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紫火神兵 · 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41:09
A+ A- 关灯 听书

那红衣人诡异至极,周身上下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魔魅气氛,每踏一步,草地上就多了一道火光隐隐的足印,身侧红光闪烁,热风迫面而来。

蚩尤念力感应,心中惊异更甚。这男子瞧来仿佛行尸走肉,但体内念力真气却如万里汪洋,深不可测,相隔甚远,便觉万千炉火在周围旋绕一般。那赤火真气刚烈炽猛,竟比他遇见的所有火族游侠都要强上千倍百倍。想来必定是火族中某位高手。他脑中迅速追想,一时无法将传闻中的任何一位火族雄杰与他联系起来。

见纤纤花容微变,双目中闪过惊惶之色,情不自禁地朝他身上靠来,蚩尤心中一动,忖道:“纤纤这般害怕,难道这红衣怪人便是对她施放妖法,累她变成如此的魔头不成?”

方自思量,便听见纤纤突然在他耳边颤声道:“就是他!他……他又来啦!鱿鱼,我好生害怕!”

蚩尤听得“鱿鱼”一字,登时如五雷轰顶,全身僵硬。普天之下,这昵称只有他与拓拔野、纤纤三人才知道!听她颤声唤来,震骇之余蓦然狂喜,心中叫道:“纤纤,果然是你!”

刹那之间什么都抛到了脑后,胸中激荡,猛然转头望去。见她目中满是惶急哀怜之色,看也不敢看那红衣人。心中一凛,又忖道:“果然如此。他奶奶的紫菜鱼皮,管他什么妖孽,今日非让他有来无回!”想到纤纤被此人妖法控制若此,心中怒极。

当下霍然挡在纤纤的前面,豪情激涌,浑身真气瞬息绽放。苗刀转舞,蓄气斜指,如岳峙渊停,神威凛凛。背后幽潭被他真气所激,波纹涟漪,荡漾不绝。

那红衣人停了下来,目光空洞,仿佛穿透了蚩尤,看到天际海角,沉声道:“苗刀?你是羽青帝的什么人?”声音颇是惊诧,但脸上仍是纹丝不动,木无表情。

·

那红衣人喃喃道:“情如父子,恩逾师徒?想不到羽卓丞的传人竟做出这等事来,嘿嘿。”说得颇为沉痛,倒似是对他十分惋惜一般。

蚩尤怒极反笑道:“妖孽,你倒是恶人先告状!羽卓丞三字也是你能叫的吗?”

纤纤在他耳边颤声道:“臭鱿鱼,这个妖怪就交给你了,我先走啦!”突然香风鼓舞,闪电般掠起,逃之夭夭。她风行术极佳,刹那间已经从那石壁之间的缝隙穿过,到达百丈之外。

蚩尤好不容易方才寻着她,见她又要逃走,心中登时一急。突然想到她衣裳上尚有千里子母香,总能将她找到,稍稍一宽,当下决意先彻底击败这诡异难测的红衣人,再全力追寻纤纤。

红光一闪,热风狂卷,那红衣人竟在刹那之间从他头顶越过。

蚩尤正没好气,喝道:“下来吧!”移形换影,翻身斜掠,正好挡住他的去路,双手猛挥,苗刀青光耀舞,一式“万木竞春”当头砍下。

周围竹林乱摆,绿风大作,转瞬间化做碧光万道,齐齐汇集到那刀气之中。苗刀绿光爆涨,如青龙矫舞,霹雳横空。

蚩尤天生木灵,修练长生诀又有四年,对于吸纳万物木属灵力,化为己用,已有小成。与木神句芒一战后更是大有收获,眼下瞬间御气挥刀,御使竹林灵力更为自如。

这一刀近在咫尺,力势猛烈。刀风凛冽锐利,“嗤”地一声,那红衣人的衣裳已经裂开。

热风陡卷,红衣人随手一拍,蚩尤只觉得一股令人窒息的炙热气浪犹如火海般倏然涌来,胸中一窒,丹田仿佛有一道烈火猛然窜起,直贯头顶。

“轰”地一声闷响,头脑犹如要炸开一般,眼前一片赤红,饶是他青光眼明察秋毫,这刹那间间也看不见任何东西。那酷热真气排山倒海猛击怒卷,从他真气最弱处奔入,一时双臂酥麻,苗刀竟然反弹而起,自己如被巨力猛推,朝后摔落。

蚩尤身在半空,心中大惊,此人究竟是谁?不避不让,随意一掌竟就将自己硬生生震飞!一招受挫,好胜心与狂野本性登时激发。瞬间立意,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将他截下,让纤纤从容逃离。

当下意念凝聚,真气运转,藉着那狂飘气浪冲天翻起;五脏六腑虽然犹如翻江倒海,气血不畅,但已巧妙地游过气浪中最为凶险凌厉的几处浪尖,安然无恙。

蚩尤凌空翻转,稳稳地落在石壁间的凸石上,吸了一口气,仰天长啸道:“好妖孽,果然有些门道!”长生真气周身流转。“蓬”地微响,绿气缓缓游走,丝丝缕缕闪入青铜刀锋,又丝丝缕缕返转手腕,周转全身经络。远远望去,人刀合一,苗刀仿佛已成了他肢体、经络的延伸部分。

山高百余丈,绝壁横亘。他横刀屹立裂缝之间,犹如山神当关;头发在狂风中飘摇乱舞,青铜刀锋迎风自响,呜呜不绝。竹林摇曳,青单起伏,绿气随风四合,在他身旁环绕不息。

那红衣人御风停在半空,红衣鼓舞。那赤红色的真气在他周围吞吐不定,热浪逼人。空洞的眼神凝滞了半晌,缓缓道:“果然是羽青帝传人!天生木灵,嘿嘿,奈何作贼?”

蚩尤桀骜不逊,听他言语相辱,语气又是鄙夷又是惋惜,怒上加怒,哈哈大笑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无耻妖孽,用妖法胁迫弱女子,穷追不舍,还敢含血喷人。”

红衣人微微一愣,沉声道:“小子,你知道她是谁吗?”

蚩尤听他语调森寒,颇有深意。心中一凛,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心中登时起了不祥之感。旋即按捺不安之意,哈哈笑道:“当真可笑!我四年前便识得她了,妖孽,还想挑拨吗?”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红衣人嘿然道:“原来如此,竟是一丘之貉!”手足不动,竟突如离弦之箭冲天飞起,宛如碧空之下突然卷过红色狂风。

蚩尤喝道:“妖孽,想过此路,除非先将蚩尤打败!”周围绿气突然吸入经脉,电掠而起;大吼声中,苗刀迎风怒劈,青光陡暴三丈,呼啸而出。

这一刀看似平淡无奇,甚至比之先前一刀声势还有不如;但是真气尽数内敛刀锋,蓄势而发,一旦崩爆,则威力不可想像。

红衣人腹中发出哈哈大笑,右手手掌倏然张开,掌心上突然跳出一团青紫色的火焰,摇曳跳跃。手指一合,那团火焰登时聚敛,瞬息延长平展,“呼”地一声,变成一柄六尺余长的光火刀!

红光闪动,那光火刀闪电般撩击苗刀。蚩尤只觉那炙热狂浪又汹涌卷来,光芒刺眼,轰然巨响。剧震之下,两臂酥麻,虎口震烈,苗刀险些脱手飞出。

蚩尤被那光火刀夹挟之狂烈气浪震得经脉不畅,真气翻涌,又猛地朝后摔跌,重重地撞在山壁上,“轰”地暴响,岩石崩飞,幽潭中水花四溅。

蚩尤心中震骇讶异,紧贴在石壁上,调息转气,瞧着那红衣人木无表情地挺立半空,手腕随意转动,那光火刀吞吐异化,忽而变成火球,又忽而变成长枪,心中突然大震,脱口道:“紫火神兵!”

他自小便曾听父辈说过,各族真气、法术都有超卓独特处,其中火族的赤火真气中,有一种“紫火神兵”,可以化气成火,化火为诸多兵器,随意演化,操纵自如。当世天下,能御使紫火神兵的,不过是火族五人。一个是赤帝赤飙怒,一个是火神祝融,一个是战神刑天,一个是圣女赤霞仙子,还有一个在二十年前已经羽化登仙。

眼下赤帝闭关修行尚未出关,决计不会是他。赤霞仙子也是绝无可能。难道这红衣人竟是火神祝融或是战神刑天吗?那火神祝融位列大荒十神,法术武功均是超一流之境,直可御鬼通神。但他白发红须,喜持双龙杖行走,与眼前这个怪异的男子实是相去甚远。而战神刑天,传闻身高十尺,叫髯满面,手持烈火干戚,也和眼前之人大大不符。

那么这人究竟是谁呢?为何竟有如许威猛真气,又能以紫火神兵一招逼退自己?蚩尤越想越是出奇。

那红衣人见这一刀无法伤他分毫,似乎也颇感诧异,“咦”了一声道:“小子,你很不错,有些羽卓丞传人的样子。但是你不是我的对手,快快让开吧!”

蚩尤好胜狂野,越是受挫越是能激发他的斗志。听他这般说,心中狂性更发,哈哈大笑道:“妖孽,你的紫火神兵也很不错。可惜你遇上的是我蚩尤。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还是快快回去吧!”

红衣人空洞的双眼突然红光大盛,腹中传来哈哈大笑声,衣裳鼓舞,右手曲伸,“呼”地声响,紫火神兵又变成宽大巨长的光火刀,迎风斜劈,那光火刀突然变形,七重红紫各异的光波倏然撞来!

蚩尤也哈哈大笑,足尖在岩壁上一点,疾冲而出。瞬息间气调丹田,碧木真气如春江怒水,通过经脉流经手腕,汇入刀身。刹那间苗刀青光眩舞,“呼”地一声暴长四丈余,夹卷猎猎狂风,呼啸斩下,正是神木刀诀中的“春雷诀”。

林中翠风大作,“喀啦啦”脆响声中,十几株碧竹拔地而起,从急剧摇摆的竹林中飞出,随风乱舞,急速冲来。草丝漫空飞舞,在绿气碧风中旋转飘摇。

蚩尤这一刀几已将他体内的碧木真气发挥到极致;刀势、真气都太过刚武霸烈,竟在抽调吸纳四周碧木灵气时,将竹子、绿草连根拔起。

“蓬”然闷响,那七重紫光竟被他一刀斩破,登时迷离涣散。蚩尤只觉当胸被那赤火真气猛击一记,几乎喘不过气来。苗刀青色刀锋突然变成红紫色,滚烫无比,“嗤”地一声,蚩尤双手手掌登时被灼伤,紫气腾绕,那灼烧炙痛直入心肺。

电光石火间,蚩尤大吼一声,咬紧牙关,双手猛地握紧刀柄,碧木真气随意而走,冲过掌心十指,没入刀柄。口中默念“春叶诀”,烧伤皮肉登时痊愈。

猛地一个空中踏步,双臂回抡,积聚四面八方旋转汇来的碧木灵气,又是一声大喝,挥刀电斩而下,一道绿色光波从青铜刀锋上离心甩出,闪电般射向那红衣人眉心。

红衣人“咦”了一声,沉声道:“好小子!”紫火神兵在掌中陡然变形,红光耀目,倏然变成六尺长宽的方形光体巨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