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 上古神器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28:21
A+ A- 关灯 听书

桃翁的白胡子一抖一抖,脸却又彤红彤红,感觉像一个长着白色叶子的熟透了的桃子,不过当然这个桃子的皮有点皱巴巴的,样子十分滑稽。

如果平时花千骨可能还有心情研究一下,可是这时候花千骨可没有心思笑。那么多双眼睛兴趣盎然的盯着自己,大部分还不怀好意的等着看自己出丑,这种滋味可真是如坐针毡。

阿弥陀佛,老天保佑,只要她别惹什么麻烦,传到尊上耳朵里就好了。恨只恨今天怎么没把糖宝带来,不然有它在耳朵里,才不怕被提问呢!

桃翁为人倒也不坏,就是有些势利,爱从一些阔绰弟子手中捞些油水和甜头。昨日尊上亲自领回一弟子之事,很快便在长留山上传开了。碰巧又在书香阁碰到,看花千骨又瘦又小,一副穷酸样,心里本就不太待见。今天竟然还敢第一堂课就在那打瞌睡,也实在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可是毕竟是新来的,又是个凡人,什么都还没学,若是故意刁难她,又恐落人口舌。就先问个最简单基本的吧,她若是答不上来,自己更有理由好好管教管教。

于是仰天负手一边摇头晃脑道:“代表身份的宫物你按等级依次先列举一下。”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花千骨和身旁的轻水同时松下一口气来,这不是刚刚才在讨论么,正撞在枪口上。哦哈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花千骨很快的把那七种背了一遍。

桃翁一看没难住她,便又道:“看来你知道的还挺多的,那仙界的品级和排位,还有各个门派,各路神仙,你都列举出几个来。”

轻水听了,悄悄用手想在花千骨腿上写答案,却被桃翁一瞪,当他老糊涂,老眼昏花啦?

花千骨回忆了一下东方彧卿,轩辕朗跟她说过的,不慌不忙道来,然后又想起在群仙宴上见过的仙人,滔滔不绝的说了一长串。

四周微微有了点议论声,连轻水的眼睛都睁大了好多,花千骨说的许多她连听都没听过,却见她说的跟真的见过似的。

桃翁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冷哼一声道:“那我再问你,上古十六大神器是什么?”

四下一片寂静,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教过,而且神器因为是封印之物,本属禁忌,知道的人根本不多。桃翁分明是在有意刁难。

花千骨抹一把汗,还好前两天自己翻六界全书时特意去找过拴天链,顺带看了一下其他的几件神器,嘿嘿。

“分别是轩辕剑、东皇钟、盘古斧、炼妖壶、昊天塔、伏羲琴、神农鼎、崆峒印、昆仑镜、勾栏玉,夺魂箫,浮沉珠,催泪铃,玄天伞还有拴天链……”

她却不知她若是回答不知,也算给了桃翁一个台阶下,像桃翁这种气量狭小的人最讨厌的便是自以为是的学生了。四下议论纷纷,如此桃翁面上可挂不住了。

“你可只举了十五件。”

“可是女娲石已碎……”

她看到桃翁身子震了震,脸由红变白,连忙闭嘴。

“女娲石已碎?”桃翁喃喃着,满脸不可置信。

花千骨略觉得奇怪,桃翁应该对这些了如指掌的才对,难道会不知道?

“对啊,不是碎了很久了么?十六件神器还有封印能力的应该只剩九件了,所以要好好保护,特别是那琴……”

*

知道什么?知道伏羲琴是长留山所守护的神器么?书上有写啊,不但伏羲琴,其他几件除了下落不明的没有记录之外,什么时候,落到何人之手,又都曾被何人何门何派守护过,都很详细的说明。另外难道自己特意去群仙宴通知大家拴天链被夺的消息,尊上回来都没有说过?花千骨觉得很奇怪,小声咕哝道:“茅山的拴天链被夺了啊……”

却不知道为了不引起恐慌,连妖神出世的事除了各派掌门和长老,基本也很少人知道。花千骨看书上好像是如实记录的很容易似乎没什么大不了,却不知书中字字所叙述的都是惊天的大秘密。

桃翁青白的脸半张着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厉声道:“你跟我来!”说着甩袖出门。

课堂里一片混乱。花千骨望着轻水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答对了也要惩罚她啊!呜呜呜……轻水连忙使眼色让她跟上去。花千骨几步小跑,只觉得身后有一道利刃般的凌厉目光注视着自己。转过头,却看见霓漫天高傲轻蔑的眼神。

不对,不是。匆忙扫视了一周,见到的却都是嘻嘻哈哈幸灾乐祸的脸,暗自无奈的跟着桃翁走了出去。

却没人注意霓漫天身后坐着的优雅从容的蒙面青衣少年,本来他的装扮在课堂上显得尤为奇怪和扎眼,大家却好像见怪不怪一样。没有人看见过他的脸,也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一直都是冰冷而漠然的独来独往。身在甲班,却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和背景,只知道他名叫朔风,法术已经非常厉害了,所以没人敢招惹他,也没人跟他说话,除了霓漫天坐在他前面,左右都没人。

此刻他一向冰冷漠然的眸子却变得犀利起来。眼中一丝兴趣和诡异,微微低头默念道:伏、羲、琴……花千骨跟在桃翁后面一路小跑,没想到这白胡子老头走起路来那么快。

不一会儿进了长留殿,花千骨听见桃翁问一旁弟子什么,弟子答道:“三尊正在殿内议事。”

忍不住心中狂跳不止。莫非那么快就又能够见到尊上了?

只是桃翁不会是气急败坏下拉了她到尊上这来治罪的吧?这下惨了。

跟着桃翁继续往里走,看他急急忙忙的样子,心里更加坎坷不安。末了到了议事厅门前,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只觉得心扑啪扑啪的在扇着翅膀在胸口乱撞。

终于异彩鎏金镶满宝石而又高大沉重的门慢慢被两侧站的弟子推开。花千骨直直的望见端坐在大殿正上方的白子画,心立马扇着翅膀飞到他那去了。

白子画依旧是一身不落尘埃的白衣,只是比那日腰间多束了一条宽边金带,出尘中更添了几分高贵和傲气,面色中更添了几分冷漠与威严。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姿态,让花千骨忍不住便想倾身膜拜。

“参见尊上,世尊,儒尊。”桃翁行了个礼,回头看花千骨,花千骨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低下头去拜见。

“什么事?”

花千骨听到一个威严又低沉的声音,眼角偷猫一眼。看见一个略比尊上年长的黑衣男子,眸子深邃的叫人一眼望不到底,眉头紧皱,额上有道挺深的疤痕,严厉中带几分凶煞,气势咄咄逼人,可见脾气不是太好。却也是帅得一塌糊涂。

这个应该就是世尊摩严了。

那左侧坐着的这个,不对,是躺着的这个应该就是儒尊笙箫默了。

花千骨狂汗颜。

与另两人不同,笙箫默紫衣玉带,慵懒却优雅,半倚在专门为其准备的铺满冰丝玉锦、雅致褥枕的卧榻上,手中把玩着一根长箫,飞速的在白皙修长的指尖旋转飞舞着。

摩严和白子画应该是见惯了他这副摸样,倒也不以为意,自动忽略。

花千骨盯着那银箫看的有点头晕,心道不愧是三尊,无论容貌气质仙姿都比其他人强上那么多。再抬头去看白子画,却见白子画也在看他。可是视线却直直的穿透她而过,似乎又眼中无一物的感觉。

桃翁开口说话,花千骨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猜大概他是用密语在和三尊禀报什么事情。

呜呜呜,告状就算了吧,干吗还告得偷偷摸摸,让她想辩白都不知道该辩白些什么。

笙箫默似乎是渐渐来了兴趣,也不玩手中的箫了,身子直立起来,看着花千骨道:“二师兄,这就是你昨天带回山来的那个娃娃啊?”

白子画不作声,也不点头,面上毫无表情,让花千骨几乎快误认为上方是端坐于莲的白玉雕像。

摩严冷哼一声:“她是如何得知长留山护守的神器是伏羲琴的,你莫要捡了个妖魔回来,一身煞气,千载祸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