

岐州百姓初时还对给大军送水有些抗拒,但在看到无数口深井之后,所有人都乐疯了。

非但不再抗拒给大军头水,甚至不再需要官府动员便会自发的将水送到那些正在施工的大头兵手上,而且还是不喝不行那种。

结果因为百姓太过热情,弄的这帮子大头兵个个喝的肚皮滚圆,走路都在哐哐做响。

程咬金偶尔也会换上便装下去视查一圈,每每看到这种军民鱼水的情况,都会念着打卷的络腮胡子,发出老父一样的微笑。

多少年没有见到士兵这样受欢迎了?

好像除了刚刚举起义旗的那段时间,之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了。

李昊对这样的情况同样喜闻乐见,每天跟着大军十里、八里的向前推进,身后是一口口冒着汩汩清水的深井,原本荒芜的田野变的湿润,要不了多久便会生出一丝丝的绿色。

因为已经到了六月,粮食显然是种不成了。

不过没关系,种不了粮食还可以种豌豆。

豌豆这东西可是救命粮,从打发芽就可以吃不说,生长周期还特别短,大概两、三个月就能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