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七彩圣土 · 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4:39
A+ A- 关灯 听书

突然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天际,轰雷滚滚。黄帝宫中众人的脸容瞬间被照得雪亮,白驼等人惊怒交集,抓起千里镜朝城外探望。

拓拔野、蚩尤等人心中大喜,纷纷凝神远眺。城外天地苍茫,无数的火炬高高举起,火海涌动,千军万马有条不紊地渡过两条大河,汇集一处,朝着阳虚城聚拢而来,沿着护城沟外岸,层层叠叠列队周边。号角高亢破云,鼓声轰隆震天,兽吼声、蹄声、军士呐喊狂呼声此起彼伏,声威之盛,远在城内四万兵士之上。

那吼声越发整齐分明,听在众人耳中清清楚楚、了了历历:“奸贼白驼,结党营私,搬弄是非,勾结外贼,谋弑黄帝,栽赃贤良,囚杀异己,大逆不道,罪不可赦!”

有人叫道:“槐江城英招……”另一人叫道:“和山泰逢……”又一人叫道:“骄山龟围……”又一人叫道:“岐山涉驮……”接连不断,约莫有十七、八人大声自报姓名,最后才齐声叫道:“共讨奸贼白驼,以行天道,以平民怒!”

每有一人自报姓名,白驼脸色便难看一分,听到最后几乎已愤怒得扭曲起来。这一十八人都是土族极为重要的城邦领主,手握重兵,其中六、七人更是土族仙级、真人级高手。白驼为了防止姬远玄聚众作乱,早已将平日与他交好的众将军、领主尽数软禁。原以为其他城主既非姬远玄党羽,当不会叛乱,不想他们竟然在这当口引兵聚结,公然支援姬远玄。眼下自己的精锐部队与顶级高手大半都在朝歌山,来不及回调;即便及时赶回,城里城外的军队相加也不过八万之众,而这十八人所带军队亦有八、九万之巨,胜败难料。心中之愤怒恐惧几乎将要爆炸。猛地一拍栏杆,指着姬远玄厉声喝道:“小贼!你妖言惑众,结党叛乱,现在还想狡辩么?”

姬远玄扶栏远眺,热泪盈眶,哈哈笑道:“妙极!果然是公道自在人心!白长老,你囚禁我的至交好友,以为就能囚禁天下人心么?”

拓拔野与蚩尤大喜,烈烟石那雪白冷漠的脸上也露出微笑,众侍从更是大声欢呼不已。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白驼喝道:“来人!将这逆贼叛党拿下!”那百多精锐侍卫大声呼喝,潮水似地涌将上来,刀光闪动,将拓拔野、姬远玄等人团团围住。山脚下的军士也纷纷呐喊着涌了上来,层层叠叠包围黄帝宫。

蚩尤哈哈大笑道:“这些臭鱼烂虾怎么经饱?”探手将七、八支猛刺而来的长矛抓住,猛地连人带矛拎了起来,重重地摔打在栏杆上。血光迸溅,惨叫悲呼。四、五个侍卫来不及反抗便被打得脑浆迸裂,血肉模糊。另外几个被撞断肩骨腿臂,惨叫着松手掉下栏杆,登时撞在悬栏下的凸石上,骨断脑裂,红白飞溅,横死当场。

烈烟石淡然微笑,素手挥舞,彩石链四下激射,从六、七个侍卫咽喉、大脑穿过,呼啸盘旋,又从五、六个侍卫的后脑穿回,刹那间重新凝结为石链,回到她纤弱雪白的手腕上。那十余个侍卫鲜血喷射而出,瞪着双眼自己看了片刻,才惨叫一声仆倒在地。

两人谈笑之间便毙杀了二十余个骁勇侍卫,众土族长老无不变色,纷纷朝后退却。众侍卫也惊骇失色,只是围集在外,呐喊刺探,不敢轻易上前。

拓拔野心中一动:“这白驼乃是此中首恶,奸谋大半出自他手,倘若能将他立时拿下,叛党便群龙无首,这四万军士也毫不为惧。”当下笑道:“白长老,城外的将士这么想见你,你是不是该出城与他们见上一面?”大步朝白驼走去。

众侍卫刀光闪动,矛戈挥舞,纷纷攒刺而来。拓拔野双掌飞舞,青光爆射,气浪澎湃,刹那间将他们尽数打飞。微笑着飘然穿入长老群中,探手往白驼抓去。

突然听见一人冷冷道:“你以为这黄帝宫是什么地方?”一股雄浑气浪迎面拍来,如惊涛呼卷,山岳压顶。拓拔野微微一惊,笑道:“黄帝宫是光明坦荡之地,所以容不得这种小人。”真气爆放,猛地一掌拍出。

“轰”地一声巨响,一团黄绿色的气芒爆炸开来,拓拔野只觉全身一震,仿佛被雷电劈中,鼻息窒堵,气息翻涌,不得不朝后倏然退去。

凝神望去,一个金冠男子昂然而立,冷冷地望着他,目中开过阴鸷的神色。浑身上下绽放出淡黄色的真气,光芒隐隐,气势凌厉,整个人宛如一杆锐利长枪,锋芒直指鼻息。正是姬远玄长兄姬修澜。拓拔野心中一凛:“这厮好强的真气!”

姬修澜冷冷道:“你就是近来那极为嚣张的龙神太子吗?”

拓拔野哈哈笑道:“嚣张不敢,但是龙神太子确是区区在下!”大步而上,再次探手往白驼抓去。

姬修澜目中寒芒暴涨,喝道:“回你东海去吧!”一掌拍出,手臂上突然黄光缭绕,一道螺旋气芒“呼”地一声朝拓拔野怒射而来。与此同时,手掌一转,掌心吞吐,“吃”地一声,一杆螺旋龙头青铜枪突然出现,从那黄色的螺旋气芒之中反向旋转,暴冲而出!

姬远玄失声道:“双旋裂天枪!拓拔兄小心!”

蚩尤心中一凛,闪身向拓拔野冲去。

这姬修澜号称土族大神蛮胜转世,擅使的兵器便是当年蛮胜的神兵双旋裂天枪。双旋裂天枪又称缠龙逆天枪,远古之时,土族境内有雌雄两条凶龙肆虐作恶,土族大神蛮胜与双龙血战七昼夜,将之擒服,以西海沉砂铜将双龙封印,在火族三昧紫火中炼为螺旋长枪,故称“缠龙逆天枪”;又因为此枪刺出之时,枪身与外旋气芒逆向旋转,有惊天裂地之势,因而又称“双旋裂天枪”,号称大荒七大名枪之二,也是土族九大神器之一。

蛮胜羽化登仙之前,为防雌雄逆天龙突破封印再次作恶,此枪被他刺入朝歌山七彩岩,直没到底。近干年来,始终无人能将此枪拔出。而十五年前,年仅十四岁的姬修澜竟以念力将缠龙逆天枪从七彩岩中轻而易举地拔出,震动全族。这素来难以驾御使用的缠龙逆天枪在他手中竟是得心应手,威力无穷。自此,他被称为蛮胜转世,名扬大荒。十五年来,姬修涧苦练双旋裂天枪,又经“黄龙真神”应龙悉心调·教,气候大成。近年来,他已可将这缠龙逆天枪收放自如,使得随心所欲。

拓拔野只觉气息窒堵,两道狂猛已极的气旋逆向飞转,形成难以想像的巨大锋芒锐力,朝自己电刺而来。心中微凛,哈哈笑道:“旋木年轮掌!”聚意丹田定海神珠,气如潮汐瞬间汹涌而起,双手霍然逆向交错旋转。

“轰”地一声,滔滔真气经由定海神珠直灌掌心,刹那爆发,两道弧形真气在他双掌之间闪电回旋,逆向飞转,直接撞上缠龙逆天枪的双旋气芒!

“砰!”两道青色光弧闪电般破入两道黄色光芒之中,登时轰然巨震,爆炸开来。彩光眩舞,气浪飞卷,拓拔野与姬修澜齐齐后退,围立附近的十余个侍卫惨呼飞跌,登时晕死。众人胸闷气堵,纷纷后退。

一道人影却如疾风入林,箭也似地冲入那爆炸开来的光波之中,雷霆般的大喝道:“吃我一刀!”青光飘舞,彩色光波霍然炸开,那道碧翠气芒已惊天裂地之势朝着姬修澜怒斩而下!正是蚩尤。

众人大惊,姬远玄叫道:“蚩尤兄弟,手下留情!”

蚩尤疾身扑入,迅雷挥刀,将尚未来得及喘息的姬修澜彻底隔离拓拔野,使得拓拔野可以从容擒拿白驼。

姬修澜厉喝道:“好刀!”身形未稳,竟悍然挺枪电刺,双旋气芒轰然飞舞,枪尖到处,突然爆开橘黄色的光浪,倏地化为两条巨大的黄色龙头,交缠飞旋,怒目狂吼,龙须飞扬。

“轰隆!”苗刀狂冽气浪陡然劈入那双龙气旋之中,再次爆开七彩光波。蚩尤宛如当头被劈中一棍,剧痛攻心,朝后翻去,口中狂笑道:“好过瘾!”那姬修澜也闷哼一声,朝后疾退。

刹那之间,黄帝宫中,当世三大年青高手已经闪电交锋。姬修澜虽然勇悍威猛,但与拓拔野与蚩尤两大高手交迭对抗,却也强捺不住。适才尚未调顺真气,被蚩尤这般全力怒斩,一连退出十余步方才站定,心中惊骇莫名。

拓拔野使出“旋木年轮掌”时,早已计算好方位,蓄势后退。被巨震的气浪一推,因势利导,顺势朝右后方退去。就在蚩尤强行冲入,挥刀与姬修澜悍然对决之时,他脚下一转,鬼魅般穿入长老群中,真气飞舞,将抢身格挡的众人轰然震开,探手一抓,己将白驼衣领抓住。右手一拍,抵在白驼后心,哈哈笑道:“白长老,请大家住手如何?”

电光石火之间,白驼竟然已被他制住。变化之快、之易,连拓拔野都觉得有些诧异。黄帝宫内众人都己愣住,城中的士兵也登时沉寂下来,只有城外那如雷呐喊、澎湃战鼓响彻依旧。

白驼冷冷道:“小子,你以为能这般轻易地抓住我吗?”话音未落,拓拔野忽然觉得心中猛然一跳,周身寒毛瞬间竖起。一股深不可测的浩浩真气从后上方朝自己压迫而来,仿佛万吨泰岳陡然压顶,又仿佛突然沉溺于汪洋深处,全身压迫,几将挤爆。那喜气浩荡无边,刹那间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将他全身上下紧紧包围住,只要他稍有不慎,立时就会破体而入,将他彻底击溃。心中大骇,不知来者是谁?

耳旁听见城中四万军士雷鸣般的欢呼声:“黄龙真神!黄龙真神!”拓拔野心中大凛,难道这以念力和真气陡然压制住自己的神秘人物竟是大荒十神之一,姬修澜的师父,土族黄龙真神应龙吗?他蓦地想起蜃楼城城破当日,被水伯天吴以念力、真气瞬间制住的情景。微微后悔,不该如此大意。

当下凝神聚意,默念“幻光诀”,轻吐一口气,气凝为镜。透过那幻光镜,瞧见后上方,一个金发长眉、颜骨高耸的黄衣老者飘然半空,褐色眼珠冷冷地盯着自己,嘴角纹路奇异扭曲,森寒刻骨。衣裳鼓舞,枯瘦的双手斜斜下举,两道黄光从掌心绽放,纵横交错,将自己全身罩住。

姬远玄面色微变,微笑道:“应真神,白长老的性命也在拓拔太子手中,不如你们一起松手,如何?”

白驼冷笑道:“这小子的真气能一下将我击死吗?只要他稍稍动弹,应真神就让他挫骨扬灰,连寒毛也不剩一根。姬远玄,想要救你朋友,现在就交出神器,领罪受死。”

拓拔野哈哈笑道:“姬兄,我这骨头硬得很,想要化成灰还难着哩!你放心吧!”瞥见蚩尤眼色,心中了然,微微点头。

突听蚩尤喝道:“十日齐飞!”苗刀轰然劈斫,碧绿色的光芒倏地飞出四丈有余,急电般破入应龙双掌真气之中!七只太阳乌嗷嗷狂吼,夹引火焰狂风猛扑应龙!

“乓!”苗刀青光断切应龙真气,立时弹起剧烈反震。蚩尤“呼”地被那倒撞气浪瞬间击中,高高飞撞横梁。

“轰隆!”横梁顿时断折,屋顶猛地向下一沉,尘土弥漫。众人失声惊呼。

那浩浩真气被苗刀破斩,稍一波动,拓拔野立时因势利导,将周身真气陡然沉灌双足,借助应龙那强压下的山岳真气,猛地躺倒,从白驼胯下倏然穿过。“碰啷!”一声,他原先站立处的黄钢石地板蓦地被应龙真气洞穿,碎石迸飞。

应龙双掌交错,霍然挥舞。无数道黄光爆然怒放,犹如孔雀开屏,光芒眩目。七只太阳乌嗷嗷乱叫,被黄光击中,红羽纷扬,盘旋飞舞。

拓拔野刚从白驼胯下穿出,立时翻身耀起,呛然一声,断剑横亘白驼脖颈之上。但剑锋刚刚触及白驼皮肤,白驼便突然被一道黄光吸纳,朝着应龙方向,闪电似的倒退飞出。

与此同时,两道黄光从白驼身后穿出,轰然交织,击在无锋剑断刀上,气势万钧,断剑嗡然龙吟。拓拔野登时朝后飞退,重重撞在黄帝宫另一个横梁上。他因势利导,立时绕着横梁缠绕飞舞,将力量卸去大半。饶是如此,仍然痛入心肺,腹内翻江倒海,真气险些岔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