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洞庭风雨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49:32
A+ A- 关灯 听书

于儿神闷哼一声,倒掠而出。漫天怪鸟尖声惨啼,带着纷纷羽毛、扬扬血雨簌簌掉落。

众人站在十余里外、数百丈高的山腰遥看,突觉鼻息窒堵,气浪拍面,脚下踉跄不稳。真珠惊叫一声,猛地朝后倒飞,若不是拓拔野与六侯爷齐齐拉住,便要掉下万丈悬崖。

拓拔野大骇,凝神望去,只见洞庭湖上空一条赤色虬龙风雷电舞,仰颈狂吼。身上伤痕累累,缠了一道又一道的紫色金属长链,张扬的巨爪被支冰铁似的环锁扣住。身形笔直,如朝天火矛,大半截身体被紧紧地拖扣在水中。

那两座山峰随着这赤色虬龙的每一次摆舞而剧烈震动,摇摇欲坠。想来这赤色虬龙就是被压在山下湖底一百来年的神秘人物。

数日之前,拓拔野与大荒十神之一的雷神在无尘湖底并肩作战之时,雷神便曾突然变身,化为黑色巨龙,横扫群雄,击裂玄冰铁屋,呼啸突围而去。眼前这赤色虬龙,霸烈真气,狂野气势竟丝毫不在雷神之下!

于儿神在高空之上御风踏步,脸上惊怒交集,突然两腮一鼓,喷出一口鲜血。显然被那赤虬风雷一击打得内伤。身上缠绕的两条黑蛇突然松动,软绵绵地朝下坠落,没入汹涌湖水之中。身旁残余的百余只青色怪鸟悲鸣怪啼,盘旋绕舞。

那赤色虬龙昂首狂吼,风云变色,波浪奔腾。那两座山峰“轰”地一声又崩塌了一块。那声音从赤虬口中发出,轰隆作响:“老子说的话,你以为是放屁吗?”

于儿神面部扭曲,狂怒吼道:“你奶奶的乌龟王八!老贼,老子今日先杀了你,再向烛真神禀告!”右手挥舞,那柄奇形长刀迎风猎猎,发出隐隐风雷之声。刀长八尺,弯曲如蛇,淡青色的刀锋泛着浅浅的血红光泽。刀背沉厚,刻着奇异的九头蛇花纹,在风雨暗淡之中,栩栩如生。

赤虬哈哈狂笑,赤须飞舞。

?

于儿神左手轻轻一拍,水柱蓦然迸散塌落,现出一个直径三丈,高近十丈的黑黝黝铜柱;铜柱周身刻了九条玄龙以及几个大字,闪电陡亮,那柱上大字一闪即逝:北海玄冰混金铜镇天宝柱。

于儿神冷冷地狞笑道:“老贼,老子替你拉拉筋骨。”右手倒悬,将那奇形长刀猛然插入巨大铜柱顶端的一个边缘卡口,再顺势一转,登时紧紧卡住。双手倒握刀柄,闪电般环绕铜柱御风奔行。

“轰轰”闷响中,那巨大的铜柱缓缓转动,随着于儿神的奔行速度,越来越决。

众人远远眺望,电闪雷鸣,风狂雨骤。茫茫雾霭,浩浩洞庭,一人在空中环绕盘旋,拉动黑黝黝的铜柱急速旋转。

大浪滔天,数里之遥,一只赤色虬龙摆舞嘶吼,气浪逼人。

那铜柱的旋转又逐渐减慢,每转动一轮,就要带动刺耳而尖锐的“喀啦啦”怪声,那声音来自湖底深处,仿佛锁链交错,束紧收缩。

赤虬身上的紫火赤晶链越来越紧,将他的鳞甲紧紧箍住,深深陷入。身体被链锁拖拽,百经挣扎,仍逐渐朝湖底沉去。想必那铜柱牵引着那赤色虬龙身上的所有锁链,每转动一轮,他身上的链条便要收紧一分。

于儿神哈哈狂笑道:“老贼,我要将你绞成寸断,埋在这洞庭湖底喂三八!”

赤虬脖颈处被紫火赤晶链紧紧缠绕,发不出吼声,喘息笑道:“喂你这个小王八吗?小心被我这一身老骨头噎死。”

于儿神狞笑道:“老匹夫,到了这当口还嘴硬!”猛地加速飞奔,铜柱急转,金属撞击交错声此起彼伏。赤虬身体被紫火赤晶链缠紧,逐渐弓起,缓缓地沉入湖中。

湖面上的光芒登时收敛,风势渐小,暴雨也立时转变为淅淅沥沥的小雨。再过了片刻,小雨也渐渐停息,微风之中,只残余些许水珠。

拓拔野心中激荡,热血翻涌,扬眉道:“走吧!你们只管前行,我收拾了这妖孽便去。”

哥澜椎等人早已瞧得怒火喷薄,哪肯撒手不顾?纷纷道:“太子,咱们一道收拾这卑劣狗贼!”

六侯爷也笑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两位美女在此,拓拔磁石你难道想独揽这大出风头之事吗?”

拓拔野间言莞尔,哈哈大笑,突然心中一动:“是了!既然要闹,便闹他个天翻地覆。水妖向来四处鼓捣,唯恐天下不乱,这次我索性将这洞庭湖闹个底朝天,将这湖底的水族流囚全部救出来,一道寻水妖的晦气!”当下展颜微笑道:“不错!这大出风头的机会可是提着灯笼也难找,咱们今日就将洞庭湖变成第二个汤谷!”

众人闻言大喜,道:“妙极!”这几人都是胆大包天,胡作非为之辈,越是出格之事越感有趣,帮助水族流囚造反,那更是想上一想都觉得滋味无穷、乐不可支。

洛姬雅见拓拔野望来,摇头笑道:“这可不关我的事,仙子我只管要三百六十种奇毒。不过拓拔野,你的性命在没到灵山之前是属于仙子我的,可别平白丢了,否则我就要赖上你的朋友啦!”

拓拔野笑道:“仙子,帮我照顾真珠姑娘。”语罢纵声长啸,真气滔滔,御风疾行,朝山下斜斜飞去。

六侯爷、班照与哥澜椎呼啸声中,紧紧追随,身后传来真珠急促的叫声:“拓拔城主,多加小心!”喊了一半,突然缩住,“小心”二字已是细不可闻。

风声呼呼,拓拔野回头道:“侯爷,你和班将、哥将到湖底瞧瞧,究竟是什么状况?我去阻止那秃头鱼乾。”

六侯爷叹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自从遇见你之后,我这堂堂风流侯爷就快变成跟班跑腿,打下手的啦!”

拓拔野哈哈大笑:“侯爷这种风流倜傥的跟班,岂不是太喧宾夺主了吗?”笑声中真气爆涨,狂风似的奔掠而出,借着陡峭山势御风飞行,直扑洞庭湖。

距离那于儿神百丈之时,“锵然”一声,将断剑拔出,在五指之间回旋绕舞,点水踏浪,高高跃起,笑道:“秃头鱼乾,快来受死!”

于儿神早已听见山上远远的说话声,但他眼见那只是几个毛头小子,心中不甚在意。

此时见拓拔野闪电般冲到,心中方才微微一凛:“这小子是谁?好强的真气。”

侧头斜睨,见那少年英姿勃发,衣袂飘飘,右手之中一柄断剑“呜呜”绕旋,腰间斜插一枝艳红如火的珊瑚笛子,见所未见,一时也猜不出来路底细。心想:“他奶奶的,黄毛小儿,今日就算你是五帝十神,敢坏老子大事,也要送你到仙界喝奶去!”当下运转真气,“轰”地一掌划出,五指之上闪过一道黑光,玄色光弧急电般劈落,风声呼号。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拓拔野心道:“这秃头鱼乾残暴狂妄,须得一招挫其锐气。眼下他轻敌大意,正好杀他个措手不及!”

当下毫不客气,猛地运转潮汐流真气,气流奔卷,刹那间灌入右臂,直达掌心。断剑“呼”地一声紧握手心之中,一道碧光微微一闪,断剑突然光芒大作。

他纵声笑道:“秃头鱼乾,自不量力!”斜劈疾斫。

断剑气芒爆涨,陡然成了两丈余长的青色光剑,迎风怒砍,以剑为刀,登时卷引狂烈气浪,“碰”地一声与于儿神的那道劈空掌刀猛烈相撞。

于儿神只觉鼻息一窒,自己那道黑色光弧刹那崩散,一道凌冽无比的气浪当胸劈来!

心中大骇,猛地调集真气,抽开铜柱上的奇形长刀,双掌错合,闪电般拍出;玄水真气气势滔滔,仿佛一道巨大的光盾旋转抵挡。

又是“碰”地一声爆响,气浪震舞,将他猛地朝后推去。“吃”地一声,护在身前的气盾突然裂开一个一尺来长的口子,一道锐利无匹的剑气闪电般刺入。

于儿神魂飞魄散,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这小子究竟是谁?好生厉害!”双掌立时一夹,真气澎湃,硬生生将那刺入的剑气卡住,再猛然交错,方将那剑气绞碎。但心中惊惧莫名,原先狂妄气焰已经烟消云散。

这于儿神原本是水族十仙之一,真气法力早已是仙级境界,只因其早年犯过,被剥夺官爵,还险些被斩杀,因认罪恳切,被烛龙开恩流放洞庭湖。

在流放的几年间,因自恃正统,与此地流囚格格不入。在一次流囚叛乱之中,他竟协助此地守神,斩杀起事首领,平叛有功,因而被赐还自由之身。此后他感恩戴德,更加为烛龙卖命,官爵也逐渐恢复。

眼下虽然尚未升回水族十仙之位,但其本事其实犹在百里春秋等人之上。这也是其何以自恃极高,骄狂暴虐之故。

以拓拔野眼下的真气,最多只能勉强与他相敌,相斗一久,必定落尽下风。但拓拔野乘他麻痹大意之机,借助无锋剑的神器灵力,奋起真气一招进击,将他随意挥洒的劈空掌刀须臾破碎,再挟此雷霆余威,将他仓促间调集的气盾闪电刺破,从而大大挫败了他的锐气与信心。

乘着于儿神惊魂未定之机,拓拔野气势滔滔,又是狂风暴雨似地猛攻而来。剑气纵横,气浪澎湃,刹那间将于儿神逼得手忙脚乱,心中惊骇,一时竟生出些许怯意来。

拓拔野痛恨其残暴卑劣,下手毫不留情,杀气凛冽,气势如虹。相较之下,于儿神轻敌麻痹,失了先机,此后步步受制,连调息反击的时机都没有,只能以一双肉掌相敌。心中惊惧,气势大馁,不免有些缩手缩脚,一连百余招后仍然被逼在下风。

但他真气超卓,经验丰富,实非眼下的拓拔野可以匹敌。又斗了数十招后,于儿神惊愕慌乱之心已经镇定下来,渐转从容。心中却是极为纳闷,不知这少年究竟是谁,又何以横插一脚,与自己生死相搏?冷笑道:“小子,你可知此处是什么所在?竟然敢到这里撒野捣乱!”

拓拔野掌剑齐飞,锐气纵横,不容他有丝毫喘息余地,笑道:“自然知道,这里便是你葬身之地。”

(卷二《龙神太子》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