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汤谷十日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33:45
A+ A- 关灯 听书

太阳乌嗷嗷乱叫,又纷纷振翼扑来,群起而攻之。蚩尤不得已又向上爬去。如此反复数趟,蚩尤被激起好胜之心,狂野的血液周身沸腾起来,大喝道:“你们这些火鸡,当我爬不上这树顶麽?”太阳乌扭头扑翼,呜呜怪叫,似乎颇为不屑。蚩尤大怒,喝道:“你奶奶的紫菜鱼皮!我要让你们瞧瞧蚩尤的本事!”当下猛地提气,迅速朝上攀爬跳跃。

太阳乌嗷嗷大叫,在他身侧不断盘旋,似乎在鼓励,又仿佛在嘲笑。

蚩尤这一月来心中郁闷,无处发泄,受这太阳乌所激,一面大叫狂吼,一面飞速攀登,胸肺间愤懑之气化为强烈动力,倒是大为舒畅。他身手敏捷,勇猛剽悍,在这扶桑树桠间跳荡攀登,丝毫没有畏惧之意,反而越来越勇,越攀越顺。

众人齐声怒吼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淡越轻,终於淡不可闻。耳边只有猛烈呼啸的狂风,枝叶沙沙震响的宏声。太阳乌环绕着他飞翔鸣啼,没有再攻击。只有当他停住休息过久时,才有几只扑上来,乱啄一通,逼他继续上攀。但那啄击比之先前已大大温和,倒象是鼓励催促一般。

不知攀了多久,蚩尤已觉周身乏力,口干舌燥。且已有一日一夜未尝进食,腹中饥饿难耐。树叶上有雾气露水,蚩尤拉过树枝,就着树叶吸饮,甘露入喉,清凉遍体。几只太阳乌突然呀呀飞来,口中衔了一串野果,落在他的身旁,将野果凑到他手边。蚩尤一愣,接过野果,道:“多谢!”当下大嚼,甘香美味,热力直达全身。

休息片刻,那十只太阳乌又扑翅鸣叫,催促他继续攀登。蚩尤精神大振,灵猿飞鼠般左右腾越,朝上攀缘。他心想:“这写太阳乌似无恶意,但不知要我爬这扶桑树作甚,难道从这里可以离开汤谷麽?”登时大振,越想越有可能,当下力量更足,飞速攀越。

身侧白云飞过,雾气缭绕。不知不觉已到云端之上。往下望去,云海茫茫,扶桑似是由云中长出一般。阳光耀眼,将那云海镀成万里金光。此等景象见所未见。蚩尤停住观赏片刻,听到太阳乌催促之声,这才向上爬去。

他腾身纵越,双手攀住一个树枝,突然“咯拉拉”一声脆响,树枝陡然断折,他猛地朝下疾落,眼花缭乱,风声呼啸,刹那间看见身下树干竟有一个纵横六丈的巨大裂洞,还未反应过来,便掉入其中。急速下落,眼前漆黑一片,头顶还听见太阳乌振翅鸣啼。倏然头部撞到一个硬物,登时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拓拔野等人伫足观望,见蚩尤竟不断往上攀越,终於没入云层中,与那太阳乌一道消失不见,心中焦急诧异。纤纤与蚩尤相识两月余,尤其这一月来海上漂泊,朝夕相处,也颇有感情。虽不象拓拔野那般令她欢喜牵挂,但也是心中极好的朋友。眼见蚩尤消失无影,心下大急,摇着拓拔野的双手道:“拓拔大哥,快想想法子救他下来。”

拓拔野心想:“这扶桑树高得超过云层,要从山脚爬上去,那决计来不及了。需得找个象那怪鸟般的灵兽,将我驮到树顶,才能救他下来。”当下转身问众人道:“各位英雄,岛上可有什麽飞得到高空中的灵兽吗?”群雄相互询议,忽听成猴子叫道:“拓拔使者,有倒是有一个,不过……”拓拔野大喜,见他吞吞吐吐,讶道:“不过什麽?”

成猴子看看众人,道:“不过那里太过凶险,只怕那位蚩尤使者还没救出,你又……”纤纤“呸”了一声道:“什麽凶险的地方我拓拔大哥没去过?你倒是说说哪里怎麽个凶险法?”成猴子苦笑道:“其实那里也没什麽,只不过住着一个老太婆,养了一只雪羽鹤、几条金背鱼。”岛上群雄纷纷面色大变,辛九姑厉声道:“死猴子你疯了麽?那老太太平日里就招惹不起,倘若被她知道使者的身份,那不更加了不得!”

拓拔野心中大奇,什麽人听说神帝使者不敬反怒?纤纤眼睛一瞪,脆生生道:“什麽人这麽胆大包天?哼,就算拓拔大哥她不怕,咱们这麽多人一道过去,她也不怕麽?”众人相互观望,颇为尴尬。

人群中走出一个丰神玉朗的白衣男子,笑嘻嘻的朝着纤纤一揖道:“姑娘,在下柳浪。”纤纤见他虽然面貌俊美,但眉宇间有说不出的邪气,没来由起了厌憎之心,皱眉不理。白衣男子不以为忤,施施然道:“这老太太极为厉害,而且脾气不好。一发脾气,就要杀人。这些年死在她手里的人可比死在太阳乌下的多多啦。所以大夥儿都对她敬而远之。不过她豢养的那只雪羽鹤确是少有的灵兽,常常载着她在海上到处飞行。”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拓拔野心中更奇,这老太太倘若有这等灵兽,为何不飞到天涯海角,还终日待在这汤谷中?好奇心大盛,更想见识一下这神秘人。当下微笑道:“既然如此,我定要去会上一会,向她借雪羽鹤一用。”众人面有难色,这少年是神帝使者,自己能否自由系於他身,倘若他有个闪失,离开这汤谷只怕永无希望了。与其如此,倒不如团结一心,与那老太太搏上一搏。

当下几个大汉大声喊道:“好。我愿意随使者同往。他奶奶的,难道她比烛水妖还厉害麽?”众人心中一凛,均想:“是了,倘若我们都不能团结起来,将她打败,又怎能与烛水妖对抗,夺得自由!”豪气顿生,纷纷大声附和。

拓拔野大喜道:“好。咱们这就走吧!”当下群雄拥簇拓拔野、纤纤,浩浩荡荡朝南而去。

一路上拓拔野与众人交谈,方知这群雄中,竟有极多原是五族中身居高位的要人。便是那瞧来最为不济的卜算子,原也是土族的三大巫卜,因为接连卜卦错误,引得土族黄帝忍无可忍,大怒之下流放到汤谷。那辛九姑原是金族圣女西王母座下的十大侍女之一,因与某少年偷情,後又遭抛弃,性情大变,恨尽天下男人。竟以情丝绞杀负心人。偏生那负心人又是金族长老会长老的侄儿,所以被流放至此。那盘谷自称是盘古大神的第五十六代孙,因神力惊人,在金族中官拜大将军。岂料酒後大醉,以开天斧误断西北擎天柱,引起西北洪水之灾,被流放汤谷。成猴子原是木族中将,生性好偷,又通魔法,号称普天之下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瞧见别人的宝贝便心痒难搔。结果被仇人所骗,竟误偷木族大长老爱妃的亵衣。故被流放。

辛九姑指着那白衣男子柳浪,悄悄的嘱咐纤纤,今後对他敬而远之。盖因此人好色成性,自诩风流,凡是美貌女子总要费劲心机勾搭上方才罢休。越是难以弄到手的女子,越是让他心动。他也不知有什麽魔魅之力,总能逃得猎物欢心,因此十次中倒有九次能够得手。他原是金族最年轻的长老,极富智谋。但便是因为好色,声名狼藉,被逐出长老会。後来竟想勾引圣女西王母,立时被她废去周身真气,流放汤谷。先前瞧他色咪咪的盯着纤纤笑,多半又是不怀好意。

群雄中也有穷凶极恶、甚为凶顽之徒。例如豢养凶兽龙蟒的吉良,原就是火族极恶的凶徒,虽然在战场上勇不可挡,但在族中也是作威作福,杀人如麻。所以被火族战神降伏後驱逐汤谷。又如长了两个脑袋的土族姜古木,时善时恶,要看哪个脑袋在思考。杀起人来直如疯魔。

这些人无一不是跺跺脚风起云涌的角色,但被困汤谷多年,饱受凶悍难当的汤谷十日鸟折磨,凶性都大有收敛。拓拔野此时望去,丝毫瞧不出他们疯狂凶悍的本性。

一路上谈谈笑笑,很快便到了一个小山谷。到那谷口时,众人都有些变色,纷纷裹足不前。辛九姑低声道:“圣使,前面便是忘川谷。”拓拔野点头,牵着纤纤的手朝里走,众人缓缓随行,鸦雀无声。

此时落日西沉,天空橙红,碧黛群山起伏如浪。谷中一条小河平静奔流,曲折北来。两岸绿草如茵,竹林绵绵,远远望去如绿雾缭绕。河边竹林中有一间竹屋,炊烟嫋嫋。瞧来殊为平静清幽,怎麽也不象是杀人如麻的女魔头的居所。

拓拔野运气丹田,抱拳朗声道:“晚辈拓拔野,冒昧拜访前辈。”谷中了无回应,只有水流潺潺,鸟声寥落。群雄屏息四顾,拓拔野又抱拳喊了数声,仍是杳无回应。

卜算子弯腰颤声道:“圣使,我已算过,今日不宜出门访友,不如我们挑个良辰吉日再来登门拜访?”纤纤见他害怕的神情颇为有趣,格格娇笑,伸手捏住他鼻子,笑道:“卜算子,你倒是算一算我会不会将你的鼻子捏断?”群雄莞尔,紧张的气氛登时缓解。

拓拔野回身朝众人说道:“各位,我先独自一人去拜访拜访前辈。倘若有什麽异状,你们再来援救不迟。”众人都对那老太太颇为忌惮,听说无须入谷,都松了一口气。但又担心他一人进去凶多吉少,面有忧色。纤纤拉着拓拔野的手,也要进去,拓拔野无奈,只好牵着她朝谷中走去。

河水丁冬,两人沿着溪流朝南走去。蝴蝶翩翩在纤纤头顶环绕。身侧河水清澈见低,卵石遍布,偶有数尺长的金背鱼悠然穿梭。青草的绿色气息迎面扑来,将周身浊气一涤而尽。

拓拔野心道:“这山谷清幽佳绝,主人遍植绿竹,怎会是好杀成性的魔头?”正为那神秘的老太太叫屈,突然听见一个柔媚的声音淡淡的道:“我让你们进来了麽?”

那声音慵懒动人,说不出的好听。拓拔野一愣,止步恭敬作揖道:“晚辈拓拔野,冒昧造访,请前辈恕罪。”那声音依旧淡淡的道:“瞧你这般有礼貌,我便原谅你吧。剁下自己的双脚爬回去,我饶你一条性命。”声音温柔,但话语却是极为蛮横。拓拔野一愣,还未说话,纤纤已经哼了一声道:“瞧你声音这般好听,我便原谅你吧。割下自己的舌头躲起来,我就饶你一条性命。”她依样画葫芦,大剌剌的姿态倒让拓拔野忍俊不禁。

那声音淡淡道:“哪里来的野丫头,这般没有规矩。我替你父母管教管教。”拓拔野心下一凛,将纤纤拉到身後,凝神戒备。突然山谷中香风大作,竹林摆舞,一个淡绿色的人影从竹屋中倏然闪出,刹那间便飘到拓拔野身前。

拓拔野叫道:“前辈,得罪了。”丝毫不敢怠慢,调动周身真气,双掌飞舞,径直拍出。那人影一晃,消失不见,耳边听到那娇媚的声音道:“真气倒是很强,可惜掌法太差。”

拓拔野面上一红,笑道:“岂止是太差,根本是全无章法。”环身四顾,掌风纵横,将纤纤护在怀中。纤纤做鬼脸道:“跑得倒是很快,可惜胆子太小。”话音未落,突然右臂被拉住,朝外拖去,失声尖叫。

拓拔野大吃一惊,探臂将纤纤拉住,欺身向前,猛地拔出无锋剑,一剑向那紫影劈入。剑光如电,那紫衣人“咦”了一声,极为惊异,猛地朝後滑了十余丈,又鬼魅般在拓拔野左侧停住,厉声喝道:“神农是你什麽人?”

拓拔野心中惊诧,转身望去。只见三丈开外,一个紫衣女子翩翩而立。她满头白发高高挽起,眉淡如烟,眼如秋水,肌肤白腻胜雪,竟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美貌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