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洞庭风雨 · 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49:25
A+ A- 关灯 听书

第二日清晨,众人起身上路,继续朝西南行进。

阴沉沉的天空,偶有微风,闷热难耐;哥澜椎等人耐不住,纷纷脱了上衣,赤膊奔行。真珠大为羞怯,只有装做没有瞧见。

一路万里荒原,寸草不生。那尚未乾涸的河流两侧,原有些村庄茅舍,但眼下残垣断壁,破落不堪,早已无人居住。龟裂的田野上,铺积了许多蝗虫的尸体。每过片刻,便有黑压压的蝗虫如乌云掠过,在苍穹下茫然前行。众人想起昨夜瞧见的犰狳,都觉御风之狼所言非虚,心下恻然。

中午光景,众人来到耿山下,稍作休息。

耿山光秃秃的一片,尽是黄土,没有一根草木。坐在山下,热风吹来,登时席卷起黄蒙蒙的一片沙土。风过之后,山坡上往往露出许多水晶来。真珠见那水晶玲珑剔透,各种颜色皆有,心中喜欢,当下每种颜色挑了若干,用布帛包好,藏在怀中。

有时风吹沙扬,看到的不是水晶,而是缓缓滑动的巨蛇。这些蛇在炎热的沙土中懒洋洋地蜿蜒行进,将近拓拔野等人时,稍一迟疑,远远绕行。

众人歇息之后,正欲前行,忽然听见山上传来“朱——喏!”的怪叫声,抬头望去,却是一只形容古怪的野兽,在半山仰头呼叫。

那怪物长得如同一只黄色的狐狸,但脊梁上却长了鱼似的背鳍,双眼幽蓝,阴森森地颇为妖异。

御风之狼喃喃道:“这次当真邪门,一路走来尽是遇见这些不祥妖兽。”

拓拔野道:“又怎么了?”

御风之狼摇头道:“这朱孺兽乃是恐怖妖兽,只要它一出现,所在的国邦必定要发生极为恐怖之事。”

众人都觉有些古怪。仅仅走了千里不到,便遇见了三只妖兽。难道这土族疆域之内,果真会有什么大难动乱吗?拓拔野突然想起姬远玄,望了望洛姬雅。她抿嘴一笑,朝别处望去。明白她是决计不会说出何以有人要追杀姬远玄了。

当下众人稍作收拾,继续赶路。

天上的阴云越来越厚重,沉甸甸地压将下来。未到午后,天色已经极为昏暗。荒原上尘土飞扬,风中炎热之意渐渐转少,有时还夹杂着冰冷的水珠。

乌云翻滚,自西奔腾而来,瞬息千里。一道闪电陡然亮起,轰雷滚滚,远处的一株乾枯老树蓦然劈裂。

真珠心中害怕,情不自禁地往拓拔野怀中靠去。拓拔野笑道:“这般凉爽的天气,倒当真适合赶路。”话音未落,轰然雷鸣,大雨倾盆落下。

雨声哗哗,电闪雷鸣。众人连忙运转真气,在体外托起一道气罩,雨水落在气罩上纷纷滑落。但此次雷雨来势汹汹,下了近半个时辰,非但没有减弱之势,反而越见狂猛。

御风之狼真气稍弱,最早不支,“哎哟”一声,体外气罩登时消散,立刻被暴雨浇得全身湿透。哥澜椎见状哈哈大笑,不料真气稍泄,气罩登时破灭,也立时被淋成落汤鸡。御风之狼叉着腰在雨中哈哈狂笑。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众人索性都将气罩撤去,在风雨中狂呼疾奔,甚是过瘾。只有拓拔野与洛姬雅依旧以气军护体,骑在怪兽之上风驰电掣地行进。

真珠斜倚拓拔野怀中,望着雨珠在气罩之外不断滑落,心中逐渐恢复平静。眺望暴雨中的荒原,瞧着枯树倾摇,黄水乱流,颇觉有趣。原来大荒与东海是这般的不同。

两个时辰之后,暴雨渐渐停歇,天地稍亮。但乌云丝毫没有转薄,雷声依旧。

御风之狼叫道:“山,看见山了!”南边雾霭迷蒙处,隐隐有青山缭绕。众人在空旷荒凉的平原上走了这么久,早已不耐,眼见群山,都大为欢喜。毕竟在变幻莫测的崇山峻岭中穿行,要比这千篇一律的平原有趣得多了。

众人加速奔行,离群山尚有数里,便隐隐听见山中传来水流澎湃之声。拓拔野道:“这里应当便是洞庭山了。洞庭山后的洞庭湖是几条大江汇集之地,眼下刚下完暴雨,咱们得多加小心。”

来到山脚下,水流轰鸣之声更加震耳欲聋。群山横云断舞,细雨蒙蒙,鼻息之间都是青草与泥土的气息。众人随着拓拔野穿入山谷,向南行进。

拓拔野寻思天降暴雨,或有山洪,若在谷中穿行,只怕不测。当下引着众人往山上攀登绕行。

谷中险峰峭立,树木茂密。沿着山坡向高处攀爬,绕山盘旋前行。山风呼啸,冷意森森,迷蒙细雨落在发梢,脸颊带来丝丝寒意。拓拔野将自己的衣裳披在真珠的身上,凝神侧耳,生怕周遭有土石陡然坍塌。

道路泥泞,陡峭处颇为湿滑。众人行了这么久,都已有些疲惫,当下振作精神,相互援引。拓拔野生怕白龙鹿蹄下打滑,将它封印入断剑中。洛姬雅也将那歧兽封入玉兕角中。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风雨更猛,鸟云仿佛就在头顶翻腾。众人沿着峭壁小心翼翼地前进,咫尺之外就是万丈悬崖。身侧大树东摇西倒,被突然卷来的一阵狂风吹刮,突然“喀啦啦”一声断折,刹那间不知飞到何处。

狂风呼号,仿佛要将众人连根拔起。弯腰侧身,顶风前行,仍然觉得颇为吃力。

真珠细眯双眼,湿漉漉的头发搭在前额,雨水从她眼睫滴落,冰冷地流入脖颈,带来阵阵战栗的寒意。拓拔野见状,微微一笑,拉住她的左手,一道雄浑温暖的真气立时从掌心涌入,流转全身。真珠脸上一红,低声道:“多谢。”

拓拔野大声道:“前面有个山洞,我们到里边歇歇。”众人精神大振。

当是时,突然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仿佛天地崩塌。众人大惊,循声望去,隔着蒙蒙雨雾,望见对面的两座山峰竟然蓦地崩塌,巨石飞滚,尘土蒙蒙。几道黄龙似的洪水滔滔奔腾从山峰之间狂喷而出,飞泻而下。

山洪奔涌,摧枯拉朽,那两座山峰又是轰然巨响,陡然又矮了半截。数不尽的山石被洪水卷落,呼啸着朝山谷中汹涌冲击。

洪水仿佛银河倾落,一泻千里。激浪回旋,撞击着谷内的山石、树木,所到之处无不地动山摇,土崩瓦解。

众人站在崖边,耳中轰然震响,脚下摇晃不定,都惊惧莫名,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十几步。看着山洪爆发,疯狂肆虐,始知自然天地之伟力,远非人类可以比拟。

御风之狼喃喃道:“稀泥奶奶的,那泠泠兽在千里之外的空桑山叫唤,此处竟然也有山洪爆发。”

哥澜椎道:“多亏太子领着我们朝这山上走,否则多半已被这洪水卷走了。”他虽不怕水,但若被这雷霆万钧的洪水一撞,纵不溺死也要被岩石砸死。

众人心中无不凛然,对拓拔野的信任钦佩又加深了几分。只有洛姬雅眯着双眼,凝望那两座山峰,嫣然自语道:“原来今日已是六月初六了,难怪呢!”

拓拔野奇道:“难怪什么?”

洛姬雅瞟了他一眼,酒窝灿然:“每年六月初六,洞庭湖旁的这两座山峰定要崩动。也定然有山洪爆发。”

拓拔野等人更为纳闷,待要相问,洛姬雅却不肯再说,只是抿着嘴笑道:“江湖子弟青山老,百年风雨洞庭湖。从前之事又有几人记得?”背负双手,翩然而行。

拓拔野扭头望去,数峰清苦,一川烟雨,寂寞如故。却不知那滔滔水声,愤怒咆哮,又在诉说着什么秘密。

夜色逐渐降临,山上一片漆黑。众人在山洞中坐下,生火取暖。洞外冷风凄雨,山洪滔滔,洞内火光熊熊,笑语晏然。吃了一些野果,各自歇息,不知明日路上又是怎生光景?众人这般想着,又是新奇又是期待,在风雨交加中睡着。

翌日凌晨,风雨依旧。只是山洪水势已明显转小。漫天云层渐转灰白色,小雨淅淅沥沥地落着,随风乱舞。

烟雨青山,淡雅如画。众人沿途观看山中雨景,心情与昨日暴雨山洪中的狼狈焦虑迥然不同。若非急着赶往灵山,心中倒真想慢慢观赏。

终于绕过主峰,沿着山势朝下走去。牛毛细雨,清凉扑面。远眺山下,青丘起伏,星罗棋布,数道大江浩荡奔流。西侧一条江水穷尽处,乃是万里烟波洞庭湖。

洞庭湖大半湖面被雾霭白云遮挡,水波渺渺,浩浩无垠。

拓拔野指着洞庭湖西南的茫茫白雾笑道:“大荒灵山,就在那白雾之后。”灵山在望,众人指点谈笑,心情颇为舒畅。

正眺望间,洞庭湖上突然暴风呼卷,骤雨倾泻,湖心波浪翻腾,激起冲天水花。一道银光如同闪电般冲出,直破漫天云层。

暴雷滚滚,洞庭湖心风雨大作,道道银白眩光从波浪开处激射而出,纵横交错,天地骤明骤暗。

突听“咿呀”怪叫声尖锐刺耳,真珠连忙将双耳塞住。抬头望去,数百只巨大的青色怪鸟从群山之颠展翅飞出,在苍穹之下盘旋。

洛姬雅拍手甜笑道:“这倒巧啦,又遇见这群水鬼造反,看来此次连老天都帮我们呢!”

拓拔野不解,讶然道:“水鬼造反?”

御风之狼见拓拔野等人尽皆满头雾水,笑道:“真是海……”见哥澜椎铜铃双眼瞪来,连忙将“猴子”二字硬生生地吞了进去,道:“这洞庭湖心乃是水妖的一个流放地,与大荒四大流放地不同,这里只囚禁一些不听话的水妖。”

班照道:“龟他孙子,那这里岂不是个大水牢吗?”

御风之狼道:“对极对极!所以这里怨气十足,关押的那些水妖又都是有本事的很,动不动就要发飙。发起飙来,这洞庭湖上就要风风雨雨,闪电雷鸣。”

六侯爷笑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脾气比我龙王爷还大吗?是了,那些鸟又是什么东西?”

御风之狼道:“这里既是水牢,这些鸟自然便是狱卒了。”

拓拔野点头道:“倒与汤谷有些相似。”想起汤谷十日鸟,登时又想起蚩尤来,不知眼下他们行进到何处?那诱使祝融而飞走的十日鸟重新找到他了吗?想起蚩尤自被九尾狐所骗,怒发如狂且心中歉疚的姿态,又不禁有些莞尔。突然发现自己走神,便又问洛姬雅道:“仙子,你说连老天都帮我们,那又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