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 无以为报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35:02
A+ A- 关灯 听书

朔风和花千骨再次出现,是在天山飞霞峰。

飞霞峰,仙云踪,天山弟子御剑技术一向都是仙界首屈一指的。

花千骨只能约摸着出现在飞霞峰冰雪城中离掌门上洪渊有可能比较近的府邸之内。可是上洪渊的确切位置还是无法确定。抬起头可以看见天空不断的有青红紫黄各色的剑芒掠过,周围冰雪的城池巍然壮阔,犹如巨大的天宫。花千骨瑟缩一下身子,回忆起当时背着师父绝望的在一片冰雪中跋涉的情景,突然觉得有些冷。

施了摄魂术连连问了几个人上洪渊在哪里,都说不知道。他们只能小心翼翼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搜寻。

找到书房的时候,花千骨突然被一个人勒住脖子拖到角落里,心里一惊正要反击,抬头一看却是上次救她的那个异朽阁的高个子绿衣女子。

“姐姐?你怎么会在这?”

“嘘……”女子四周看了看,轻声道,“阁主不放心,让我来这里接应你。你们东皇钟取得顺不顺利。”

“恩,基本上没遇上任何阻碍。”

“那就好,那个上洪渊虽然是天山派掌门,但是现在基本上都不问派中事务,前两天刚出去云游去了。阁主怕你扑个空,就让我先混进城里,打听神器的具体下落。天山派现在是由上洪渊的大弟子和四弟子分别主掌,分南北两个派系。崆峒印应该是藏在机关重重的九霄塔里,那里是北派的势力范围。那塔除了掌门谁都不许进去,再加上时间有限,所以我只弄到了第一层的图纸。你看完了记牢了,然后直接用昆仑镜进塔里去。”

花千骨接过图纸细细看了一遍,就预备动身。

“我跟你们一块去。”女子说道。

“可是……”

“那塔一共9层,每一层都布满机关陷阱,光靠你们俩人还有糖宝不一定应付的来。你要是出了什么差池,我可没法向阁主交代。”

花千骨心头一阵感动:“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绿鞘。”

花千骨点点头,心念一动,三人瞬间消失不见。

再一回神,已在塔中。

还未待站定,周围圆形冰壁上就突然密密麻麻的张开千百万个小孔,无数发炜了剧毒的细小银针三百六十度的从各个方向激射而来。

花千骨连忙运起真气,鼓起光壁将几人罩住。没想到等到半炷香的时间过去,那暗器竟丝毫没有减少或者消退的迹象。任他们向壁上如何攻击施力都没有用。

花千骨看了看落到地上的银针很快消融,发现那根本不是银针而是毒水凝成的冰针。只要有人的气息,便循环往复的射出,生生不息。就算伤不了人,却将人一直困在此处,直到精疲力竭。

“我们分开,慢慢移动,直接上二层去。”

朔风和绿鞘出了她的光罩,自己防护。可是银针之多力道之大,致使飞行起来十分困难。

“楼梯在哪?”朔风四处张望,却只见白茫茫中全是快速射来的冰针,其他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没有楼梯,入口在你的右后方顶上那儿,但是被冰雪封住了。”花千骨回忆起图纸上所画的。

朔风转过身,定睛仔细一看,总算看到了那块微微和别处不一样的地方,双手一击,掌风将周围的冰针一时间全部击碎,三人在下一波冰针未射出之前飞快的破了冰雪,穿过了入口,上了第二层。

本来早已做好了准备迎接下一波的攻击,没想到什么也没发生,冰壁上夜明珠诡异的发着绿光,四周安静的有些可怕。

三人也不多做停留,直接飞上第三层,可是居然还是什么都没有。

“怎么回事?”花千骨望向绿鞘,绿鞘也不解的摇摇头。

朔风检查了一下覆上一层又一层冰的墙和地上还有上方。

“机关全被解开了,有人先我们一步进来过了。”

花千骨和绿鞘都大惊失色,飞速的往第九层赶去。

“这九霄塔周围阵法遍布,如果从外面进来,不可能不被天山的人察觉。到底是谁会先我们一步进来这里,还一连干净利落的解开了那么多层塔的机关的呢?”绿鞘眉头紧锁。

“可是为何第一层的机关没有解呢?”糖宝忍不住问道。

绿鞘思忖道:“一层没解大概是想制造出没有人进过这塔的假象。上洪渊性格本就粗犷随意。就算偶尔来这塔中看看,到了一层见一切仍是原状,肯定以为神器依然万无一失,懒得解了机关亲自上去查看。”

“你的意思是说神器有可能已经被盗走了?”花千骨惊道。

绿鞘轻轻的点了点头。三人匆忙到了顶层,果然发现了几具冰冻的尸体。

朔风打量了一下四周:“神器没被盗走,还在这里。”

“真的么?”花千骨惊喜的到处寻找,却没看出哪里有收藏神器的地方。莫非有什么暗门?她顺着墙和地上摸索起来。

绿鞘检查了一下那几具尸体。

“全都是妖魔,死因十分蹊跷,暂时看不出来,但是有一个,好像是旷野星……”

花千骨觉得有点耳熟:“旷野星?是谁啊?”

“旷野天的弟弟。”绿鞘从怀中取出一把奇形怪状的刀,利索的割掉了几个死尸的舌头然后撞进了随身的一个竹筒里。

花千骨转过身不敢看,想起那个旷野天就是太白山上与东方彧卿过招的很精通机关术的男人,自己还被他暗算中了剧毒。

“他弟弟怎么会死在这里?”

绿鞘等被冻僵的舌头慢慢软了下来,在竹筒里摇了几下,嘴里念念有词着什么,似乎是在和那些舌头问话,然后把竹筒放在耳旁仔细倾听。

好一会儿才皱着眉道:“他们都死了一年多了,好像是在太白一役前旷野天和旷野星就听从春秋不败的命令拿着昆仑镜到这塔中妄图盗取崆峒印了。他们兄弟二人都精通机关术,不过虽然进入塔中,并顺利的解开一路的机关陷阱上到这第九层,却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取到崆峒印,危急时刻,旷野天扔下了他弟弟和其他人,独自用昆仑镜逃出了九霄塔。”

“可是他说的是什么危险?旷野天也算很厉害的了,有什么会连他们都斗不过,而且从此之后不敢再打崆峒印的主意,宁愿先去攻打太白山硬抢其他神器?”

绿鞘紧紧的皱起眉头:“他说,塔里面……有个怪物……”

花千骨打了个寒战,糖宝吓得钻进她耳朵里去了。

“他们自己本不就是妖魔么,怕什么怪物啊?”

朔风望了望四周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

“崆峒印的封印,为什么居然是解开的?”他奇怪的低声喃喃道。

“你说什么?解开的?”花千骨有些不可置信,吞了吞口水,“莫非,莫非,崆峒印封印解开就是为了镇压塔中的那个怪物?所以,所以上洪渊才一直没有将它收在自己墟鼎之中随了身携带?”

绿鞘点点头:“这样解释说得通。现在的问题是怪物在哪里?崆峒印在哪里?”

朔风皱起眉慢慢走向南面的墙,然后慢慢伸出手,居然直接从墙上穿透了过去。

“在这里……”

花千骨惊讶的看着朔风,突然觉得他和他的声音都陌生了起来。

两人跟着他穿过了冰壁,眼前陷入一片漆黑。这种漆黑是一种虚空,无论他们如何凝神也什么都看不见,因为似乎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甚至连地面都没有,他们却很自然的在一个平面上行走。

朔风手一翻转,放出了两团明亮的火焰。三人顺着火光望去,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片漆黑。火焰虽然光强,光线却很快被黑暗吞噬,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看不见四方。他们似乎身处在一个无限深无限广的大洞之中。

而下面隐隐有热风往上吹来,这个大洞似乎成了一张巨大的口,轻轻的呼吸。花千骨紧张的看着下面,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朔风突然抽出剑来,划了自己一刀,用气力将血打散,形成血雾往下方沉甸甸的坠了下去,仿佛有很大质量一样,一直下落,直到深得看不见。

他们下方顿时出现了一条又一条交叉遍布的铁索,密密麻麻的一直向下,将这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洞口一层又一层封住。每一根铁索都有两三个人合抱的粗细,锈迹斑斑,年代久远,上面挂满了红线和符咒。

花千骨惊得满身的鸡皮疙瘩,可想而知,这下面镇压的到底是怎样可怕的一个怪物啊。

“看到崆峒印了么?在那——”朔风指了指下面无数铁链交错中隐约发着黄光的东西。

“旷野星他们可能就是取崆峒印的时候,封印力量减弱的一瞬间遭到了地底下那个怪物的袭击,所有人的内丹和法力全部都被吸空了。旷野天可能就是慌乱中趁着其他人被袭击的时候自己靠着昆仑镜逃掉。”

“骨头妈妈,我好怕,我们回去吧!”糖宝带着哭腔说,抱住花千骨直哆嗦。

花千骨有些迟疑的看着绿鞘:“若我们取走了崆峒印,那这怪物岂不是要出世为害人间?一个妖神还没出现就弄得人心惶惶了,如果再跑出来个怪物……”

“没关系,再用另外的东西把它封印起来就是了。”

“另外的东西?”

“恩,你的血。”绿鞘笃定的点点头。

“我的血?”怎么又是她的血啊,她的血都快成了万能冲剂了,杀敌,解毒,治愈,封印,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为什么啊?我除了命数奇特八字比别人硬点就没有什么不同了啊,为什么血可以做那么多事?”

“你……阁主没有告诉过你?”

花千骨一听急了,东方彧卿到底有多少事瞒着她啊!

“告诉我什么?他什么都没说啊!”

“你以为每个人的血都可以由天水滴孵化出糖宝这样等级的灵虫么?”

“究竟……究竟是怎么回事?”

绿鞘摇了摇头:“既然阁主没有告诉你他肯定有他的理由,我也不能擅自对你多说什么。反正你放心,用你的血绝对能封印住这个怪物。”

“好吧……那我应该要怎么做?”花千骨紧张的看着下面黑乎乎的大洞仿佛立刻就要将他们全部吞噬,也顾不上再去探究为什么血有那么多用途了。

绿鞘从怀里掏出一个石头一样的东西递给她,可是是空心的。

“这次要多费你点血了。”

花千骨点点头,割开血管将那容器装满,绿鞘在上面写画了些什么。顿时那个石头发出诡异骇人的红光。

“我现在下去取崆峒印然后换上新的封印。”

“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的。”

“不行,我们一起下去,相互有个照应。”花千骨一想到旷野星的尸体心头一阵发凉。

绿鞘勉强点了点头,眉间一丝忧郁神色。几人小心的绕过铁索,飞到崆峒印周围。周围空气都凝固了,下面传来的热气越来越重,似乎是谁在急促的喘息。

花千骨紧张的看着绿鞘替换封印,大颗大颗的汗水直往下落,朔风握住了她的手。

绿鞘深吸一口气,飞快的取下了崆峒印然后在原位放上了花千骨的血。

花千骨接过她迅速递过的崆峒印放入墟鼎之中,感觉到周围剧烈的摇动起来,铁索哗哗作响,下面传出奇怪可怖的吼声,震聋发聩,连忙拉住绿鞘便准备离开。

却不料绿鞘甩开她的手,用尽全身力量将他们向上推了出去:“封印未完成,来不急了,你们快走!”

说着继续默念着咒语,双手结成法印,浑身一片绿光闪烁。这时无数条银白色的透明的触手一样的东西急速的从下面伸了上来。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花千骨大骇之下想回去拉她,却被朔风拦住。只是刹那间的功夫那触手已穿过了绿鞘的身体,花千骨能看到她身体内力急速流失,却仍在努力进行封印。终于在失去内丹的那一刻,完成了封印,然后随着慢慢向下收回的触手一起往下坠去。

“绿鞘!”花千骨惊恐的喊了一声,直往下飞去抱住她高大的身子。

“你骗我!你骗我!你这没有危险的!你早就打算牺牲自己来帮我换取封印的了对不对?”她想哭可是哭不出来。

绿鞘奄奄一息的努力睁开眼睛,对她笑了笑。

“你为什么要这样啊?”不值得的,不值得这样为她,她们只有过几面之缘,相识不深,何苦舍命为她?

“你别难过,我只是在完成我的任务罢了。”

“告诉我,什么方法可以救你!我的血!我的血可以么?它百用百灵的!”花千骨慌乱的伸出手喂血给她喝。

绿鞘咳嗽了两声,面色越来越苍白:“没用的……”

花千骨又拼命往她体内输入真气:“你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等我拿到女娲石就一定能够救你了!!”

绿鞘摇摇头:“来不急了……对不起每次对你不是很凶就是冷冰冰的,因为你的命格……我总是怕阁主因为你而出什么危险,其实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很喜欢你,那时候,咳咳……那时候你也是这么小小的,提着一筐萝卜……”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花千骨嘴唇颤抖的闭上眼睛,再一睁开眼,几人已到异朽阁中。

“东方!东方!你出来啊!!”花千骨抱着她的身子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

“你别难过,也别觉得愧疚或者对不起我,我说过的,一切都只是交易而已,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用付出代价的,要拿到崆峒印也一样。你欠异朽阁的太多,不是那么容易就还得清,我只求你好好待我们阁主。他这一生够苦的了,不要再让他难过……”

绿鞘的声音越来越低,终于闭上了眼睛。花千骨脚步顿下来,怔怔的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

东方彧卿从外面飞奔而来,眼前看到的就是她抱着绿鞘的尸体,面若死灰的呆滞神情。

东方彧卿步子慢了下来,走到她跟前,看着绿鞘,眼睛里划过一丝叫人抓不住的哀伤,然后依旧面色平静,没有说话,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花千骨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之前跟她说过这条路难走,她终于知道有多难走了。

“东方……”她低低唤了一声,六神无主的模样叫东方彧卿心头一疼。

失血过多加上悲愤攻心,花千骨眼前一黑往前栽倒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