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 万兽之王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36:19
A+ A- 关灯 听书

谷深百丈有余,绝壁横亘。身子垂直下落,如此高度,就算摔的不是粉身碎骨,至少也是脑浆迸裂。

花千骨只听到耳边呼呼风声,危急关头大脑却陡然清明无比。无数过去看过的那些心法口诀源源不断的向外冒出,可是这里是蛮荒,无法御剑更无法乘风。

宽大的衣袍鼓舞翻飞,她下落的速度却丝毫未减。

竹染静静站定,注视着下面,以他的眼力,漆黑谷底一草一木仍旧看得清楚。推她下去是为了试她,可她若这么容易就摔死了,那留着对他也没有多大用处。

但是看她快落到底依旧没有什么奇迹发生,眼中难免有失望神色。正当他都要放弃了以为花千骨死定了的时候,却见她身子重重的在空中一顿,定住了大约一秒钟,又再次直直摔到谷底。

仍旧心肺受了重创的咳出一口血来,花千骨翻身爬起,不明白竹染为何突然之间要置自己于死地。抬头仰望,只能看见昏暗的一线天。

突然听见一声恐怖而低沉的嗡鸣声,惊得她寒毛都竖了起来,那是她所熟悉的妖兽的低吼。

不由得退了几步,四处张望,看见两团熊熊火焰飘浮在空中。不对,是一双血红色充满了贪婪和渴望的眸子正瞪视着她。

花千骨深吸一口气,看着那个比哼唧兽变身后还要大上许多的身影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步伐缓慢沉稳又不失优雅,一身长毛根根分明,纯净的金黄色堪比她见过的最美丽的朝阳。

历经过那么多的磨难,虽然不像以前见鬼那样,吓得两腿发抖连逃跑的力气都没了。可是看着它头上的角,硬如钢铁的直尾上的鳞片,露出白牙的血盆大口,她还是心里隐隐发虚。

睚眦兽,上古十大妖兽之一,性凶恶,喜吃脑髓。锱铢必较,极爱相争,至死方休。领土意识极重,有王者之姿。食其角可提升百年仙力,而且它哪怕吃的是草,屙出来的都是黄金,故而早早在六界之中被仙人妖魔捕杀殆尽。

花千骨回忆起之前在《六界全书》上所看过的妖兽一览,此兽名列第三。

完了,要是脑袋被它吃掉了,自己再怎么能复原也长不回来了吧?

哼唧兽不在,她突然有些庆幸起来,不然为了救自己,怕又是一场恶战。虽然哼唧兽也很强,但是想要胜睚眦兽,还是难了一点。

睚眦兽打了个响鼻,抖抖金光闪闪的皮毛。威风凛凛,双目炯炯的踱了几步,打量花千骨。它口味很挑,通常捕食其他兽类或是流放到蛮荒的仙魔都只吃脑袋和内脏。在蛮荒它对手不多,觅食十分容易,现在已经吃得很饱,对于这种从天而降掉落入它巢穴的小东西,本是都不待看一眼的。可是此刻,它却闻到了奇妙而诱人的气味,直叫它每一根血管都流动出了兽欲和渴望。

花千骨一动不敢动,怕它突然间就扑上来。睚眦兽对潜藏她体内的巨大力量也隐隐觉察,微微忌惮,没有冒然上前。一人一兽就这么对峙了良久。

花千骨手脚冰冷,可是额头沁出汗来。终于睚眦兽开始失去耐心了,低吼了一声,扬起巨爪就往花千骨猛力一拍。

虽然法力全失,但是这些年的修为岂会全部白费。她矫捷一跃,轻松避过。

睚眦兽一声长啸,顿时山谷中刮起一阵狂风。花千骨站立不稳,在谷中众多巨石中穿梭躲避。

睚眦兽身姿太过魁梧,虽灵巧未失,对付个子小小的花千骨终究还是不够迅速。于是满是鳞片的尾巴,以雷霆之势,对着花千骨连戳带扫。触及之处,草木横飞,山石崩裂。

花千骨觉得隐隐有几股热气向着四筋八脉扩散涌动,似乎身手比方才更敏捷了许多,双脚急速蹬起,跳跃和奔跑之间,也显得更高更快,更加有力。

伤势似乎恢复的差不多了,危急关头她来不急开心,只是一次次的凝气跃起,躲过睚眦兽的一次次致命袭击。

光是这样逃下去没有用,花千骨打量四周,狭长的口袋型一样地陷分裂出的峡谷,除非有翅膀,不然根本就不可能出得去。

她需要反击,可是那些石头砸在它身上乒乒乓乓的,根本就没有半点用。

花千骨钻来钻去,左躲右闪,可是巨尾扫到的地方,风力刚劲如刀,背部、腿上不断划出道道一尺来长的口子。

睚眦兽闻到她的血香味,双目更加赤红。仰天咆哮,变得更加残暴凶猛。

“咣当”一声什么金属的东西掉在地上,花千骨一看,是竹染的那把匕首。不由得皱起眉头,原来他是故意把自己推下这妖兽的巢穴,为了看自己和这妖兽一战。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她飞快的拾起匕首,窜到睚眦兽身下,一面躲避着它的踩踏,一面试图将匕首插入它肚子较软的部位,却依旧好像插在铜墙铁壁上一样被反弹了回来。

谷底尘土飞扬,她爬到高处,跳上睚眦兽的背上,妄图割下他头上较软的角,无奈睚眦兽拔腿狂奔,妄图将她颠簸下来,她只能紧紧拽住睚眦兽颈上的金毛。

睚眦兽够不着她,巨尾皮鞭一样抽下来,她在它背上翻滚着闪开。尾巴狠狠的抽在它自己身上,疼得它狂怒的又一次咆哮起来。

吼声在谷中久久回荡,惊得林子里的妖兽鸟怪纷乱逃散。竹染兴趣盎然的看着下面惊心动魄的争斗,似乎也闻到空气中涌动的美妙血腥味。

颠簸得太厉害,她根本就触碰不到它的角,接连在它脖颈上砍了几刀,依旧没有半点用。突然想起自己的血,她手一抹刀刃,顿时刀身精光乍现。一刀下去,终于深深刺进它的皮肉,再一使劲,拉出很长一道口子,鲜血简直是喷溅而出。

睚眦兽一向驰骋惯了,铜筋铁骨的,何曾受过这种伤,仰天怒吼,皮毛一抖,终于将花千骨抖下地去。

花千骨知道它气极,连忙爬起来就朝着谷壁拼命奔跑。

睚眦兽几个跳跃已追至身后,前方再无可躲避之处,眼看着那个弥天大物朝自己张牙舞爪的飞扑了过来。花千骨火速抱头往旁边一滚,然后就听见惊天的“咚”的一声,大地仿佛都震动了。

身后终于没了声响,花千骨从地上踉踉跄跄的爬起来。转头一看,不由得有些乐了,睚眦兽用了如此大力,正好一头撞在崖壁上,应该差不多撞晕了吧?她想笑可是笑不出来,她浑身都快散架了。

握着匕首摇摇晃晃走到它跟前,睚眦兽以恨不得咬死她的眼神怒视着她,可是只能无力的趴在地上呼呼喘气,头上好大一个包。

花千骨犹豫了片刻,是不是应该杀了它。睚眦兽睚眦必报的性格她不是不知道,如今跟它结下怨,以后她休想再有安生日子,到时候哼唧兽和竹染也必定受累。

可是终于还是忍不住叹口气,虽说成王败寇,适者生存,是在蛮荒的既定法则。可是是自己先无端闯了它巢穴,惹了它,最后还要杀了它,是不是也太说不过去了。它是妖兽,不通情理,难道自己也跟它一样么?

花千骨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摸它湿湿的鼻头,软软的挺好玩的。它其实跟哼唧也没多大的不同啊,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不顾睚眦兽的愤怒和低吼抗议,花千骨又好奇的伸出手摸了摸它神圣不可侵犯的两枝角。(睚眦兽心想我堂堂妖兽居然被人摸了,还是个这么丑的人!哼哼……)转身望了望悬崖绝壁,这下,自己该怎么上去呢?

她下落过程中,的确有使出来过一次法力,在半空中停止住了身形的。和睚眦兽一战,虽说受伤不轻,但是她觉得自己的身手正逐渐恢复如初,体力也被激发出来了很多。

说不定自己再试试,又可以重新使用法力飞上去呢?

于是她开始一次又一次的默念心法口诀。却始终仿佛被什么沉甸甸的东西压住一样,施展不开。

看来自己上一次是走了狗屎运了吧,她终于宣布放弃,从衣裳上撕下一条布把匕首牢牢绑在手上,然后开始一点点往绝壁上攀爬起来。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手脚都快要断掉了,抬头看,还有很远很远,再往下看,好高好高,真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虎口全部裂开,身上、手脚上全部都磨破的是血。不时踩滑,又掉下去许多,还好有匕首挂住。累了,就踩在中间凸起的地方歇一歇,小睡一会。饿了渴了就张嘴咬旁边的苔藓草根。

竹染等了很久,看她才爬了一半。等得不耐烦了,便回去睡了一觉,回来见她还在爬,累得几乎已经使不上劲了,可是依旧缓慢却坚定的向上爬着。

他应该干什么?扔根绳子下去拉她上来?她不是已经通过考验了么?

他突然为自己有这个念头觉得好笑起来,冷哼了两声,然后又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个女人!!!

……

花千骨终于爬了上来,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居然可以支持那么久,手脚早已经失去感觉不听她指挥了,只是一爬一爬的在做机械运动。

当她长叹一口气,终于把沾满鲜血的头伸出地平线,双手紧紧拥抱住大地,想要亲吻裸露的黄土。一抬眼看见竹染正坐在她面前,微微低着头,脸部有阴影,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或许他会跟自己解释一下推自己下去的原因,花千骨心里想着,因为他若真想害自己一开始就用不着救了。

竹染向她伸出手来,花千骨看着他的手上也有青色的一层疤,就像是被整个的扔进了三生池里。可是他的手的形状,却是修长而美丽的。

花千骨握住他的手,迈出脚正想做最后的攀登——却突然,竹染抽走了她手中的匕首,再一次的,把她狠狠的从悬崖上推了下去。

花千骨来不急做出任何反应,只是睁大眼睛看着竹染,这次他的眼睛里,却没有任何情绪,向一个席卷而来的巨大黑洞,望不到底的虚空。

身子再次迅速的向下坠去,花千骨已经累得快要晕死过去,这次连想想心法和口诀的力气都没有了。

以为这次真是死定了,眼看就要落到底的时候,一个软软的东西突然接住了自己的身子。然后奇迹一般,自己又飞快的向上升了起来。

吃惊的看着身下,拽住那不真实的金黄色的毛,居然是睚眦兽,载住她小小的身子,在峡谷两边的绝壁上来回纵跃,几下便出了谷,跳上地面。

抖了抖金色的皮毛,威风凛凛的对着群山大声怒吼,狂风大作,林海泛起阵阵波涛。花千骨骑在它身上整个人都惊呆了。

方才那些一路尾随而至的各种妖兽也慢慢从阴暗中,荆棘丛中走了出来。注视了花千骨和睚眦兽良久,然后接二连三的在她跟前匐了下身子,低下头去。

此时醒来,变身回巨大形态,从远方飞奔而至的哼唧兽,望着这百千妖兽恭敬拜倒犹如百鸟朝凤的壮观景象先是吓了一大跳,然后慢慢反应过来,卸下怒火与防备,也跟着拜倒在花千骨跟前。

竹染怔怔站在原地,眼中充满了惊讶和不可置信。然后在下一个瞬间,表情也变作了恭敬和臣服,微微躬身,露出他一贯眯起眼睛的笑容,向花千骨解释道:“我猜的没错,你身上果然藏有妖神之力。如今万兽臣服,离我们离开蛮荒又进了一步。

花千骨默默的看着他,那样的微笑却叫她心头阵阵发寒。第一次是试验,可是第二次,她敢肯定,他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