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自投罗网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4:29
A+ A- 关灯 听书

拓拔野微笑道:“这就是了!此时在灵山脚下已经聚集了不下四、五万大军,倘若白驼要在朝歌山下埋伏,必定会将剩下的三、四万军队尽数调去。”

姬远玄道:“不错!以白驼的性子,必定还会从附近城邦甚至阳虚城抽调军马,组成大军,在山下埋伏包围。”

拓拔野道:“阳虚城距离朝歌山有多少里?”

姬远玄道:“大约六百余里。”

拓拔野笑道:“妙极!既是如此,我们何不乘此良机,声东击西,转道攻入阳虚城中?”此言一出,众人大震。

蚩尤拍腿叫道:“不错!此时那里兵力空虚,毫无防备,我们突然袭击,必然能大获成功!”

众人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喜色。姬远玄目光闪动,喜道:“是了,即便朝歌山下的大军赶回阳虚城,六百里路至少也得一夜才能赶到。一夜时间,只要能制住白驼与家兄,说服长老会,救出软禁在城中的诸位同道朋友,就可以控制住局势。那时再救父王,也方便得多了!”突然眉头一皱,望着拓拔野与蚩尤摇头道:“不成!倘若失败了呢?那时姬某非但无法给三位七彩土,只怕还要连累三位做阶下囚,平白搭上性命。此事风险太大,即便要去,也决计不能带上三位。”

拓拔野与蚩尤哈哈大笑,拓拔野道:“姬兄,我们既已在丰山上击掌为盟,彼此之间就已经利益攸关。又不论日后如何共同对付水妖,倘若你不能扭转乾坤,稳定土族,我们又怎能取到七彩土?又怎能粘合圣杯?”

烈烟石淡淡道:“拓拔太子说的极是,眼下你能否平定乱党,早已不止关系土族安危,和我火族也密切相关。”

姬远玄见他们执意同去,眉头稍稍舒展,沉吟片刻,大声笑道:“好!既是如此,那姬远玄就多谢各位了!”

众人大振,蚩尤纵声长啸,精神亦亦,太阳乌也随之嗷嗷长鸣,驮着众人朝着西北方向飞翔而去。天际乌云滚滚,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们涌来;落日西沉,尚未消散的一点余辉将那厚重的黑云镀上了闪闪金边。汹涌乌云之上,天空流彩变幻,绚丽而又妖异。

太阳乌在高空急速飞行,两个时辰之后便已到了阳虚城上空。当下徐徐盘旋,穿过漫天翻滚的厚重乌云,朝城中飞去。

夜色已深,四下一片漆黑,只有蚩尤青光眼瞧得最为分明。波光闪闪,两条大河从西而东寂静奔流,将阳虚山夹在其中。阳虚山虽然只有两三百丈高,但山势极为陡峭,山的西面笔直斜立,如被刀劈,极难攀缘而上,可谓天险;南侧稍稍平缓,树木茂密,有山路蜿蜓而下。

山脚下便是土族圣城阳虚城。高培迤迩,城楼险峻,面积颇大。城外一道宽四、五丈,深不见底的裂沟沿着城培蜿蜓包拢,一直延伸到阳虚山西面绝壁之下。蚩尤听长辈说过,土族阳虚城的护城沟深近两百丈,一旦跌入,水不能出。沟底布满如意士;这如意士乃是由土族第一圣土“息壤”中提炼出的奇士,与其他诸种神土混合而成,可以根据土族绝密法术,突然生长增殖,或者突然消减浓缩。因此这护城深沟可以在瞬息之间被底部如意上填满,成为平地;也可以在敌军攻击之时,突然化为深沟。

城中漆黑,只有寥落灯火。凝神望去,可以看见街道纵横,房舍鳞次栉比,街上空无一人,显是宵禁甚严。

阳虚山半山腰上,巍峨宫殿连绵成片,倚借山势,悬空而建。宫殿中灯火辉煌,人影开动。姬远玄指着那宫殿道:“那便是黄帝宫与长老会,现在灯火通明,多半正在开会,白驼与家兄一定在其中,我们必须以最怏的速度将他们制住。”

太阳乌低俯盘旋,姬远玄指着城中四角的四个高大培楼说道:“那是驻兵楼,平时约有一万士兵驻在其中。”又指着城外四个单独的巨大圆形城楼道:“除此之外,四星城中平时还有两万精兵驻扎。”

众人扫望,那驻兵楼与四星城上,只有几个士兵巡回走动。

太阳乌悄然盘旋,风声猎猎,四周死一般的沉寂,只有深巷中偶尔传出的犬吠,显得格外的清晰刺耳。偌大的阳虚城竟仿佛是空城一般,在这黑暗中塾伏如巨兽。凄迷的灯火摇曳不定,透着森森诡异之气。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拓拔野低声道:“奇怪,怎地城中一个人也瞧不见?如此非常时刻,应当有人巡夜才对。”

姬远玄皱眉道:“是了,怎么连飞兽巡逻兵也瞧不见?难道白驼将整城的兵都调往朝歌山了么?”

众侍从都大觉古怪,这阳虚城上空,原本有三千飞兽巡逻兵昼夜不停,围绕着阳虚山四周绕行。但今夜,除了这九只太阳乌,空中再无任何飞禽的身影。

烈烟石淡淡道:“只怕是他们已经设好了埋伏,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众人心中一凛,都生起莫名的寒意。蚩尤的心中却变得说不出的兴奋,热血沸腾,嘿然道:“既已来了,即便是有天罗地网,也要撞他个鱼死网破!”

众人被他这般一说,登时豪气陡增。

拓拔野心中却颇有悔疚之意,声东击西,转道攻击阳虚城,乃是他的建议。倘若这城中当真埋伏了千军万马,那岂不是累了姬远玄吗?心道:“这白驼等人都是老奸巨滑之辈,我这般托大,未免有些小瞧天下英雄了。”

姬远玄似乎瞧出他的心思,微微一笑道:“拓拔兄,倘若这阳虚城中当真设了天罗地绸,朝歌山上就更加插翅难飞了!这是我们眼下唯一的法子了。”

拓拔野见他殊无怪责之意,心中感激,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助他制住那白驼与姬修涧。当下微笑道:“说的是。姬兄,你已经决定了吗?我们唯你马首是瞻。”

姬远玄霍然起身,站在太阳乌背上盘旋下冲,望着那迅速迫近的黑暗城市,心中波涛汹涌。突然昂首挺胸,纵声高呼:“阳虚城父老百姓,我姬远玄回来啦!”声音浩荡嘹亮,在这一片死寂之中显得格外清楚,回声激荡。

蚩尤等人热血沸腾,也纷纷起身拔刀,仰头高呼。七只太阳乌嗷嗷啼叫,如烈火般呼啸卷过,朝着半山腰的宫殿闪电掠去。

“轰”地一声爆响,一道七彩的光弹冲天飞起,划过漆黑夜空,刹那间将天地照得一片雪亮。

“呜!!”一声苍凉的号角在山巅破空而去,继而号角四起,战鼓咚咚,漫山遍野响起雷鸣般的吼声。

无数的人影从城楼、民舍、山脚树林中涌出,手持火炬与明晃晃的刀戈,宛如瞬间解冻的滔滔江河,向着阳虚山脚汇集而去。刀光与火光交相映衬,耀眼夺目。黑压压的人头耸动揽集,少说也有两、三万之众。

拓拔野等人站在太阳乌上,迎着呼啸狂风急速飞掠,下方是瞬息例掠的漫漫火光、滔滔人海,耳中满是号角战鼓、震耳欲声的如潮呐喊,禁不住豪情激涌,齐声呼啸。热血滚滚,将生死恐惧尽皆抛在脑后。

他们是自投罗网,但他们要将这网硬生生撞破!

“咻咻”之声大作,无数火箭密集如雨,四面八方朝他们揽集怒射!

拓拔野哈哈长笑,聚意凝神,腹中定海神珠急速飞转,道道真气瞬间爆放,四处射来的火箭登时猛一顿挫,在空中逆转,朝着相反方向电射而回。惨叫连声,火光四起。

蚩尤长啸声中,与烈烟石齐齐挥臂,青光红光瞬间怒放,“轰”的接连爆炸,火箭四下崩散,流火飞窜。“轰隆”一声,几座高楼登时燃烧起熊熊烈火。楼上的弓箭手惨叫着纷纷坠落。

姬远玄钧天剑陡然出鞘,黄光冲天而起,继而他丹田处亮起一道橘黄色的光芒,倏地绽爆为巨大的光圈,将周围几只太阳乌一起护罩其中。火箭射来,撞到那光圈登时断裂熄灭,簌簌掉落。

七鸟欢声长鸣,忽高忽低,俯冲高扬。俯冲之时巨翅横拍,扫过之处,狂风炎烈,无数土族军士周身轰然着火,悲呼不迭。

七道红影闪电飞掠,朝着阳虚山呼啸而去。

号角长吹,阳虚山顶突然爆炸似的冲起无数黑影,在空中交错盘旋,划过无数道圆弧,闪电似的朝拓拔野等人冲来。

石三郎叫道:“飞兽军!”

话音未落,那无数黑影已经狂飘般席卷而来。“唆唆”声中,箭石迎面怒射,力道沉雄迅猛。冲在最前的一个姬远玄侍从避之不及,“扑”地一声,当胸被一箭贯穿,登时后仰摔了下去,被下面万千长矛霍然刺穿。

拓拔野四人的护体真气光罩瞬间绽放,箭石四下乱撞飞溅。

怪吼震天,幢幢黑影在众人身边急电闪过,刀光霍闪,矛戈如雨,在错身的刹那狂乱刺来。真气之强猛、速度之迅疾,比寻常军士不知强了多少倍。

土族阳虚城飞兽军乃是从土族所有军队中干里挑一,并由土族各将军轮流训练的精锐之师。他们座下飞兽也是精挑细选的极为凶猛的灵兽,又经特殊培训,见着十日鸟这样的凶兽竟丝毫没有畏惧退缩之意。

拓拔野、蚩尤大喝声中,一左一右,自两翼冲出。苗刀、无锋风吼雷鸣,青光怒舞,两道绿色光波莲然旋斩。“轰隆”巨响,交错飞过的六个土族飞兽军惨叫掉落,兵器连着手臂被斩落,血光飞洒。紧随冲来的两只钩翼龙被蚩尤苗刀余势横扫,斩为两段,哀鸣悲啼,轰然掉落。

碧木真气凌厉纵横,青光眩目,刹那之间,两翼冲过的三十余名飞兽军士残肢横飞,血雾喷洒,惨叫翻落。

姬远玄居中在前,他不忍与本族军士相残,只是以钧天剑和炼神鼎发出强大的真气光罩,将迎面冲来的飞兽军撞得四下踉跄跌落。

烈烟石居中殿后,红衣飘舞,苍白的脸上淡淡微笑,翠绿的双眼之中燃烧起烈火般熊熊炽热的杀意。体内的情火与三昧紫火,仿佛被四周的火光与纵横的火箭瞬间点燃,尤其当她瞥见蚩尤立鸟横刀,神威凛凛,如入无人之境时,喉咙心肺犹如火烧炙烤,那股炽热的真气从经络潜伏处轰然跳跃,化成滔滔不绝的力量从她的双手逸出。掌心中浮起淡红色的火焰,妖异地跳耀着,彩石链在她雪白的手腕上自动地旋转。

当那些从他们上下两翼错身而过的飞兽军纷纷盘旋扭转,闪电似地疾追而来时,烈烟石嫣然一笑,雪白的脸上突然飞过红霞,彩石链绚光流舞,盘旋飞出;她掌心突然喷出玫瑰色的红光,与那彩石链缭绕交织,轰然呼啸。

“砰!”彩石链突然爆炸开来,与那玫瑰红光交错飞舞,在空中化为一只巨大的凤凰。凤尾绽放,眩目缤纷。迎面冲来的十余名飞兽军凄声惨嚎,从火凤凰中继续穿行飞出,变成十几具人兽白骨,前冲两三丈后突然粉碎,被狂风吹得无影无踪。

烈烟石心中兴奋狂喜,这“赤炎火风诀”原本还要再练十年方能使出,而且即便使出,威力也远没有这般强猛。南阳仙子的元神与两大火族圣火真气,使得她的念力、真气几日之内便强猛了五倍!杀机更盛,皓腕挥舞,素手招展,那只火凤凰在空中飞翔怒舞,所向披靡。

火光熊熊,杀声震天。太阳乌鸣啼声中,翱翔穿越,距离那黄帝宫已不过两百丈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