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倾山倒海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49:41
A+ A- 关灯 听书

南侧湖底的湖水远比湖心浑浊,阴冷异常。灰蓝混沌中,拓拔野瞧见一道紫色金属长链和一道黑色金属链在湖底拉得笔直,直指南侧湖底。正是之前捆缚赤虬的两道链子。

当下顺着那紫火赤晶链,飞速朝前游去。

湖水阴寒彻骨,道道奇异的湖底水浪一波一波地涌将而来;鱼群渐少,连水草也逐渐稀少。再游了数十丈,湖底已是一片荒凉景象,灰蒙蒙的一片,空空荡荡。

突然两道汹涌的水波夹击而来,扭头扫望,只见一左一右,两只紫色怪兽咆哮着猛扑而至。怪兽似龙非龙,狮髯鱼鳞,六爪飞舞,长尾似蛇,血盆大口獠牙交错,“呼”地一声,喷出幽蓝色的火焰,穿透湖水,似箭电射。

拓拔野翩然辗转,避开那两道火焰,泥鳅似的从那两只怪兽中间窜了过去。拔出断剑,默念解印诀,白龙鹿登时从断剑之中猛扑而出,狂吼着回身朝那两只紫色怪兽冲去。

拓拔野微微一笑,迳直前游。

忽然听见一人嘿然笑道:“小子,这里可不是让你游泳玩儿的。快快走吧!别平白丢了性命。”正是那赤虬的声音。

拓拔野微笑道:“东海龙神太子拓拔野,见过赤老爷子。”蓝灰迷蒙中,看见那条赤色虬龙被紫火赤晶链紧紧缠绕,弓身盘旋。大半个身体被压在湖底洞庭山下,动弹不得。

赤虬龙须飘舞,哈哈笑道:“龙神太子?你识得我吗?拜见我做甚么?”

拓拔野不以为忤,微笑道:“拓拔野不知前辈是谁,只是经过此处,见于老妖暴虐凶残,心中义愤。恰好我又专爱和水妖捣乱,所以特地来此,看看能不能帮上前辈什么忙。”

赤虬狂笑不止,喘息道:“有趣有趣!小子你不明究底,不问青红皂白,就因看着水妖不顺眼,便要救我出去吗?”

拓拔野道:“正是。”

赤虬嘿然道:“你知道老子是谁吗?如果不是犯了十恶不赦的罪过,又怎会被这些狗屁铁链缠住,压在这鸟屎山下一百多年?你就不怕老子出来第一个宰了你喂饱肚子?”

当下直望那赤虬双眼,见那双火眼坦荡无畏,带着一丝调侃与嘲弄之意注视着自己,于是微微一笑道:“忠奸善恶,从眼中一望可知;如果前辈当真是一个凶残暴虐的奸恶之人,那么拓拔野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将前辈碎尸万段。”

赤虬微微一愣,仰天狂笑不已,喃喃道:“想不到老子在这五色石下呆了一百多年,大荒中竟出了这样的人物,妙极妙极!”突然叹息一声,摇头道:“山河易色,故人不再;我就算出去了,又有什么趣味?小子,你走吧!当今天下是你们的天下,老子在这里呆了一百多年,也已不想挪窝啦!”

拓拔野笑道:“眼下大荒中有趣的事情,有趣的人物越来越多,前辈在这里呆着不寂寞吗?况且大丈夫死当死于高山之颠,沧海之上,困死这混沌湖底岂不是太窝囊了吗?”

赤虬眼中闪过一道霸冽之色,嘿嘿一笑,又突然转为怅惘。沉吟道:“小子,你从何处走来?”

拓拔野道:“从空桑山一路朝西南到此。”

赤虬道:“那你没有经过瑶碧山了?”见拓拔野摇头,眼中登时露出失望的神色,低声道:“此时瑶碧山上香草茂密,山谷中的紫情花想必已经开满山坡了吧?”声音低沉惆怅,与他先前迥然两异。

拓拔野正要说话,忽听“当唧”脆响,紫火赤晶链与支冰冷玉索突然齐齐束紧,朝右绞缠。赤虬全身一震,又被收缩了几分,从茫然中惊醒,火目红光,哈哈笑道:“那小鱼乾又在替老子搔痒啦!”

拓拔野蓦地一惊,难道六侯爷已经支撑不住了吗?叫道:“前辈稍候!我去去就来。”

刚一转身,白龙鹿恰好扑到,摇头晃脑满脸得意神态。目光扫处,那两只紫色怪兽已经遍体鳞伤,连浓密狮髯亦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绺。见白龙鹿望来,吓得掉头就跑,转眼不知西东。

拓拔野笑道:“鹿兄果然了得!”骑上鹿背,冲上洞庭湖面。

相隔不过一盏热茶的工夫,湖面的形势竟然又已大为改变。哥澜椎、班照两人虽然遍身是伤,却越战越勇,刀光及处不断有怪鸟悲啼摔落。湖面上血光翻腾,漂了许多羽毛,引来无数鱼群争相夺食。

眺望湖心混金铜柱,六侯爷身上几处伤口鲜血淋漓,左腿似乎受了重伤,一瘸一拐,但口上谈笑依旧。黄金长枪金光眩舞,只是力量与气势已经大大不如。于儿神狞笑不语,右手紧握那长刀刀柄急速奔行,带动铜柱快速转动,绞扭紫火赤晶链。左手随意挥洒,掌刀光芒电舞,轻而易举将六侯爷的黄金长枪化解开来;偶一反击,便攻得六侯爷颇为狼狈。

拓拔野心道:“糟糕,六侯爷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就算能撑得住,由得那秃头鱼乾这般转动铜柱,只怕不消一会儿,那赤老爷子就要形神俱灭了。”当下便要驾御白龙鹿踏浪奔去。

忽觉阴冷妖魅之气随风袭来,扭头望去,却是流沙仙子洛姬雅飘然乘风而至,嘟个嘴摇头叹息道:“你们这群呆子,没有本事却又偏生打肿脸充胖子。若由你们胡闹,仙子何时才能到得灵山?”手如兰花,接连绽放。道道银光急电飞舞,朝于儿神怒射而去。

拓拔野大喜,六侯爷笑道:“仙子果然疼我,瞧不得我受欺负。”嘴上讨便宜,却又忌惮这妖女着恼之下反戈相击,连忙又加了一句道:“咱们同舟共济,患难与共,早日赶到灵山去!”

洛姬雅哼了一声,子母蜂针接连不断,回旋穿射,登时逼得于儿神停下身来,拔出奇形长刀,凝神抵挡。

拓拔野笑道:“这秃头鱼乾就交给你们啦!”

六侯爷笑道:“放心吧!我们携手对敌,心有灵犀,相敬如宾,相濡以沫……”突然“哎呀”一声,受伤左腿被洛姬雅一脚踢中,险些掉下水去。

拓拔野哈哈大笑,紧贴白龙鹿背脊,在空中划过一个圆弧,直没水中。洛姬雅既已出手,拓拔野心中登时大定,心想:“这妖女除了好毒、出手稍稍毒辣之外,也不见如何凶残,比之这秃头鱼乾不知可爱了多少。”

冲到湖底之时,御风之狼正拿着混金铜锁,抓头挠耳,满脸沮丧之色,显是尚未找出破解之法。见拓拔野到来,连忙一扫颓唐,枯黄的瘦脸喜气洋洋,做出胸有成竹之态。

拓拔野此时已不如先前那般着急,微笑道:“狼兄,多想想那一大袋的宝贝。只要打开这几把小锁,你就可以带着那袋宝贝远走高飞了。这样是不是觉得心情激动,脑袋灵光得多了?”

御风之狼眼中登时放出光来,脸上慢慢地绽开笑容,传音道:“是极是极!我已经找着一些感觉了。”

拓拔野笑道:“既是如此,我就不耽误你了。”朝着湖底众大汉朗声传音道:“诸位朋友,今日拓拔野必定要让各位离开此地重得自由。还请各位耐心等上一等。”众大汉满脸欢喜,纷纷拜倒。

拓拔野微笑回礼,骑着白龙鹿又往那赤虬受困处赶去。心中寻思:“有大荒第一神偷御风之狼在此,那七百多大汉的混金锁定然可以打开。只是那赤老前辈身上所缚的紫火赤晶链却没有可以开启的铜锁,又坚不可摧。身上压的五色石洞庭山更是重逾万万斤,怎生才能将他解救出来呢?”

重回那冰冷湖底,两只紫色怪兽远远瞧见白龙鹿就跳将起来,落荒而逃。

赤虬见他回来,嘿然道:“小子,你的朋友本事不小,竟能将那小鱼乾缠住。”

拓拔野微微一笑道:“赤老前辈,天下没有解不开的结。这紫火赤晶链既是由人锁上的,必定就有开启的法子,不知前辈自己知不知道呢?”

赤虬嘿然笑道:“你可知这紫火赤晶链是由谁接锁上的吗?一百多年前,赤帝、黑帝两人联手,贯注真气,才将这紫火赤晶链结得天衣无缝。嘿嘿,就算你找到接处,又岂能断开?”

拓拔野皱眉道:“难道当真就没有破解之法吗?”

赤虬道:“嘿嘿,当日他们锁我之时,就从未想过要将这解开。倘若只是将我肉身压在五色石下,他们岂能将我困住?所以才想了这等恶毒的法子,用这紫火赤晶链将我锁住,又集合两人的念力,以封印魔法将我元神困在这紫火赤晶链之内。就算我能将这五色石山推翻,元神依旧被这鸟链囚禁在里边,只需转动混金铜柱,就可以将我的元神与肉身一齐绞灭。”突然怪笑道:“这法子虽然卑劣,不过也不是全无破解之法。”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拓拔野喜道:“是吗?那是什么法子?”

赤虬嘿然道:“只要能将我的元神从这紫火赤晶链的圈囿中释放出来,自然就有法子弄断这根鸟链子。”

赤虬斜睨着拓拔野笑道:“小子,倘若我能将元神寄于你躯体之内,以我的念力和真气,再加上你腰间的这件神器,自然可以将这鸟链子斩得稀烂。”

拓拔野大喜道:“如此妙极!不知怎样才能让前辈元神寄体?”

赤虬眯起火眼,红光爆闪,盯着他看了半晌,哈哈狂笑道:“小子,你可知我的元神远远强盛于你,如果我元神寄居你躯壳之后,赖着不走,只要我乐意,你的元神就会被我吞噬,从此烟消云散。”他顿了顿,冷冷道:“你的躯壳年轻强壮,脸蛋又长得标致得很。我为什么还要费尽力气找回压在山下的这把老骨头?嘿嘿,小子,你就不怕吗?”

拓拔野笑道:“前辈断断不会是这样的人。”

赤虬冷笑道:“是吗?小子,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这种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就这么相信我?”

拓拔野微笑道:“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