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汤谷十日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33:40
A+ A- 关灯 听书

拓拔野不知道汤谷之名,但听那老者所言,又见蚩尤仰天狂笑,心中也猜到大概,想到阴差阳错,竟到这麽一个所在,不免也有些沮丧。却听那辛九姑喝道:“小子,有什麽可笑的?”蚩尤心中气苦,家仇国恨犹未报,自己又被困在这囚岛上,满腔怨怒之气正无处发泄,当下狂笑道:“我笑你又如何?”辛九姑大怒:“小子找死!”银光一闪,情丝将蚩尤周身缠住,挥手一掌朝蚩尤脸上摔去。两人近在咫尺,那辛九姑出手奇快,直如鬼魅,拓拔野来不及相救,眼见这一掌便要击在蚩尤脸上,忽听天上传来“嗷嗷”怪声。

辛九姑面色大变,硬生生住手。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十只火红的怪鸟从东侧高高的山头飞了过来,在空中鸣叫盘旋。成猴子苦笑道:“他奶奶的,真是倒霉,十个妖怪一来,这条大鲨鱼又要白白浪费了。”

那怪鸟长得甚为奇异,长两丈,巨翼横张时,直如红日。眼大如轮,碧光幽然,如许高空,犹清晰可见,瞧来令人不寒而栗。这怪鸟自然便是十日鸟太阳乌。十只太阳乌嗷嗷怪叫,隐隐有威胁之意。辛九姑虽然蛮横,但似乎也颇为畏惧,当下抽回情丝,狠狠的瞪了蚩尤一眼,大踏步朝回走。盘谷三人尾随其後。

突然三只太阳乌怒鸣三声,闪电般俯冲下来,朝成猴子扑了过去。所经之处突然热风狂舞,炎浪灼人。纤纤险些被那热风刮倒,拓拔野抢身上前,将她护在怀中。

成猴子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两大块鲨鱼肉,丢在地上。原来他经过巨鲨尸体身边时,以极快的速度割下了几块鱼肉,藏在身上。众人均未发觉,却逃不过太阳乌的锐眼。太阳乌落地扑翼而立,连声怪叫。成猴子将衣服解开,抖了抖,示意没有藏匿。一只太阳乌突然振翼拍去,登时将成猴子击得横飞出去,重重摔在数丈开外。

纤纤低声道:“拓拔大哥,这几只怪鸟是什麽?这等凶悍。”蚩尤道:“太阳乌。便是传说中驮着太阳的神鸟。”那三只太阳乌嗷嗷叫着,朝他们三人踏步走来。蚩尤道:“拓拔,小心。它们定然将我们认为是流放到这里的新囚,要给我们下马威。”话音未落,那三只太阳乌突然奔跑起来,朝他们怪叫着扑了过来。辛九姑等人回身伫足观望。

拓拔野道:“蚩尤,左边那只归你,右边那只归我。鹿兄,中间那只就归你了。”两人少年气盛,心中又满是愤懑之意,竟丝毫不惧。刹那间提气纵越,左右奔袭。白龙鹿兴奋嘶鸣,奔到纤纤身前。

太阳乌还未冲到,但那热冽的气浪已经席天盖地的卷了过来。拓拔野调动潮汐流,瞬息间将真气调至最为猛烈,呼的一掌拍出。“蓬”的一声巨响,那只太阳乌怪叫着冲天飞起,红色羽毛纷纷扬扬。拓拔野也被相交的气浪震得朝後飞出。

蚩尤被那怪鸟巨翼拍中,吐了一口鲜血,身形一晃。不退反进,大喝声中,双手将那太阳乌巨爪硬生生抓住,奋起神力猛然举起,狠狠朝地上砸去。那太阳乌勃然大怒,拍翼振飞,登时将他拉到半空。

辛九姑等人尽皆骇然,没想到这两少年年纪轻轻,竟有如此神力。虽然蚩尤眼下受制,但他竟能捱受巨翼一击而不倒,并瞬息反攻,将太阳乌举起,剽悍至斯,令人刮目。

白龙鹿与那太阳乌跳跃厮斗,打得难分难解。拓拔野担忧蚩尤,大喝一声,调气倒海流,聚气涌泉,高高冲起,瞬间跃到了那太阳乌的身侧,猛地伸臂将它巨颈抱住,气沉丹田,如坠千斤,竟一寸寸将怪鸟连同蚩尤,朝地上降落。这一招乃是当日在万里荒原上与翼鸟龙厮斗时所用。故技重施,虽然翼鸟龙远非太阳乌可比,但他也非吴下阿蒙,真气强盛,因此仍是奏效。

余下七只太阳乌怪叫着飞翔而来,巨喙狂啄,登时将两人全身扎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巨翼击打,反复数十次,终於将蚩尤击昏。但他昏迷中双手依旧如钢铁般死死抓住太阳乌的双爪。拓拔野仗着体内超强真气,以右臂格挡,将太阳乌的巨翼拍击力一一化解。但那太阳乌实在太过凶猛,远胜於此前他所遭遇的任何怪兽,而且八九只轮番攻袭,终於渐渐不支,被两只太阳乌一左一右抓住双臂,横空飞掠。

.

辛九姑柔声道:“小姑娘,不要担心。这些怪鸟一定是将他们带到那儿去了。我们这就带你去找去。”众人在汤谷十余年,第一次瞧见辛九姑这般和颜悦色,都是又惊又奇,心道:“嘿嘿,从今往後,这母老虎也有了软肋。”

拓拔野低头下望,百丈之下,烟波浩淼,碧浪粼光。周侧疾风劲舞,刮得双耳生疼。倘若从这里摔将下去,纵然不被水浪拍死,身上的血腥味也立即要引来群鲨,凶多吉少。当下反手紧紧抓住怪鸟巨爪。但那鸟群似乎并无将他们抛掷之意,继续展翼高飞,拎着他们越过东山。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拓拔野眼前一亮,险些惊呼出声。只见东山那一侧,山谷环绕,中有极大的湖泊,纵横千丈,水汽蒸腾,竟是温泉。湖中一株巨木参天摩云。巨树似桑非桑,径粗数千围,树叶片片都有十丈宽,枝叶繁茂,破入云端。

太阳乌嗷嗷鸣啼,拎着他们飞向那参天巨树。飞得越近,拓拔野心中便越加惊异。那巨树难道竟是传说中东海的擎天柱吗?一株树要长到如此巨大,非得数万年以上。忽然听蚩尤道:“这便是六百年前青帝羽卓丞的化身。巨木扶桑。传说太阳就是从这里升起。”原来他已经醒转。

拓拔野道:“这些太阳乌带我们来这里干什麽?”话音未落,突然双臂一松,被那两只太阳乌丢了下去。脚下空荡无物,耳边风声呼呼,从百丈高空径直往下落去。心中大惊,左右环顾,扶桑巨大的叶枝参差横亘,树叶不断刷打到自己的脸上。当下调气丹田,猛地向右一跃,抓住一枝树桠,震荡颠伏,半晌才顿住。

蚩尤也被几只太阳乌啄得松开双手,掉落在比他低了六七丈的树枝上。当下拓拔野朝下攀缘跳跃。那十只太阳乌在四周盘旋,嗷嗷怪叫着猛扑过来,劈头劈脑的一阵狂啄,拓拔野左格右挡,仍是被啄得鲜血长流。先前的伤口再被啄着,更是剧痛攻心。不得已在树上跳跃躲避。

蚩尤也被几只太阳乌群起围攻,索性朝上攀爬,想与拓拔野会合。那太阳乌甚为奇怪,只要蚩尤一往上爬,便止住攻击,在他身侧盘旋。一旦他停止不前,立即又群喙齐啄。蚩尤攀到拓拔野身边,两人背靠背,格挡太阳乌的攻击,实在不成,便攀跳避藏。

突然听见下面有隐隐人声,低头下望,扶桑树矗立百丈,立於湖泊中,湖水蒸汽腾腾,白雾缭绕。向北望去,透过枝叶间隙,瞧见北侧岸上,不知何时已站了密密麻麻数千人,想来都是汤谷岛的囚民,到这看热闹来了。忽然看见站在最前的赫然有纤纤与白龙鹿,那辛九姑等人也站在一旁。纤纤脸上满是焦急担忧的神色,不断的呐喊,但是隔得太远,什麽也听不见。

拓拔野与蚩尤一同苦斗半晌,浑身是伤。拓拔野道:“蚩尤,这样下去,咱们非被啄死不可。不如一起跳到湖水中去。只要上了岸,便不至这般施展不开,无法还手。”蚩尤咬牙道:“好。宁可摔死,也远胜於被这些火鸡啄死。”当下两人连挥数掌,逼开太阳乌,大喝声中,一道踏上粗壮的树枝,发足飞奔,到那树梢之时,猛地提气跃起,向那温泉湖泊跳了下去。

太阳乌迭声怪叫,四面八方俯冲而来,猛地探爪将两人衣衫抓住,往上拖去。拓拔野拔出无锋剑,朝太阳乌爪上斩去。那几只太阳乌突然尖叫,似乎颇为惊异,当下松爪,任由拓拔野朝下笔直落去。在空中盘旋鸣啼一阵,又同那几只太阳乌一起,拎着蚩尤朝扶桑树飞翔而去。

拓拔野心中一愣,突然了悟,这些怪鸟既是木族青帝圣兽,自然识得这木族神器,是以不敢冒犯。登时大为後悔,早知如此,在那扶桑树上时,只需亮出此剑比画一通,只怕它们便立即得乖乖的将自己二人送到岸上。眼下蚩尤被它们重新拖回那巨树之上,援救无方,徒呼奈何。

正懊恼间,突然白雾迷茫,“扑通”一声,水花激溅,已经掉入那汤水之中。水温暖烫,如千百只手温柔的抚摩全身,浑身流血的伤口竟立时愈合结疤。他心中大喜,原来这温泉湖水还有这等奇效,当下索性缓缓沉入湖底,肆意舒展,只觉周身气血流畅,疲怠尽消。一口气即将憋尽之时,方才向湖面浮去。

刚浮出湖面,便听到一片欢呼之声,岸上那一群被流放的囚民,见他们如此悍勇顽强,已将他们视为英雄。再听得那卜算子不断的大呼他们是卦中解救众人的神人,虽然那卜算子卜卦极不灵验,但众人心中都希望这一卦能意外命中。因此见他平安无恙,都极为欢欣。

拓拔野方甫爬上岸,纤纤便又哭又笑的奔了过来,扑入他的怀中。拓拔野笑道:“傻丫头,这麽多人瞧着,也不害羞麽?”纤纤哭道:“我才不管呢!倘若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她话语坚定,倒是让拓拔野吓了一跳,心想:“她父亲生死未卜,眼下孤苦伶仃,定是已将我视为最亲的人。今後须得好好照顾她。”

众人围上前来,叽叽喳喳的问个不休,大抵都是赞扬之余,询问他是由何处而来。拓拔野心思极快,脑中飞转,忖道:“这些人被困在这汤谷颇久,日夜都想着离开。我们想要脱离此地,必定要与他们团结一心,才有法子打败这些怪鸟。眼下蚩尤又极为危险,更得靠大家帮忙。这卜算子说我们是神人,倘若否认,只怕大大影响士气,倒不如将错就错,借此团结群雄,想办法离开这荒凉之地。说不定这些人对将来复城大计大有帮助也未可知。”主意已定,当下从怀中掏出那柄神木令,高高举过头顶,运气丹田,大声道:“在下拓拔野,这位姑娘是断浪刀科汗淮的千金,树上的那位乃是蜃楼城乔城主的公子蚩尤。我们三人奉神帝之命,到这汤谷大赦。所有犯罪之人,只要改过自新,便可以重获自由,离开此地。”

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瞧那神木令决非假冒之物,科汗淮、乔羽又都是大荒中响当当的人物,素以追崇自由正义闻达天下,他们子女为神帝使者倒颇为可信。面面相觑半晌,心中狂喜,爆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拓拔野大喜,心中一动,接着大声道:“但眼下大荒中发生大变,我们三人是冒生命危险,历尽千辛万苦才来到此地。只因水妖烛龙生怕各位回到大荒闹事,竟然造反,攻打蜃楼城,百般刁难我们,想让各位在这里待上一辈子。”

一个大汉怒吼道:“烛龙那个奸贼!杀了他!”群雄中没有水族囚民,对水妖素没好感,当下群情激奋,齐声狂吼:“杀了烛水妖!”纤纤听得又惊又喜,想不到拓拔野竟能在片刻间将这群囚民变为反对水妖的力量。岛上这些囚民尽是大荒重犯,虽有不少凶顽之徒,但大半都是因触犯五族族规,或抵怒长老会方被流放至此。他们对五族统治层原就极为不满,尤其怨恨烛龙,一经拓拔野点拨,同仇敌忾的怒火登时便熊熊燃烧起来。

拓拔野心中振奋,大声道:“对!要想获得真正的自由,我们就必须团结起来,打败水妖!”众人狂吼道:“团结起来,打败水妖!”

蚩尤在扶桑树上远远听见下面巨浪般的狂呼声,扭头望去,只见拓拔野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数千人不断振臂高呼,心中大奇,不知这小子用了什麽魔法,竟突然成了群雄领袖。寻思间,那太阳乌又狂风骤雨的攻袭来,他不得已又在树枝间跳跃闪避。

蚩尤游斗躲闪半晌,突然发现一个极为奇怪的事情,只要他往上攀爬,太阳乌便止住攻击,盘旋飞翔。但倘若停止不前,特别是往下爬落时,必定遭到极为凶猛的啄击,直至将他逼得向上攀缘为止。

蚩尤心中一动:“难道这些太阳乌是想让我爬上树顶麽?”太阳乌突然齐声鸣啼,似乎知他心中所想,大有赞许之意。仰头望去,枝桠遍布,树叶遮天,间隙间可以望见树干冲天而去,没入白云。心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要爬到树顶不知要多少年。”登时烦躁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