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 宏图大志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36:22
A+ A- 关灯 听书

这一夜的雾泽密林中显得格外的安静,连虫鸣声都听不见。这种安静叫人无端的紧张,花千骨由睚眦兽驮着慢慢向前走着,对突然发生的一切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回去的路上全是各种妖兽魔物和飞禽走兽恭敬的匍匐着夹道两旁,队伍排列得长长的一眼看不见头。连刚刚凶猛无比的食人花都向她弯着腰,同时还有无数的妖兽虫鸟正悄无声息的往两边赶来。

花千骨觉得胸口隐隐有一股热气在澎湃涌动,让她有头晕想吐的感觉。抬起手,看着掌心刚刚磨破擦伤的地方正逐渐愈合,伤口滚烫的吓人。

哼唧兽慢吞吞的跟在她右后方,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正在生闷气呢。花千骨转头看着它一副吃醋的样子不由好笑,伸出手对它招了招。

哼唧兽立马“嘭”的一下变回了小猪的模样,迈着四肢小短腿奔跑过来,无奈个头太小,跟不上睚眦兽的步伐,绊到一小石子,皮球一样往前呼噜呼噜滚了几圈。爬起来继续跑,一面往睚眦兽身上使劲扑腾着,爬啊爬啊的像爬一座大山。可是又叽里咕噜的滚了下来。继续不甘心的蹦蹦跳跳的一边跑,一边扬起小爪去抓睚眦兽的尾巴。睚眦兽回身看它一眼,尾巴轻轻一甩,它就摔了个大跟头。

花千骨忍不住笑,弯下腰伸出手去抱它。它这才屁颠屁颠的一下蹦到花千骨的手里。花千骨紧紧的抱住它开心的左右蹂躏,她刚刚真的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

如今错打错着居然万兽归心,抬头望了望混沌不明的天空,心头仍旧只是一片悲凉。

竹染在后面慢慢走着,看着林中这壮观无比的景象不由冷笑,她还真是比六界的帝王尊者气派还要大。

不过她既然真的身怀妖神之力,那他们想要重回六界就绝对指日可待了。

睚眦兽送他们到了木屋周围布的阵法外便没有再进来。花千骨的力量并未恢复多少,没办法和它直接交流沟通,但是睚眦兽同哼唧兽一样很通灵性,花千骨一个眼神,便知道她想要什么。

回到木屋里,竹染问她妖神之力的事,花千骨也不隐瞒,一一写划出来。

竹染眉头越拧越紧,他在的那些年对神器的争斗就从未间断过,仙界大乱的那一次,是有史以来神器集聚得最齐的,他只差一点点就得手了。可是没想到,最后妖神之力,居然是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

他先前卜卦测字,就发现六界正发生大的动荡,妖神出世之时,蛮荒也受了波及,地震不断,各种妖兽到处发狂乱奔。花千骨的到来,是偶然也是必然。本来就觉得她身上太多可疑之处,而身上被白子画亲手封印的强大力量,让他更加确定了妖神已出世的事实。

竹染的目光犹如被点燃一般越来越亮,花千骨心里却越是发虚。总觉得竹染看她的眼神,太过赤·裸和贪婪。

突然脸颊被他捧在手心,她惊诧的看着他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一青一红两张毁容的面孔凑在一块又恐怖又滑稽。

花千骨不适的飞快推开他,扭过头去。

——你说我体内有妖神之力是怎么回事?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差不多都已经明白了。”

花千骨凝眉沉思(如果她还有眉毛的话)。

——可是妖神明明就是小月,他……

她想起月圆那一夜他变身之后,他们两人很轻易的就被师父从墟洞里抓了出去。她一直担心小月会发怒暴走,激发体内的妖力做出什么傻事来,没想到却什么都没发生,小月一副毫无抵抗能力的样子,完全犹如一个普通的天真稚嫩的孩童,她当时也奇怪过但是并没有多想。

现在再回忆起来,似乎这一切都不是巧合,而自己遭此劫难仍未死也不是幸运。原来早在那一夜,小月就已把妖神之力全部给了自己,这才一次次的保全了她的性命。

瞬间恍然大悟,所有的一切都清楚明了,她终于知道杀阡陌说的“重要的是谁放他出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关键的不是妖神而是妖神之力,身体只是容器,六界的人一直争夺和窥视的原来是毁天灭地的妖神之力。

只是,却没想到小月全给了自己……花千骨呆坐在那里,半天反应不过来。突然想到什么,猛然间抓住竹染的双臂。那这么说,小月岂不是更加无辜,他现在甚至连妖神都不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为什么仙界的人还要处死他?难道师父看不出来么?小月已经不是妖神了,妖神之力在她这里啊!她要赶快回去,告诉师父这件事。如果可以把妖力交出来,是不是就能免小月一死?如果交不出来,就由她来受死,小月根本就是无辜的!

——我要回去!

花千骨重重的在桌子上写,颤抖的手指在木桌上留下深深的刻痕。

竹染要的就是她这句话,微笑着满意点头。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我保证我们一定可以回去。”

竹染走到床边蹲下身子,将床下面的几块木板抬起,下面竟然有一个暗格。

从里面取出几块大小颜色不一的兽皮和布片,布片应该是从别人衣裳上撕下来的。蛮荒便是这样,因为物资匮乏,也不可能自己养蚕织布,就连天冷了,为了争夺对方身上的衣物常常都要拼个你死我活。花千骨见竹染箱子里还装了挺多件,被子也是许多不同的衣服拼缝的,里面填充上一种奇怪的紫色棉絮,不知道又是从多少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竹染将图一幅幅在桌上铺开了指给花千骨看,上面竟然是用黑色炭木精确的描绘的蛮荒地图。

花千骨吃惊的一一翻看,蛮荒的整体地形,东南西北还有中部的森林,湖泊,冰山,沙漠,海洋等全都清清楚楚。还有各个妖魔堕仙的聚集地,势利范围,妖兽的巢穴等等,无比的详细。

看着花千骨吃惊的眼神,竹染冷笑一声:“你以为我这几十年在蛮荒都是坐着等死的么?”

——你想怎么办?

“要想回六界,先取蛮荒。如今有了妖兽相助,咱们已经实力大增,但是还不够。腐木鬼,冥梵仙,若能将此二人收服,土木流和水银间就掌握在我们手里。就算你妖力被封,只要出得去,众人法力皆可恢复,蛮荒妖兽仙魔死魂,数量何止万千,如此兵力,到时候不光出得了蛮荒,就是六界,也是我们囊中之物!”

花千骨见他大手一挥,声音里满是豪情壮志,眼睛里燃烧着熊熊野火,不由得心头微微一紧。

原来他有吞并蛮荒,称霸六界的野心已不是一朝一夕了,如此步步为营的细心谋划准备着,自己的到来或许只是给他了一个契机提前动手。难怪摩严要逐他出师门将他流放至此,或许是看穿了他的雄图和野心。如此之人,不管是对长留还是对仙界都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只是这小小的蛮荒,也困不住他多久吧。以他的手腕和才智,怎会有走不通的路呢?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花千骨轻轻叹息,眉头皱的越深了。自己离开归离开,可是若全依他的想法,岂不是又给六界带回去一个劫数么?

竹染此刻正一心为想象中的不远将来而兴奋得双唇颤抖,他等了那么多年了,就是为了扬眉吐气的那一天。他一定会将摩严,将六界全都踩在脚下!

手指落下,重重的敲响桌面,指在地图上的一个点上。

“在一切开始之前,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先将此人收服!”

花千骨低头,看着地图上的一座冰山顶端,秀逸的写了三个:  ——斗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