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洞庭风雨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49:29
A+ A- 关灯 听书

洛姬雅笑道:“听说这里的守神于儿乃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想要打这经过可不容易!但现下水鬼造反,他必定没空理咱们;浑水摸鱼,那不是容易得紧吗?”

话音未落,又听见暴雷轰鸣,远处大江如沸,水浪喷涌,一道眩光刺目逼人。洛姬雅道:“刚说到他,他便来啦!”

众人凝神望去,远远地瞧见一个黑衣怪人从江水中破浪而出,御风飞行。那怪人秃头凸额,碧眼深凹,唇上两条肉须飘飘荡荡,獠牙微露,双臂过膝,手掌奇大,指尖锐利如刀;背负兵器不知是刀是剑,长柄近三尺;身上还盘卷了两条黑蛇,缓缓蠕动。

相距十余里,拓拔野已可感觉到那迫在眉睫的杀气。观察他身形掠处,风声水纹,真气之强竟似乎已逾自己所遇见的仙级高手;心道:“是了,若非惊世骇俗的高手,又怎能在此坐镇桀骜不驯的流囚?”

那于儿神飞到洞庭湖上,急速俯冲,踏浪疾行,狞声喝道:“你们这些臭鱼烂虾,又想找死吗?”

语音旋落,见他双臂一震,那漫天盘旋的怪鸟咿呀怪叫,陡然转折,如密雨利箭似的射向湖水,刹那没入,溅起朵朵水花。

“哗啦”声中,无数怪鸟旋即又自湖中冲天而起,湿漉漉地拽了数十个八尺大汉,在湖面上排成一行。

那几十个大汉双脚与琵琶骨俱被拳头般粗的混金玄冰铁链锁住,被怪鸟这般猛地朝上拖扯,登时拉得笔直,连身体都有些变形,仿佛将从中断裂一般,但口中却是大骂不止,骂语极为粗野难听,真珠才听了两句立时脖颈尽红。

于儿神脸上狞笑,森然道:“胆子不小啊!老子替你挖出来瞧瞧!”右手一探,五指利爪“吃”地一声没人面前一个大汉的胸膛。

真珠虽然瞧不真切,仍然骇得花容失色,“啊”地叫出声来。于儿神闻声望来,眯起眼冷冷地远眺众人,双眼寒芒一闪即逝。扭过头去,缓缓地将手抽了出来,掌心中血淋淋的一物,想必便是那大汉的胆。

那大汉极是勇悍,膛破血流,竟仍然破口大骂不止。于儿神目中凶光大盛,笑道:“胆子不大,舌头倒是不小。”将掌中血胆当空一抛,登时有数十只怪鸟咿呀乱叫振翅扑抢。

于儿神左手将那大汉脸颊捏住,狞笑声中,右手探入他的口中,将他的舌头硬生生朝外一拽,血光四溅,舌头登时断为两截,那大汉立时昏死过去。

于儿神探手将他的肠子血淋淋地扯将出来,在手中把玩,嘿然道:“可惜了,昨日喂你的水草还没消化呢!”将肠子甩开,呼啸一声,漫天怪鸟疾扑而下,咿呀乱啄。

鲜血激射,羽毛纷扬,片刻之后,群鸟振翅飞离,那大汉肚中空空如也,白骨森然,鲜血丝丝滴落,早已气绝。

那男子惨叫一声,黑蛇的尾尖在他口外一闪而没。只见他喉咙处突然隆起一道,蠕动下滑;“格啦啦”一阵骨胳碎裂的声音,暴雨连珠似的响起,胸膛的皮肉突然瘪了下去。

男子惨叫声中,黑蛇在他体内一路滑行,发狂咬噬。肚腹突然鼓起,又突然瘪下,当那鼓起之处朝他下身滑去之时,上身已只剩两片薄皮,前膛后背紧贴一处,在风中簌簌鼓舞。

男子叫声凄厉惨绝,听得真珠闭眼塞耳,全身犹自簌簌发抖;哥澜椎等人也忍不住骂道:“龟他孙子,这般折磨人,算什么好汉?”

拓拔野愤怒至极,心道:“这于儿神如此折辱流囚,卑劣之极,瞧他手法纯熟,已不知虐杀了多少人!”

于儿神哈哈怪笑道:“你居然还叫得出声来,当真少有。”那黑蛇“吃”地一声,从那男子肛门处钻出,悠然盘旋,又回到于儿神身上,丝丝吐信,似犹不足。

男子已只剩一张薄皮,风筝似的飘荡,气若游丝。拽住他双臂的怪鸟桀桀怪叫,展翅高飞,“滋啦”一声,他的身体登时碎成片片,随风卷舞,不知西东。

于儿神凸额通红,碧眼幽然,哈哈狞笑,形如妖魔。杀得兴起,转眼之间,手如霹雳,又将四个勇烈大汉的皮硬生生地剥将下来。

拓拔野怒火如沸,双拳紧握。洛姬雅在他耳边吐气笑道:“瞧你怒发冲冠,难道竟想多管闲事吗?那于儿神厉害得紧,我也未必是他对手,帮不上你啦!”

拓拔野心道:“就算耽误行程,拼尽全力,也要给这妖魔一点教训。”当下忍怒微笑道:“杀鸡焉用牛刀,这等货色岂能劳仙子大驾?”

哥澜椎等人正义愤填膺,见太子有意打抱不平,都大喜道:“龟他孙子,太子,咱们一道动手吧!”

拓拔野四下眺望,见山脚下水岸环绕,穿行到对面洞庭山后不过二十余里,当下道:“不必了,正事要紧!你们只管赶路,我收拾了那妖怪自当赶来。”

忽听轰然巨响,地动山摇,众人猛然一惊,循声望去,昨日山洪爆发的那两座山峰竟在剧烈摇晃,仿佛随时要崩塌一般;与此同时,洞庭湖面水势倾摇,风浪大作。

天地惊雷,轰隆连奏;狂风卷舞,乌云压顶;天色陡然变暗。

那两座山峰爆响连连,巨石滚滚。浩渺洞庭湖上,漩涡急转,浪花层叠,又是一道眩目的银光从湖中冲天而起,仿佛一道光柱顶住倾压而下的漫天乌云。

洞庭湖上的数十大汉见状大喜,虽然被怪鸟以及湖底锁链紧紧拉住,却都振臂高呼。

洛姬雅抿嘴笑道:“看来你不必动手啦!有人要替你教训这于儿神了。”

御风之狼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是了!我怎地忘了!这洞庭湖山水交接处,镇压了一个了不得的厉害人物!难怪昨日又是地震,又是山洪,原来是他在作怪!”

真珠好奇道:“能将洞庭山都震动?那人是谁呢?”

御风之狼尴尬一笑道:“这个……稀泥奶奶的……好像是百多年前的事了,只知道那人厉害得很,当年也不知犯了什么罪过,竟然惹动了火族赤帝和水族黑帝,一齐出手,将他镇压在此处。据说若不是神帝出面,早就被杀得形神俱灭了。”

众人大为好奇,不知是谁,竟能引得赤帝黑帝齐齐出手,联合围剿?又能令神农氏为之求情?想起洛姬雅昨日所说“百年风雨洞庭湖”,定然便是指此事了!其中故事只怕只有她最清楚,纷纷朝她望去;她苹果也似的笑靥上纯真无邪,似乎不知众人所思,只是笑道:“好戏开场罗!”

但见风卷惊雷,浪拍闪电,洞庭湖上惊涛骇浪,暴雨连绵。有人哈哈笑道:“小鱼儿乾,老子捣乱,你不敢问罪,只会挑软柿子捏吗?”声音浩荡,也不知从哪里传来,群山回荡,震得众人耳中发麻。

于儿神面色微变,笔直冲天而起,在空中凝身立住,冷笑道:“老头子,老子瞧在昨日是六月初六的份上,不与你计较,你倒来挑唆闹事?”

那声音嘿嘿笑道:“小鱼儿乾,你何时变得这么体贴入微的?是了,我老啦!险些忘了!你去年被我剥了一层皮后,就有如娘儿们一样的体贴啦!”洞庭湖上众大汉哈哈狂笑,与滚滚惊雷交相回应。

于儿神凸额血红,整张脸都变得狰狞扭曲起来,全身肌肉暴胀,吼道:“住口!”双手一错,将一个大汉脖颈“格啦”一声拧断。

那声音笑道:“你且再杀一个试试?”笑声森寒,在狂风暴雨之中清晰分明,令人肝胆发毛。

于儿神阴恻恻地笑道:“老头子,你道老子当真怕你吗?这洞庭湖上,我有生杀予夺的大权,要杀死任何一个人比捏死蚂蚁还要容易。若不是卖死了的神帝老儿面子,老子早拿你的心肝来下酒了。”

那声音讶然道:“是吗?那可千万不要客气!我被这五色石压在洞庭湖底已经百多年了,一把老骨头又被这洞庭湖水浸得松软,周身上下还缠绕了紫火赤晶链,就连手腕上也绑着北海玄冰冷玉索,想要伸个懒腰打个呵欠都费力得紧!你想要我的心肝还是脾胃,都尽管不要客气,刀器自备,随来随取。”

拓拔野听他语气调侃,颇觉有趣,但想那五色石乃是传言上古补天之物,紫火赤晶链与北海玄冰冷玉索又都是至为坚韧之圣物,此人被层层缚锁,困于湖底山下一百多年,其中苦楚非亲身经历不能得知,不由心下黯然。

于儿神哼了一声道:“你以为老子不敢?他奶奶的,若不是神帝当年求情,你早被斩得形神俱灭,还容你嚣张到今日?”凶睛碧光闪烁,又阴恻恻地笑了起来:“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好日子也已不多了,眼下神帝驾崩,赤帝、黑帝闭关,你的庇护伞早就没了。这几年你变本加厉,年年地震山洪,还挑唆这般臭鱼烂虾闹事,早已惹得天怨人怒,烛真神已打算将你灭尽真元。过些日子,只要真神旨意一到,老子自然会拿你的心肝脾胃下酒。”语毕哈哈狂笑。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洞庭湖上众大汉纷纷大骂道:“你这狗贼,只会做烛老妖的走狗,当真是我们黑水男儿的耻辱。”“你奶奶的乌龟王八,没胆和赤爷较量,只会拍着肚子吹大话,羞也不羞?”

于儿神狞笑道:“你们这干不知死活的小虾米,以为这老头子被压在山下还真能保护你们吗?老子今日就大开杀戒,瞧瞧这老头子怎生救你们!”大吼一声,双手握住背后刀柄,猛然拔出,白光一闪,一道凶冽无比的气浪霍然横舞。

雷声轰鸣,光芒爆舞,风雨之中血雾喷洒,洞庭湖上突然被鲜血染红。那数十大汉竟被这于儿神突然一刀斩为两半!

怪鸟咿呀怪叫,纷纷抓着半截尸体冲天飞起。那数十截半段尸体被混金玄冰铁链拖曳,锵然划过,落入湖中,血水四溅;数百只青鸟在暴雨狂风中扑翼争夺,残肢血肉漫天掉落。

这一刀猝不及防,连拓拔野也没有料到,众人失声惊呼,目瞪口呆,只觉这于儿神之凶暴残虐实是无以言表,心中都是愤怒如炽,如那惊涛骇浪一般翻腾。

轰然狂震,那两座山峰仿佛要炸裂开来。洞庭湖突如沸水乍溅,万顷波浪,千长巨浪,一道红光在狂雷也似的爆吼声中怒舞飞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