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五八章 天下英雄会江宁(五)

发布时间: 2021-02-16 20:10:01
A+ A- 关灯 听书

八月十四明亮的月色下,发生在江宁城内小院外的这场抓捕方才开始,便已混乱成一片。

被众人围捕的黑衣人手中孔雀明王剑大开大合,将一名不死卫成员砍翻在地,左右疾奔便要突围,负责围捕的不死卫成员追将上来,那边的院子里也已经有人持枪杀出,显然便是这院落的主人苗铮。

从远处狂飙而至的身影刷的掠过院墙,随即冲过水路,便已猛扑向尝试突围的黑影。他的身法高绝,这一下狂飙而至,配合不死卫的围捕,想要一击擒敌,但那黑影却提前收到了示警,一个折身间手中刀剑呼啸,孔雀明王剑的杀招展开,趁着对方狂奔不止的这一刻,以气势最强的斩舞奋不顾身地砍将过来。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水路这边,游鸿卓从屋顶上跃下,砰的一声将况文柏身边持渔网的喽啰砸在了地下。那喽啰与况文柏原本聚精会神注意着对面,此时后背上陡然降下一道百余斤的身体,籍着巨大的冲力,整个面门径直被砸在水路边的青石上头,犹如西瓜爆开,场面惨不忍睹。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在身侧,况文柏却也是老江湖了,手中单鞭一挥便照着前方砸了下去。那身影却是就地一滚,照着他的腿边滚了过来,况文柏心中又是一惊,连忙后退,那身影冲了起来,下一刻,况文柏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闷响,口鼻之中泛起甜味,整个人朝后方倒飞出去,摔落到后方一堆泥土瓦片里。

这边喽啰被砸下地面,游鸿卓照着况文柏身前翻滚,起身便是一拳,也是早已练了出来的条件反射了,整个过程兔起鹘落,都未曾耗费一次呼吸的时间。

当年在晋地七人结义,况文柏的武艺当然是高过游鸿卓的,但这么几年的时间过去,他的动作在游鸿卓的眼中却已经幼稚得不行,下意识的出拳打脸是不想用刀伤了他。谁知这一拳过去,对方径直往后倒在泥瓦堆中,令得要作势再打的游鸿卓微微愣了愣,随后猛地转身,拎起地面上那带着各种倒钩的渔网,双手一抡,在狂奔之中呼啸着舞动了起来。

“啾、啾啾啾、啾啾……”

眼下的变故已由不得人犹豫,这边游鸿卓挥舞大网沿水路狂奔,口中还吹着当年在晋地用过一段时间的绿林暗号,对面使孔雀明王剑的那道身影一边砍断列在旁边的竹子、木杆一边也在飞快奔逃,之前冲杀过来的那道轻功高绝的身影追赶在后方,紧被砍断的竹竿干扰了片刻。

使孔雀明王剑的身影朝着这边猛地加速,朝水路对面游鸿卓这边飞扑过来。

她此时也已经没有更多选择了,游鸿卓手中牵起的大网乃是对付绿林高手的利器,上头缀满倒钩,任何人一旦被网住,倒钩入肉,当即便会失去反抗能力。若游鸿卓乃是敌人,她这一下的飞扑便等同于自投罗网。

游鸿卓挥起渔网,照着水路这头撒了出来,他在华夏军中专门训练过这门手艺,大网撒出,网子的下沿刚刚高过扑来的身影,对于水路对面追赶的众人,却俨如一道屏障兜头罩下。

说时迟那时快,后方追赶的那名不死卫队长抄起一根竹竿,已照着渔网掷了过来。竹竿截住渔网,落向水中,那飞跃过来的身影松开手中长刀,握刀的手抓向水路这边青石河岸,游鸿卓冲过去,顺手拽了她一把,视野之中,那轻功高绝的敌人也已经跃了过来,手中长刀照着两人斩下。

游鸿卓拉着那女子的手往前翻滚,手中长刀虚斩,那女子的战斗意识也是极为出众,被拉拽上岸,手中剩下的长剑便在挥斩护身。而那飞跃过来的敌人一刀斩出,只发出极细的“叮”的一声响,这是籍着他高超的身法、擅使暗杀刀的标志,而这一刀未竞全功,游鸿卓见他左手呼啸挥下,一道鞭影霎时间横过夜空,朝下方劈来。

游鸿卓与使孔雀明王剑的女子都下意识的躲了一下,长鞭掠过两人身侧,落在地面上溅起碎屑横飞。

他心中骂了一句,眼前这人右手持刀、左手长鞭,以对方的轻功以及使鞭的手法论,贸然后退拉长距离尝试逃跑便颇为不智了,当下合身而上,刀光斩出。

狭窄的河岸边,只见那人挥舞长鞭犹如巨蟒横挥,将道路便的院墙,墙上的瓦片砸得砰砰作响,手中的刀还与砍杀过来的游鸿卓以及使剑女子换了几招。水路对面,那队不死卫成员呼喊着便朝两头合围而来。

长鞭擅于远及,一旦与对方拉开距离,等于是以己之弱攻敌之长,而且按照对方的轻功,想要把距离拉得更开直接逃跑无异痴人说梦。双方几下交手,游鸿卓奈何不得对方,对方一时间也奈何不得游鸿卓与这使孔雀明王剑的女子,但“不死卫”的成员皆已奔袭而来,这人稳操胜券,口中一笑。

“哈哈,小辈武功不错,本座‘寒鸦’陈爵方,你是——!”

漫天的石灰粉爆开。

游鸿卓将那女子往后方一推,操刀便朝前方劈砍进去,要趁着这一刻,直接要了对方的性命。

那河道边上灰雾腾开,那陈爵方手中刀光挥舞,鞭影纵横,整个身体裹了斗篷几乎旋舞成疯魔,踏踏踏踏的也不知退了多少步才退出石灰粉的笼罩。只见他此时半身白色,斗篷、衣裳被劈得破破烂烂的,身上也不知道多了几道刀口。

石灰粉中那道凶戾的身影眼见没能一次劈死他,又呼啸一声抽刀后撤,这才与先前的女人朝侧面巷道逃去了。

“寒鸦”陈爵方站在那儿,一时间浑身发抖,他上一刻已觉得自己是稳操胜券,谁知下一刻险些连命都丢了,此时身上连中数刀,自然无法再去追赶。过得片刻,那些“不死卫”的手下也已经飞奔过来,他手中刀光一振。

“发信号,叫人。就算掀了整个江宁城,接下来也要把他们给我揪出来——”

他的怒吼如雷霆,之后费了不少菜油才将身上的石灰洗干净。

……

追凶的火箭信号飞上天空,点缀了江宁城的夜色。

游鸿卓与手持长剑的女子奔行过几条暗巷,在一处桥洞下稍作停留。

“梁思乙。”游鸿卓指了指对方,然后点自己,“游鸿卓,我们在昭德见过。”

对方看着他,听了他名字后,又看了他两眼,点了点头,转头往桥洞外看:“我听过你的名字。”

“你们怎么来这边了?”

“你是怎么来的?”

“开英雄大会,凑个热闹。”

“嗯。”女人点了点头,却看着桥洞外,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此时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低声道,“遭了。”便要冲出去。

游鸿卓一把拧住她的手:“要出去你现在过去也晚了。”

女子挣了一挣,横他一眼:“你知道什么!”

“那个叫苗铮的是吧?”

“……”

女子目光一沉,又扭头望向开始变得热闹的夜空。

“他要是不能自保,你去也没用。”

“也许有办法。”似乎是被游鸿卓的言语说服,对方此时才在桥洞中坐了下来,她将长剑放在一旁,伸长双腿,籍着微光,游鸿卓才稍稍看清楚她的面容,她的样貌颇为英气,最富辨识度的应该是左边眉梢的一道刀疤,刀疤截断了眉毛,给她的脸上添了几分锐气,也添了几分杀气。她看看游鸿卓,又道:“早几年我听说过你,在女相身边出力的,你是一号人物。”

游鸿卓自然不能夸奖自己,女人又道:“不能把我来的目的告诉你。”

她的目光坦诚,游鸿卓点头:“知道,无非也就那么些事。这边要开英雄大会,王将军是永乐朝的老人,大光明教、摩尼教、弥勒教、永乐朝,都是一个东西。那个叫苗铮的……”

他说到这里,点到即止地闭了嘴,名叫梁思乙的女人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眉宇间虽有英气,但戾气已经褪去了。游鸿卓道:“有地方去吗?”

梁思乙道:“有。”

“我最近几天会呆在城南东升客栈,什么时候走不知道,如果有需要,到那边给一个叫陈三的留口信,能帮的我尽量帮。”

“好。”梁思乙坐在那儿,做出还要休息一阵的样子,朝外头摆了摆手,游鸿卓便收起长刀朝外头走去,他走出几步,听得梁思乙在后头说了声:“谢谢。”游鸿卓回头时,见女人的身影已经呼啸掠出桥洞,朝着与他相反的方向奔跑而去的,大概还是信不过他,怕他背后跟踪的意思。

游鸿卓笑了笑,眼见着城内信号连发,大量“不死卫”被调动起来,“转轮王”势力所辖的街道上敲锣打鼓,他便稍稍换装,又朝最热闹的地方潜行过去,却是为了观察四哥况文柏的情况如何,照理说自己那一拳砸下去,只是把他砸晕了,离死还远,但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仔细确认,此时倒稍稍有些担心起来。

若是那一拳下去,对方后脑勺磕砖头,就此死了,大仇得报,自己才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如此这般,他在夜色当中一番观察,这晚倒是没有再见况文柏,只是听说与梁思乙接头那苗铮眼见事情败露,转头就带着家人冲进了“阎罗王”周商的地盘。当晚两边便是一阵对峙、扯皮,差点打起来。

由于到得凌晨也没有真打,游鸿卓这才意兴索然地回去睡了。

……

江宁城在喧嚣之中过了大半晚,到得接近天明,才沉入最温馨的安静当中。

天边露出第一缕鱼肚白时,城市西面二十余里的山坡上,少年龙傲天与光头小和尚便已经起来了。光光头小和尚在溪水边打拳,做了一轮晨练。

他的拳法高明,在这个年纪上,着重的是温养气力、保持柔韧、适度拉伸,跟自己当年类似,很明显是有高明的师父专门传授下来的法子,当然其中也有一些非常霸道的法子,令龙傲天觉得对方的师父不够中正大气。

他现在的角色是大夫,比较低调,面对着这个懂行的小光头,当初在陆文柯等书生面前使用的锻炼方法倒也不太适合了,便干脆练习了一套从父亲那里学来的绝世武功“广播体操”,令小和尚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龙哥,你不是打五禽戏的吗?”

“看不懂吧?”

“嗯。”

“龙哥打的当然是绝世武学,你看不懂就对了……你看,这个跳跃运动,它……它就会让人变得很灵敏……”

嘿哈、嘿哈……

龙傲天在小和尚面前认真地跳跃,小和尚张开嘴巴看着,最后举起双手有些崇拜也有些复杂地拍了拍巴掌。

早餐是到前面集市上买的肉包子。他分了小和尚几个,走得一程,又分了几个。待到包子吃完,双方才在附近的岔路口分道扬镳。

虽然一见投缘,但彼此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小和尚需要去到城外的寺庙看看能不能挂单或是要口吃的,宁忌则决定早一点进入江宁城,好好游览一番自己的“老家”。当然,这些也都算得上是“借口”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彼此都未知根知底,路上吃一顿饭算是缘分,却不必非得同路而行。

当然,日后若是在江宁城内遇上,那还是可以愉快地一起玩耍的。

“悟空啊。”

临别之时,宁忌摸着小光头的脑袋道:“往后你在江湖上遇到什么难题,记得报我龙傲天的名字,我保证,你不会被人打死的。”

“好啊,哈哈哈。”小和尚笑了起来,他天性纯良、性格极好,但并非不晓世事,此时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两人朝不同的道路走去,如此前行一阵,又都回过头来,朝对方挥了挥手。这才大步朝前方行去。

这边挥别了小和尚,宁忌步履轻快,一路朝着朝阳的方向前行,随后迈开步子奔跑起来。如此只是小半个时辰,越过蜿蜒的道路,古城的轮廓已经出现在了视野当中。

带着桂花的香气与露水的味道,清爽的晨风正吹过原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