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神器封印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34:59
A+ A- 关灯 听书

汤池湖面蓦然波涛汹涌,扶桑树东侧的湖面猛地喷起冲天巨浪,一条人影如离弦之箭倏然朝天疾射而去。滔天浪花中,十日鸟嗷嗷怪叫,次第盘旋,瞬息加速,形成一道直线朝那人飞去。

那人在空中突然翻了个筋斗,稳稳当当的落在树梢之上。

拓拔野“啊”的一声惊呼,岸上群雄也是纷纷失声惊呼。阳光照在那人的脸上,眉目英挺,意气风发,赫然正是蚩尤。他浑身衣衫破裂,肌肉纠结,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背负一柄青铜长刀,六尺余长,锈迹斑斑。

蚩尤仰天长啸,犹如青天霹雳,震得众人双耳隆隆。拓拔野又惊又奇又喜,蚩尤虽然勇悍绝伦,但体内真气远不如他强,但就适才这一声长啸来看,似乎真气极为充沛。这一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昨日蚩尤从那树洞掉下,重重撞在某物上昏了过去。过了半晌方才悠悠醒转,头疼欲裂,眼前一片漆黑。过了好一会儿才逐渐适应这黑暗,环身四顾,十几道巴掌大的光线斜斜射入。借着这微弱的光柱,他这才逐渐看清四周。周围是一个纵横约有三十余丈的巨大树洞,四侧树干皆有不少裂洞,阳光便从那裂洞中射入。仰头上望,顶部空洞直达十余丈高,上小下大,如葫芦一般。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倘若不是自小练得一身钢筋铜骨,只怕早已归西。

前方五丈处有一个丈余宽的黑洞,想来是继续通向下方的。蚩尤四顾半晌,要想向上跃出去,绝无可能。四壁裂缝虽然颇多,但决计不能挤出去。而这扶桑树坚硬容易钢铁,以他目前的真气,想要豁大那裂缝,也是难于登天。眼下唯一的方法便是继续往下走,看看是否能有出去的通道。运气如何,也只有赌上一赌了。

蚩尤爬起身,小心翼翼的朝那黑洞走去。黑洞幽深不见底。蚩尤摸摸身上,那三昧真火的火折子早已不知掉到何处,一咬牙,摸索着探脚往下触碰。那黑洞壁沿粗糙,凹凸不平,颇多立脚之处,蚩尤慢慢的缘壁往下爬。一股股冷风阴森森的从下吹了上来,遍体侵寒。蚩尤大喜,倘若下面有风窜入,则必有出口,精神大振,一步一步的蹬踏攀缘。

如此向下攀了大约一个多时辰,十指皮破血流,钻心疼痛。膝盖、脚踝酸软酥麻,颇为难耐。蚩尤自到这汤谷岛来,便在不断的厮斗、攀缘,虽然神力惊人,耐力极佳,也不免有疲惫之感。但他意志极为坚强,不断的鞭策自己,咬紧牙关在这黑暗莫测的树洞中继续下行。

突然一道微弱的光芒从左侧斜斜射入,他借光下望,下面似乎又是一个葫芦状的树洞,当下屈膝跳跃,稳稳的落在那树洞中。这树洞比之上面那个小了许多,光线也远不如前者明亮。

洞内突然有亮光一闪,循光望去,左侧洞壁上赫然插了一个黑黝黝的东西,形状甚是古怪。蚩尤走上前去,借着微光打量。那物长两尺余,剩下一半插在树壁中,状如长刀,弯弯曲曲,两面都有刀锋。但刀柄狭长,并无护手。触手冰凉,敲之铿然有声,似乎是青铜所制。蚩尤在那刀面上抚摩,铜锈班驳,凹线纵横,交织成木叶纹样。

从洞壁斜射入的微光照耀在那青铜刀上,登时亮起道道眩目的幽光。

蚩尤想将这青铜刀拔出来看看,但试了几次都纹丝不动。蚩尤素来自诩神力,登时起了好胜之心,当下转身背对铜刀,双手过顶,恰好反握住刀柄,气运丹田,奋起神力,大喝一声,猛地挥臂拔刀。

突然嗡嗡巨响,他拔刀而出,失去重心,向前跌跌撞撞扑倒在地。洞内刹那间光芒纵横,一道碧绿的气体电窜而起,在他四周飞转周旋,手中青铜长刀也倏然脱手飞出,在半空急速旋转。耳边蓦地响起一阵狂笑声,与那刀锋破空、气体横流的响声混在一起,险些将他震得晕去。

那笑声滔滔不绝,将蚩尤震得一跤跌倒,惊异之下转头四顾,只见那绿色气体急速盘旋,猛然凝结成一个碧幽幽的光球,仔细分辨,竟宛如一个人的面孔。那笑声竟似是从那光球的“口”中发出来的。

蚩尤一跃而起,喝道:“何方妖孽,竟敢放肆!”那光球依旧哈哈狂笑,过了半晌才道:“小子,你又是何人?”蚩尤傲然道:“少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蜃楼城乔羽之子蚩尤!”那光球一愣,喃喃道:“蜃楼城乔羽,那是什麽人?”乔羽名振大荒,蚩尤对父亲又极是尊敬,闻言大怒,冷笑道:“连乔羽都不知道,你这妖孽太也差劲。”

那光球哈哈大笑,突然道:“乔羽?难道是乔愧水的子孙麽?”乔愧水乃是六百年前木族长老,正是蚩尤上祖。蚩尤微微一惊:这妖孽怎知上祖名讳?当下喝道:“妖孽,乔家上祖的名讳岂是你能随便乱叫的?”那光球嘿嘿笑道:“叫他名讳又如何?倘若他见到我还得跪下磕头呢!”

蚩尤听他辱及先人,登时大怒,喝道:“妖孽敢尔!”想要拔刀,但腰间弯刀早已丢得不知去向,不及多想,猛然冲上前,双掌拍去。那光球纵声大笑,倏然回转,到了蚩尤身後,道:“好小子,果然是乔家男儿。嘿嘿,没想到我等了六百年,竟等到乔愧水的後人,当真是天意。”

蚩尤听他称赞乔家,火气顿时消了一半,转身冷冷道:“妖孽,既知乔家男儿,还不伏首投降。”那光球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倒是和我当年很象。好,好,好,缘分注定,也不枉了这六百年的等待。”

蚩尤听他动辄言称六百年,颇觉蹊跷,突然想到某人,登时心中大震。光球见他脸上变色,嘿嘿笑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了麽?”蚩尤心中惊疑不定,但也不敢再口出不敬之语。

那光球悠悠荡荡的落在蚩尤面前三尺之处,朝那疾转不已的青铜刀喝了一声:“住!”那青铜刀登时笔直落下,嵌入洞底。光球嘿然道:“小子,你可知这扶桑树是由什麽而化的麽?”蚩尤道:“大荒传闻,是六百年前木族青帝羽卓丞所化。”眼下尚不知这光球身份,是以他此番的回答已无先前不敬语气。

光球“咦”了一声,突然狂笑不已,道:“可笑可笑!这妖木竟然是我所化的?哈哈,这可真是有趣的紧哪!”蚩尤心中大震,听他言中之意,乃是自称六百年前木族青帝羽卓丞了。当下大声道:“蚩尤虽不再是木族男儿,但是青帝乃是万人景仰的神人,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青帝,可有什麽凭证吗?”

那光球笑道:“乔家什麽时候不再是木族中人了?难道这六百年竟有这般大的变化麽?嘿嘿,你竟然是乔家儿郎,怎地连木族七大神器都不认识麽?”那柄青铜长刀突然应声飞起,平平的落在蚩尤的手上。蚩尤低头望去,那刀面上突然闪起隐隐的碧光,竟是一个“苗”字。

?

那光球嘿嘿笑道:“苗刀所至,如青帝亲临。小子,你还不拜见寡人?”蚩尤抱拳道:“晚辈蚩尤参见羽老前辈。但是乔家自三十年前起。已不再隶属木族,所以不能再行拜礼,还请前辈恕罪。”那光球奇道:“乔家当真脱离木族了?那可当真是我们的损失。既然如此,你就免礼罢。”蚩尤听他如此说,登时大喜,心中对这六百年前的青帝大生好感。

蚩尤道:“大荒中相传前辈物化扶桑,没想到竟能亲身拜见,蚩尤真是有幸。”见这青帝尊重乔家,他言语顿时变得十分恭敬。那光球羽卓丞道:“嘿嘿,这是命中注定之事,没有什麽有幸不有幸的。说我化为扶桑树,那可当真是天大的谬误。这扶桑树其实是东海巨鳞龙所化。”

蚩尤大为好奇,道:“是六百年前东海六大恶龙之首的巨鳞龙麽?”羽卓丞道:“除了他还会是谁?当年我经过东海,瞧见这六只恶龙肆虐风浪,短短一个时辰内竟掀翻了两百余艘渔船,盛怒之下,就与那六只恶龙动上了手。”蚩尤素来对这搏杀凶兽之事极感兴趣,何况是这史上极为经典的一战。当下盘膝坐下,兴致勃勃的听他述说。

羽卓丞道:“那六只恶龙极为凶顽,与他们斗了一日一夜,遍体是伤,方才将两只龙杀死。”他见蚩尤极感兴趣,不由也来了兴致,滔滔不绝的说将开来,如何如何施展魔法,如何如何浴血奋战,诸多细节之处讲得尤为逼真凶险。蚩尤遥想当日羽卓丞在惊涛骇浪中叱吒风云,降龙伏魔的英雄气概,不禁悠然神往。这东海六龙虽不属於大荒凶兽,却是海外臭名昭著的恶兽,六龙齐飞,比之当日自己与父亲搏杀蓝翼海龙兽的情形又不知凶险了多少倍。

原来羽卓丞当年孤身斗六龙,血战三日三夜,终於搏杀了五条凶龙,只有巨鳞龙眼见不妙,向西南逃逸。羽卓丞虽然身负重伤,却依旧奋力追杀。一人一龙一路激斗,来到当时的荒岛汤谷。其时汤谷只有巨大的汤水湖,尚无今日这参天摩云的扶桑巨树。那巨鳞龙到了汤水中,伤势大愈,竟更为凶猛。

其时羽卓丞精疲力竭,念力不足以封印巨鳞龙。无奈之下,奋起余威,竟施用“长生诀”与青木两伤魔法,先释放苗刀中封印的十只太阳乌,再将自己魂灵脱离躯体,进入苗刀,人刀合一,破入巨鳞龙躯体之内,将其刹那间封印,木化为扶桑树。但同时,他也将自己的魂灵封印於这长生刀中。

这六百年来,巨鳞龙的魂灵虽然早已被封印而逐渐消亡,但他的自己的魂灵也无力自我解印,便这般禁锢於苗刀之中,不得超脱。虽然躯体早已化为尘土,灵魂念力却在长生刀里残存。这其中的痛苦,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

那十只太阳乌忠守主人,哀啼不散,在这汤谷岛上栖息下来,想方设法解印羽卓丞的元神。是以六百年来,每有人来到这汤谷,十日鸟便要将他叼衔到扶桑树上,驱之上攀,只望能进入树洞,解开羽卓丞的苗刀封印。期间虽偶有进入者,但竟没有一人能将苗刀拔出,自然也就无法解开封印。

蚩尤吃惊道:“这麽说来,这扶桑树竟是巨鳞龙所化的了?”羽卓丞道:“那当然,巨鳞龙是天下第一大的凶龙,除了它,谁能化为这般高的树木?”他嘿嘿笑道:“大荒中人竟认为这妖树是我所化,真是可笑之至。”蚩尤茫然道:“倘若如此,这封印必定极为难解,怎地我竟能拔出?”

羽卓丞喝一声道:“转!”那苗刀在蚩尤手中陡然旋转,刀柄恰好落入他的双手中。羽卓丞道:“小子,看看你的手臂。”蚩尤低头望去,大吃一惊,只见两道绿光从刀柄处传入自己双手,沿着经脉一路窜将上来,双臂顷刻间绿光纵横。乍一看去,竟宛如与刀连成了一体。

羽卓丞道:“要解开这苗刀封印,只有两种可能。要麽知道我的封印诀,并具有极强的意念力,要麽天生木灵,可以御木通神。”蚩尤道:“如此说来,我只能是第二种了?只是这天生木灵又是什麽意思?”羽卓丞道:“人天生有五种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各有强弱。上古创世之初,五族族群便是以此而分。木族中人虽也有其他属性能力,但木属性能力最强。其中又有极少数人天生具备极强的木灵能力,可以感应万物中木属灵力。如果修炼青木魔法,就可以御木通神。几千年来,有这等能力的人寥寥无几。”他光球跳动,那双“眼睛”盯着蚩尤,一字字道:“小子,你就是其中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