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 六界全书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28:25
A+ A- 关灯 听书

花千骨心狂跳一下。隐隐听出世尊的口气不光是在指对自己,还有责怪白子画的意思。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不太敢开口,如果说白子画给人的感觉已经是让人无法呼吸的话,摩严那种威严简直是压迫。随便一个眼神扫过来,简直都让人觉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怪不得长留山上上下下都忌讳他如深。

笙箫默却笑道:“大师兄你就别瞎操心了,二师兄做事自有他的道理。”

然后向桃翁使了使眼色,桃翁躬身退了出去。整个空荡荡的大殿,花千骨一个人在下面面对着三尊心里紧张更多了几分。心里着实在意的却是白子画脸上是否有丝毫不满的神情。

“听说,是你在群仙宴上传达的拴天链被夺,茅山被屠的消息?你叫什么名字?”笙箫默问,声音温柔中带着一股迷死人不偿命的甜腻,酥得花千骨浑身一阵鸡皮疙瘩。

“花千骨。”

“恩,真是乖巧的好孩子,来,告诉儒尊,你怎么会知道长留山护守的神器是伏羲琴的啊?”花千骨背上冷汗直流,她倒情愿他像摩严世尊那样严厉的呵斥她,如此哄小孩的口气反倒让她不知所措了。

“是清虚道长给弟子的书中所写。”花千骨老实的回答。

“什么书?”摩严眉头紧皱,目光犀利似乎能洞穿一切。

“清虚道长写的六界全书。”

“他把这个写书里去了?他又是怎么知道的?看来这臭道士还颇留了几手。”

“师兄。”白子画一开口便是断玉分金的尔雅古音,语气淡然,却分明在指责他对死者不敬。

摩严冷哼一声:“书里都写了些什么?”

花千骨心里也有微微不悦,道:“写的就是六界的大事记什么的。”

“有很详细的提到神器的事么?”

“除了下落不明的几件,其他都有写。”

摩严眯起眼睛:“其他几件在何人何派手里都有写?”

“是。”

笙箫默和白子画对望一眼,这么重要的东西,要是落到妖人手里……  “呈上来。”

花千骨迟疑了一下,没有动作。

“我让你呈上来。”摩严话语里带了一丝不耐和火药味,似是不信竟有门下弟子不听号令。

虽然说心里面绝对没有任何怀疑三尊的意思,但是多一个人知道,肯定多一份不安全。况且也有违清虚道长的初衷。

她一下子进退两难,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道:“还望世尊恕罪,这六界全书是茅山派之物,里面许多茅山派还有其他各派的机密要事,实在不方便为外人看。”

笙箫默一听更加兴奋了,对那本书来了兴趣,对花千骨更是来了兴趣。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敢不听大师兄说话的,这下有好戏瞧了。

“笑话,说的我好像窥探他什么道法秘籍似的,他十个茅山派加在一起,长留山都不放在眼里。他有胆子写下自派和别派的这些要事,我怎么就不能看了!给我立马呈上来!”

花千骨心里叫苦不迭,却仍是站直了身子,硬着头皮坚定道:“请世尊恕罪!”完了,完了,开学第一天不但把桃翁师尊给得罪了,连世尊都给得罪了,以后日子有得自己受了。

“你反了是不是!” 摩严一拍桌子,吓得花千骨在那样的威严下差点没屈膝跪下去,却依然不为所动的顶着头上黑云一样密布的巨大压力。

笙箫默在一旁咧着嘴巴坏笑,完了,真的把大师兄惹毛了。

“师兄师弟,你们暂时先退下,她也有她的为难之处,让我跟她慢慢说。”白子画望着花千骨一个劲可怜巴巴望着自己眨啊眨的求救眼神,无奈道。

“哼,你自己带回来的,你自己好好管教管教!”摩严拂袖而去。

笙箫默失望的打个哈欠,银箫在指尖跳跃了几圈,形成一圈炫目的银环,然后不情不愿的出了去。他本来还等着看好戏呢。每次都这样,二师兄好无聊啊!不过也只有他以掌门之尊能说得动大师兄一点点了。不然殿下站着的这朵努力忍住不发抖的小花花,可就真要倒霉了。

突然殿内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们二人,花千骨求神告奶奶,自己心跳的那么响千万不要被尊上给听见。

“十一已经帮你把一切都办妥了吧?在这里感觉如何?可还习惯?”

花千骨不解的仰头看着他,不懂他为何明明语调温和,却总让人感觉不出丝毫的可亲和关切。

“恩,都很好。”若是能天天见着你那就更好了,花千骨在心里补上一句。

“你俗体凡胎,命格又是异数,和山中许多有仙资的弟子本不能比,以前身边又太多邪物缠身,体质外虚内空,修炼仙法,实属勉强。所以理应比他人更加努力吃苦才行。”

花千骨心头一暖,第一次听他跟自己说那么多话。天资不足,那就以勤补拙,无论如何,自己定不会负了和他的一年之约的。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弟子知道。”

说着上前几步走上台阶直到他的面前,心也随着自己脚步上下忽悠。举起双手,低下头,却把那本六界全书呈到了他的面前。

白子画面无表情:“这又是为何?”

“弟子刚刚在课堂上闯上大祸,请尊上责罚。”

白子画似是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快,很快便把这事想了个通透,摇头道:“你初入长留,很多事情并不知情,这事不能怪你。”

“可是长留拥有神器伏羲琴的事可能就此流传出去,或许会像茅山一样带来灭顶之灾。”

“以长留之实力,护守神器那是必然之事,不用流传妖界魔界也能猜到。只是不知道护守的是何物罢了。如今就算确凿又能如何,若是连长留都保不住神器,妖魔敢来硬的,那仙界也就无人可守了。这你不必过虑。”

“弟子明白了,请尊上收下这六界全书。”

白子画疑惑的看着她,不解她出尔反尔是何故。

“上面很多记载可能会对尊上首领仙界,除魔卫道,守护神器以防妖神出世有很大的帮助。”

白子画思虑道:“可是你说的很有道理,这是茅山派之物。”

“我相信尊上。再说清虚道长写这个肯定是希望它能够派上用场,他虽然把这个给了我,可是我并没有多大用处,很多东西也看不懂。若是尊上的话就不一样了,若能好好护守住其他神器,并且想办法夺回拴天链的话,相信清虚道长泉下有知会很开心的。”

白子画不说话。

花千骨又道:“况且经过这么一闹,这书在我身上已经不安全了。里面记载着这么多重要之事,若是被其他人强行夺了去,后果不堪设想。而千骨现如今还没有可以守住这书的能力,这书放在千骨这里绝对是祸不是福。如果尊上不介意的话,就请先替弟子暂时保管,等到千骨需要的时候再归还,这样可好?”

白子画漆黑如墨丝毫没有反光的眸子里更添一分深邃。盯着花千骨看了两秒,花千骨猝不及防的连忙低下头去。

他倒没想过她小小年纪看似弱不禁风,普通随意,做起事来却是周全而细致,心地有着几分过人的敏锐与聪慧。

“甚好。”白子画把书接了过来。手指不小心碰到花千骨的指尖,惊得花千骨倒抽一口凉气,简直冷得跟冰雕一样。

抬头看白子画,只觉得他美归美,身上却没有半分人气,心上几分遥远和失落。也难怪,尊上本就是高高在上的仙啊,“若是以后有什么人在你身上想打听神器的下落或者其他,你就让十一来向我禀报,长留山这么多弟子,总也是混了不少不轨之徒的,你以后行事要格外小心留意。”

“弟子知道。”

“那退下吧。”

“是。”

花千骨快走到门边,突然转身对白子画回头一笑,宛若清流:“尊上我是不是以后都很难看见你啊!”语气不似方才硬着头皮的故作老成,又恢复到平时孩子气的天真无邪。

白子画怔了怔神。

“你们虽很少能看见我,却要知我总是在绝情殿上俯视凝望着你们的。”

花千骨用力的点了点头,她知道了,虽然可能今后一年内的日子里自己很难看见他。可是他却总在高处望着自己,和关注其他弟子的成长一样关注着自己。她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看着小小的身影退出殿内,大门重新又嘭的一下合上,四周安静无比。

白子画打开六界全书慢慢翻阅起来,末了把书合上,忍不住长叹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