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药山在望 · 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49:52
A+ A- 关灯 听书

那赤虬横生飞舞,翻腾怒吼,天地焦雷,云霭崩散。

一道金色的阳光破云而出,照在飞扬腾舞的赤虬身上,将它镀得宛如一条火焰金龙,闪闪发光。

凉风拂面,白云飞扬,百年风雨的洞庭湖终于露出了艳阳蓝天。群山尽染,万里波光,巨石迸落如雨,万千尘土在阳光中欢跃地飞舞。

众人仰头望去,碧空如洗,红日高悬,原本抑郁潮湿的心情登时烟消云散。耳旁是高山崩塌、巨浪奔腾的轰隆巨响,心中却激动喜悦,直想大声啸歌。

赤虬哈哈狂笑道:“小鱼乾儿,你不是要老子的命么?还等什么?”于儿神九只蛇头扭舞伸缩,又是愤怒又是恐惧。突然嘶声大吼,偌大的身躯竟然如闪电般怒射而出;双爪飞扬,巨尾电扫,三道淡黑色的强猛光波眩舞如狂,从三个方向攻袭赤虬而去。

真气猛烈,黑光扫处,漫天坠落的巨石轰然炸裂为纷扬碎末。

赤虬纵声笑道:“小鱼乾儿,你就这么点儿本事么?忒让老子失望!”翻腾摆尾,红光怒放,在空中闪起赤色光弧,呼啸着旋转劈落。

轰然巨响,强光耀眼。红黑光芒交织,气浪层叠绽放,蓦地扩散开来,哥澜椎等人只觉胸口一滞,气息翻腾,险些便要跌入湖中。

于儿神怪吼声中朝后倏然退却。那赤虬却呼啸着穿越当空气浪,全身绷直如利箭,电光石火迳扑于儿神。

+落-霞+小-说 ·

于儿神巨尾划起一道圆弧,阳光中亮起眩目森冷的白芒,“轰”地一声,那奇形长刀夹带惊天动地的力量,朝着直冲而至的赤虬当头疾劈而下。

赤虬依旧毫不躲闪,只是哈哈狂笑,巨口张处,一道清冽雪白的气芒瞬间绽放。“当啷”一声暴响,于儿神痛吼失声,巨尾摇摆,嵌于尾骨的奇形长刀冲天脱飞。黑血喷溅,那道清冽白芒击飞长刀,余势末衰,迳直从于儿神左胸贯穿飞出,呼啸回旋。

众人无不动容,六侯爷倒吸一口凉气,心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那秃头鱼皮的大尾巴扫落下来,力道何止千钧?竟被他吹了一口气就大败若此!这条赤龙究竟是谁?”

正惊讶间,却听于儿神嘶声狂吼,揉身扑上,九只蛇头“咻咻”射出无数幽蓝色寒芒,双掌直推,光波爆舞,巨尾再次狂扫而至。

赤虬哈哈笑道:“下去吧!”躯身蓦地翻卷而起,弯曲如弓,巨尾陡然弹舞电击,红光耀眼,瞬息将那漫天蓝芒与强猛气浪劈开,重重地抽在于儿神的九只蛇头上。

“啪啦”巨响,于儿神嘶声惨呼,血浆迸爆,九只蛇头登时被打得稀烂。又是“喀啦”一声脆响,于儿神断颈碎裂,捧着心口,从腹中发出凄厉不绝的惨叫,重重地摔入湖中,激起冲天巨浪。

赤虬哈哈大笑,龙须飞舞。那道清冽白芒在空中呼呼旋转,倏然被他重新吞入肚中。

众人瞧得目瞪口呆,这赤虬招数瞧来殊为特异诡奇之处,明枪明箭,偏生威力狂猛,避无可避。那暴虐狂妄的于儿神竟三招不到,便被打得生死不知!

当是时,湖面波涛汹涌,突然浪花逼开,无数人影大声呼叫着从湖中冲天飞超。有人狂喜长呼道:“拓拔太子!六侯爷!你们瞧见了么?我用了半个时辰不到便将这稀泥奶奶的十四道混金铜锁打开啦!”

声音尖利得意,正是大荒第一神偷御风之狼。他在湖底苦苦钻研了近半时辰,终于灵光一闪,解开了第一道铜锁;此后势如破竹,片刻之间就将十四道铜锁尽数打开,得意狂喜,不能自抑。

湖底群雄适才听得赤虬斩断链索,倾山倒海,冲天呼啸而去,心中已自振奋;此时一旦自由,更加欢喜若狂,簇拥着御风之狼冲出湖面,齐声长啸。

湖面翻腾如沸,不断地有人影冲出。欢呼声、长啸声、怒吼声以及多年之后重见艳阳青山喜极而泣的长号声,此起彼伏,交织如网。

有人厉声喝道:“我找到这秃头妖孽了!”众人望去,巨浪滔天,数十个大汉提着玄冰铁链破浪而出,铁链当啷交错,紧紧交缠着一个秃头凸额的半面怪人,凶睛碧光,撩牙匕现,歪着脖子,左手巨爪掩着胸膛,污血不断地从指缝问涌流出来。正是被赤虬打成重伤、跌落湖中的于儿神。

于儿神恶狠狠地瞪着空中的赤虬,绝望、恐惧交相混杂。

无数大汉怒吼着踏浪奔来,各自抢着拽住铁链的一端。有人叫道:“他奶奶的乌龟王八,将这狗贼大卸八块!”众人轰然怒吼,拉着铁链四面八方奔跃开来。

血光喷舞,于儿神发出凄厉的惨嚎,铁链交错飞扬,块块血肉进溅开来,四下洒落。刹那间,这镇守洞庭湖的凶神,便被始得自由的水族流囚绞杀得寸寸飞散。

群雄齐声欢呼,快意至极。

御风之狼满脸得意的喜色,飘然掠到六侯爷等人身前,突然眉头一皱,叫道:“咦!拓拔太子呢?”

众人心中一凛,四下扫望。人影穿梭,欢声鼎沸,却哪有拓拔野的身影?

忽听空中那赤虬哈哈笑道:“你们的拓拔太子在湖底睡觉呢!现下也该醒啦!”

此时南侧湖面浪花翻涌,传来白龙鹿欢快的嘶鸣声。众人扭头望去,拓拔野骑在白龙鹿背上,高高跃出水面,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踏浪疾驰而来。

拓拔野笑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我醒得晚了,错过了一场好戏么?”

众水族流囚在湖面上纷纷拜倒,大声道:“多谢拓拔太子出手相救!”

拓拔野连忙翻身跃下,回礼微笑道:“万不敢当!大家同仇敌忾,理应帮忙。”

众人心中之感激无以复加,依旧长拜不起,只有御风之狼心中道:“他奶奶的,这链锁分明是我解开的,和他有什么相干?”

原来那赤虬适才在湖底赤晶链被于儿神震动之前,已经透过断剑与紫火赤晶链,将元神寄入拓拔野体内。拓拔野元神被他这般猛一冲击,登时迸散昏厥。而赤虬元神寄居拓拔野身体之内,集结两人的念力与真气,奋起神威,挥舞神器无锋,将紫火赤晶链与玄冰冷玉索齐齐斩断。继而元神迅速离体,重归自己虬龙体内,震飞压在身上的五色石,掀翻洞庭山双峰,冲天飞出。

赤虬既已离开拓拔野体内,拓拔野的元神便重新凝聚清醒。当他醒来之时,瞧见链索断裂,巨山不再,立时明白赤虬已经成功逃离。当下驾御白龙鹿冲出湖面。岂料冲出湖面之时,大战已经结束;心中惊喜之余,不免又有些遗憾。

那赤虬在空中哈哈大笑,突然红光耀目,众人凝神再望之时,他已变成一个男子,徐徐御风降落。但见蓬头乱须,乌衫褴褛,仿佛一个落拓不羁的浪子;掐算年纪,至少当有一百三、四十岁了,但瞧起来却仍然如同二十几许。虽然邋遢,但那满脸玩世不恭的微笑,眉丰间说不出是嘲弄还是忧郁的神色,都隐隐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魅力。众人瞧了片刻,均觉眼前一亮,分明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那男子笑道:“小子,你不知天高地厚,胡作非为,胆子倒大得紧,将这七百多人从湖底解救出来,又助我离开此地。嘿嘿,你可知从今日开始,就算你头上有比这秃头鱼乾更多的脑袋也要被砍个精光么?”

拓拔野笑道:“前辈,拓拔野的脑袋早就是悬赏之物了!到这大荒,原本就是要闹他个天翻地覆。眼下不过塌了两座山峰而已,离我的目标还差得远呢!”

那男子扬眉大笑,道:“妙极妙极!无风不成景,无险不成峰。大荒中从此不再寂寞!”转身摇头长笑,踏浪而行,衣袂飘舞,转眼间已到百丈之外。

六侯爷等人见他辞不达意,不告而别,对助他重得自由的拓拔野竟连一声道谢也没有,心中都是大为诧异,觉得此人果然怪极。

拓拔野见他飘然而去,心中怅然,大声道:“前辈,前路多风雨,请自珍重!”

那男子哈哈长笑道:“天下之大,自有没风雨的地方。小子,你多保重吧!”

余音袅袅,人影已在千重青山之外。

拓拔野眼见他完全消失在水天群山之际,方才转过神来。见御风之狼贼忒兮兮地盯着他,咳嗽连声,自是心下了然,笑道:“狼兄此次手脚乾净俐索,立下奇功一件,实在令人刮目相看。”

水族群雄纷纷附和道谢,赞颂如潮,言出由衷。御风之狼心下得意,生平撬锁偷窃无数,每每遭人痛恨,从未有如今这般受万人景仰,风光受用。突然心中一凛,忖道:“稀泥奶奶的,拿下宝贝溜之大吉才最要紧,可别中了这小子的圈套,吃了蜜汤糊弄过去了。”又板起瘦脸,咳嗽连声。

拓拔野莞尔道:“侯爷,狼兄既已立下如许奇功,我看我们就不必再难为他了吧?”

六侯爷瞥了那正紧张兮兮侧耳倾听的御风之狼一眼,笑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这小子定是乘火打劫敲竹杠了!太子既然这么说了,我就饶了他吧!”

御风之狼大喜,又连连咳嗽。拓拔野微笑道:“是了,那一袋东西也一齐给了他吧!”

六侯爷叹道:“当真便宜他啦!”

哥澜椎瞪了御风之狼一眼,从怀中掏出那袋宝贝,连带海蝎蛊的解蛊药一道丢给了他。

御风之狼喜动颜色,一把接住,笑道:“多谢太子、侯爷!”转身便走,突然顿住,回过身来绽开笑容道:“各位,小的可就告辞了!祝太子一行一路顺风,无往不胜!”

六侯爷笑道:“走吧!走吧!”突然想起一事,嘿然道:“是了,我们的路程倘若走漏了一点风声,小狼儿,不管你在天涯海角,侯爷我都要将你揪了出来喂海狗。”

御风之狼打了个寒噤,笑道:“侯爷借小的百十个胆,小的也不敢。各位朋友,告辞了!”将宝贝揣入怀中,闪电般地窜了出去,踏浪御风,竟比那赤虬还快。

拓拔野等人与他同行一路,于内心深处,也已将他当作朋友一般;此时见他离去,心中不禁也有些不舍。哥澜椎喃喃道:“龟他孙子,跑得这么快赶去投胎么?”

洛姬雅在拓拔野耳边甜声笑道:“拓拔大侠,你可遂了心愿啦!解救了这么多人。想将他们一道带到灵山去么?哼哼,一路上浩浩荡荡近干人,那可威风得紧。土族的朋友们一定都会慕名前来拜访你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