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 御剑而飞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28:28
A+ A- 关灯 听书

回去教室的时候,正是课间。花千骨依旧两腿依稀有点发软,轻飘飘的飘回座位上,轻水着急的问她怎么样,听到千骨说是被带去见三尊的时候不由得脸都吓白了。

“这怎么弄得跟三尊会审一样啊,不就是答几个题么,有必要这么大的架势?!这桃翁也太小气了!”轻水愤愤不平的说,拍了拍花千骨的背,“把你吓傻了吧?第一次见世尊和儒尊有何感想?”

花千骨满头黑线道:“呜呜呜,没感想,就是我貌似把世尊给得罪了。”

轻水张大眼睛道:“这下你完了,世尊可记仇了。他们没惩罚你吧?长留山的刑法很恐怖的。”

“那倒没有,就是问了些问题就让我回来了。”

“那还好,应该不是很严重,都是桃翁小题大做。喂喂,你觉得儒尊怎么样?”轻水挤眉弄眼道。

“儒尊?”花千骨枕着下巴歪着脑袋想了下,“还好吧,印象也不是太深刻。不过实在是一点也不像儒尊的样子,倒有点像……”

“像什么?”

“像狐狸,还老一脸坏笑,弄得我毛骨悚然的……”

“哈哈,我跟你说,世尊太严厉,尊上太冷漠,只有儒尊最好说话了。而且长得那么好看,温文可亲,儒雅风流,那个可叫风靡万千少女啊!整个长留山莫不以他为偶像。不信你回去我带你去别的弟子房间里看啊,到处都贴着他的画像。连他写过的草稿,传音螺记录下的箫声,拿出去都可以卖好多银子呢!”

“啊?”花千骨傻眼了。

“那尊上呢?”

轻水横她一眼:“你觉得有谁见过尊上敢生出半点异心么?我每次看他连头都不敢抬,他太高不可侵了,好像放在心里多想想都让人感觉是罪过。不然以尊上之资,整个长留山乃至仙界还不疯狂啊!贪婪殿和销魂殿除了世尊和儒尊,好歹还有他们各自的徒弟,和几个专门服侍的弟子。但是尊上真的就是那么多年来一直一个人住在绝情殿,冷冷清清的。长留山大小要务一般都是世尊处理,尊上也很少露面。只有要事和重大仪式的时候出山一下,或者下一下长留殿。”

“一个人么?”花千骨回忆起他身上仿佛万年都化不开的冰雪,竟不自觉的有点微微心疼。想以后都陪着他,这又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上课了,快坐好,这次我保证你不会无聊到睡着了。”

“谁的啊?”

“十一师兄的。”

“啊?”

“他是长留山首座大弟子,做事成熟稳重,很受三尊恩宠,讲课也很有趣,人气可是稳居前五的哦!”

“啊?还有排名的啊?”

“当然,目前按山中非官方发行,私下流传的《仙人志》上统计的票数来算的话,人气第一的是儒尊,第二是十一师兄,第三是尊上,第四是儒尊的弟子火夕,第五是世尊。”

“有没有搞错,连世尊都有人喜欢么?这年头女生的眼光都怎么回事?”花千骨望天长叹。

“切,这年头M体质的人多着去了,有人控腹黑男,也有人控大叔啊!何况世尊长得那么威严,好像天神一样,很多人都会喜欢在那种严厉下臣服吧!”

花千骨眉头拧得跟麻花一样说不出话来。

就看着优雅从容的落十一什么也不拿的走了进来,瞟见花千骨和她微微点了个头。然后道:“今天户外实践课,大家到外面校场上集合。”

周围一阵欢呼雀跃,一扑咯嗖的全部冲了出去。

“十一师兄教什么的啊?”

“飞行术中最基本的御剑术啊。你落下功课太多了,一点基础都没有,第一天就学这个太吃力了。”

花千骨跟着众人来到校场上排好队,落十一指着一旁架子上的一把把木剑道:“还是和上次一样,一人选一把。”

花千骨一面漫不经心的东张西望,一面伸手去取剑,没想到明明是木剑却奇重无比,猛的就往下沉去,把她拖得弯下腰。

周围顿时传来一阵讪笑。

花千骨吃惊道:“怎么会这么重啊,明明是木头啊!”

? 落 # 霞 # 小 # 說 # w ww # L uo x i a # Co M

“这个是海轩木,不是生长在陆地上只生长在海面上,比玄铁还要重。”轻水也正费力的挥舞着手中的剑。

“我晕,这样的东西能飞起来才真是奇了怪了。”

正说着突然有个东西从自己头顶上嗖的就飞了过去。周围传来一阵欢呼叫好声。

花千骨抬头一看,却是一身彩衣翩飞的霓漫天。

霓漫天显然是没入长留之前已经学会了御剑,有心显耀一样在半空中忽上忽下,左右翻转,技术着实不错,看得花千骨和其他一干人等目瞪口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落十一又把心法和要诀什么的跟大家复述了一遍,可是花千骨根本就什么都听不懂。蹲在地上望着那把她几乎扛都扛不动的破木头发呆种蘑菇。

甲班的许多人都已经能够做到勉强让人和剑漂浮在半空中的程度,只是没办法像霓漫天那样自在飞行。

而自己班上的大多数人尽管对着那剑频频念咒,百般折磨,那剑依旧是纹丝不动。

轻水算是很厉害的,剑已经能够在她的指挥下腾空离地一米多高了。

四周不断响起弟子从剑上摔下来的哎哟声,花千骨和轻水两人看着大部分一个个四脚朝天,忍不住捂嘴偷笑。

花千骨跳到地上的剑上,踩啊踩,快飞啊飞,看那木剑比一般正常的剑还要宽上两指,却仍是不够一个脚面宽,之所以用这么重的木剑来练习,可能是因为不伤人的同时重心又很稳,可是一样还是很难在上面站立住啊。

落十一过来给花千骨讲了一下要诀,让花千骨先在一旁去默记下来。毕竟御剑而飞是较高段数的仙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成,虽然花千骨如今身上沾染了很多仙气,可是力量依旧不足以御使剑器,要多加练习。

花千骨连连点头,看着霓漫天在天空中自由的飞舞旋转,迷得下面的男生晕头转向,犹如一道耀眼而绚丽的七色彩虹。

暗暗下定决心,她也要赶快学会飞,这样才可以离天空更近,离绝情殿更近,离高高在上的尊上更近。

抬头仰望东边天空上漂浮着的绝情殿,和主岛巨大的长留山比起来,显得挺小的。瀑布从上面倾流而下,犹若一条银链,连接着长留山和绝情殿,仿佛不让它被风儿吹跑一般。而尊上,就那样日日夜夜一个人住在那样高处不胜寒的地方。

天空中三殿上形成一个巨大的透明屏护,盖子一样笼罩着整个长留。因而蓝色的天际偶尔会闪过一缕反着光迅速流动的虹彩。傍晚时候太阳下山,有时候还会在天空中整个投射出长留山的巨大倒影,犹若海市蜃楼,美轮美奂,和海中的倒影交相辉映,却是有三个长留山。

花千骨又犯懒的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出神,却突然听见那边隐隐起了骚动。在一旁百折不挠跟木剑怄气作对的轻水立马拉起花千骨就奔了过去。

却见霓漫天站在朔风的面前眉飞色舞的挑衅着要跟他比御剑。

花千骨看他蒙着面,眸子冰凉冰凉的,感觉不太好惹,望向轻水,轻水在她耳边悄悄说:“那个男的叫朔风,也非常厉害,但是很神秘,大家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不论哪一科的成绩都很好,甲班他总和霓漫天争第一,所以霓漫天很看不惯他,把他视为自己拿到仙剑大会魁首的头号大敌。但是对方不知底细,又不太好招惹,只能变着法儿和他较劲。

周围都是起哄的声音,花千骨四处看找落十一,却发现他远远站在一边却是一副完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样子。

朔风刚刚就一次也没有御剑飞过,看着霓漫天冷哼一声,懒得跟她无聊较劲,突的就和剑一起腾空而起,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嗖的就不见了。所有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然后东张西望到处找,天空中哪里还有他的半点痕迹。

挖,这么快的速度,真的只是刚入门的弟子么!花千骨张着嘴巴,望向长留殿大殿屋顶上。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影响,或许是清虚道长传给自己的道行和功力作用,或许是到了长留之后变得更加耳目清明,她发现自己看东西越来越慢越来越清楚了。

所以在所有人还在到处找的时候,很快的便捕捉到朔风向大殿顶上飞去的身影。虽然隔了还有挺远的距离,却清楚的看到他悠闲的躺在屋顶上,嘴里不知何时还叼了根狗尾巴草。末了,似是发现自己被人看到,犀利的眼神遥远的直视花千骨。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电光火石的撞来撞去,最后噼里啪啦,花千骨明显敌不过的败下阵低下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