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迫在眉睫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5:01
A+ A- 关灯 听书

烈烟石面色瞬间苍白,缓缓道:“不错!他定是想要抢在我们赶回赤炎城之前,引爆赤炎山,借助无坚不摧的火山熔岩,将琉璃金光塔彻底毁灭!”她极为了解六叔,适才听说烈碧光晟将百姓调离赤炎城之时,便隐隐觉得有些不妙,被拓拔野这般一说,方才恍然醒悟。

蚩尤大骇,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这老贼为了做赤帝,连圣城圣塔都敢尽数毁了吗?”这念头实在太过荒唐,但烈碧光晟既然敢联合外族,盗走圣杯,这种疯狂之事想必也做得出来。

烈烟石低声道:“赤炎城现在必定已经空空荡荡,我们想找一个人做公证也是不成了。”

他们原本计划赶回赤炎城长老会,将圣火杯出示给众长老,众目睽睽之下,烈碧光晟想要扣下或毁坏圣火杯都绝无可能。但眼下烈碧光晨以赤炎山即将爆发为由,将城中的贵侯长老、军士百姓尽数遣散,城中留下参加祭神大典的,必定都是他的亲信高手。即使拓拔野三人在赤炎山爆发之前拿着圣火杯赶到,也无人为他们做公证,只不过是自投罗网罢了。这一招釜底抽薪可谓阴毒之极,彻底断绝了拓拔野三人的后路。

拓拔野缓缓道:“他明知我们必定要想方设法解救纤纤,所以故意以纤纤做为诱饵。烈候爷与祝火神已被囚禁,单凭我们三人的力量,在这等紧迫的时间里,想要开启琉璃金光塔,同时又救出纤纤,实在难于登天!”

.

“倘若以本族的紫火冰晶混合其他火族圣物,投入火山中,再以仙级以上高手的赤火法术与真气激化,就可以在火山内部引爆极大的能量,促使岩浆大肆喷发。”烈烟石碧翠的双眼凝视着蚩尤二人,苍白的脸透明如冰雪,低声道,“这定然就是今夜祭神大典的真正目的。”

三人心中寒意森森,背上沁出颗颗冷汗,狂风吹来,遍体侵寒。饶是镇定如拓拔野、狂傲如蚩尤,这一刻也是恐惧茫然,手足无措。

此时此刻,赤炎城内必定已经戒备森严。他们三人能在短短几个时辰中,扭转乾坤,救出纤纤、赤帝、祝融、烈炎,阻止赤炎山爆发吗?

拓拔野聚意凝神,努力摒除脑中纤纤如花笑靥、银铃笑声,心中不住地对自己呐喊:“静下心来!决计不能乱了方寸!”但纤纤的笑脸与声音是如此鲜明,一次又一次地钻入脑海,让他几乎要失控狂吼,过了半晌,方才逐渐平定下来。闭眼沉思,嘴角习惯性地露出微笑。

蚩尤全身火燎火烧,心中焦躁狂怒,想要嘶声怒吼,但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觉胸口仿佛堵了一块东西,郁闷已极,恨不能伸手将心肺尽数掏将出来。眼见拓拔野逐渐镇定,微笑沉思,他焦躁如狂的心态才开始渐渐平稳。

三人神色各异,满怀心事,御鸟飞行。

拓拔野沉吟半晌,突然睁眼道:“他们既然以纤纤为祭品,多半会将紫火冰晶捆缚在纤纤身上,用她做为引爆赤炎山的引子。所以我们要阻止赤炎山爆发,就必须先捣乱祭神大典,救出纤纤。”

烈烟石淡淡道:“那么赤帝呢?”

拓拔野道:“倘若火山不爆发,琉璃金光塔自然就安然无恙。因此破坏祭神大典,救出纤纤才是关键。”

蚩尤脱口道:“不错!只要阻止火山喷发,烈老贼的阴谋就得逞不了!”

烈烟石犹豫半晌,缓缓点头。拓拔野见她没有异议,精神一震,道:“但是我们在救纤纤之前,却必须要虚张声势,解救赤帝。烈碧光晟最怕的便是我们将赤帝放出来;只要琉璃金光塔附近一有风吹草动,他定然就会调集大量高手防护,那么祭神大典的防守力量自然就会相对削弱,我们要救出纤纤自然就容易些。”

烈烟石蹙眉道:“但以我们三人之力,想要骚扰琉璃金光塔,声东击西,救出纤纤姑娘,只怕是飞蛾扑火。”

蚩尤眉头一拧,正要发话,却听拓拔野微笑道:“不错,单凭我们三人,确实难了点,所以我们必须先救出祝火神和烈候爷!我们五人联手,想要阻止烈老贼就有五成胜算。况且现在烈老贼忙于防守琉璃金光塔和祭神大典,对他们的防护必定最小。”

蚩尤、烈烟石心中一振,烈烟石突然眼睛一亮,道:“是了!还有一个人……”

拓拔野脱口道:“赤霞仙子!”

烈烟石徐徐道:“不错,我师父赤霞仙子!”

赤霞仙子乃是火族圣女。圣女专司族中祈天祭地的典礼圣事。烈碧光晟以赤炎山即将爆发为由,驱散贵侯军民,但却独独不能请走圣女。即便今夜的祭神大典由新任火神吴回主持,也少不得有赤霞仙子在场。

赤霞仙子素以典雅稳重,公平慈爱着称,又是烈烟石的授业恩师。倘若烈烟石能将事情真相告白,说服她相助,立时便胜算大增。

三人心中登时振奋起来,眼见艳阳西斜,时间不多,纷纷长啸催促太阳乌。太阳乌怪叫声中,振翼高翔,朝着两百多里外的赤炎城急速飞去。

将近赤炎城时,为避免被人觉察,三人驾御太阳乌沿着山势低空疾飞。树影横掠,石崖扑面,穿过几个高峭的山头,终于看见了火族圣城赤炎城。

透过姹紫嫣红的花树枝头,远远眺望,青丘起伏,绿林如海。群山之中,一座高峻的碧翠山峰巍然矗立。山顶参天摩云,白雪皑皑,黑烟缭绕。半山赤树红花,绚烂如霞,风吹而动,又如火焰跳跃,漫漫一片,正是火族赤炎圣山。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赤炎山下,城楼险峻,暗红色的砖墙在绿树掩映下显得分外夺目。远远望去,如一条火龙在群山之间蜿蜒穿梭。赤炎城面积极阔,环山而建,气势雄伟,足有阳虚城十倍之大。

其时大荒有“至险昆仑山,至深海龙宫,至富雷泽水,至雄赤炎城”之谚,盖因赤炎城倚借四周山势而建,雄伟高峻,中立赤炎山,更添威霸气势。赤炎城的墙砖又都是取自赤炎山冷却的浮石、熔岩,涂上火族特制的“赤龙血”之后,只需点上一把火,整个赤炎城的外墙顿成漫漫火海,而且永不会将岩石本身灼坏。倘若有敌军想要攻城,面对这熊熊火焰的城墙,也是无计可施。所以赤炎城才被称为“天下十三名城”中的第三名城。

此时红日西斜,已是接近黄昏。如血残阳、似侮蓝天映衬之下,这赤炎山更显得说不出的雄伟壮观。

拓拔野三人骑乘太阳乌,环绕赤炎城缓缓飞行,寻找入城的隐密路径。烈烟石素手遥指,低声介绍城中主要建筑及其布防。

城墙上士兵寥落,想必除了撤离的大部军士外,烈碧光晟都已将可信赖的精锐卫士调往山顶和琉璃金光塔了。整座火族圣城,几乎已经成为一座空城。

烈烟石指着赤炎山南面山腰的一座白塔道:“那便是赤帝闭关修行的琉璃金光塔。”拓拔野、蚩尤一凛,凝神眺望。那白塔屹立于艳红如火的赤树红花之中,高约十丈,共分十层。式样古朴无奇,玲珑剔透,莹白如冰雪,全由雪璃石砌筑而成。塔顶八个檐角弯弯朝上,塔尖如梭,宛如雪莲绽放。阳光下,莹白塔身反照四周火云赤霞似的花树,金光流离,如仙界宝塔。此时塔下山坡刀戈晃眼,林木丛中站了数百个劲装卫士;白塔上空十余只三头怪鸟盘旋飞舞,尖锐的叫声清楚地传入他们的耳中。

蚩尤眯起双眼道:“将琉璃圣火杯放到那塔尖上,就可以打开这塔了吗?”

烈烟石摇头道:“开启这琉璃金光塔需有专门的法诀。除了帝、女、神之外,族中只有我知道这法诀。”顿了顿道:“只是我从未试过。”

拓拔野仰头眺望那赤炎山巅,心中默默测算琉璃金光塔与山顶的距离。

环绕赤炎城飞翔了三圈之后,拓拔野与蚩尤已将赤炎城的建筑布局与方位牢记在心。三人寻着一处卫兵稀少、颇为隐密的城墙,准备入夜时分从那里越入。

日薄西山,彩霞漫天,蝙蝠在空中茫然飞舞。

眼看着夜色一点一点地降临,晚风渐冷,拓拔野、蚩尤的心中,却越来越发炽热。

黛蓝色夜空中,淡淡的星辰已经寥落出现,赤炎山顶的白雪在星光下折射着幽冷的光芒。一条红光跳跃的火线沿着山腰,徐徐向山顶蜿蜒绕行,鼓乐声断断续续,苍凉而诡异。

烈烟石道:“祭司和巫神们开始上山了。”拓拔野与蚩尤心中一紧,蚩尤哑声道:“纤纤……纤纤也在里面吗?”

烈烟石见他这般紧张,心中微微妒怒,淡淡道:“通常祭礼三天前便已沐浴更衣,焚香入匣,放到山口中了。”

蚩尤大怒,喝道:“什么?那她岂不是三日没吃没喝了吗?”

烈烟石淡然道:“为了确保祭礼洁净,自然不能吃喝。你们放心,三日前她就已经被圣药昏迷,不吃不喝也不会有事。”

蚩尤听她说得如此轻描淡写,语气冷漠,更为恼怒。想到纤纤已经昏迷三日,心中焦虑更盛,恨不得立即驾御太阳乌飞到赤炎山顶,将纤纤救离险地。

拓拔野心中亦疼如刀割,纤纤素来娇惯,到这大荒之后备经磨难,原本以为还原圣杯之后,可以轻松将她救离,岂料反倒使她身处险境。也不知这些日子被火妖如何折磨?心中不敢去想,咬牙握拳,仰眺山巅,暗自心道:“好妹子,今夜我们一定将你救出来!”

虫声密集,流萤飞舞,赤炎城已经完全笼罩于夜色之中。赤炎山顶灯火通明,山顶冰雪堆积处,无数道彩光冲天射起,光柱在深蓝的夜空中纵横交错。鼓乐喧哗,隐隐可闻。

拓拔野霍然起身道:“走吧!”三人翻身骑上太阳乌,穿过急速拂动的长草、横斜凌乱的树木,无声无息地朝着那赤炎城飞去。

这时明月刚刚升上东山的树梢。