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 神仙学校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28:17
A+ A- 关灯 听书

迷迷糊糊睡得正香,却觉得什么在拍打自己的脸。

“糖宝,别闹……”以为又是糖宝在自己脸上爬来爬去,胡乱伸手挥了挥。

可是拍打仍不停止。

“千骨,千骨,你没事吧?”

一个焦急的声音很近的传来。

花千骨近日太过奔波劳累,好不容易从梦中挣扎着醒来。

却看见脸上停了一只纸鹤,吓了好大一跳。

“千骨?里面还好么?回答我!”

花千骨凝神一听,分明是落十一的声音。可是又是从脸上这只纸鹤传出来的。那纸鹤跟活的一样,用朱笔点了两个红色的眼睛,还扇动翅膀不停的拍打着花千骨的脸。虽然不疼,可是这画面还是有几分诡异。

“我,我没事!”她慌忙的把纸鹤从脸上拿下来,放在一边的白玉阶上。定了定心神,想是师兄看自己太久没出去,又不好直接冲进来,只好御了个小纸鹤进来看看自己。

找了找糖宝,看它懒洋洋的睡在水面上漂浮的叶子里好不舒服自在。拎它起来,三下两下的把它抖醒,糖宝又取了朵花瓣擦了擦身体,然后还抱住一片用牙啃啊啃啊的,啃成一个奇怪的形状,再从嘴里吐了点丝状物把花瓣粘起来,竟然做成了一件小衣服和小裙子的模样。粉粉的套在晶莹剔透略带翠绿的的身体上,还臭美的在那转着圆圈扭屁股,可爱到不行。

花千骨忍俊不禁的也穿上一边准备好的衣服,样式和外面大多数弟子穿的差不多,简单大方,但是非常轻软,手感很好,是她从来没有穿过的珍奇料子。刚开始穿上的时候还有点大,很快便按着她的身形开始缩小,变得舒适而贴身起来。

花千骨啧啧称奇。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糖宝不服气的嘟起嘴巴道:“哪有我的桃花衣好!”

待到出去落十一平时如此沉稳的人也已经等的焦躁不安了。

“这个是你的吧?”花千骨把那只纸鹤还给他。

落十一接过来:“已经湿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方白巾,小心的把纸鹤糊糊包了起来揣在怀里。眼睛看到糖宝穿着小衣服,不由得愣住了,然后转过头去,另外掏出一方白巾在脸上什么地方擦了擦,然后迅速塞进袖子里。

“咳咳,你怎么那么慢?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不好意思师兄,我不小心睡着了。”

“睡着了?你有没有搞错啊!对大部分人来说,这三生池都是个恐怖可怕的地方,你居然在里面睡着了?”

“怎么了?洗的很舒服啊,一点没发现哪里可怕了。”花千骨闻闻自己身上,到处香喷喷的,很好闻的味道。

“这池水是用来过滤入门弟子的,算是浴洗礼也算是检验,一般邪念或者执念太重的人,不适合修仙,更碰不得三生池的水。以此来分辨是不是邪魔外道和有没有仙资和仙缘。但是毕竟只要是人都会或多或少的有贪念欲念和痴念,但是只要不很严重洗洗痛痛忍忍便也过去了。”

“啊?有这么厉害啊?”

“心正之人自然不怕,但是大部分弟子洗后都还是得褪掉半层皮的。”

“可是我什么事也没有啊!”

“很少有人能下三池水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哪怕是成仙之人也总是会有一点执念。这水对于心正者可清心中杂念,还有对疗伤都有很强的功用。但是对于邪魔外道,就跟剧毒强酸一样没有区别了。”

“这么可怕?”

花千骨额头开始拼命冒汗,搞了半天刚刚自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道回来自己都没察觉啊。跟着落十一继续往前走,感觉周身轻松多了,飘飘跟在云里似的,就是肚子饿的厉害。

走到大殿门外,刚刚来的太急都没仔细的看。现在到处瞭望,才把周遭全貌尽收眼底。

他们现在在的是长留山中心最高的正殿长留殿,比起她之前见过的茅山九霄万福宫高大了不止两倍余,深红色,深灰色还有金色交相掩映,肃穆庄严又大气华重,让人仰头之间忍不住便想跪倒。长留山漂浮海上,盛产玉石,几乎所有地面,连广场石阶都是用不同质地的白玉石铺成,举头漂浮的三殿,更是犹如璀璨的水晶宫一般,在血一片的红霞映衬中,灼灼生辉。

落十一给她指道:“长留山一正殿三圣殿,九阁十二偏殿,正殿多是集会祭祀或者处理山中大事,三圣殿在头顶上,由尊上,世尊,儒尊分别居住掌管,九阁是长留山九位德高望重的仙老掌管,有戒律阁,藏书阁,封魔阁,医药阁,礼乐阁,书香阁等等。山中大事也不是尊上一人说的算,需要三殿九阁一起讨论。我已经派人去找清流了,他一会就过来,他是你癸班仙导,会带你先去书香阁给你登籍,领了仙号再带你回亥殿休息,然后明天就可以跟着癸班一起上课了。还有什么不懂的你都可以向他请教。”

花千骨看着远处廊上果然有个男子走了来,体态修长,却半佝偻着身子,走起路来歪歪扭扭,倒像喝醉了一样没有精神。腰间插了把断刀,头发乱蓬蓬的,有几缕白色,像是染的一样。衣服也是穿的松松垮垮邋里邋遢,一只胳膊还露在外面,上面有一个古怪花纹的纹身。面上胡渣隐隐,拓拔而沧桑。走到二人面前,眼皮耷拉着,肩膀耸起。

“叫我来什么事?”挠挠头,一面还无精打采的打个哈欠。

落十一无奈的摇头:“你这样被尊上看见也就罢了,我师傅看见非又得重责你了。这是尊上刚带回山的弟子,分到你的班上,她还什么都不懂,你多照顾她点。”

朽木清流这才完全的睁开了眼睛,打量着花千骨叹口气道:“你又来给我添麻烦了,把这样体质的孩子扔给我。”

“我会努力的!不会给你添麻烦!”花千骨突然开口保证道。

朽木清流笑了笑,弯下腰来,伸出手掐了掐那张仰望自己的小脸。

“好了好了,你这混蛋,知道我对可爱的小女孩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走吧走吧,我带你去报道。”

落十一朝她挥了挥手,让她跟着去。花千骨回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挥手再见便跟着朽木清流走了。

余下的事倒也简单,登籍什么的朽木清流基本上都帮她办妥了,花千骨领了些七七八八的物品,还有一个仙号,写的是花千骨不认识的文字,刻在一块不规则的黑色辟邪木上,是身份的证明。她怕弄丢了,小心的挂在腰间。

来到亥殿前,花千骨举头望,足足有九层高。住的和她一样大多是刚入长留的弟子。拜过师的便跟着师傅住别的殿或者外出云游去了。

她住在顶层上,爬楼梯爬得要死。打开门,却见一个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正在桌上看书,翠绿色的衣裳,头上扎着几条细细的发辫,回转头来,明眸皓齿,肤光胜雪,娇美绝伦。花千骨怔了怔,那女孩也怔了。

朽木清流先一步进去,叫道那女孩:“轻水,这是新入门的小师妹,也是癸班的,今后你们一起住。”

轻水点点头,微笑的走过来接过花千骨手上的包袱和行李,一边帮她放在榻上,一边说道:“我叫轻水。”

“我叫花千骨。”

朽木清流交代道:“千骨很多东西都还不知道,你慢慢帮她熟悉一下。明天带她一块上课。我先走了,酒瘾又犯了。”说着打着呵欠拖着步子走远了。

第一次和同龄的女孩呆在一起,花千骨微微有点不自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还好轻水比较活泼,小嘴不停的说着,两人很快便熟识了。糖宝睡饱了也懒洋洋的从花千骨耳朵里爬出来,打量着四周,干净整洁的小房间,一副十分满意的样子。轻水很怕虫子,不过看糖宝那么可爱,也壮着胆子摸了一下,咯吱的糖宝直笑。

听到花千骨肚子饿的咕噜噜的响,轻水带她去每层的一个厨房里找了点东西吃。因为太饿,忍不住就吃了个饱,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天还才蒙蒙亮就被轻水叫醒了,看糖宝在枕头边睡得还正香也就继续让他睡。抱了昨天领的几本书就跟着轻水去上课去了。

上课的地点在午殿,同样也是九层高,但是样式和风格和亥殿不太一样。

从轻水口里,大概知道了他们要完成的课业是哪些。最基本的有锻炼体力韧性的体能课,有系统讲述仙术道法的理论课,还有关于六界史的历史课,有金木水火土的五行课,还有像骑射、御剑、防守、飞行等各个的实践课。

每个阶段开的课都不一样,各个班的师者也不同。大部分的课是和其他班混着一起上。花千骨晚来了一个月,所以进度可能会比别人落下许多,需要自己努力补回来。还有不到一年就结业的话,每个弟子都在拼命努力,好在仙剑大会上崭露头角拜一个好师傅。

她们现在去上的是上午的历史课。因为来的比较早,教室里还没几个人,花千骨坐在垫子上,趴在案上,依然犯困的不行。她还从来没试过起那么早的。

轻水一看就很有八卦女王的潜质,每进来一个人,不管是自己班上的还是别人班上的就兴高采烈的给花千骨介绍着。花千骨无力的睁着眼睛,看着那些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但是大部分年纪都十多二十左右,最小的大概只有六七岁。

教室里坐了三个班,甲班的坐中间,丁班的坐右边,癸班的坐左边。甲班的弟子一个个高声喧哗着趾高气昂,一看就很有优越感。似是很不屑和最后一个班在一起上课。

“能进甲班很不容易,他们都是很有仙资的弟子,入门之前已经有了不小的法力。而且大部分甚至是其他各派掌门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老们的子女,本身就有仙骨不是凡胎,特意送到长留来清修。所以一个个娇蛮无礼,很不好惹。”

“为什么不在自己门派修习?要送长留来?还有,仙人居然可以生孩子么?”花千骨目瞪口呆。

“笨,道家有双修的啦!而且除了天庭有一些特定的规定,大部分仙人都可以自由恋爱和结合。其实你别看成仙了,除了有法力之外和凡人并没有什么区别。现在的修道者,都只顾着提高自己的法力,在德行和心灵上甚至比凡人更污秽不堪。”

“没有啊,尊上就很好。”花千骨想起那个不染一丝尘埃的身影,不由得有点出神。

“能把那些和尊上比么,整个仙界上上下下都敬他莫若深。对了,你看到那个刚进门被人簇拥着中间穿红衣的女子没有?”

“看见了。”花千骨有刹那间的惊诧,世上竟然会有人艳丽成这样,小小年纪已经是绝色无双。虽然和她在天宴上看见的七仙女,嫦娥她们比起来,还差了点风骨和气质。但是一定岁月的积淀之后,肯定能后来居上。

“那是霓漫天,蓬莱仙岛岛主的女儿,也算是这届弟子中的仙资奇葩,很多男生喜欢她像众星捧月一样。就是狗眼看人低,喜欢惹是生非,其他班的女生都很讨厌她,却也不敢惹她。她从小就开始修炼,法术非常厉害。”

轻水说着又转过头去,跟周围班上的人介绍花千骨。因为大部分是出生寒微的凡人,所以各个都和蔼可亲比较好相处,很快便熟识了。

过了一会老师进来竟然是白个胡子长得快要拖到地上的坏脾气老头。迟到的全部被他在门口罚站。

“我好像昨天有见过他。”花千骨想起昨天在书香阁时有看到他从里面出来。落十一还跟他行礼来着。一看他腰间,挂着个黄色的什么,应该五行是属金的,却又看不出来挂的是个什么东西,便指了问轻水。

“那个是宫木,礼乐课上有学到过。一般仙等级按佩戴的宫物来判别。掌门是宫羽,从凤凰到麻雀,颜色什么的也各有不同,长留山佩带的只有尊上。接下来是宫石,不是普通的石头,是水晶啊玛瑙琥珀之类的。佩带的有世尊、儒尊和九阁长老。然后就是宫木了,柳木檀木黄杨木,桃翁师尊身上的那块是桃木,身份也是九阁组成的元老级别的,极其尊贵。然后之下便是宫玉、宫花、宫带还有宫铃了。严格的说一共七级,有的小派人少,可能会缺里面的一两级。”

“宫羽,宫石,宫木,宫玉,宫花,宫带,宫铃……原来朗哥哥和我少说了几个。”花千骨喃喃着,默记于心。

大略的翻了翻手中的书,写的也是六界的大概历史,却明显比清虚道长给自己的那一本简略了很多,还有很多不一样的。特别是关于仙界的谬误特别之多,很多歪曲事实的地方。而关于神界,几乎只字未提,说是六界史,却明明只有五界。而且对于妖魔二界,也是大加批驳,把妖魔鬼怪都写成十恶不赦需要仙人去降服的东西。

桃翁在上面讲的滔滔不绝,花千骨在下面听得头都痛了。都是些没什么用的东西,还不如她自己看清虚道长写的书。加上觉没睡够,不知不觉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突然感觉谁在下面掐她,慌忙的抬起头来,却看见桃翁站在自己面前。轻水在一旁使劲的使眼色。

“新来的吧?以前没见过你,叫什么名字?”

“花、花千骨……”这下死定了,第一天就在课堂上睡着了,要是传到尊上耳朵里……“俗话说笨鸟先飞,你身在癸班却一点自觉都没有。人家甲班的人还在认真听课了,你却在这梦庄周去了。看来我刚才讲的你都知道了,那我就考考你。答不出来你就给我留下来把整本书抄上个二十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