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神器封印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34:54
A+ A- 关灯 听书

一个碧绿色的蝴蝶翼的小人竟从无锋剑中飞了出来,翩翩舞动,在松几上落了下来,身不盈寸,剔透玲珑。拓拔野从未见过此等情形,大惊失色。这无锋剑跟随他已有数月之久,想不到竟藏了如此玄机。倒是纤纤相形之下见多识广,脱口道:“木精!”

空桑仙子点头道:“正是。她是木精,被封印于这无锋剑里。只要解开封印诀,她就可以出来了。”

拓拔野奇道:“前辈怎么知道?”

空桑仙子淡淡一笑,手指一曲,那无锋剑隔空落入她的手中。她将剑身一转,手指抚摩那“空桑”二字,道:“这柄剑便是当年我给神农的信物。”

拓拔野与纤纤“啊”的一声,众多疑惑这才顷刻烟消云散。拓拔野起身行礼,歉声道:“晚辈不知,多有失礼,请前辈莫怪。这柄剑还请前辈收回。”

空桑仙子淡然笑道:“不知者不罪。这剑与你既有缘分,还是由你收着吧。”拓拔野推辞再三,这才收下。心中一动:“不知前辈与仙女姐姐有没有渊源?”突然想到两百年前空桑仙子便已被流放此地,怎么可能认识白衣女子?暗骂自己愚蠢,重新坐了下来。

空桑仙子又默念封印决,将木精收回断剑中,道:“这便是神器封印。它可以将某些灵兽乃至人类的精神力量、魂灵吸纳其中。只要解开封印决,就可以驾御这种精神力量,使神器自身的威力发挥得更加强大。”拓拔野当日在天壁山下,曾经听科汗淮说过珊瑚笛中封印珊瑚独角兽之事,也曾在玉屏山顶见过十四郎解开幻电玄蛇的封印,因此对这神器封印也稍有了解,当下点头。

空桑仙子从头发上摘下一支莹白的玛瑙发簪,道:“这玛瑙发簪便是雪羽鹤的封印,只需默念解印诀,你便可以将雪羽鹤释放出来。”

她将发簪轻轻的往纤纤头上一插,笑道:“这发簪跟了我一百多年了,今天便送给你罢。”拓拔野大喜,纤纤也是又惊又喜,颇有些不好意思,红了脸低声道:“谢谢仙子。”她少有感谢别人,今日开口不免有些忸怩。空桑仙子与拓拔野不禁莞尔。

空桑仙子道:“只是那扶桑树中不知是什么上古封印。倘若它封住的是极凶的凶灵,以它念力之强,只怕雪羽鹤和木精都不是对手。你们要想救出朋友,可要冒一冒险啦。”

拓拔野点头笑道:“有了雪羽鹤,那便方便得多啦。如若可以,我倒想立即就去。”

空桑仙子微笑道:“你这般重情讲义,真是难得。神农总算有些眼光。眼下你丝毫不知封印魔法,倘若那树中当真有上古封印,你冒然前去,极是凶险。明日我便和你们一道去罢。”

拓拔野大喜过望,有她相助那真如虎添翼,连连称谢。

空桑仙子淡淡笑道:“你先别这般欢喜,还未必能将你朋友救出来呢。”当下空桑仙子开始教授拓拔野与纤纤封印魔法最为基本的常识。

空桑仙子原是两百年前的木族圣女,精擅祈天魔法,此番娓娓道来,深入浅出,听得拓拔野眉飞色舞,大长见识。封印魔法乃是魔法中极为高深的魔法。所谓封印,便是以超强的精神意念力控制灵兽或人类,将其魂灵或是精神力禁锢于某种神器中。

? 落`霞-小`说

封印时默念的口诀便是封印诀。一旦将其封印,便如同将刀剑收入鞘中,今后可以随时“拔鞘”御使。但要解开封印,御使其物,除了将封印诀倒背外,还需要有至少与封印之人封印时相等的念力。否则不但不能将封印解开,还有可能反被封印御使。这便是为何大荒中有许多解不开的封印的缘故。或是因为封印诀失传,或是念力不及从前的封印人。

拓拔野真气极强,念力也相应不弱,但对于意念力修行法,由于科汗淮并未传授,只是自己直觉感悟而已。当下空桑仙子传了他修行念力的“长生诀”,要他每日背诵修炼,增强精神意念力。这长生诀洋洋数千字,讲的都是聚敛念力,以意御意的法子。更妙的是,字行韵律隐隐吻合念力调节的规律,默诵之时便可以自动修炼念力的聚散。

拓拔野平白又得了大荒中人梦寐以求的木族长生诀,福泽之厚,连他自己也惊喜不已。

不知怎地,起初在谷中瞧见拓拔野之时,空桑仙子便有莫名的欣赏喜欢之意,一直未下重手。待到后来拓拔野出示无锋剑、吹奏刹那芳华曲、告知神农之事,她更加感到与这神奇少年的奇妙缘分。况且自己被流放两百多年,族禁之念早已淡薄。此时了无牵挂,更加无所禁忌,是以竟将这木族至为隐秘的封印魔法与长生诀倾囊相授。

拓拔野天资佳绝,一听即懂,更加令她欢喜。两百多年自我封闭,今日始得释放,心中畅快不下于拓拔野醍醐灌顶的欣喜。

起初纤纤还听得津津有味,但过了片刻,便觉得这魔法还不如拓拔野的侧脸来得引人入胜,于是便歪着头抿嘴微笑偷瞧拓拔野。拓拔野聚精会神、领悟时粲然微笑、深思时眉头微蹙的神态都是那般的迷人。有时抓耳沉吟的表情也能让她忍不住捂嘴偷笑,心中满是暖意。渐渐的,空桑仙子说什么话都听不见了,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拓拔野每回头看她一眼,微笑一次,她便心跳加速,双颊火热。不住的想:“哎呀,他瞧见我在偷看他了……”连忙扭头装做侧耳倾听之状。每每被空桑仙子眼波流转,暧昧的一笑,登时又脸红心跳,仿佛被她的锐利眼光看穿了少女心态。

也不知过了多久,空桑仙子才将封印魔法以及长生诀传授完,拓拔野虽还有许多疑问,但也只有留待日后自己修行时慢慢参悟了。拓拔野舒展了个懒腰,这才发现纤纤已经伏在他的膝盖上沉沉睡去,长长的睫毛在莹白的脸上投下一道弯影,嘴角还噙着一丝甜蜜的微笑。

拓拔野微笑道:“她已经两天没好好睡过觉啦。”突然困意涌了上来,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空桑仙子微笑道:“拓拔,你也好好睡上一觉,天亮时我再叫你罢。”

拓拔野困倦难当,呵欠连连,当下颇为不好意思的一笑,伏在松几上沉沉睡去。

空桑仙子瞧着两人,心中泛起久违的柔情。窗外秋虫低鸣,夜风轻拂,水晶灯摇摇曳曳,她坐在一地的月光中,想起了很多事情。几百年的光阴倏然而逝,只剩下这个寂静安详的初秋之夜。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耳边又响起了很多年前的那首曲子,呢喃的夜风在她的耳根厮磨缭绕,宛如他的话语,他的呼吸。

她就这么盘膝而坐,闭目微笑,直到天明。

翌日清晨时分,空桑仙子将二人叫醒,与白龙鹿一道向谷外走去。到谷口时看见群雄横七竖八的倒了一片,犹在酣睡。他们昨夜不见拓拔野出来,虽料想必定是空桑仙子传授他心法,以便击败十日鸟,救出蚩尤。但仍不免心下忐忑,都不敢回去,竟就在谷外席地而睡。那条大鲨鱼已被成猴子等人拖到此处,吃得精光,只余下庞大的骨架横亘在河边,在朝阳下显得颇为滑稽。

听见脚步声响,众人纷纷揉眼爬了起来,见是空桑仙子随着一道出来,满脸的喜色登时僵住,欢呼声也卡在咽喉中,面面相觑,颇为尴尬。拓拔野见众人野宿等候,心中颇为歉疚,当下抱拳笑道:“昨夜委屈各位了,真是抱歉之至。”众人连连摆手道:“圣使哪里话!”只有柳浪目光暧昧的朝拓拔野与空桑仙子身上扫了扫,虽一言不发,但心中不堪的想法已经昭然若揭。空桑仙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登时将他吓得朝后退了三步,低头看脚。

拓拔野朗声道:“各位英雄,今日对于我们,对于大荒来说,都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日子。因为今日,我们所有人都将重获自由!”他运气丹田,一字字说来,斩钉截铁,铿锵有力,直冲云霄而去。众人一愣,狂喜欢呼。拓拔野望了空桑仙子一眼,接着微笑道:“大家不必奇怪,仙子是我们的朋友,她要与我们一起到那扶桑树上,打败十日鸟!”众人大喜,这老太太的本事众人都有耳闻目睹,有她相助,要打败太阳乌绝非难事。当下群雄欢呼之声更盛。空桑仙子微微一笑,心想:“这小子年纪轻轻,倒当真会蛊惑人心。”

群雄欢声高歌,簇拥着拓拔野三人,士气高昂的朝汤池扶桑而去。卜算子急急忙忙从怀里掏出那几个黑石子,口中念念有词,往地上一抛,略一查看,大喜道:“上卦!上卦!大吉大利!”还在欢喜,已被盘谷提起衣领,拎小鸡般凌空拖走。

一行人到汤池边时,太阳已经悬挂在扶桑树梢,万道金光透过树隙,照耀得众人睁不开眼来。远远看见那十只太阳乌又在洗澡。五只在汤池水面的扶桑树梢,五只则在水面下,偶尔露出头来,朝天喷出一道水柱,极为悠闲惬意。瞧见众人浪潮般涌来,竟似理也不理,依旧鸣叫着振翼泼水,甚是欢快。

辛九姑低声道:“这十个妖怪在洗澡时,只要你不招惹它们,它们定然不会干预你作任何事。”拓拔野笑道:“这个习惯倒是好得很。”空桑仙子淡淡道:“咱们这就去吧。”伸手从纤纤头上摘下那支玛瑙发簪,轻念解印诀。那玛瑙发簪突然微微一动,既而如菊花盛开般瓣瓣舒展,在阳光中曲伸了一会儿,果然成了一只小小的白鹤模样。那小白鹤展翼扑翅,从空桑仙子手心飞了出来,在空中盘旋,逐渐变大,过了片刻竟变成了一只长一丈、浑身白羽直如冰雪的仙鹤,在汤水上踏波飞行,欢声鸣叫声中落到空桑仙子身边。

空桑仙子抚摩它的头,微笑道:“这是你最后一次驮我啦。”话语中颇有些感伤,回头对拓拔野道:“咱们走罢。”拓拔野应诺一声,向群雄抱拳道:“在下先和仙子到树顶上,将蚩尤使者救出。大家就请原地等候吧。”众人轰然应诺。纤纤也想同去,却被拓拔野强行留下,气得撅起嘴跺脚不已。

当下拓拔野随着空桑仙子一道跃上雪羽鹤背脊,雪羽鹤悠然展翼,朝空中飞去。那雪羽鹤飞得又稳又快,须臾间已到白云之间。往下望去,碧海青山倒退如飞,数千群雄宛如蚂蚁。

雪羽鹤绕着扶桑树向上盘旋飞舞。拓拔野睁大双眼,期盼能在枝叶树桠之间瞧见蚩尤。空桑仙子紫袖飞舞,香风倒卷,所过之处云雾离飞,巨叶翻卷。两人瞧得分明,始终了无发现。

雪羽鹤越飞越高,穿透几重云层,但仰头望去,那扶桑树依旧破云参天,看不见顶梢。云海茫茫,红日仿佛都已到了他们下方。拓拔野心中颇为忧虑,难道蚩尤已经掉下去了么?否则昨日那群太阳乌不断追啄,今日却怎会在汤池中如此悠闲的洗澡呢?空桑仙子似乎猜到他的想法,淡淡道:“放心罢。如果掉下去,必定会被汤水浮起来,决计沉不下去。”拓拔野心下稍安。

但他们又朝上飞了许久,仍然未达树顶,也始终没有瞧见蚩尤。太阳越来越热,烤得拓拔野浑身冒汗,空桑仙子倒是冰肌玉骨,清凉无汗。但倘若再往上去,只怕真要被太阳强光晒伤,而且那雪羽鹤似是颇为畏惧强热,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当下两人稍做计议,决定盘旋下行,再仔细的寻找一遍。以蚩尤之力,纵然昨日起不眠不息,也决计到不了这么高处。惟有重新朝下搜索了。

雪羽鹤清鸣声中,缓缓朝下转向飞翔,继续环绕穿行。这次空桑仙子闭目运转长生诀,以念力搜索方圆数百丈之内的热息与精神力。除了身侧拓拔野强炙的真气与念力外,依旧毫无斩获。

过了半晌,两人一鹤已经到了离地几十丈处。岸边众人瞧见依旧只有两人,都颇为失望。那十只太阳乌并排立在树梢上,仰头望着两人,嗷嗷乱叫,叫声欢愉,颇有幸灾乐祸之意。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偌大的扶桑巨树竟然剧烈震动起来,众人惊呼声中,十日鸟尖叫扑翅,盘旋飞舞。树梢震舞,巨叶纷纷飘落,遮天蔽日。拓拔野与空桑仙子也是蓦地吃了一惊,雪羽鹤展翼急速滑翔,从四下摆舞的枝叶之间飞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