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 盗取神器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34:57
A+ A- 关灯 听书

将白子画小心的置之榻上,盖上薄褥,至从中毒以来,她见过太多次他这样没有防备。沉沉安睡的样子。而从高高在上的云端坠下来,都是为了她。她再也不要看到他这样脆弱又易碎的模样了。花千骨心疼的理了理他散开的发,只要能够做的,她都会为他做。只要他好好的,依旧是那个冠绝六界的上仙白子画。

“师傅,等着小骨,我一定会拿着女娲石回来的。”花千骨跪在床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带着糖宝从密道御剑飞出了长留山。

不远处的海上朔风正在等着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俩私奔,却不如说是赴死。

一路上二人谁都没说话,花千骨回望海天之间巍峨秀奇的长留仙山,心头一阵酸楚。长留山还是跟她当初来时一样,千年万年,不曾更改。只是她这一走,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一直到了千里之外二人找了僻静荒凉之处下落,花千骨从墟鼎中取出了昆仑镜。

天山、长白山与长留山相隔甚远,以她的御剑速度,要将所有的神器找到还不知要何年何月去了。而以师傅的力量,虽然被施了法术,顶多昏睡上个三日也就醒了。

但是这三日随便一个地方神器丢失的消息传出,就已经足够闹得整个仙界翻天覆地。所以她选择先取师傅那的昆仑镜,解开封印之后想去哪里都容易,再盗神器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你能解么?”朔风和糖宝担心的看着她。

“恩,我试试。”花千骨照着禁书上所言,开始解神器的封印,顿时整个天暗了下来,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之所以选离长留山这么远的地方解封印也是因为响动太大,怕被觉察。

花千骨双手结印,嘴里念念有词,昆仑镜上下旋转着,镜面从一片漆黑开始逐渐反光。

又过了两个多时辰,封印总算解开了,另外还解开了催泪铃的封印。这时天已经全黑。

“好了,可以出发了。”花千骨伸出手想从朔风手里接过糖宝。朔风却合拢掌心不肯给她。糖宝莫名其妙,使劲想往他指缝里探出头来。

“你干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机灵,我把糖宝给你,你带着它一眨眼就不见了,我上哪找你们去?”

花千骨无可奈何的笑笑,看着平时总是假装冷傲的他原来也会像个孩子一样耍赖皮。

“好好好,我保证不扔下你单独行动,时间紧迫,我们出发吧。”花千骨抓住他的袖子,眨眼间两人便消失了。

身体微微有被撕裂的感觉,头脑中一片光亮,但是很快便恢复正常,四周一片漆黑。

“这是哪?”

“嘘……”花千骨猫着身子飞快的在一个溶洞里穿行。周围没有一点光亮,但是二人都已过知微境界,所以看得十分清楚。四周有滴滴答答的水声,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钟乳石。七万八绕好一会儿才走出去。花千骨似是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

“不可用法术。”花千骨低声叮嘱道,二人出了溶洞,足尖轻点,过了一座架在两座山峰间的吊桥。

“这儿是长白山,前面这是太皇峰,掌门温丰予正在闭关,下手会方便一些。”

“你以前来过这儿?”

“没有,不过仔细研究过附近的地形。”

昆仑镜只可以去到自己脑海中有印象的地方,她没有到过长白山还有天山,所以至从下定决心要盗神器以来都在研究通过糖宝从东方彧卿那取得的资料和图片,对这两个门派的位置路线还有周围布下的阵法,全都摸了个透,记得滚瓜烂熟,怕是比他们本门弟子还要清楚。

“原来你都计划好了的,我还以为……”

花千骨看着他笑:“你以为我一时冲动,奋不顾身,怕我为了夺取神器太不冷静遇到危险,所以才想跟着我保护我是吧?”

朔风转过头假装抬头望天,原来是自己瞎操心了。

“放心吧,事关师傅生死,我不会乱来的。就算死也会死的有价值,所以这次,绝不会失手。”

二人飞快的来到温丰予闭关的地方,糖宝趴在花千骨耳朵里,时刻提醒她四周围的动静。

突然一阵风刮过,花千骨打了个寒战,前面细得不能再细的一根树枝上站了个人。一身青衣,在空中鼓动飘飞,瘦得仿佛没有身子,只剩下了衣裳。

“温掌门?!”花千骨心头一惊,群仙宴上曾经有见过他两次。于是恭敬的对他行了个礼,突然又想起自己这次来是做贼的,这又唱的哪出戏。

“是你?”温丰予凝眉看着她,“茅山掌门花千骨对吧?敢问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抱歉了,温掌门,为的是那东皇钟。”

“东皇钟?现在很安全啊!是不是你师傅叫你前来?”

“不是我师傅,是我自己……温掌门,得罪了。”

花千骨掏出了催泪铃。摄魂术和催泪铃相结合,效果是最好的,几乎意志再坚强的人的心防也能轻易击破。

温丰予起先还迅速反应的全身形成强光的防护,可是逐渐那光芒随着铃声还有花千骨的婉转轻歌弱了下去。

他开始在空中犹如无头苍蝇一样到处飞舞着,似乎在追赶着什么,又似乎再和什么人争吵。

“惜蕊……惜蕊……惜蕊……”温丰予一声一声的喊着,表情痛苦又迷茫。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仙人,竟然也会露出那样脆弱的一面来。朔风呆呆的愣在原地。

“东皇钟在哪里?”花千骨柔声问。

“在我墟鼎之中。”

“取出来给我。”

温丰予轻轻摇了摇头,眉头紧缩,似乎是在用力抵抗着什么,催泪铃响的更急促了。

“把东皇钟取出来给我。”花千骨循循善诱。

温丰予终于从墟鼎中将那团光雾取了出来,花千骨连忙接过放入自己墟鼎之中。

未料温丰予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惜蕊,惜蕊……不要离开我,我错了,我知道是我错了,没有你,成了仙做了掌门又有什么用!我错了,不要再离开我,两百年了,整整两百年了,这百年的孤寂,你知不知道,我好难受,我好想你……惜蕊,不要再离开我!!。”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花千骨任由他拉扯着,吓得一动不动,那清瘦儒雅的中年男子,面上分明是斑斑的泪水。

朔风飞快上前,点了他的睡穴。摇了摇旁边傻傻的花千骨:“动作快点,我们时间不多了。”

花千骨这才反应过来,给他施了摄魂术放在树下,然后又施了障眼法。

“你在哪里学到这些的?”朔风看着她,那些摄魂一类的分明就是禁术。

花千骨轻叹一口气:“不然光凭我们怎么可能从这些这么厉害的人手里拿到神器。”

“你让他看到了他最心爱的人?”

“人最容易被内心最薄弱的地方所迷惑,也最容易被内心对自己最重要的人所打倒。”花千骨内疚的低下头去,她为了拿到神器,翻看了两派掌门最重要也最隐私的秘密。否则想要轻而易举的击溃他们的心房,让他们主动拿出神器是不可能的。而她又绝不可能掏了他们的心肺毁了他们的墟鼎。

两百年啊,百年的孤寂,百年的心碎……温丰予满是泪痕的脸不停的浮现在她的眼前,叫她无缘由的酸楚起来。

“走吧,咱们得赶快。”朔风知道她心里难受,又不知如何安慰,只能拍拍她的肩。

花千骨点了点头,只是下一个神器,天山崆峒印,就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