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 曲终人散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34:52
A+ A- 关灯 听书

第二天白子画醒来,看见榻上的点点血渍,知道昨晚自己又毒发吸了花千骨的血。可是往常还能模糊记得一些,这次竟然连隐约的印象都没有了。他对自己微微有些恼怒,看来是不能再留在这了,不然总有一天会危急小骨性命却不自知的。可是心头那拉扯不断的隐隐不舍的感觉,又让他近来无端的烦乱,自己到底在留恋些什么?

看见书桌上镇纸压住师兄传来的飞信,应该是小骨放那的。他出门往贪婪殿飞去,基本上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这事该让师兄知道,然后自己离开长留山了。

“骨头!!”糖宝使劲的摇她。

“啊?什么?什么?”花千骨慌乱的把筷子掉在地上。

“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我说啊!一大早就咬着筷子对着窗外傻笑,样子很白痴耶!”

“呵呵,呵呵……没事,你继续,继续。”

糖宝咬着一片白菜叶子,跟咬手绢似的,一脸害羞的看着她:“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嘛!”

花千骨夹了它的白菜塞到自己嘴里,大口的扒起饭来:“什么该怎么办?”

糖宝气呼呼的在她面前桌子上,使劲滚使劲滚……“呜~~你根本就没有听我说话,我说落师兄昨天晚上跟我表白了,我该怎么办啊?”

“噗~~~”花千骨眼睛瞪得铜铃大,一口米饭全喷了出来,天女散花般撒在糖宝身上。

虾米?

糖宝害羞的把脑袋藏起来,身体变得透明的粉粉的,整个缩成一个球。

花千骨用手指头拨弄它,脸上又好笑又无奈。

“他怎么跟你说的?”

“他就说,宝宝我好喜欢你啊,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糖宝模仿着落十一深情款款的语调说道。

“哈哈哈,然后呢?”

“然后,然后趁我发呆的时候,亲了我一下。”糖宝声音压得更低了。

花千骨抱着肚子笑得快要不省人事了:“你怎么知道人家是跟你表白来着,万一师兄是想把你领回家去当宠物养捏?”

“才不会呢,师兄对我可好了。想吃什么糖都给我买,哼,不像你老限制我,每天非逼着我啃草和叶子。”

“我限制你是怕你蛀牙啊,你是虫嘛,当然得多吃绿色植物补充维生素。我可是好妈妈,才不会像你爸爸和落十一那样百依百顺的娇惯你!那后来呢?你怎么回答的?”

花千骨能想象落十一听见它回答时一脸心碎的样子,用筷子把糖宝夹到眼前:“我才懒得照顾你呢,话说你喜不喜欢落师兄啊?”

“喜欢。”糖宝老实的回答。

“那轻水呢?”

“哈哈,也喜欢。”

花千骨无奈的摇头:“我看等你先分清楚哪种喜欢是哪种喜欢再去想应该怎么办吧。不过,我是不希望你跟落师兄走得太近。”

“为什么?”

花千骨没有回答,只是忧心忡忡的望了望窗外,不过目前能倚靠的也只有落十一了。

“骨头!骨头!”糖宝使劲咬她的手,“你还在为盗神器的事忧心么?没关系的,我们都计划好了,不会出问题的。”

花千骨点点头,轻叹一声。

糖宝突然低声道:“骨头你就真的那么喜欢尊上么?爸爸他,其实真的很好的。”

花千骨震了一下,低头看着它微微一笑:“我对师傅不是喜欢这么简单的。其实我到现在都还不太明白喜欢是什么感觉,唯一和别人不同的一点,就是会很紧张,心会扑通扑通跳。但是对师傅,我更多的是尊敬、仰慕还有感激之情,要说喜欢的话可能还不到十分之一。我什么也不求,只希望他可以好好的,我可以永远做他徒弟陪在他身边。”

“可是若我们盗了神器,尊上会原谅我们么?”

花千骨摇摇头:“顾不得了,只要可以替师傅解毒,什么惩罚我都能承受。但是糖宝你要记得,时刻提防霓漫天。”

“为什么?”

“你个傻孩子,不要眼中只有一个人对你的好,就看不见另一个人对你的恨了。霓漫天其实本性说不上有多坏,就是太善妒太记仇,太过争强好胜和不折手段了。一个人如果拥有了这几点,通常很容易不计后果的做出非常可怕的事来。可能是我太多心,但你还是不要和落师兄太亲近了,以免她将对我的怒气也全部发在你身上,知道么?”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哦,知道,放心啦,我可是很厉害的啊,小小一个霓漫天我还对付得了。”

花千骨摇头:“就怕她总是玩阴的。”她已经吃过好几次亏了。

“小骨。”突然空中传来白子画的声音。

花千骨一惊:“师傅有什么吩咐?”

“你过书房来,为师有话对你说。”

花千骨连忙往书房奔,糖宝继续在盘子里奋斗。

“师傅。”花千骨眼睛瞟见他雪白的衣角,始终不敢抬头看他。想起昨夜发生的事,脸红彤彤的像个苹果。

“这桌上的这些书是你今后两年需要看的,为师把你需要做的,还有今后可能遇上的一些问题全部都写在这本蓝色的册子里了。你遇上什么不懂或者难解的问题就参阅一下上面。”

“师傅!?”花千骨惊愕的看着他。

“我再过两日会离开长留山,顺其自然坐化九重天。为师大事皆已办妥,你不用再勉强为我续命了。神器等我也全部封印完毕,走之前会交给你师伯,然后由他分散收藏于各处。对外皆称我闭关去了,能拖个多少年是多少年,以免长留和仙界大乱。”

“不要,师傅……”花千骨怔怔的摇头。

“我已交代你师叔替我多教导你,但是师傅不在了,凡事还得靠你自己。”

“我不要,我只要师傅!”花千骨失控的喊道。

“小骨,这是几个月前就已注定了的事,师傅能借你之力撑到今日已是万幸。万事不可强求,你已是半个仙人,岂能再执着于这些生生死死。”白子画轻叹一声。

“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花千骨尽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

“已经是个大人了啊,更应该要看得分明,修道最忌讳的便是心有执念。如果……如果你愿意的话,还是长做大人的样子,再在长留山呆个几年,便回茅山去好好做回掌门吧,不要辜负了清虚道长的期望,将茅山再次匡扶光大。”比起长留山来说茅山更需要她,她也更能有一番作为的。白子画看她多年未变的容颜,突然很想知道小骨长大了之后是什么样子,可惜自己再也没机会见到了。

花千骨膝一屈跪在他面前。

“师傅,小骨求你,再,再拖延几天好不好?最起码,最起码等五天后陪小骨过了生日再走?”等她神器得手之后……白子画不说话,迟疑了片刻,这就意味着还得靠小骨的血撑上几天。再三思量,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趁着白子画大多时间在闭关,花千骨将禁书阁内许多书都尽快的阅览了一遍,找到对盗取神器有用的,特别是关于如何解开神器的封印。

因为生日要和师傅一起过,所以提前一天她在朽木清流那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请大家大吃大喝一顿,也可以算作告别了。

看着宴上大家一如往常或纵情高歌,或流觞曲水,或嬉戏打闹,花千骨心中感触万千。她知道过了明晚,一切便再也没办法回头了,在长留山这些年的快乐时光也再不会有。

曲罢宴散,花千骨回绝情殿的途中却被朔风给拦住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朔风依旧单刀直入。

花千骨笑得心虚,突然想到那天他是有见过师傅了,看到师傅的身体状况一定十分奇怪,便也不瞒他。

“师傅他中了剧毒,此事非同小可,你一定保密啊!”

朔风静静漂浮着,眼睛比夜空中最耀眼的星星还要闪亮。

“所以……你会失血虚弱成这样,就是因为尊上他夜夜吸你的血延缓毒性是么?”

“不是的!是我非让师傅吸的,师傅都是为了救我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那你这些天满怀心事闷闷不乐,就是在想方设法的想要救他?”

花千骨点点头。

“你已经找到了?”

“我……”

“不要不承认,不然你现在不会这么镇定又坚决的样子,你宴上说那些话,分明是暗中向我们告别。解毒的方法很危险对吧?”

“是。”

“需要什么?”

“女娲石。”花千骨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只是心中无端的信任朔风,觉得没必要瞒他。

朔风身子轻轻一晃,脸色瞬间苍白。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集齐所有神器,让女娲石复合归位?”

“是的。”

“决心已定?”

“只要可以救师傅!”

朔风轻叹一口气,原来这就叫命定。

“那好吧,我帮你。”

花千骨惊讶的抬头看他。

“绝对不行,不能让 也冒 个险。”

朔风一脸平静的看着她:“如果真那么危险,两个人的话危险就少了一半,你相信我,我可以帮到你。

“不行!说什么也不行!”这如果被发现,按长留门规,就是死上个十次也不够。

朔风笑起来:“可是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你若不算上我的话,我要是说了出去,你可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你……”花千骨气愤的鼓起腮帮子。

朔风的眼光如水一样,微微带了点哀伤:“尊上不能死,这也不是全为了帮你,也算是我为仙界做点事吧,”

“好吧。”花千骨知道他跟自己一样固执,无奈的只能妥协。

“什么时候动手?”

“明天晚上。”

第二天是花千骨的生辰,一大早起来,细心的装扮了一番,依旧是包子一样的两个发髻,不过扎上了两环碎碎的白色小绒花,绿色的新衣裳,裙角巧夺天工的绣满纹饰,是轻水专门为她赶制的。素雅的小脸,脂粉未施,清新可人,只是略微苍白了一点。

烧了好大一桌子的菜,都是师傅最爱吃的。还把绝情殿内外都大扫除了一遍,院前枯掉的桃花树全部从山上移植下来新的。

“师傅——师傅——开饭啦——”她开心的大声喊,好像又回到以前的样子。

白子画慢慢从房内出来,望了望满院的桃花又重新盛开,只是自己不是树,再无可回春之日了。

饭桌没有设在房内,而是院中桃花树下。白子画在桌前坐下,看着花千骨开心的给他盛饭。往年她生辰他们也是这么过的,吃吃饭,说说话,简简单单。花千骨总是缠着他问他生辰是哪一天,可是活了那么几百年,日子太久,哪里还记得住。于是她便说二人的合在一天,每年一起庆祝。

这也算是他们师徒二人最后的一个生日了最后一顿饭了吧,以后便只能留下她一人过了。

花千骨不停的给他夹菜添酒,一面吃一面嘟嘟囔囔的说些什么。白子画嘴角一丝笑意,那么多年了,时间像水一样流得悄无声息。一百年恍如一瞬,天不曾变,他亦不曾变。就算挖空了心思,记忆里也掏不出个什么。可是自从她来之后,日子突然好像变慢了,也有了色彩和声音。细数和她的一点一滴,他竟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半点都未有遗漏,胜过之前百年千年了。

饭罢,花千骨笑道:“师傅,你可不可以把伏羲琴拿出来,徒儿想为你弹奏一曲。”

孩子一样带着撒娇的神色,他已经很久没看见了。白子画轻轻点点头,把伏羲琴从墟鼎中取出来拿了给她。

花千骨接过伏羲琴,坐在桃花树下,飘逸空灵的琴音响起,惊落层层粉浪,漫天飞卷缤纷下落,奏的却是一曲《谪仙怨》。

白子画凝望着她,酒盏停在空中,那无尽的悲伤哀怨,叫他听了也不由动容。琴音如泣如诉,充满了不舍与无奈,似要将心头所有的感激和尊敬都说给他听。朝朝暮暮相处的点点滴滴随着琴音一幕幕在他脑海中回放。他握杯的手微微紧了,一声轻叹,琴声已落,却仍在他脑中百转千回,久久不散。

花千骨将琴递还于他放回墟鼎之中,然后望着他笑,他头脑微微有些晕沉,花千骨的绿色身影也在一片粉红色中变得渐渐模糊起来。

“师傅,原谅小骨……”他隐隐听见小骨在他耳边低语,意识慢慢抽离。

花千骨身形一闪,化作一道绿光,趁着白子画放回伏羲琴墟鼎闭合的瞬间,已飞入他墟鼎之中,取出了所有神器。

白子画心头猛的一惊,无奈为时已晚,神念被摄,只能慢慢的合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