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真假莫辨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41:04
A+ A- 关灯 听书

银光眩目,瞬息之间又是万千细小银针漫天射来。蚩尤惊怒之下,掌风狂冽,登时将之尽数震飞。纤纤银铃般的笑声中,素手挥舞,不住的激射各种暗器。一时间,如百花怒放,星雨飘零。

那些暗器花样繁多,或回旋,或拐弯,或绽放,层出不穷。蚩尤护体真气瞬间绽爆,绿光流离周转,纵有暗器回旋曲折,透过他的掌风,也被那碧木真气震得冲天飞起。

纤纤格格笑道:“瞧你这般愣头愣脑的,原来也有些本事。”蚩尤喝道:“你到底是谁?”双掌一分,将一蓬蒺藜刺震开。不退反进,探手往她身上抓去。纤纤嫣然道:“你说我是谁呢?”突然将丰盈酥胸朝前一挺。蚩尤见她巧笑倩兮,娇俏可人,分明便是纤纤,心中登时又是一片迷茫。忽然发现触手所及竟是柔软双峰,大惊之下,连忙将手收回,涨红了脸道:“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

纤纤脸上闪过诧异之色,咯咯笑道:“你这人真有趣,死乞白咧的跟着人家,赶也赶不走。可是便宜送上门,又偏生不敢占,真是个大呆子。”声音娇柔悦耳,尤其那“大呆子”三字,温柔缠绵,听得蚩尤仆仆心跳,面红耳赤。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手爪虚张半空,颇为尴尬。

纤纤抢前一步,挺胸相迎。蚩尤“啊”了一声,连忙连退几步,状甚狼狈。纤纤掩嘴格格娇笑,眼波流转,道:“呆子,你既不敢碰我,又老跟着我干吗?”俏丽的脸上亦嗔亦喜,看得蚩尤登时呆住。一时间呼吸不畅,心道:“是纤纤,一定是纤纤!但她为什么认不得我了?难道是中了邪魔么?”心中登时一亮:“是了,定然是中了摄魂妖术!她定是遇见了妖人,中了邪魔,才变得这般模样。她一人孤身独行,不知吃了多少苦。”想到此处心头大痛。

纤纤见他呆呆地瞧着自己,颇觉有趣,侧着头笑吟吟道:“呆子,你怎么不说话?”蚩尤心下难过,低声道:“你……不认得我了么?”纤纤歪着头瞧了他片刻,笑道:“好象有些脸熟。”蚩尤大喜,颤声道:“你想起来了么?”

纤纤突然面色凝重,侧头冥思苦想。突然拍掌道:“是了!你是……”蚩尤心中咯噔一响,满脸喜色,但等了半晌,仍是没有下文。纤纤蹙眉喃喃道:“奇怪,好生脸熟,就是想不起来。”她盯着他道:“你走进些,让我好好瞧瞧。”

蚩尤心跳如鹿,走到她的身边。纤纤探头到他的面前,相距不及一尺,鼻对鼻,眼对眼。那黑白分明的杏仁大眼滴溜溜的望着他,嘴角含笑,芬芳温热的气息惹得蚩尤一阵阵发痒,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立时又面红耳赤起来。

纤纤“扑哧”一笑,柔声道:“呆子。”那眼波如水温柔,笑容似花绚烂,绵绵情意,脉脉动人。蚩尤只觉目眩神迷,脑中一片混乱,仿佛突然掉入她那眼波的汪洋,卷溺窒息。心中紧张欢喜,几要晕厥一般。

突然念力一动,仿佛又感到一丝妖异凌厉的杀气闪电而至,心中一凛,突然觉得胸前一痛。低头望去,登时大骇。只见一只七彩的甲虫,似蝎非蝎,荧光眩目,钻入自己左胸之中。待要伸手去拔,已然不及。

纤纤紫风般飘卷退开,格格笑道:“呆子,我自然认得你啦,你便是天下第一号大呆子。”那笑声婉转动听,但此刻在蚩尤的耳中却是说不出的刺耳妖邪。

左胸剧痛,如被万千蚂蚁齐齐咬噬。意念如潮,感到那甲虫已钻入自己心中。蚩尤惊骇之下,真气聚集心脏,想要将那甲虫逼震出来,但方甫用力,便觉万箭钻心,几欲晕去。他猛吸一口气,脸色煞白,冷汗涔涔而下,吼道:“妖女!你!你!”说了几个你字,便觉胸肺剧痛不能忍抑,再也说不出话来。

纤纤格格笑得花枝乱颤,道:“呆子,你知道这虫子是什么么?叫做‘两心知’。从今往后,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你的喜怒哀乐也全部操在我的心上啦。只要我高兴,随时随地都可以让你痛不欲生。你说,是不是有趣得紧呢?”

蚩尤心中疼痛欲裂,眼前一片缭乱,几乎便要跌倒在地,费尽余力,嘶声道:“妖女,你究竟是谁?”突然膝下一软,趴倒在地。纤纤一蹦一跳的走了过来,蹲下侧身,瞧着他格格笑道:“你不是认得我么?怎么又忘啦。”

那张春花般的笑脸逐渐模糊,如水波摇曳。就在蚩尤即将昏迷之前,他奋起力气,伸手抓住纤纤的衣襟,将那“千里子母香”涂在了她的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蚩尤才幽然醒转。残月西山,晨星寥落,已是将近黎明时分。凉风扑面,朝露冰冷,他从沙砾地上缓缓的爬了起来,脑中一片混乱。过了片刻,才将之前之事一一想起。四下张望,纤纤早已不知踪影。而自己背上苗刀,怀中之物毫发无损。想来她将自己弄昏,只是为了摆脱追缠。

摸摸心口,似乎并无异样,当下真气流转,往心中逼去。突然心脏如遭蛇咬,痛彻骨髓,他大叫一声,又一跤坐倒,喘息不已。意念集中,果然感到心脏之中,仍有一个东西在缓缓蠕动。饶是他胆大包天,也不禁冷汗遍体。心中寻思:“这‘两心知’究竟是什么怪物?难不成真没有破解的方法么?”

调息运气,游走经脉。只要不用劲于心脏,便与从前毫无两样。他心下稍宽。心想,那少女明明便是纤纤,音容笑貌一无二致。但浑身上下极为诡异,身上的香味也妖邪独特,迥然两异,又仿佛是另外一人。但天底下竟真有这般相象的人么?况且听龙神与辛九姑所说,纤纤乃是独生,因此决计不会是纤纤素未谋面的姐妹。蚩尤越想越是糊涂,心中难过焦急。想来想去,最有可能的,便是那少女确实是纤纤。被妖人魔法操纵后,脱胎换骨,成了心狠手辣的杀人工具。

想到此处,蚩尤心中非但没有丝毫的轻松,反而更加忧惧。决意尽快将纤纤找到,破解邪魔园囿。当下站起身,从怀中取出青蚨虫。手掌刚一张开,那青蚨虫便迅速振翅,朝东南方向飞去。那青蚨虫飞得甚低,乘十日鸟追踪未免不便,当下蚩尤紧随青蚨虫,御风疾行。

过不多时,朝阳喷薄,霞光万道,峡谷之中一片金黄绚烂。满地沙砾都闪闪发光。蚩尤无心风景,奔行愈速。

穿过大峡谷,便是漫漫丘陵。满山遍野灌木杉竹,宛如绿云,绵延万里,风吹摇动。他随着青蚨虫乘风疾行,翻山越岭,毫不歇息。如此奔行了一个多时辰,来到一个山谷。万竿绿竹参差数里,清风拂面,些须倦意立时烟消云散。

突然闻见淡淡的腥臭之味,在这淡雅清新的竹林之中犹为刺鼻。蚩尤心中一凛,见青蚨虫忽然急速振翼,闪电飞行,心中更是大震。纤纤定然便在这片竹林之中!当下按捺心中的狂喜与忧惧,循味狂奔。

绕过刀削斧砍的巨岩石,便隐隐听见“嘶嘶”之声。再往前奔了数百丈,眼前一亮,豁然开朗。前方两个山峰似被巨斧劈开,百余丈高的石壁之间仅有一人宽的窄缝。石壁之上青苔遍布,滑不留手。一道白练也似的瀑布飞泻而下,竹林之前,碧潭幽然。

碧潭前的草地上,三条四尺余粗、五丈余长的红色巨蟒盘蜷昂首,嘶嘶吐信。那三条巨蟒尽是金冠碧目,浑身红色巨甲,雪白的腹部一条红色的细线从下颚直贯尾部,巨口开处,白牙森森,绿雾吞吐。赫然便是传说中至为凶猛的红甲毒蟒。这种红甲毒蟒嗜食猛虎龙兽,凶残无匹。比之寻常巨蟒又多了两样非同寻常之处,一是它的护身巨甲,二是巨毒蛇雾。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三条红甲毒蟒形成三角,将一个紫衣少女围在中心。那紫衣少女杏目乱转,似乎颇为忌惮,赫然便是纤纤。瞧见蚩尤飓风般赶到,拍手笑道:“呆子,你来得正好,快将这三条小蛇杀了!”

蚩尤沉声道:“你站着别动。”一步步朝前走去。靠近他的那条巨蟒感觉到震动,立时回转,高高昂起巨头,嘶嘶吐信,碧目凶光怒放。蚩尤反手缓缓将苗刀拔出,碧光流转,青气隐隐吞吐。

蚩尤凝神戒备,一时间忘了纤纤正在注目凝望,自然而然又回复了那桀骜霸冽的气势,右手斜握苗刀,步步踏近。人刀浑然合一,杀气逼人。他体内的木灵与苗刀木灵瞬息交合,光芒突闪,登时使得周围竹林沙沙摆舞。

那红甲巨蟒被那凛冽的杀气迫得有些惊惧,但凶性张狂,猛地怪叫一声,象利箭般激射而出,绿雾朝蚩尤迎面喷去。纤纤失声道:“呆子,小心毒雾!会弄瞎眼睛。”

蚩尤“咄”的一声,猛呼一口真气,那绿雾登时倒卷,尽数喷在巨蟒身上。但那巨蟒红甲坚厚,毫发无损,猛扑上来,便要将蚩尤缠住。蚩尤意念澎湃,默念“开落花诀”,突然那红甲巨蟒头顶自行破裂,一股鲜血喷将出来,如红花开落。巨蟒痛吼声中如木柱坠地,瞬息毙命。

那余下两条巨蟒怪叫一声,突然齐齐弹射,朝纤纤咬去。纤纤惊叫惶急,似是对这等丑怪之物颇为厌惧。蚩尤大喝一声,闪电般窜出,左手将纤纤拦腰抱住,冲天翻跃,右手苗刀青光电舞。右侧那条红甲巨蟒“扑吃”一声,巨甲应声而破,血肉翻卷,刹那间成了两段在半空蜷卷掉落。

蚩尤身形疾转,顺势又是雷霆一刀,从最后一条巨蟒头顶斫落,“喀嚓”一声,如劈柴一般,将那巨蟒劈成两片,落入碧潭之中。污血翻涌,碧潭顷刻成了暗黑色,浮上数十尾鱼来。

纤纤吐了吐舌头,笑道:“瞧不出你这个呆子倒是杀蛇的好手。”那气息吹在蚩尤的脖颈上,温热麻痒。蚩尤连忙将手松开,退开数步。正要说话,突然感到一股凛冽浩荡的念力与真气从背后席卷而来。漫地木叶突然沙沙作响。

蚩尤大惊,难道是那句芒追来了么?回身望去,却见竹林之中,一个红袍男子缓缓走了出来。他走路的姿势颇为奇特,迟缓而笨拙。面色苍白,目光茫然,仿佛始终在眺望极远处的天空,又仿佛沉睡未醒,偶有精光暴闪而过。

那红袍男子低声道:“妖女,把东西交出来。”声音低沉,嘴唇张也未张,竟似是从肚子里发出来的。言行举止,竟宛如行尸走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